13 不能让当官的白玩-+-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3 不能让当官的白玩-+-)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3不能让当官的白玩

    吴晓茵眼睛湿润地看着何子键,轻轻的拉过他的肩头,把自己子靠在他的上。她找到了自己所般的感觉让她的心里漫过一阵幸福的暖流。这个年轻人虽然一无所有,但给她的是生活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念,而那个拿去她的青,拿去她的**之的男人,给了她的金钱,却没有给她带来幸福。

    那次在省城被姚龙富破了她**之的夜晚,她看着自己露地呈现在姚龙富的眼前,她觉得一切都失去了,她后悔自己一心想出名,而出名的结果,就是让这些有钱有势的男人占有,让他们在自己的上发泄一个男人的.,她这才明白什么是男人,在外面的光环照耀下,而内心里想的,就是怎样干她们这样的女孩,怎样玩弄她们的体,而她们失去了自己的尊严之后,也就不值钱了。

    姚龙富答应给她无限的财富,并没怎样让她满意,因为她知道即使靠自己的努力,她也会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当姚龙富一次又一次地在她上得到无边的快乐时,由于一时冲动,宣布要很她结婚,这才让她稍稍的满意一些。虽然是个大男人,但天可以名正言顺地当他的女人,她不是给一个男人当小三,哪怕他是姚龙富,但姚龙富只是说说而已,这让她不单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而且让她葬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因为她怎么还会上其他的男人?让姚龙富那个小老婆打了之后,她经过反复的思考,决定向他们报复,而这个时候何子键就出现了。

    对于何子键她有点不是,而是一种需要,一种感激,这个年轻的男人让她现在有了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而这是一个女人最起码的需求,还有,何子键给她体的抚慰,也给她以快乐。当何子键真正地跟她站在一起向姚龙富发起攻击后,她才发现这个男人还真是她所的那种男人。

    她看着何子键的子,下面的大货居然威风凛凛地立着,她不由得心里暗笑,其实她就想利用这个男人向姚龙富的小老婆发起讨伐,然后拿到姚龙富不雅的证据,向他要挟达到她的目的,当何子键真的一步步靠近了这个女人时,她也觉得很是荒唐,但她必须让何子键这样做下去,但她对何子键的内心是怎么想的,并不了解。

    何子键看着吴晓茵,知道她的心里不平静的厉害,就笑着说:“我看这个刘英也不会幸福到哪去,她似乎也是个很孤独的女人啊?”

    吴晓茵叹口气说:“虽然给姚龙富这样有地位有金钱的男人当人表面上是要什么有什么,但是不是幸福只有知道。”

    何子键劝慰着说:“好了,我们不说这些,我觉得今天的成绩很大的啊。”

    吴晓茵忽然笑了,说:“你给我好好的洗洗,不然我可不让你碰我。”

    何子键叫道:“为什么啊?”

    吴晓茵故意生气地说:“你自己知道。”

    何子键说:“我是为了你才那么干的。”

    吴晓茵温柔地笑着说:“我是知道的,来,我给你洗洗。你躺下吧。”

    何子键舒服地躺在水里,吴晓茵像侍候一个孩子似的无比耐心的给何子键洗着,她忽然笑了,自己在家坐镇指挥,何子键居然把自己的意思淋漓尽致地发挥,而且很有创建,这让她对何子键的喜欢就加重看了几分,给他洗的也就十分的投入。

    “你笑什么?”

    吴晓茵说:“你比我想象的聪明多了。”

    何子键摸了一下吴晓茵的.面包,有些邪地说:“那是你教育的好啊。”

    吴晓茵捏了他的东西一下说:“真是孺子可教啊。那个中医也真是有他的宝贝呢。”

    何子键认真地说:“这个中医可有几分的道行,以后有男人需要,就往他那里介绍。”

    吴晓茵认真地说:“别在跟我说其他的男人。”

    何子键知道吴晓茵对男人是伤心了,就说:“好的,我以后不说就是。那姚龙富算不算?”

    吴晓茵苦笑着说:“他是个例外。哎,你老婆给你洗过澡吗?”

