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从精神到肉 体的崛起+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4 从精神到肉 体的崛起+)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何子键坐在车里,看了看一心开车的吴晓茵,那张冷漠的脸上像是一幅冰雕,他想缓解一想气氛,就开了句玩笑说:“今天真是干了个俏活,虽然是掏坐便,可这坐便掏的值啊。”

    吴晓茵冷冷地说:“值什么?就是给我掏了那个卫生巾,还值得你这样美滋滋的?就没见过女人用那个东西?”

    何子键笑着说:“这个东西是新产品,我那农村妮子没用过,就是用那种粗拉的卫生纸,我说的意思是,今天是我收入最多的一天。”

    “哼,你们这样的男人,除了钱就是色,没一个好东西。”

    何子键摇摇头说:“这是一杆子打死一船人啊。”

    “没一个逃出这俩字的。”

    吴晓茵说着猛地刹闸,就像是要哭的样子,何子键大声说:“你这是干什么?亏了这是晚上,白天就会找挨骂了。”

    “骂吧,都使劲骂吧,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人,哪个不该吗?这些有钱的,这些当官的,个个像模像样,可个个都**的欺负人,欺负我们这样的女孩,我们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我们……”

    吴晓茵的子趴在方向盘上,肩膀**着,何子键劝慰着说:“都是我不好,你想骂就骂我吧。”

    “哼,你一个民工,你能把人怎么样?我骂你,我还嫌累的慌。”

    何子键摇摇头说:“看来这当民工的就是不着人喜欢啊,连让我骂的资格都没有。”

    吴晓茵扑哧一笑又笑了:“你那样想让人骂啊?”

    何子键认真地说:“我也不是欠骂的人,我就是让你开开心只要你不是骂我祖宗,单单是骂我这个人,不管骂我怎样的不是人,怎样的色鬼,怎样的混蛋,我都不还嘴。怎么样?”

    吴晓茵无精打采地说:“拉到吧,说你是色鬼,我看也没什么大色头,就是摸摸而已,也不敢把我怎么样,说你是混蛋,你还不够资格。”

    何子键自嘲地一笑说:“那好,你还是别骂了,好好开车,我拿了工具就回家了,看来咱俩还真是没什么缘分。”

    开车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别墅,试试坐便好使了。何子键说:“怎么样,我该走了吧?”

    吴晓茵突然眼巴巴地看着何子键,他这一走,这里就又剩下孤零零的她。

    姚龙富是今天从北京开会回来,吴晓茵就告诉他让他到她这里来,姚龙富的小凤也住在饶河,让他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不让姚龙富回家见那个小凤。吴晓茵始终要让姚龙富给自己一个说道,但这两个月姚龙富就是执意不见她,让吴晓茵发疯般的寂寞难耐,她又不认识谁,她就住在这个刚刚竣工的别墅里,忍受着孤独和寂寞。

    让她无比气愤的是,姚龙富居然又去陪他的小凤去了,她恨不得杀了他。

    但现在她只能干生气,什么办法也没有。

    让一个有钱的男人包养着,虽然什么都有,但是那种寂寞和孤独是别人难以知晓的,再说她家又是外地人,在这里就没有一个认识的。

    “怎么,你真的要走?”

    吴晓茵那种盛气凌人的架势不见了,何子键看到的是一个无辜的女人。他的心动了一下,心想,这个该死的姚龙富,真是害人啊。

    “这可是你让我走的啊。”

    何子键故意说,吴晓茵凄然地说:“这你倒是听话。”

    何子键放下了工具,其实他不想走,他不但要想在这里陪着她,跟希望和吴晓茵走的近一些,就是真的跟她发生那样的关系,他也绝不拒接,但他必须要心里有数了。

    门口的灯亮着,里面一片漆黑,像是在暗影中有什么东西在动,她太怕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了,每到夜里,都会被噩梦惊醒,那样慢慢的没有尽头的长夜,总是袭扰着,痛苦着。让居然连再谈恋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她是被一个巨富加高官包养的女人,谁敢动这样的女人,谁就是找死。吴晓茵眼巴巴地看着何子键说:“你在陪我一会好吗?咱们在家,再喝点?”

