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先从保姆干起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1 先从保姆干起)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1先从保姆干起

    杜彩霞的话语里已经向何子键透露出很明确的意思,那就是我现在就已经是你的了,你想拿拿去,你想干我更想,但何子键还要显得绅士些,他不能把这个女人拉到个宾馆的上就干,毕竟干这个女人不是目的,他的目的是姚龙富的小老婆,那个女人才是他下手的对象。但他也不能让杜彩霞对自己失望,于是他就说:“我们今天有的是时间,我一定会让你高兴的。”

    杜彩霞就有几分吟地一笑说:“那你想到哪里我就跟你到哪里吧。”

    何子键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对杜彩霞说:“上车。”杜彩霞上了车,何子键坐在杜彩霞的旁,对司机说:“去到金鼎大酒店。”

    那司机就开起车来,到了金鼎大酒店,对于杜彩霞来说,她还没进过这样豪华的饭店,她紧跟在何子键的后,生怕走错了路似的。何子键那潇洒的姿态和从容的步伐,就让杜彩霞看出,这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人,这样的豪华场所他是经常出入的。

    杜彩霞小声说:“我怎么有点紧张啊?”

    何子键笑着说:“我们是来吃饭的,别姐紧张,就跟去自己家似的。”

    “我可没这样的家啊。”

    何子键说:“那你现在这个家不就是这样的吗?”

    “我不是说了,我就是个保姆,我是给……给一个县长的小老婆当保姆的。”

    何子键随便似的问一下说:“那个县长怎么住在这里啊?”

    杜彩霞说:“他就是把自己的小老婆安排在这里住的啊。”

    何子键没想继续问下去,一切都要慢慢地来。这时一个服务小姐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杜彩霞,然后对何子键露出灿烂的笑容说:“你好,欢迎你们。”

    何子键业务对小姐说了声你好,然后说:“给我们安排个包间。”

    小姐马上说:“真是对不起,您预订包间了没有?”

    “怎么,我来还要预定吗?”

    小姐笑着说:“我这里都是预订的,如果没有预定,就只能……”

    何子键摸出一张大票说:“就当我预订了吧,怎么样?”

    那小姐看到这张百元的小费,就立刻眉开眼笑说:“先生,你真是大方,我要是总能遇到你这样的人该有多好。”

    何子键笑着说:“那我就天天到你这里来吃饭。”

    小姐妩媚地说:“妩媚这里吃饭可是很贵的啊。”

    何子键想到了自己以前的子,也许自己以后还会有这样的子的,也觉得底气足了,说:“我天天来吃也是吃得起的。”

    小姐迷人般地说:“那是啊,一看你就不是一般的人。那你们请你跟我来吧。”

    杜彩霞看到何子键这样的慷慨,心想,自己也想会在这个人上得到些好处,自己出来做保姆,也是迫于生计,如果靠山一个这样的男人,无非就是干点男女之间的那样的事儿,她也是愿意的,这样她就可以解决生计问题,而且还闹着个玩,咳,她羡慕那些漂亮女人而又有价的女人的命,什么也不用干,只要跟那些当官的,有钱的男人谈谈说说,在一被窝睡觉让男人几次,就要什么有什么,自己长的也不是不漂亮,但就是个农村人,没什么文化,就落得个给人当保姆的地步,这事跟谁说得清楚?如果这个方达能跟自己建立人的关系,包养自己,她就立刻不当这个保姆,靠给男人劈腿**挣钱,那多来派。但她也就是活动一下心眼胡思乱想罢了。

    来到一个包房,小姐说:“这是我特意留着的,现在就属于你们了,点了菜,就没有人来打扰你们了。”

    那小姐看了杜彩霞一眼,心想,这个男人真是年轻英俊,而且气质不俗,跟自己玩玩还差不多,但这个女人就掉了几个档次。

    何子键看到小姐看着自己那风的神色,但他现在不能对别人留,就说:“那好,现在我们就点菜。”