    现在把小凤当成自己的老婆,但也只能这样说:“快拉倒吧,她就是想给我洗,我还不让呢。”

    “那想让谁给你洗啊?”

    何子键想了想说:“以前是没想过,以后就想要你洗的。”

    “那你除非当我的老公了。”

    吴晓茵说着无意,何子键听着就黯然下来。是啊,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这样想?而且自己还有个肥粗老胖的小凤?但他觉得小凤的问题他该解决了。

    “好了,出来吧。今天你可是享受到极限了。美女陪你睡觉不说,还有我来给你洗子。”

    吴晓茵把何子键从水里拉出来,又哧哧地给他喷上了香水,这何子键就跟香喷喷的大白梨似的,只是下边那个把儿长的不是地方。

    “哈哈,”吴晓茵想着就笑出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看看你录的怎么样?”

    吴晓茵上披上条浴巾,下面露着,似乎为了让何子键欣赏和玩起来方便,她也不让何子键穿衣服,看着何子键那威风凛凛的样子,吴晓茵满意地笑着,似乎这样对她有种刺激的**。

    何子键从包里拿出那个微型针孔摄像头,吴晓茵**电脑里,图像出来后,吴晓茵下了一跳,她的下一紧,她看到的居然是女人的下部,接着就是何子键迎上去的镜头。

    吴晓茵叫道:“啊,我都不敢看了。”

    何子键也不好意思起来:“那就……”

    “别,我看看这个保姆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就该好好的收拾她,她也挠了我。”

    突然就传来女人那杀猪般的叫喊,吴晓茵拍手大笑:“太棒了。子键哥,我真的没看错你。她人……哦,出来了。”

    杜彩霞的脸露了出来,吴晓茵满意地说:“对,就是这样,把刘英这样弄上,我让姚龙富看到,他就……哈。”

    吴晓茵狠呆呆地呼了口气,转对何子键说:“对刘英你准备怎么办?”

    何子键看着自己干杜彩霞时的视频,他也为自己居然这样的威猛而感到震惊,杜彩霞的刺耳叫唤让他觉得很是过瘾,他就是这样干的吗?

    不是他又是谁呢?

    一种骄傲的心袭击而来,就问吴晓茵:“这样行吗?”

    “行啊,太好了。要是能这样干上刘英,在能到这里,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吴晓茵这样说,就像让他去贴瓷砖,或者垒堵墙那样的正常。他想想觉得有几分委屈。但他又想,这是给他心的吴晓茵做事,他就是干遍所有的女人,也在所不惜。

    “我让你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

    吴晓茵说:“就是姚龙富跟我结婚,我也不会要他了。”

    何子键说:“就怕他想跟你结婚也难以结成了。”

    “为什么?”

    何子键忽然笑了:“你想想,他被你弄成了这个样子,你还会更他结婚吗?”

    “就是啊,这样的男人……我从他那里弄到我需要我钱,我就离开这里。”

    何子键看着吴晓茵,心想,也许也不那么的简单吧,如果吴晓茵给自己当老婆,又会是什么样呢。

    看了十几分的录像,吴晓茵陷入到沉默中,看来自己真的需要心狠了,何子键这样把刘英干在上,录像一发给姚龙富,他会怎么样呢?但她现在不能想那么多了,她生来就是个不服输的格,为了自己,她也就豁出去了,只是辛苦了何子键这个男人。

    吴晓茵忽然问:“子键哥,你喜欢这样吗、如果不喜欢,我们就结束……”

    吴晓茵和何子键在上相对而坐,何子键上散发着香水味,何子键也不在乎,吴晓茵闻着好闻就行,何子键真是跟女人干上了,但这不比在劳务市场找灵活当劳工有趣的多吗?这挣钱的速度体过去,没法想象的。吴晓茵给了他五万,除了买了几粒三宝金丹,他就再不需要花什么钱了,而且他还会得到更多的报酬。

    何子键看着吴晓茵凝重的神色,问:“你怎么这样说?”