    虽然刚才喝了酒,但吴晓茵一哭,就没有尽兴,他喜欢喝点,现在他也不想走,就说:“行,你让我陪你就陪你,让我喝酒就喝酒。”

    吴晓茵笑了:“你倒是好说话。”她看了看何子键,忽然,她觉得何子键还真是可,虽然还是那样的质朴,但穿上这高档的衣服,也很有样子,尤其是何子键长的还很英俊。

    喝了两杯酒,吴晓茵有些醉了,她忽然看何子键像个明星似的,这似乎刺激了她体中的什么东西:“你站在我这里,让我看看。”

    何子键走了过去,吴晓茵拿起何子键的手,已经满手都是老茧,她把自己的脸靠在何子键粗实的大腿上,似乎不经意地在何子键腿间的部位碰了一下,她吓了一跳似的。

    她摸到了一个粗大的东西。

    “啊,你……”

    “我……”

    他怪自己不争气,吴晓茵这样一摸,他就大了。

    也许是喝酒的缘故,也许是她太想了,吴晓茵猛地站了起来:“我让你给我脱了,我也……”

    她豁出去了,何子键还在犹豫着,吴晓茵已经剥衣露,完全地展示出自己,接着三下五除二地给何子键解去所有,她猛地扑到何子键的怀里,伸手抓住那个大家什,她的小手没握过来。

    “啊,抱我,抱我……”

    即使是再能控制自己的男人,在这个时候,也早就血奔涌,何况何子键已经是好长时间没有跟自己喜欢的女人好好的的男人,他不会主动**人家女人,女人要是主动送上门,他也不会拒绝。他的手猛地**吴晓茵两腿间的部位,抓住吴晓茵硬实的皮鼓,把她猛地抱了起来,吴晓茵一阵呻*吟,她的手停留在那蓬起的体之间的柱子上……

    “哦,你……”

    “你不喜欢我就不……”

    “不,我喜欢,我需要你。”

    何子键喃喃道:“我也喜欢,也需要你啊。”

    “你是个让人喜欢的男人。”

    “你也是个让人喜欢的女人。”

    吴晓茵血奔涌,猛地亲起何子键。

    卧室在二楼,何子键抱着吴晓茵,要登上楼梯,他是激动和兴奋一起在心中奔涌,就不住地喘息,吴晓茵以为是自己太沉的缘故,就说:“把我放到沙发上吧。”

    沙发足够宽大,上面有一只毛毛熊,何子键二话不说,就把吴晓茵放到了沙发上,吴晓茵的喘息带着的颤音,让何子键亢奋着,他想直截了当地的做,吴晓茵猛地推开他,何子键愣了:“咋了?”

    吴晓茵一想,罢了,这就是这些粗人所做的,一点也不浪漫,完全没有之前的过程,不懂怎样让一个女人快乐,更不明白一个女人需要的是什么。他的小凤一定是个粗壮的庄户女人,自然也不明白什么才是自己的需要,什么才是一个女人最高级的享受。

    “先亲亲我。”

    何子键立刻明白了。他笑了一下,既然吴晓茵提出的要求,而且吴晓茵现在的样子真是煞个人,怎能是自己那粗实蛮横的小凤可比?让她高兴也是自然。就上前亲着吴晓茵的脸蛋,吴晓茵才不需要这样无谓的过程,立刻把自己的舌尖伸进何子键的嘴里,何子键还没明白是什么,但那像樱桃似的的舌尖,让突然倍感甘甜。

    开始他还不会,但吴晓茵在啜着他的,他也就知道怎样做了。看电视剧的时候,也看过那些接吻的,但他和小凤除了摸索了一阵,就是做了,绝无这样的前戏,他也不知道是叫前戏,现在他懂了,城里的女人,不,是这些高贵的女人,就是这样的浪漫。

    他的嘴和吴晓茵的紧紧地粘在一起,但他喜欢摸的东西却是没有忘记,他的双手在摸着揉着吴晓茵的两只喧腾滕的白面包,他小凤的也不小,但是已经稀软,像是坨不成个的烂泥巴,而这两只白面包,可真是实的啊。