    点了几个让杜彩霞咂舌的大菜,要了一瓶好酒,上来了菜,小姐说:“你们慢用啊。”说着就走了出去。何子键给杜彩霞倒酒,脸上非常和气地对杜彩霞说:“今天是我请你,算是我们认识了。”

    何子键把杯子举了过来,杜彩霞连忙举杯碰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本该是我请你,可这样的饭菜我却是请不起的。”

    何子键说:“我请你和你请我本质是一样的,钱不是个事儿,问题是要有缘分,我们今天就是有缘分,所以我们也不分什么你呀我的,来,咱干一个。”

    杜彩霞立刻说:“对对,今天就是有缘分,还是你帮了我呢。”

    何子键和杜彩霞干了一个,何子键一口干了,杜彩霞也喝了。脸上立刻红艳艳的,何子键看到杜彩霞还是很好看的,心想这样自己下点功夫也是值得的,就笑着说:“你家就住在那个别墅里吗?你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啊,还能住在别墅里。”

    虽然何子键是对杜彩霞早就了解,但他还是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杜彩霞可对何子键却是一点也不了解的,但已经给了她非常完美的印象,甚至还想当这个男人的人,就说:“我哪能住那么好的别墅。不瞒大哥,我是给人家做保姆的,所以,我命可没那么好,哎,我倒是真是认识一个好人能帮我一把。”

    何子键故作惊讶地说:“你这样的女人,怎么能给人当保姆,我不信。”

    杜彩霞说:“我也没必要撒谎,我穿的这些衣服,都是我家的主人给的。我家的女主人那人才漂亮呢,人还好。”

    何子键想,漂亮是不假,但人是不是好可不一定,但好女人让坏男人折腾的有的是,吴晓茵就是这样的女人,这个姚龙富的小老婆是不是这样,他还没见到。

    何子键看着杜彩霞,有几分吹捧地说:“我觉得你和那些住在这里的女人没什么区别的啊,你人也漂亮,看上去也是很有素质和教养。你这样的人给人家做保姆,真是可惜了。”

    何子键这样一说,杜彩霞心里就美了几下,但马上又黯然地说:“那有什么办法,我哪能跟你们这样好命的人相比?我能在这里当保姆就真的不错了,主人也不经常回来吃饭,也不经常回来住,就有时就我自己,也乐个清闲。”

    杜彩霞不由自主地谈到了她家的主人,何子键就慢慢地引上了正路,问:“你的女主人是干什么的?”

    “人家可是个贵妇人啊。她老公开着一个大公司,而且还在县里当县长,家里趁十几个亿,女主人除了旅游就是打扮自己,再就是照顾他们的女儿。”

    何子键继续问:“这个男人可真是不简单啊,当着县长,还开着一家大公司?”

    “这可是不能说出来的,人家也是隐瞒的,这是我观察出来的,人家的正经份就是县长。”

    “是哪个县的县长啊?”

    “这我可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姚县长。”

    何子键心里一笑,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他现在的目标是姚龙富的小老婆,就说:“那你家的女主人就是很美的喽?”

    杜彩霞就像比说自己还漂亮一样高兴地说:“是啊,我们女主人很漂亮的呢,而且还是艺术大学的毕业生,真的很让人喜欢的啊。”

    何子键故意淡淡地问:“年纪也不小了吧?”

    “三十多岁吧,但就跟不到三十似的。”

    何子键心想,越是漂亮越是好,这可是自己就要猎取的猎物,他可不想去干一个难看的女人。

    “来,咱俩这就认识了。干一个。”

    喝了一杯,杜彩霞的眼睛里就飘出了水。虽然她长的漂亮,但她是农村出来的,学会了打扮自己,但她骨子里的低俗也还没变,又没什么文化,就只能给人当保姆,也就没见过什么有能力的男人,家里的老公种那点地,在他的眼里已经看不上自己的老公了,但她也还没经过别的男人,在何子键这样潇洒的男人面前,她早就是漾,下面的底部已经莫名其妙地湿了一大块。

