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吃上真管用啊!〖 〗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2 吃上真管用啊!〖 〗)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2吃上真管用啊!

    从金鼎大厦的顶楼往远看,饶河的夜色要比宁古壮观得多。何子键心里不想起盛雪和于静波,她们此刻在干什么?她们现在还会想到他吗?她们知道了他所发生的事会怎么看他呢?这样想着,心突然就坏了起来,杜彩霞从卫生间出来,他都没有发现。

    “哥,想什么呢?”

    何子键看了一眼杜彩霞,说:“哦,没想什么。”

    “那我们走吧。”

    也许这天下就没有这样巧的事,就在杜彩霞手伸进何子键的臂弯里,刚走到电梯门口,那电梯就开了,何子键眼前一阵眼花缭乱,但他的眼睛马上就盯上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而那张面孔也就向自己走过来,他心里一软,刚想说:“于静波,怎么是你?”但于静波却先开了口:“这不是招商办何子键主任吗?这是到我们这里来招商来了吗?”

    于静波的眼睛扫了一眼杜彩霞,虽然杜彩霞穿的不错,但于静波还是看出杜彩霞的档次不够,就接着说:“我记得你不是把港商的女儿弄到手了吗?怎么现在挎着的像个农村的大妞啊?”

    杜彩霞听出了这是在讥讽自己,就要上来抽于静波耳光,于静波微微一笑说:“何子键,好好的你这个村妞吧啊。”说着就大步离开。杜彩霞不满地说:“哥,这是谁啊?”

    何子键没说什么,于静波却回过头来笑着说:“很浪漫的啊,哥哥妹妹的。姐们,你这个哥哥可是个不得了的男人,可要把他看住了啊。”闪走进了大厅。

    杜彩霞断没有吃醋的份,但她听到这个不得了的漂亮姐儿说自己是村妞,心里就不舒服,何子键拉她进了电梯,电梯现在就他们俩,何子键说:“别管她说什么,现在的时间属于我们俩的。”

    杜彩霞说:“就是。你是不是跟她好过?你怎么不给她干残废?”

    何子键想到自己被沈玉成和齐官亮误解而于静波主动担当,而且两人在宾馆只有一次忘的**,不觉得心里一阵怅然,于静波也是在他跟马风在房间玩乐的时候差点被抓住才跟他提出分手的,想想这些宛如隔世一样。那时自己真是疯狂的啊,但这不是自己愿意的,而是这些女人……

    眼下这些女人不又是这样吗?他突然想起杨丽波这个小神女,也许这就是他的命了啊,真是成也是她们,败也是她们。反正不管怎么说,他要完成吴晓茵交给他的使命,也要打败姚龙富,重新组织自己的人生,他不能就这样败下去,看来杨丽波说的不错,这个夏天他的机遇出现了。

    何子键的绪不高,杜彩霞也就乖乖地呆在他的边,她服侍人习惯了,知道怎么样让人高兴。下了车,来到江滨小区,何子键的绪好些了。别墅小区里的街道上燃起绚烂的灯火,姚龙富住在18号小楼。杜彩霞在前头走,何子键跟在后面,来到十八号小楼的门口。何子键真想给吴晓茵打个电话,想向她汇报今天取得的成绩,但马上就作罢了。

    一进屋,何子键还没来得及看到这里到底是什么样,杜彩霞就心急火燎地剥光自己,贴在何子键的上说:“赶紧要我,赶紧要我。”

    “你让我要你?是要什么?我可不能……”

    何子键做糊涂状说,杜彩霞连忙说:“不是要我,是赶紧干我,赶紧干我,我受不了了。”

    何子键心想,这就是保姆,而她的主人是什么样的呢?

    何子键不急不躁,他是下午在那个偶遇的女人上泄足了火,现在完全可以憋得住,看着杜彩霞那急不可待的样子,就打趣地说:“就这样急着让我干啊?”

    “是,就是,快,快啊。”

    何子键揣测着杜彩霞的心思。他看了出来,杜彩霞是个闷的女人,在这个别墅里做保姆,也容不得她有一点的非分之想,她也不敢多看男主人一眼,但她长时间不沾男人,心里的火就是难以打发。

    难受的滋味也许谁都尝试过的。她早就为自己准备了泻自己火的工具,但渴望活生生的东西,是人的正常需要,如今的她总算是意外得到了。

    她自己的房间也有一张宽大的,按照杜彩霞的意思,他们进了屋就开始战斗,但何子键牢记自己是绅士的份,他要在这个女人面前处处显得他不是一般的男人,就说:“别弄的这样急三火四的,还是慢慢的来吧。”

    “我不,我现在就要。”

    杜彩霞就拥抱着何子键,手就伸进何子键的裤子里,而她的下面早就是光着的,接着手就拿着那东西往自己的里面塞,何子键说:“别急,你去洗洗我们再玩好吗?”