    吴晓茵幽幽地说;“我就是在想,这样做如果你觉得很痛苦,我也会不好受的,所以……”

    何子键突然说:“你不要管我,你难道就这样受到姚龙富这样的人欺负着吗?这样的子你就甘心吗?你怎么突然间这样的软弱了?”

    吴晓茵突然说:“作为一个女人,我不喜欢的男人如果想跟我做这个,我觉得是非常痛苦的,我就在想……你跟她们做这个的时候,你是高兴的吗?你是喜欢干的吗?”

    何子键怔怔地看着吴晓茵,没想到吴晓茵居然会问他这个,这让他很难回答,如果说是他喜欢干的,也不是正确的,但要说他非常的讨厌,也不完全的正确,如果跟一个远大的计划联合起来,他这样做也不是什么痛苦的事,这些女人毕竟个个漂亮,在她们上毕竟是得到过快乐的。

    何子键想了一下说:“如果你这样问,那我就真实地告诉你,我们实现我们的计划,你就把我当做一个机器吧。”

    “机器?”

    “是的机器。”说到这,何子键突然激动起来,他似乎看到那楚天舒得意的笑脸和姚龙富胜利的喜悦,他才上班一年的时间,居然就被他们陷害,虽然自己做的也过火,但那些比他做的过火的人不是多了吗?就拿姚龙富自己,他岂不是……何子键突然发疯般的说:“是的,我是喜欢的,我是愿意的,我就想把这些领导的女人干……”说着他流出了泪水。

    “你这是怎么了?”

    吴晓茵没想到何子键居然这样的激动,她也振作了起来,说:“那好,我就不再说这些,就把你当做……当做机器……可是,你想过没有,怎么拿下刘英,实现我们的计划?”

    何子键平静了下来,他不该这样的激动,他把吴晓茵搂紧后说:“好了,我们以后不要说这些。有许多的事我们虽然不想干,但是必须要做的,就像你想跟姚龙富结婚,这只是个没办法的办法,但这也办不到。”

    “是的,这也办不到,所以,我只能说,子键哥,认识你真是我的幸福。好,你想想,我们以后怎么办?”吴晓茵又当成了实施她宏大计划的指挥。

    何子键想,扳倒姚龙富,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拿下刘英这个女人,干她几次的问题,而是关乎到吴晓茵要在姚龙富那里争取到权力的问题,不然就被这个男人白玩不说,还让他骗的够惨。从自己的角度说,他要想把姚龙富送到监狱,就更是一项大的工程。

    何子键反复思考,提高认识,跟吴晓茵探讨这样的问题,十分的严肃和认真,就像是去做一件十分严密的工程。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何子键郑重其事地说。

    “你今天的成绩不小,见到了杜彩霞,进入了姚龙富的家,干上了他们家的保姆,这个铺垫很好,接近刘英就不远了。”

    何子键说:“我见到通过杜彩霞接近刘英,她的力度还是不够,杜彩霞毕竟还是个保姆,刘英不会把一个保姆认识的人当回事。”

    吴晓茵看着何子键:“那你的意思是?”

    “我掌握了她女儿的材料。她女儿在三江艺校学钢琴,也是个小美人。”

    “怎么,你还想给那么小的女孩破瓜啊?”

    何子键捏了吴晓茵的一把,吴晓茵也捏了何子键一把腿间的柱,两人相视而笑,何子键说:“我怎么能那么干?那可是犯法的。”

    “那你想怎么办?”

    “我想找人造成个假象,我这样一出面,不就和刘英认识了吗?”

    “你想造成强这个小女孩的假象,然后你当场出面?”

    吴晓茵的眼睛瞪大了,何子键说:“是啊,这样我就会博得刘英的好感,以后的发展我想就不是问题了。”

    “如果那人真的把人家女孩破了呢?”

    “这就要找个真正靠得住的人。”

    “你有这样的人吗?”

