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你要发挥你的威力啊++ 更新最快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0 你要发挥你的威力啊++ 更新最快)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0你要发挥你的威力啊

    凌芳恋恋不舍地跟何子键分了手,何子键就到江滨的广场上等着杜彩霞。他现在什么通讯方式都没了,过去跟王长利当民工的时候还好办,站在那里等活就是,现在不行了,现在他迫切需要一个最为先进的通讯工具。广场的对面有个电信大厅,趁这个机会他走了进去。

    不到一年的时间,那种手拎式的大哥大就过时,风行一种揭盖式的摩托罗拉手机,但价格可真不含糊,要两万多块。昨天从宋丹来那里得到了一万,他没有交给小凤,吴晓茵又先行给了他五万,于是就狠心买下了一部摩托罗拉揭盖式的手机,想了想又买两部传呼,一部是自己的,另一部他准备给这个杜彩霞,他现在要先在这个保姆上下工夫。

    何子键没想到的是,姚龙富过去并不那么的惹眼,在李明的面前百依百顺,却不知有着这样深的道行,居然还想到厅里当厅长,这也说明这个人真是个高人啊,当着那个三和石油的大老板居然没有人知道不说,而且还在官场上大干一场,想到省里谋发展。

    可也是,自己觉得有这样深厚的基础,怎么就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他想了想,立刻用自己新买的手机给夏晓丽打了个传呼,告诉他现在的地址,他要立刻去见李明,不管怎么说,他们是患难的兄弟,他知道他早就应该去看望他。

    夏晓丽很快就到了,夏晓丽显得精神抖擞,在艳丽的阳光下非常的漂亮,何子键觉得眼前一片灿烂,但他刚干完省民政厅的女干部凌芳,也就对这个漂亮的女孩没什么.,也只是从心里往外欣赏。

    “子键哥,我接到你的传呼,就把车上的人撵了下去。”夏晓丽喜气洋洋地说。

    何子键马上说:“那可不好,那人家不得生气跟你吵架啊?”

    夏晓丽站在何子键的边,如果不是在广场上,她就会跟何子键靠的更近,她充满迷人的风对何子键笑吟吟地说:“那我可不管那么多,你找我就是最高的命令,我就要马上就到,再说我也想立刻看到你。”

    何子键知道夏晓丽真的想跟自己谈恋,从她那切的眼神中他就看的出来,但他现在没这个心,再说小凤还在那里,虽然小凤还不是自己的老婆,但毕竟横在那里。

    何子键说:“你的心我理解,但以后可不能这样做。”

    夏晓丽说:“好,我听你的。我们现在要去做什么?”

    何子键说:“我想现在去五公里监狱,看我的一个领导。”

    “就是那个宁古县的县长吗?”

    “是的。”

    “他过去是你的领导?”

    “是的。”

    “啊,那你也是个当官的哦,我就知道你不是个一般的人,好上车。”

    何子键上了车,夏晓丽开起车来,何子键坐在夏晓丽的边,心想,李明说不定怎样遭罪呢,一个堂堂的县长说进监狱就进监狱,这当官的风险也是非常的大啊。夏晓丽忽然说:“子键哥,你过去是干什么的啊?”

    何子键淡淡的说:“我过去是宁古县的一个小干部,跟着李明栽了。所以现在就成了闲人。”

    “我看你可不是个闲人,再说跟县长一起栽了的,绝不是什么小人物,这样的人才让人佩服。”

    何子键愣了一下说:“为什么?”