    刚才已经湿漉漉的,就不那么的干净,见何子键这样说也是对的,杜彩霞就说:“好吧,那我就去洗洗,你也洗洗啊。”

    何子键笑着说:“你先洗吧。”

    杜彩霞进立刻洗澡间,何子键便慢慢地观赏着别墅的摆设,也好对这里的女主人有个判断。

    何子键是读过书的人,对读书的人就有几分的判断,看到楼上有个很大的书房,而且多半都是艺术类的书,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学艺术的女人,一定十分的高雅,但高雅的女人居然到吴晓茵那里大打出手,也许吴晓茵真的惹怒了她。

    何子键四处看了看,这里豪华的像个宫,但却十分的冷清,这就说明女主人是个被寂寞包围着的女人,作为一个艺术女人,内心更是丰富的,而这样的女人就是个裂了缝的蛋,一旦有机会,就会被苍蝇盯住。

    他知道自己就是这样的苍蝇。但他并不想光做个盯住这个鸡蛋的苍蝇,而是要作为一把匕首,插*进姚龙富的膛,让这个不可一世而且罪恶累累的混蛋也被关进牢狱,重新给他一个机会。

    杜彩霞在洗澡间喊着:“哥,你进来啊。我洗完了。”

    何子键从二楼看到一楼,居然没看到一张姚龙富的照片,心想,姚龙富真是个诡计多端的人,居然连个照片都没有,这就说明这个女人很可能不是正式跟姚龙富结婚的女人,也是跟吴晓茵一样被他包养的女人,但他们之间有个女儿,这就说明姚龙富对这个女人也是有什么承诺的。

    上的衣服已经被杜彩霞剥光,杜彩霞在水莲下站着,手在她的**搓着,似乎要给何子键一个干净的地方玩,何子键让水流溅在自己的上,说:“你家的女主人真是个讲究的人啊。她是艺术大学毕业似的吗?”

    杜彩霞说:“那有有什么用,不还是跟我一样,边没男人,想干也没的干的?”杜彩霞说着就去摸何子键的下面。

    “你家不是有男主人?”

    “我不是说了,男人一个月也回不来一次,她不是还是自己在上干熬,这里都结蛛蛛网了。”

    杜彩霞说起她的女主人,手指了指她下面惹火的地方。

    何子键笑了说:“这没人用你们这东西,也够难受的。”

    “可不,今天你可得多干几次。”

    两个人剥了皮见了骨,一切都摆在那里,也就无需多说什么,更没什么过场戏,何子键来到杜彩霞的卧室,杜彩霞就扑到何子键的上,杜彩霞虽然漂亮,看上去也是个的模样,但她是个农村上来的女人,本质上就更是野,已经在何子键的弄起来,口里不住地嘟囔着什么,也许是说何子键这样大的让她处在了巅狂状态。

    一连足有几百下,杜彩霞越来越气喘吁吁地呼喊,呻音,但何子键感到自己一点也没有要放出来的意思。最后杜彩霞完全趴在何子键的上,喘息不止地说:“不行了,你可真厉害。”

    “这算了什么。”

    何子键猛地翻压在杜彩霞上说:“这算了什么,还没给你来猛的。”

    “你……这是想干死我啊。”

    “我不想干死你,我就想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你……你也太厉害了,就没有你这样大的啊。”

    杜彩霞的叫唤,让何子键很有一种满足感,他真的没想到,那三宝金丹具有这样强大的威力,那几千块钱真的没白花。

    “你在想什么,快啊……”

    自己刚才思想溜号了,过去他在干的时候一溜号,下面的东西马上就软,可现在溜号了,下面的东西依然那样的立,。真是太厉害了,连他自己都兴奋不已,他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吴晓茵。

    见杜彩霞还要跟他战斗,何子键又一次发挥着自己的威力,一连气功的杜彩霞完全瘫在了那里,幸亏这是个体很好的**,不然早就要晕死过去。

    杜彩霞半死般地躺在那里,上都是汗。

    何子键这次没放,但杜彩霞下的单已经弄的污秽不堪,这还没有他弄出来的秽物,他起了说:“怎么样,还要吗?”