    “有,我能找到。但要给他点好处。”

    “行,今天你干的不错,我奖励你五千。”

    “不用的,。”

    “你就别争了,下步的问题你就这样干,也这样拍下来。”

    “这样就需要杜彩霞的合作了。通过她我们就可以知道刘英什么时候接孩子,我们就可以找机会下手。”

    吴晓茵满意地说:“杜彩霞让你干服了,你想怎么样,她都会听你的。”

    何子键说:“看你说的话。”

    “我说错了吗?现在你可是我的了,不过,我要受不了的了。”

    “那我轻一点。”

    “嗯,你别动,还是我来。”

    吴晓茵让何子键四仰八叉地躺下,那根男子擎天柱正好在他人的中间立着,吴晓茵笑道:“有你这个东西,在这么的听话懂事,女人想不喜欢你都不行了。你老婆没说你这么就成了这样了?”

    何子键说:“我还没回去让她看到,我也我不想……”

    “不想什么?”

    “不想……用……”

    “你是不想干你老婆了?”

    何子键想,现在这样多的漂亮女人等着他来,哪里还有老婆的份儿,就说:“现在还抡不到她。”

    吴晓茵就笑了说:“你老是要是知道你的变的这样的强大,说不上更是喜欢呢。”

    接着就是用她的脸庞慢慢地摩擦着,最后才缓缓的深入……

    何子键完全是让吴晓茵高兴的姿态,是吴晓茵给了他帝王般的生活,突然就是为吴晓茵赴汤蹈火,他真的绝无二话,何况这一切还是绝美的差事儿,几乎和那皇帝老儿不差什么。

    拥抱美女,侍候美女,占有美女,甚至享用美女,哪个男人不做这样的梦啊,而他何子键这样的梦实现了。

    吴晓茵千百媚,和杜彩霞与那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又是不同,也许是今天让她高兴的缘故,这是她这几次以来最投入,最疯狂的一次。也是吴晓茵有意的尝试何子键的东西到底有多么的强大,反复的要,让他反复的喷,但何子键的东西就是不倒,这人吴晓茵大感惊喜。

    吴晓茵想,姚龙富在自己上时忙忙呼呼也就十多分钟,就偃旗息鼓,而何子键已经一个多小时,也毫无收敛的意思,而他白天还干了那的杜彩霞哪?

    她想象得到那个杜彩霞是怎样的贪婪,遇到这样的强物,让女人不贪都不行的啊。

    倒是她下面已经干了河后,才作罢她捧着那宝贝说:“为以后怎么能舍得离开它噢。”

    何子键把吴晓茵搂在怀里,真诚地说:“这比就是你的么,以后我什么都是你的。”

    吴晓茵若有所思地说:“怕的没那样的简单的呢。”

    何子键自然是不知道吴晓茵笑的是什么,搂抱着睡去,吴晓茵的手还抓着那东西不放,像是怕别的什么女人抢去似的。

    一觉睡到头偏西,两人才醒来。吴晓茵说:“今天那个刘英该回来了吧?”

    何子键说:“我想去找个人商量那件事儿。”

    “好,我才发现你真很聪明,办事这样的妥帖。”

    两个人千恩万地分了手,三天没有回家,这次回家何子键塞给了小凤一万块,而他自己现在还有三万多块这是小凤所不知道的,就是知道两天也不怕,这是他工作的经费。

    小凤欢天喜地地迎接着何子键的回来,早就做好了一大桌子菜等着,何子键完全像个老板的模样说:“我不能在家吃了,我还有别的应酬。”

    小凤忙说:“那也吃两口啊,我忙了一下午了。”

    何子键象征地吃了两口就说:“我去找王长利商量个事儿。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

    小凤委屈地说:“商量个什么事儿,还要一晚上?”

    何子键说:“除非你不想让我挣钱。”

    小凤态度立刻就好了:“也是啊,你现在真的不得了,这出去几天就一万块,那你就去吧。”

    何子键说:“这件事做好了,我想应该能给你五万。”

    “啊,五万啊。”

    吴晓茵答应至少给他五十万,给小凤五万,也就真的不少了。

    看到小凤睁大的眼睛,何子键得意的说:“怎么样,现在相信我吗?”