    夏晓丽嘻嘻一笑说:“这就是社会上的一种奇怪的逻辑,但这样的逻辑我觉得有他的道理,因为好汉永远是好汉,平民百姓进监狱无非是鸡鸣狗盗,而一个当领导的进监狱,可就说明很多问题。”

    何子键摇摇头,不想跟夏晓丽探讨这样的问题。但一个当县长的进了监狱,还真是件非常复杂的事,那就是他到底干了什么。对李明来说他的一生够辉煌,这本就是让人羡慕的,但要在监狱里呆上几年十几年,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值得。这也给他一个深深的教训。

    到了监狱的门口,门口的警察拦住了他们,夏晓丽说:“我找张大伟,他是我表哥。”

    那警察说:“你等着啊。”便给里面的人打电话,“门外有个女的说是你的表妹。”

    夏晓丽从那个警察手里拿过电话:“表哥,我是晓丽。你出来接我们。”

    “你进来干什么?”

    “你出来就知道了。”

    夏晓丽似乎对她这个表哥很有发布命令的威风。夏晓丽放下电话,就对何子键说:“等会就出来了。”

    果然,很快就走出来一个很有几分威严的三十几岁的警察,夏晓丽笑吟吟迪欧迎上去说:“表哥,我就知道今天是你的班。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新交的男朋友,叫何子键,子键,这是表哥,叫表哥。”

    何子键看到夏晓丽把他当成她的男朋友,也就只好听之任之,说:“表哥,你好。”

    张大伟和何子键握了手,看到何子键仪表不俗,气质很是不一般,脸上就挂着微笑说:“很高兴认识你。”

    那个站在门口的警察对张大伟说:“张队长,这个美女真的是你的表妹啊?”

    张大伟板了一下脸说:“这还有假?”然后对夏晓丽说:“你们想干什么?”

    夏晓丽笑嘻嘻地说:“表哥,我的朋友想看个狱中的犯人,你给行个方便呗。”

    张大伟看了一眼夏晓丽,知道表妹是给这个何子键办事,就对何子键说:“你们想看什么人?”

    夏晓丽刚想说出来,何子键向夏晓丽使了个眼色,把张大伟拉到了一边,拿出他准备给杜彩霞的那部传呼机,这个小东西也花了他几千块钱,这对收入不高的一个警察来说,也是份大礼,何子键觉得这个东西给张大伟更合适一些,至少可以关照一下这个曾经的县长。

    张大伟一看何子键第一次见面就送给自己这样的一份大礼,就不好意思说:“你看,这是干什么?”

    何子键说:“这是我才买的,你用最合适,没关系,别当回事。”

    张大伟问:“你想看谁?”

    “我想看李明,他过去是我的老县长,我来看看他。他现在怎么样?”

    张大伟听到何子键这样说,蓦地愣了一下,他突然想起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谁了,他看了何子键一眼,淡淡地说:“哦,你是他的部下?那你就宁古县的那个何子键了?我知道你是谁了。李明是我们这个监狱被关着的最大的领导。他的绪很不好。那好,你们跟我来吧。”张大伟看了表妹一眼,似乎在想夏晓丽怎么会认识这个男人,这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而是差点和李明一起被关在他这里的赫赫有名的何子键。他想把何子键送给他的那部传呼机还给他,终究因为舍不得而作罢。

    张大伟还是对何子键网开一面的,这是因为他得了部传呼有关,因为一切已经是定案,李明服刑,张大伟把何子键送进李明的牢房,说:“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说着就走了出去。

    用什么语言也无法形容李明激动的心:“子键,你是何子键?啊,真的是你?”

    李明的手上铐着手铐,何子键伸手攥着李明的胳膊,看到李明眼前这样的遭遇,他的心里一阵酸楚,说:“李县长,是我,我是何子键。”

    李明的眼睛一阵发,说:“真的是你啊。我这杯关了半年,除了我的家人,就没有一个人来看我,你是第一个啊。我……等我……”

    何子键四下看了看,只有一张破板,一只破杯子,监室不到六平方米,何子键一阵感叹,心想,这就是他的李县长,和他一起接待大通集团董事长任明达的李明,更是和他一起玩着四个女孩的威风八面的男人。在宁古这个地方可谓是地地道道的老大,而现在却过着牢狱中的子。

    何子键说:“李县长,你怎么样,体还行吗?”