    “歇会,歇会。我给你做点吃的,是不是累了?”

    “我们不是才吃完?”

    “我刚才没怎么吃东西,这让你干的,浑都突突,吃点东西压一压。”

    “那你就去做吧,我也吃点。”

    杜彩霞歇了有十多分钟,起了,就是刚才那样,什么也没穿,就去厨房做了两碗鸡蛋面,三口两下就吃了下去,现在的杜彩霞才缓过神来。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面让何子键干的地方,她发现那里已经是红红的一片,对何子键嗔地说:“你都给人干成这样了,回家让老公看着怎么办?”

    何子键还以为她说的是真事儿,就说:“那你们就闭灯再……”

    “他就是喜欢开着灯的。”

    “那怎么办?”

    杜彩霞嘻嘻一笑说:“一会再来一次,就能顶上半个月不想了,我想的时候就找你啊。”

    何子键说:“那你就每次都要被干红了。”

    “我乐意。”

    吃了东西的杜彩霞,又扑到何子键的上。

    何子键把杜彩霞光着的子推开,但杜彩霞就赖在何子键的上不下来,稀罕地摸着何子键的上下部位,一副满足了后的幸福神态说:“我看你是天下的第一猛男了,有了你,我回家跟老公还有什么意思啊?”

    何子键可不管她跟老公是不是有意思,问:“你家的女主人叫什么?”

    “她叫刘英,你看看她的照片。”

    杜彩霞把何子键带到楼上的大卧室。那里的豪华让何子键很是惊讶,墙上的照片里的女人真是漂亮,就跟明星小宋佳似的。何子键心想,这就是姚龙富的老婆,也是打了吴晓茵的仇人,他的目的就是到这里找这个女人算账的。

    “怎么样,漂亮吧?”

    何子键说:“还可以吧。”

    “我就没见过她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是你眼界的问题。”

    来到客厅,杜彩霞煮了咖啡端过来,何子键坐在姚龙富家的豪华客厅,享受了干完了女人的快乐,又喝着喷香的咖啡,但他的目的是干上女主人,也就是这个漂亮的刘英,让吴晓茵高兴。

    何子键问:“那刘英去参加婚礼去了?是谁结婚啊?”

    “是她的一个什么姐姐家的女儿吧。”

    何子键心想,就在几天前她们还去殴打了吴晓茵,现在想起来就开始恨眼前这个女人了。

    “她什么时候回来?”

    “也就这两天吧。怎么,你还想干她啊?我给你介绍一下啊?”杜彩霞狐媚地说。

    想到杜彩霞的所作所为,何子键想教训一下这个女人,这样想着,就猛地抱起杜彩霞,杜彩霞嘻嘻一笑说:“还是等会吧,今天你不走,我们可以……”

    何子键可不能不走,他不想在这里多呆,就在现在他要教训一下杜彩霞。

    就在把杜彩霞扔到上,自己的子压在杜彩霞的上时,他偷偷对好的包里的镜头,一切都非常的隐秘,根本不会被发现。

    杜彩霞分开着双腿,黑呼呼的部位完全在他的摄像头所掌握中,现在只是一次演练,何子键整理好自己,找到一个很适合拍摄的角度,就着中间的那个粗大的胡萝卜,向杜彩霞的分开后绽放的放着毒物的洞猛地进攻,杜彩霞啊呀一声,像是刀**她的体里,没等杜彩霞求饶,何子键带着满腔怒火般的感,向这个敌人的阵地轰欢乱打。

    杜彩霞说话都带着颠簸的颤音:“你这是想干死我啊。”

    “我就是想干死你。”

    何子键狠呆呆地说。

    “那可就是最大的……啊呀,我疼啊……”

    何子键可不管这些,直到杜彩霞喘息都弱了下来,他也才啊地一声放了出来。

    何子键躺在上,杜彩霞死了一样在他的边,他不去看这个被他残忍虐待的女人,他想的是他该怎样出现在刘英的面前,是通过杜彩霞的介绍,还是自己直接想办法认识她,现在还有一天多的时间,他要做个周密的计划。

    也许是杜彩霞被干的实在受不了,也许是体力受不了,她香甜地睡了过去,让她洞里进去的东西也不擦,就那样地流了出来,何子键不想看这样恶心的东西。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想了想,轻轻滴上了二楼。