    吴晓茵推开他的头,他以为实际的工作就开始了,但吴晓茵把他的脑袋放在她的腿间,他明白吴晓茵让他干什么了。

    虽然他的嘴唇直接接触着吴晓茵毛茸茸的部位,却感到一股淡淡的的异香扑面而来,他知道这是刚才吴晓茵在这里喷了香水。吴晓茵喘息着说:“给我用舌头……”

    他突然想到那掉在坐便里的卫生巾,他本来是来给她来捞卫生巾的,现在自己的脸成了她的卫生巾了,因为他的脸和她需要卫生巾的地方贴在了一切。

    他没有用舌头,只是用嘴唇亲着那桃花岛,他想,也许吴晓茵喜欢这样吧,还是姚龙富那个老东西干不动她,用惯了这样的方式?

    “怎么,你嫌弃……”

    何子键突然说:“不,我就是不喜欢用舌头给女人弄这个。”

    吴晓茵叹息一声:“那好,你上来吧?让我摸摸,大了吧?”

    何子键笑着说:“早就大了。”

    吴晓茵一摸何子键下面的东西,真的已经直的耸立在那里。吴晓茵暗自笑了,她是把这个年轻人也当成姚龙富那样的老男人了,这才是年轻人的男人啊?她还真的没经历过年轻男人的洗礼,现在她才知道,年轻的男人是什么样。

    “啊。”

    吴晓茵惊呼着。

    哦,这就是年轻的男人。虽然这个何子键说个民工,但他的气质和她所见过的民工是完全不同的,而且她没想到他的这个东西,和她所见过的,也就是姚龙富的那个东西,真的是不一样哎。这才是女人的所啊,而姚龙富那个东西几乎让自己没什么感觉的。

    “怎么了?”何子键问。

    “哦,没什么。那你就上来吧。”

    何子键从吴晓茵的腿间抬起头来,一个矫健雄壮的男人又一次让吴晓茵惊叹一声:“啊。你太棒了。”

    何子键突然说:“他不行吗?”

    “谁不行?”

    “啊,就是……”他真的想说那个姚龙富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根本就不行,但他是不能说出来的。他要慢慢的了解这个人的一切,包括他是怎样弄这个女人的。

    “哦,别提他。”

    “嗯。”

    吴晓茵打开自己的子,抬起了腿,何子键看到在桃花蕊中,已经流出了蜜水,这样美好的女人,怎么会成为姚龙富那个老家伙的宝物,就应该是他的珍啊。

    “你在想什么?”

    “哦,没想什么,就在看你的子。”

    “好看吗?”

    “是我见到的最好看的。”

    “你见过几个啊?”

    何子键觉得自己失言了,马上就说:“就是我小凤那一个,她怎么能跟你比。”

    “你还真的很会说话啊。”

    何子键认真地说:“这是真的。”

    但是他想,虽然他没有把吴晓茵和他享受过的那些女人做什么比较,但吴晓茵真的是非常的迷人啊。

    是不是自己这些子就有小凤,他已经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味了?

    吴晓茵真的很有女人味的啊。

    他猛地扑上吴晓茵的子,吴晓茵呻吟一声,一阵快乐的感觉袭击着她的全。一个人是那样的孤独,而跟一个年纪大的男人,也没什么乐趣,现在这个生龙活虎的男青年,让她尝到了活的滋味。

    但让她痛恨的是,那姚龙富这个死鬼,连见到不见。她气愤也无可奈何。也许这个上门来的何子键,在关键的时候,还真的能帮她啊。

    何子键的精神早就亢奋不已,欣赏和报复的双重的心里,让他必须征服这个吴晓茵。当最终需要他的时候,他发现吴晓茵的子已经成烂泥似的打开着,他把这天所有蕴藏的力气毫无保留地用在吴晓茵的上,吴晓茵只说了一句话:“我要死在你的下了。”

    “我要让你快乐的死去。”

    “好,那我就快乐的死去。”

    何子键一想,自己说的不对,就说:“不,我让你快乐的活着。”

    “那……那我就快乐的活着。”

    吴晓茵这样下意识地说着,突然看着在她的上发威的何子键,突然说:“有了你,我才能快乐的活着。”