    李明一阵感叹说:“在这里还能怎么样?我被判了八年,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啊。”李明拉着何子键的手说,“还好,还好,你没事出去了,现在怎么样?”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还好,现在还过得去,只是过去的那些东西什么都没了。”

    李明一怔说:“你的意思是……什么都没了?”

    何子键说:“是的,什么都没了,现在落得个干干净净。”

    李明叹息一声说:“都是我把你害的啊。”

    何子键说:“李县长,别这样说。”

    李明看着何子键,说:“这个段时间你是怎么过来的?到这里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何子键说:“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落得这样的下场吗?”

    李明想了想说:“那天楚天舒在我面前告你恶状,让我批评了后居然砸了你的车,我打了他一个耳光。”

    “我的车真是她砸的?”

    “是的,我压制着这样的消息,但楚天舒从未来看过我,而我过去的许多事她都是她知道的,所以,我怀疑是这个女人。”

    何子键说:“不用怀疑了,就是这个女人,她现在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而和她配合的是姚龙富,他现在已经是县长了。”

    李明看着何子键说:“这样的消息居然没有一个.来告诉我。咳,我是败在了楚天舒这个女人的手里,我就觉得她从不来看我这里就有什么事,哈,她居然跟一两个勾结了起来。”李明的眼睛突然变得冷酷起来,“何子键,你是个年轻人,我也相信你是有能力的,我们现在落得好这个样子,你就没有别的想法?就不能给自己出口气?”

    “李县长,我还想告诉你个消息,姚龙富现在一心想到省里,当民政厅的副厅长,而且……”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没这样的本事。”

    看到李明这样断然的否定,何子键就知道李明是太不了解姚龙富这个人了,就说:“如果姚龙富有足够的金钱买通所有的关系呢?”

    “有足够的钱?那得需要多少钱?”

    何子键知道有些话不说是不行了,就说:“李县长,我想问你的是,如果你们这个级别的领导干部居然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大企业的老板,家十几个亿的资产,同时包养了几个女人,这属于什么质的问题?”

    李明马上说:“这可是大问题,领导干部经商是命令止的,如果是实力雄厚的企业,那么这内幕就不是简单的问题。你是说姚龙富在背后纵着某一家大型企业?”

    何子键说:“三和石油知道吧?”

    李明说:“知道啊。这可是饶河市数一数二的大型企业啊,资本怎么也要在十几个亿,我知道这个企业的老板是姚龙财,也就是姚龙富的弟弟。”

    “啊。我……我怎么就没想到?他的那个弟弟怎么会有这样的实力开办那家石油企业?他弟弟无非就是个酒店的老板,而姚龙富是背后的老板才是真的啊。这……好,好啊,你发现这个问题非常的好,你怎么怎么办?”

    李明马上就兴奋起来,何子键说:“我来看你,就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李明看着何子键,说:“我当然是希望你能做点事,你想想,是谁把我们弄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是有我们的问题,但现在你也知道了,他们的问题不是比我们大的多吗?那十几亿的资产是怎么来的?当然,这里也不都是姚龙富贪污受贿的,但他一定是得到一笔巨额的贿赂才通过他的弟弟开办的这家企业,然后他就推到了后台。是我的失职啊,所以你知道你该怎么做了。”

    何子键说:“对于姚龙富的贪污款项我还没办法查出来,可我现在认识了他的一个人,我准备从这里打开一个突破口。”

    李明问:“你准备怎么干?”