    二楼有两间卧室,一间是刘英住的,一间住的是个女孩,明显是刘英的女儿。上面的照片上也是个小美女,十三四岁的模样,现在没住在这里,说明他们还有别的房子,或者是住在家这样的地方。

    何子键先是在刘英的房间呆了一会,四处打探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可以用得着的东西,又来到了孩子的卧室。

    一个奖状吸引了何子键的注意力,这是一所艺术学校颁发给姚晓飞的资格证书。姚晓飞就是刘英和姚龙富的女儿了,艺术学校的名字叫三江艺校,姚晓飞学的是钢琴。他记下了这个学校和姚晓飞的名字,也许这就是他直接走进刘英的突破口。

    让一个保姆介绍,毕竟还是不够资格的,如果他通过刘英的女儿和刘英这个做母亲的认识了,那就好多了。

    不管怎么说,他今天已经进入到刘英的家里,也干了杜彩霞这个当保姆的,这些东西就看吴晓茵怎样处理吧。

    下了楼,杜彩霞还在睡着。他不管她了,就悄悄滴走出这个十八号小楼。

    何子键看了看时间,不到十点,现在吴晓茵应该还没睡下,就用自己新买来的移动电话打了吴晓茵的电话。

    吴晓茵的声音传了过来:“子键,你在哪里?”

    何子键激动起来:“我才从姚龙富家出来。”

    “啊,你这就……你赶快到我这里来。”

    “好,我马上就去。”

    立刻就要见到吴晓茵,何子键说不出该有多高兴。

    虽然在这一天的时间里搞了两个女人,在这两个女人上前后干了能有七八次,但何子键一点也没有快乐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到后来就是个机器,是人体的机器,就连快*感都没得,就是让女人败在自己手下的念的使然。见到吴晓茵,看到她的*体,享受着她的*福,他才真正地感到激动和幸福。

    “子键哥,我今天还真的想你的。”

    吴晓茵把自己的脸贴在何子键的膛上,吴晓茵乎乎的脸,让何子键体立刻袭击而来一股温,何子键深深地亲着吴晓茵的头发,也把这股温传递给这个自己真心喜欢的人。

    的放,其实并不能完全给人带来幸福,如果这样能有幸福,那么记女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

    在那两个女人下面那个口子里,干了很多次猛烈的抽啊送啊的,但何子键只是轻轻的对吴晓茵一吻,他就被一股幸福的激流穿透。

    “小茵,我今天也特别的想你。”

    吴晓茵笑了说:“你今天进到姚龙富家里,见到谁了?是怎么进去的?”

    何子键说:“我今天遇到那个保姆了,她叫杜彩霞。我还把我和她拍摄的……”

    “呵,你干上她了?”

    何子键不好意思了,说:“你知道我可是为……”

    “别说这些,是不是干上了?”

    “……是。”

    吴晓茵立刻亲了何子键一口说:“真是了不起,来,上来,好好的跟我说说。”

    想到这不是一般的事儿,而是关乎到吴晓茵未来生活的大事,绝不是他干了杜彩霞这样的个人小事,他也就认真起来。

    “我洗洗。”

    “我给你脱,我给你洗,这是对你这样神速干上那个保姆的奖励,干上了保姆,干上那个女人就不远了。”

    “她叫刘英。”

    “嗯,这是姚龙富的第二个老婆,他和第一个老婆没离婚,这个刘英就出现了。”

    何子键知道,吴晓茵想做姚龙富第三任老婆,这里就出现了问题。现在就是尽最大的能力,在姚龙富上多捞钱。

    吴晓茵高兴的就像个小媳妇好久没见到新婚的老公似的,兴高采烈的为何子键放了水,给他脱了衣服,煞有介事地在何子键的上闻了闻:“咳,你上都是女人下面的味道。”

    “我怎么闻不着?”

    “你哪里还闻的着,你都被这个东西泡了一天了,不洗不行。快进来。”

    虽然这样说,但吴晓茵还是一脸的高兴。她没想到的是。这何子键还真是可教之人,第一天就把姚龙富家的保姆拿下。堡垒最容易从内幕攻破,拿下这个保姆,就向姚龙富进了一步。

    何子键也知道自己上出了不少汗,他也只闻到自己上的汗味,没有闻到女人下给他留下的臊味,就说:“我真得好好洗洗了。”

    吴晓茵笑道:“就是啊,以后从他们那里回来不洗就别见我。”

    何子键答应一声,就进了水里,吴晓茵蹲在边上边给他往上撩水边问:“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接近那个保姆的?”