    “相信,真的相信你了。几天前你还是一天挣不到一百块,现在几天就一万,再有五万,啊,那我们就可以在城里买个房子里。”

    “很快的。”

    小凤在何子键的面前千百媚,也是真的想跟老公干一火,伸手就向何子键裆下摸去,这一摸着实让她吓了一跳,这还没举起来的时候,居然就跟过去家里养的驴那个东西似的,啷当着那么长。

    “啊,这是……没事的吧?”

    她以为这是肿大的病态,何子键忙把小凤推开说:“昨天干活被东西碰了一下,没事。”

    “这肿成这样不难受的吗?我看看。”小凤就要给他脱。

    何子键已经走了出去,说:“没事,现在这个机会难得,我不能浪费时间的。”

    “子键……”

    小凤感动的要哭,何子键早就走了出去。

    拨了王长利家里的电话,王长利的态度有些冷淡,就说:“子键,现在你挣大钱了,还想着我?”

    “长利,看你说什么呢。你这样,到三仙酒楼,我在那里等你。”

    “请我喝酒?”

    “你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

    “那好,我这还有点活,干完马上就过去。”

    何子键就是在酒楼呆着,也不想在家呆着,过去小凤对他凶巴巴的样子让他伤了心,现在只是给他挣钱,别的他一概不问。

    女老板薛淑梅看到何子键来了,立刻就迎了上来。现在她已经知道何子键一甩就是几百的给,这可是个有甜头的货色啊。

    “子键哥,我就琢磨着你也该来看我了。”

    “我上楼。”

    “是啊,就要上楼。我立刻给你沏茶啊。”

    何子键上了楼,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薛淑梅端着茶杯跟在后面,一脸笑意地说:“子键哥,现在在做着什么买卖啊,给妹妹抽点头怎么样?让我干什么都行。”

    “真的,干什么都行?”

    何子键看着薛淑梅。

    薛淑梅的媚眼就送去了水,说:“是啊,只要你说一句话,我就……”说着就坐在何子键是大腿上,何子键伸手在薛淑梅的子里摸了一下,但他实在是没兴趣。

    何子键掏出三百块钱,薛淑梅说:“呀,你这是干什么,我也是愿意的。”

    说着就掀开裙子,褪下小裤头,在粉色的小裤头的衬托下,下面的东西居然显得也很是惹眼,直扑扑地进入到何子键的眼里,何子键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何子键心想,这就是自己过去梦中的人的东西了,如果自己过去见到,该是怎样的着魔啊,一定会发疯发狂地占有,享受和深吟。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只是看看,略微的欣赏一下而已,绝不是发疯发狂了。

    他享受的是吴晓茵那美妙绝伦的东西,还有什么比吴晓茵的那些宝贝更让他喜欢?

    “来,好好的看看。”薛淑梅这样说着,直接把钱拿在手里。

    何子键这几天这东西看的多了,也就没当看到似的,他还有正经的事要做,绝不是来看或者来玩她这个东西的。

    何子键压住她的手说:“你先别急,我还有话说。”

    “呦,看你认真的样子。说,还有什么……你想干什么,实报实销干这个?”薛淑梅就向何子键裆下摸去,“啊,真是不小哎,我看看。”

    也不由何子键是不是愿意,就扒下他的裤子:“啊……”

    “好了。我有话要说。”

    何子键推开薛淑梅,薛淑梅十分兴奋,何子键的人,和何子键特殊的宝贝,都是她现在喜欢的,她亲了亲后,放在了嘴里。

    《草根男机关锤炼:美人计》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恶魔的猎心游戏:缠绵入骨》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小草根的江湖:混迹都市》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

    .77dushu./book/9979.html

    .77dushu./book/9979.html

    .77dushu./book/9979.html

    .77dushu./book/9979.html

    .77dushu./book/9979.html

    .77dushu./book/9979.html

    .77dushu./book/9979.html

    .77dushu./book/9979.html

    《老公缠上:妻限一百天》

    .77dushu./book/10049.html

    .77dushu./book/10049.html

    .77dushu./book/10049.html

    .77dushu./book/10049.html

    .77dushu./book/10049.html

    .77dushu./book/10049.html

    .77dushu./book/10049.html

    .77dushu./book/10049.html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