    “姚龙富准备把这个女人踢开,也是怕她惹事儿的原因,但这个女人却不是那么好惹的,她也豁出去了,准备扳倒姚龙富,我现在姐姐准备和她联手。”

    李明笑了:“用女人扳倒姚龙富,真是好主意。好,很好,这个女人一定掌握着许多姚龙富的证据,如果姚龙富用巨额资金为他升迁铺路,那这里还真有好戏啊。我想这样,你要跟齐官亮联系上,他现在的心也还压抑,他也许会给你出些主意,如果姚龙富被你们扳倒,齐官亮回到宁古,那是最好的结果啊。”

    何子键突然想到了齐官亮,是啊,有机会他真的需要看看他,也许对扳倒姚龙富他还真的有更多想法,齐官亮绝不会想到姚龙富居然是个这样雄心勃勃的家伙,而且隐藏的这样深。如果是在齐官亮当政的时候给姚龙富创造了贪污了巨额资金的机会,他也是绝对有难以逃避的责任的。所以扳倒姚龙富,他齐官亮也是应该出面的。

    何子键突然觉得扳倒姚龙富不单是吴晓茵的事了,而是他们大家,也就是曾经在宁古县当政过的领导共同的责任了。但这些当政者一个降级调走,一个蹲进了监狱,他现在居然还是个民工的份,所以还需要依靠吴晓茵这个女人啊。

    和李明告了别,走出监室,张大伟在门口等着何子键,看到何子键出来,脸上有些不太自然地说:“对不起,表妹夏晓丽刚才接到了个传呼,着急就走了,她让我告诉你一声,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何子键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夏晓丽对他的态度的可是跟这大天的天气似的,但夏晓丽的确没在跟前,何子键只好说:“没关系,我自己打下车回去好了。”

    “那就再见了。”

    何子键发现张大伟冷淡的神色,他想不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走出监狱的大门,这里偏僻,根本打不着车,只好走了一段路,来到公共汽车站,上了公交车。车上的人不多,他找个座位坐下来,心里还在为夏晓丽不辞而别心里怅然。突然,他醒悟道是自己这里出了问题。何子键这个名字别人不见得知道,但看管李明的警察一定是知道的,张大伟一定是知道自己的,自己这个和李明一起被警察逮住的家伙,警察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家伙,他心里一定充满了蔑视,于是就劝说夏晓丽远离他。

    他苦笑了一下,心想,夏晓丽还真是第一个主动远离自己的人啊,不过也好,省得自己对这个女孩没法交差。

    来到江滨别墅小区门口的广场,为了讨好杜彩霞,也是以后和这个女人联系方便,重新给杜彩霞买了部传呼,刚才那部给张大伟他觉得有点可惜了,只希望他对李明能够好些吧。

    何子键盘算了一下,今天见杜彩霞能不能把她拿下,还要看况而定,最好是先喝酒,再唱歌。杜彩霞完全是感激自己才和他约会,还是对他有了好感和他想进一步的交往他还说不准,但他的目标可不是这个做保姆的女人。

    在广场上等了一会,他的边就出现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人。他冷丁看上去还真没认出来这就是杜彩霞,还是杜彩霞说了话才让他看到这个杜彩霞还真的是个美人。

    “你说话真是算数啊,早早就到这里来等我哦。”一个说话语调有些粗嘎的女声传了过来,虽然声音有些粗嘎,但语调里还是带有几分的媚,不管是什么份的女人,都是女人,既然是女人,见到何子键这样的男人,就自然而然地在话语里注入了几分的媚气。

    看到杜彩霞一靓丽的衣着向自己走过来,何子键也就大步地迎了上去。这个上午英雄救美之下结识的女人,跟自己似乎已经是很熟悉了。

    “哦,没关系,我正好可以多溜达一会。”

    “上午真是多亏了你啊。”

    何子键想,女人在这个时候都是迷糊的,她就想不到是自己算计了她,但何子键显得十分大度地说:“这算个什么,你的脚怎么样?没什么事儿吧,我看走道没事儿了。”

    杜彩霞立刻眉飞色舞地说:“没事了,你看。”

    杜彩霞在何子键的面前走了几步,何子键说:“那就好,好在没伤着骨头。”

    “有你在啊,我是不会伤着的。”

    何子键想,这股保姆的劲儿就上来了。

    虽然是保姆,但杜彩霞的衣着还是很讲究的,也许是主人的衣服给她穿的原因。看到杜彩霞到来,脸上流露出喜气,何子键就觉得这个女人已经很容易被自己拿下了,但拿下这个女人不是目的,而是靠近姚龙富的老婆,现在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人。

    “我还没问你你叫什么,是做什么的呢。”杜彩霞笑吟吟地说。

    何子键说:“你看我像做什么的?”