    就是吴晓茵给他撩水碰了他下面的货时,吴晓茵妈呀一声叫了起来,只见何子键都是东西在水中直地立着,就跟一根顶风的战旗那样:“你这怎么能这样啊?”

    “我今天去……”

    “我看你像根本没和女人做似的,这样梆梆的。”吴晓茵握了一下,“还比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粗大哦。”

    何子键美滋滋地说:“我今天真的把那个保姆干的趴下了,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你说。”

    “我去了一家老中医那里,他给了我六粒三宝金丹。”

    “三宝金丹?”吴晓茵见到很有意思。“这看是你吃了三宝金丹的奇效?”

    何子键点点头说:“这也太硬了,我都难受的啊。”

    “这东西这么管用吗?”吴晓茵似乎怀疑。

    “怎么?”

    吴晓茵似乎不想说似的,但还是说:“那个姚龙富,这样的东西吃的多了,他虽然瞒着我,但我知道他是天天吃伟哥,却没有一次像你这样的粗大的。”

    “那却是为什么呢?”

    吴晓茵想了想说:“也许跟年纪有关系吧。你年轻啊,吃上就真的管用。”

    “可我这样就不那么舒服。”

    吴晓茵亲了一下说:“那我们舒服啊。”吴晓茵虽然喜欢的不得了,但她现在还没想这些,“你说你是怎么接近她的?”

    “我在小区前等着他们家有人出来,今天早晨就见到这个保姆了,她叫杜彩霞。”

    “杜彩霞?”

    “是,这倒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那好啊,你玩的也高兴。”

    “我还拍了下来,一会你看看。”

    “好,我给你洗洗。”

    吴晓茵重点给何子键洗男人用过的那根柱子,她轻轻的揉捏着,见到真是稀罕的东西,就进到水里,在自己的下面蹲下慢慢的试了试,但她受不了,就下来笑了说:“真要等到摸出水来才能往里插啊,不然可是真的受不了。”

    何子键想的不是这些,而是他是真的想吴晓茵了,就把吴晓茵搂紧,轻轻地吻起来……

    “子键哥,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吴晓茵温柔地说。

    何子键点点头说:“小茵,我觉得为你做事非常的快乐啊。”

    《粉黛权力巅峰:市府女一号》

    .uuxiaoshuo./html/6492.html

    .uuxiaoshuo./html/6492.html

    .uuxiaoshuo./html/6492.html

    .uuxiaoshuo./html/6492.html

    .uuxiaoshuo./html/6492.html

    .uuxiaoshuo./html/6492.html

    .uuxiaoshuo./html/6492.html

    .uuxiaoshuo./html/6492.html

    《吻上你的唇:契约强宠枕上欢》

    .uuxiaoshuo./html/6917.html

    .uuxiaoshuo./html/6917.html

    .uuxiaoshuo./html/6917.html

    .uuxiaoshuo./html/6917.html

    .uuxiaoshuo./html/6917.html

    .uuxiaoshuo./html/6917.html

    .uuxiaoshuo./html/6917.html

    .uuxiaoshuo./html/6917.html

    《男房女客:我的合租人》

    .uuxiaoshuo./html/6943.html

    .uuxiaoshuo./html/6943.html

    .uuxiaoshuo./html/6943.html

    .uuxiaoshuo./html/6943.html

    .uuxiaoshuo./html/6943.html

    .uuxiaoshuo./html/6943.html

    .uuxiaoshuo./html/6943.html

    .uuxiaoshuo./html/6943.html

    《秒杀美女老板:狼惑》

    .uuxiaoshuo./html/6945.html

    .uuxiaoshuo./html/6945.html

    .uuxiaoshuo./html/6945.html

    .uuxiaoshuo./html/6945.html

    .uuxiaoshuo./html/6945.html

    .uuxiaoshuo./html/6945.html

    .uuxiaoshuo./html/6945.html

    .uuxiaoshuo./html/6945.html

    《总裁如狼似虎:老婆不上道》

    .uuxiaoshuo./html/7015.html

    .uuxiaoshuo./html/7015.html

    .uuxiaoshuo./html/7015.html

    .uuxiaoshuo./html/7015.html

    .uuxiaoshuo./html/7015.html

    .uuxiaoshuo./html/7015.html

    .uuxiaoshuo./html/7015.html

    .uuxiaoshuo./html/7015.html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