    “那我就在你边。”

    何子键的誓言让吴晓茵感动,她紧紧地抱着何子键的腰说:“来,我一起快乐啊。”

    一股快乐的火焰喷出来,吴晓茵啊地一声倒在那里,像是真的死去一样。

    过了一会,吴晓茵有气无力地说:

    “抱我去洗洗吧。”何子键已经和吴晓茵熟悉起来,都毫无遮拦地做了这事,也就没有生分的道理,说:“我给你洗吧。”

    “抱我。”

    吴晓茵的子已经贴在何子键厚实的前,何子键把吴晓茵抱进浴室,他的子没有放下,但他的手开始给她洗刚才疯狂的地方。

    “你小凤真幸福。”

    “我可没这样给她弄过。”

    “为什么?女人都是需要的。”

    何子键觉得很奇怪,他小凤可是不需要的,擦巴擦巴完事就睡过去。怪不得城里高贵的女人就是让人喜欢,就是讲究。

    “我要到楼上去了。你抱我上去吧,今天你卖力气了。”

    “没事,我有力气,我一天干二十个小时都干过。”

    吴晓茵睁大眼睛:“干二十小时都干过?跟你小凤啊?不能吧?”

    何子键扑地笑了:“我是说我一天干活干二十个小时都没事的。”

    吴晓茵也笑了:“干活能干二十个小时,干这个你可连两个小时都干不上。”

    她拿他的手摸了一下刚才干过活的地方。

    把吴晓茵抱到楼上,吴晓茵幸福地躺在宽大的上,说:“今天我能睡个好觉了。记住,我看你是个老实的人,你要把今天的事完全忘掉,以后就是见到我,也不能跟我说话,你过去把我的包拿来。”

    何子键把她的包给她,吴晓茵给他掏出一千块:“这是一千,这不是你干活的钱,啊,不,算是你干活的钱,但不是你弄卫生巾的钱。你走吧。走吧,就当我们从来没认识过。”

    吴晓茵说到最后有些难过了,何子键也难受地说:“谢谢你,我……我走了。”

    何子键刚下楼,吴晓茵猛地喊住了他:“等等。”

    他又返了回来,吴晓茵猛地扑到他的怀里:“再抱抱我……”

    何子键忽然感到,这个女人好可怜。也许是看出了何子键的心思,吴晓茵凄凉地说:“也许你也看出来了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如果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我会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如果我有什么事需要你,你能帮我吗?”

    何子键马上说:“你放心,如果需要我的话,我一定帮你。”

    何子键想,帮你就等于帮我自己啊,我一定要姚龙富这个狗东西滚下台。但他现在感觉到,他现在的力量简直是太弱了。

    吴晓茵说:“你这样说我就谢谢你了,你就是个……咳,算了。”

    何子键也不能再说什么,离开三号小楼,何子键在楼前站住了。他似乎听到了吴晓茵嘤嘤的哭声,也似乎看到了自己离开后她的孤单和落寞。但他不能留在这里,或者说这里就不该是自己来的地方,完全是差阳错,自己居然干了个特殊的活,来到一个特殊的家,遇到一个特殊的女人,发生一段特殊的事。

    他感觉像是做梦一样。但他更想知道吴晓茵想跟他说的是什么,姚龙富这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但他现在还是需要回家,回到那个破房子里的。小凤还在等着他,他们还要过那种贫子。他摸了摸口袋里的钱,那叠钞票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这就是最真实的,还有一件事是真实的,那就是他刚才用了一个几乎是最完美的女人的物件,他的脸上似乎还留着女人的异味,但跟掏出来的卫生巾绝不一样。

    给个了不起的男人当小三,那女人就绝不是一般的女人,不然男人也不能**似的花大钱养一个不让人喜欢的女人。姚龙富不是**,他养的女人可比李明那个**的女人楚天舒可多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当上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了,他要让这个女人败在自己手里。但他现在还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他拦了一辆车,去找自己的那辆破摩托。现在的他又是那个找灵活干的何子键了,但他又感到自己见了个小小的世面。

    上了出租车,告诉了去什么地方,下了车,刚要骑上自己那辆破摩托,小凤就来电话了:“你那那是什么活,怎么还没完?”