    “哥,我怎么这样啊。”

    听到杜彩霞脆生生地叫他一声哥,何子键发现这就有门了,但他知道杜彩霞的年纪该是比自己大的,但这不是什么问题,但叫他一声哥,就跟一个母猫开始**似的。

    “是吗?今天的天气吧。”

    杜彩霞抹了一下额头,何子键给他递过去一张餐巾纸,杜彩霞的手故意碰了一下何子键的手,何子键今天对杜彩霞的目的是明确的,那就是他要拿下这个女人,然后再接近姚龙富的家,上他的老婆,实现吴晓茵的计划,也完成他跟李明制动的目标,不能让姚龙富到省里,还要让他栽在官场上。

    何子键摸了一下杜彩霞的手说:“你的手都出汗了。”

    杜彩霞的手放在何子键的手里,在何子键的手心里挠了一下,何子键自然是看出了杜彩霞的心思,也就一把拉过杜彩霞,杜彩霞就顺势坐在何子键的大腿上。

    “哥,看你这是干什么啊?”

    “怎么,你是对我没意思是怎么的?”

    “人家对你有意思,你可对人家就有意思的吗?”

    杜彩霞嗔都说,就在何子键的脸上拧了一下,何子键已经不客气了,就在杜彩霞的上捏了一把,杜彩霞说:“这里可是男人捏不得的。”

    何子键说:“捏这个的,还真是男人喜欢捏。哪个女人想捏这个东西?她自己有的东西,才不知道喜欢的了。”

    杜彩霞嘻嘻一笑说:“那你就是喜欢的了?”

    何子键说:“那是当然的,现在就喜欢好了。”

    杜彩霞笑嘻嘻地说:“原来你也是这样的男人,就喜欢女人的.啊。那你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真的?那我可真的摸了?”何子键试探着杜彩霞。其实他对杜彩霞的劲儿不是那么大,但这第一步是必要的,只有拿下杜彩霞,才能进一步像姚龙富的小老婆进攻,现在杜彩霞已经等不急似的了。

    “嘻嘻,还跟我装什么啊,你想摸就摸吧。”

    何子键故意说:“那我可真的摸了。”

    说着何子键已经掀开杜彩霞的上衣,露出的粉色的如罩,杜彩霞从后面直接就给他解开,那两坨就扑棱一下飞了出来。何子键一看笑了说:“还真是让人喜欢的。”

    杜彩霞的大饱满圆润,一看就是干活的女人那特有的**,何子键伸手摸了一下笑着说:“真好啊。”

    “好吗?有多好?”

    女人炫耀自己的.,就跟男人炫耀自己的男根似的,不管你有什么本事,你的男根不大不强,就总觉得缺乏底气的,而女人有两个饱满厚实的大,就有资本似的,毕竟这是男人喜欢的东西。

    何子键说:“就是好,很舒服的。”

    何子键已经摸过太多女人的.,其实基本上都差不哪去,就看这个女人是谁,吴晓茵的**摸上去的时候,他就有一种激动和兴奋,而杜彩霞的**在自己的手上,充其量就是个好玩的东西而已。

    杜彩霞拿着她的就往何子键的脸上蹭,说:“很舒服的是吧。”

    何子键翻一把咬在嘴里,杜彩霞就笑着说:“好好的吃吃,看看还能裹出汤来不?”

    何子键松开嘴说:“你是有孩子的人了。”

    “才戒了的。”

    何子键一裹,果然裹出一嘴水,就哈哈大笑地说:“我还吃了你的了。”

    杜彩霞说:“那就成了我儿子了。”

    何子键猛地把杜彩霞的子翻了个个,说:“我让你瞎说,我要弄你下面,看你还说什么?”