    杜彩霞认真地打量着何子键,似乎要从他上看出他是干什么的,杜彩霞似乎真能看出来似的,洋洋得意地说:“我看你像个年轻的领导。”

    何子键一愣,心想,这杜彩霞还真是能看出来啊,啊,他明白了,杜彩霞一定是通过主人姚龙富,见过许多当官的,也能看出他们是什么派头,自己的做派已经透露出一个年轻领导的做派。

    何子键马上说:“这你可是看错了,我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是那个副总。”

    杜彩霞笑着说:“那也不一般啊,我就看出你不是一般的男人。”

    “什么的不一般的男人?”何子键开始跟杜彩霞逗着玩,这也是关系拉感的方法。

    杜彩霞认真地说:“就是你这样的啊,有气派,敢做,什么也不怕,什么都明白。”

    何子键想,还真不愧是给姚龙富这样的家庭当保姆的女人,还真是见过世面。

    何子键故意谦虚地说:“你可是在恭维我了,我其实就是个非常普通的人,只是管闲事而已。”

    “你真是好人,真高兴认识你。来这里见我,是不是耽误你的时间啊?”杜彩霞客气地说。

    何子键说:“其实我更高兴认识你,虽然我们是萍水相逢,但我觉得我们像是有缘似的,你别想那么多,我今天把其他的事都推脱了,就想跟你在一起好好的聊聊。我们找个好饭店好好的吃点东西,完了我请你唱歌。”

    何子键的几句话让杜彩霞心花怒放,她似乎想到的东西就已经来到她的面前,何子键像是突然来到她跟前的礼物。

    “真的?那我可真是太高兴了。”

    整天给一个豪华的家庭和高贵的女人当保姆,什么事都要认真去做,她不敢有一丝的马虎,这也让她的心十分的压抑,这样就更渴望有一个给她快乐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她是不到的,但今天何子键的出现,在她的眼里就像是在郁的子里见到了久违的阳光。

    吸取了在张大伟和夏晓丽那里的教训,何子键说:“我姓方,叫方达明,你就叫我的名字好了。”

    “哦,方总,今天真是太让我高兴了。”

    杜彩霞掩饰不住喜悦,脸上放着发自内心的神采,何子键心里有了底,就说:“我今天也非常高兴认识你,也给我们俩一个在一起的机会。”

    何子键这样说着,就已经表达了一个十分明显的用意,那就是想跟杜彩霞发生点暧昧的事,这正是杜彩霞想要得到的,一个当保姆的,看到周围都是男男女女的风流韵事,她也是人,怎么就不想?但这样的人就不到自己的边来。现在终于出现了,而且还是这样不一般的男人。

    何子键掏出给杜彩霞新买的那个传呼机说:“你别客气,这是小意思,还望你收下。”

    看到何子键居然给自己买了一部传呼机,这可是太贵重的礼物,她当保姆的工资一个月才300,而这个传呼机怎么也要好几千,她早就想要有个这个东西,找她的人好找得到,但她没钱买这个东西啊。

    “这怎么好啊?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可不能要啊。”杜彩霞心里想马上就接过来,但她却在表面上推脱。

    “你别把这个当回事,这是个小意思,你就拿着吧。”

    杜彩霞伸手接过传呼机,已经把自己的子和何子键靠的很近了,说:“你是我见到的最大方的男人,认识你我真是太高兴了。我……我现在听你的。”

    .77dushu.

    .77dushu.

    .77dushu.

    .77dushu.更新最快的网站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