    哗地掀开裙子,一条贴小裤就露了出来,何子键接着一扒,就完全弄了下来,一片杂草地就支愣八翘地立在那里。

    何子键心想,这里还真的没有下午那个女人的私处让人喜欢。

    但他想的不是这些,而是自己的计划。

    杜彩霞坐在宽敞的沙发椅子上,打开着两腿,女人的一切都在何子键的面前展开着,何子键想,这就开始了啊,杜彩霞的桃花水已经湿湿的渗出了洞口,滑腻的感觉让何子键也不觉心动。他本来就有这样的本事,又吃了三宝金丹,那火气就升腾了出来。不就是个干吗,他现在也是想好了,这个时代什么都要干明白,现在干这个女人也是为了自己的宏大的计划,于是他把杜彩霞的手伸到自己的腿下,突然,杜彩霞大喊一声:“妈呀,真是吓人的啊。”

    杜彩霞这样的一摸,何子键的东西居然就像一只粗大的木棍一样腾地竖了起来,她只经过自己那农村的男人,虽然也很强健,但怎么也不能跟眼前这个男人的工具相比。这让她惊讶更让她兴奋

    就连何子键也感到奇怪和兴奋。下午和那个在船上遇到的女人足足干了两次,而这两次都猛烈的超出以往,可他现在居然一点都不显示弱,依然在那里雄赳赳地等待进入战斗程序。他突然笑了,对杜彩霞说:“是不是害怕了?”

    杜彩霞嗔地说:“人家可没经过这样的阵势,就是害怕吗。”

    何子键说:“既然你害怕,那我就……”

    何子键刚要拉上,杜彩霞的头探进他的下面,稀罕地亲吻起来,接着抬头说:“真没想到哥哪里都是这样的了不起。”

    何子键喜滋滋地说:“你认识我是不会后悔的。”

    “我怎么就没早认识你啊?不过,现在也不晚啊,让我好好的稀罕稀罕啊。”

    何子键一副完全放开的架势。他现在也没别的乐趣,他也是想明白了,既然上肩负着重任,那就要坚持走下去。杜彩霞已经是手和嘴并用,在何子键那超出常人的物件上亲吻和揉捏起来,而何子键的手也在杜彩霞的芳草地中间的部位探寻着,早有殷殷的流水湿了他的手。

    何子键没想到,这杜彩霞得到的是这样容易,他本想做出一系列的计划,却第一次出手就出现这样的结果,他既高兴,又稍有失望,他想在唱歌的时候,好好的和她亲一番,结果在饭桌上,她就已经把自己弄的精赤撩光。

    杜彩霞真的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不光是她,就是她的主人也没见过这样的阵势。这样强大的男人,哪个女人不稀罕的要死啊?杜彩霞已经不能自持了,喘息着说:“快,快啊。”

    何子键说:“你家的老公就没有这样的吗?”

    杜彩霞说:“咳,我家的老公就跟十几岁的孩子似的,插在里头就那么一点,连你的三分之一都没有的呢。”

    何子键这样做却不是目的,他笑了说:“你家的主人就没上过你?”

    杜彩霞说:“你说的是我家的男主人啊?”

    何子键说:“废话,你家的女主人还能上你吗?”

    杜彩霞嘻嘻一笑说:“我家男主人哪里还会理我这样的女人?他的女人个个都年轻漂亮,还都是大学生,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个乡下的女人。”

    “你家女主人就没有找过别的男人?”

    “咳,她也感到委屈,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可她一个就知道守在家里的女人,谁也不认识的啊。”

    何子键心里一核算,就知道这个女人就是那种有钱但寂寞的女人。

    “哎,你在干什么啊?”

    杜彩霞在何子键的柱子上打了一下,居然没动,就嘻嘻笑了说:“真是根棍子似的,我可上了啊。”

    何子键说:“在这里可是够难受的,这样吧,外面换个地方怎样?”

    他在想现在就去姚龙富家的十八号小楼。

    “等会,我先弄下。”

    杜彩霞早就忍耐不住了,分开腿,把自己的洞轻轻地落在何子键的粗实的柱子上,接着就猛烈地狂颠起来。

    杜彩霞越来越强烈,啊啊的叫唤,像是发的母猫终于有了可以战斗的对手,但何子键不想让她现在就尽兴,他要把时间拉长一些,最好多聊天,了解一下姚龙富小老婆的况,于是就把她推了起来,杜彩霞不满地说:“你这是折磨人啊。我还没……”

    何子键说:“这里可不是好玩的地方,说不定什么人就闯进来的。我们还是喝酒吧。”

    杜彩霞闷头吃了口东西,突然说:“这里离我住的地方不远,我家的主人今天又不回来,这样,你跟我去那里好了。”

    何子键心里窃喜,这正是他希望的,能到姚龙富家里干杜彩霞,真是再好不过,但他却说:“这怎么好,这又不是你的家?”

    杜彩霞急了,说:“我不是说了,我家的主人今天不回来,所以你去没事的。”

    何子键说:“真是没事?我可是怕出事的,他家的人一旦回来……”

    “不会的,我家的女主人去外地参加婚礼了,这两天都不回来。”

    何子键看着杜彩霞:“你真是想让我跟你去?”

    经过刚才那一番刺激,杜彩霞已经尝到了甜头,夹在那里真是舒坦极了,现在就想来一次猛烈的进攻这样自己吹才能得到最大的快乐,这样一来他就什么也不顾了,说:“我不但是想,而且……我离不开你了。”

    何子键似乎终于决定了似的,说:“那我就给你的机会,其实,我是不缺女人的。”

    杜彩霞说:“像你这样的男人,就是女人想找的男人,女人都巴不得的让你干的啊。”

    “那就走吧。”

    喝了点酒,杜彩霞有了点醉意,就更显得风流,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都是和狐媚,她的裆下被从自己的下面流出的桃花汛弄的湿漉漉的,浑瘫软,似乎被何子键干掉了筋骨,何子键想到今天下午那个凌芳也让自己的东西冲击的几乎像一滩烂泥。虽然过去他让许多漂亮的女人舒坦的无以复加,但今天却真是感到自己和往的不同。这真是那三宝金丹的威力啊。

    看着何子键站在那里没动,也不想把自己拉起来,杜彩霞的腿还在打开着,一条裙子搭在大腿上,裙子也湿漉漉的了,就有气无力地说:“哥,你都把我干死了啊。”

    何子键故意说:“那这样,我就不去了,好吗?”

    杜彩霞当然还想继续下去,因为今天家里的主人不在家,就是她的天下,把何子键弄到那个小别墅里,在那样的环境下好好的玩玩,岂不是她做梦都想的是,就马上说:“今天好容易有这个机会,有认识了你,我也是舍不得走,就跟我去坐一会吧。”

    何子键当然就是试探地说一说,他怎能放过到姚龙富那个别墅的机会,他还想到那里发现点什么,就说:“那好吧,我也舍不得跟你分开啊。今天我就把所有的事推掉,就跟你在一起了。”

    杜彩霞还没经过这样的风流场面,有这样风流倜傥而且真是能干的男人喜欢着自己,她真是交了好运了。就把何子键的手拉过放在自己的裆下说:“这里有了你的,可就装不了别人的了,今天你要……嘻嘻……”

    何子键把杜彩霞拉了起来说:“好的,今天晚上就是我们的。”何子键装做无限**地把杜彩霞拉进自己的怀里,但她却想,她家的女主人这是出门了,发生殴打吴晓茵事件的时间也好几天了,那就是说,姚龙富有很多的时间并不住在这里,这个风流的县长,居然比李明还好啊……

    杜彩霞已经穿好了衣服,去了卫生间,何子键刚要走出包房,那个服务小姐就笑吟吟地走了过来说:“怎么样,今天还满意吗?”

    何子键没明白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就问:“你是问你的服务呢,还是这里的酒菜?”

    小姐微微一笑说:“我说的都不是,好吧,我也不多问了。如果有时间你再到我们这里来,我还想为你服务,但你最好是自己哦。”

    那小姐说着就扭着**走到他的前面。何子键心想,他可不能光是为了干你们,他可是有重任在肩的啊……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