    何子键声音提高了:“我这可是最巧的活,知道我挣了多钱吗?”

    “多少?”

    “一千四。”

    “就这一会?”

    “你不是嫌时间长了?”

    “人家给了一千四,你可要好好的给人家干啊。”

    “人家说我干的非常好。”

    “现在干完了吗?”

    “我现在就回家了。”

    “注意安全啊。”

    “知道。”

    何子键为自己说的话感到高兴,是啊,自己真的干了个俏活,干了半年活了,就没有这样的事儿,以后也不会再有了,这一千多块钱可不单的一千的数字啊,是让他开了眼界的,这天的事让他总也不能忘记的。

    那真是个让人喜欢的女人。

    咳,他们以后就是见面了,也不能认识的。

    他心里又难受了一下,就开着摩托,一路放地向家的方向骑去,现在他感到这辆摩托真破,让他有些掉价。

    但他决计不能放过她,他要想办法再次走进他,他要实施自己的计划。

    蹲了一个月的看守所,把大哥大和传呼机都弄没了,也不知道是丢的,还是让这些警察偷偷的弄走了,何子键现在想得到外界的消息,但苦于难以联络上他们。现在能联络到的,也就是宋丹来和熊彪了。

    但是,何子键又想,自己从高峰跌到低谷,宋丹来这些同学知道后,不知道对他怎样看,说不上已经看不起他,说他没有好的瑟,自己也把熊彪的告诫当成了耳边风,所以才酿此大祸。

    现在李明已经宣判,因贪污受贿和腐化堕落,被判八年,现在已经被押往五公里监狱。他本来没打算去看他,但现在突然出现了吴晓茵,吴晓茵是姚龙富的包养女人,而他们又是姚龙富给送到看守所的,自己好歹还被郑晓丽给弄了出来,李明就没有自己这样幸运了,就因为一个女人和一个争夺他位置的人,给他送到了监狱,这辈子就废了。

    虽然自己现在是自由的,但他现在几乎是一无所有,沦落到打工生存的地步,不知道自己下步该怎么办。他想找熊彪,也想去看看李明,得到他们一点指点,现在也只有他们能搭理他。

    骑上那辆破摩托到了家,小凤居然在小院的门口等着他。他知道小凤等的不是他,而是他今天挣的一千块钱。

    想当初自己几万几十万的花,现在居然为了区区一千元,落到了这样的田地。

    看到小凤着半截**,在跟街坊聊天,何子键心想,这怎么会是自己的女人,小凤无意间救了自己,就跟着自己出来,看来不是自己老婆,也是自己老婆了。

    “呦,看你家的男人给你挣大钱回来了。”

    说话的是和小凤年纪差不多的女人,何子键从不跟这样的女人说话,这样的女人可以当着人跟前脱裤子撒尿。他皱着眉头对小凤说:“你怎么不睡觉啊。”

    “我在等你啊,我还要给你弄吃的吧。”

    何子键冷冷地说:“我吃完了。”

    “我知道你吃完了,那家管你一顿好饭把?那可真是个有钱的人家啊。”

    “嗯,是个有钱人家。”何子键淡淡地说。

    那是个有钱的人家,但却是个特殊的人家,而且还将要跟自己发生特殊关系的人家。

    “以后少跟那样的老娘们闲扯。”何子键愤怒地说。

    “好的,可是,你不在家,也没人陪着我啊。那你就跟我生个孩子吧,以后就在这里出来啊。”

    “拉倒吧。”

    何子键烦躁地说。和小凤干,他都是带的,就是不想让小凤怀上。他不想这样的子长期过下去。他甚至要尽快地结束这样的子。

    小凤为有何子键这样的男人无限的骄傲,就对那女人说:“我家的子键就是能干,这一晚上就挣了……”

    那个女人.地说:“小凤,老公给你挣钱,你可要好好的让男人泻火啊。”

    “那你就管不着了。”

    小凤兴高采烈地把何子键拉进屋里。何子键立刻感觉到就如同进入到地狱一样。那里的豪华和自己现在的地狱般的生活,真是不能比的啊。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啊?”小凤问道。

    何子键进了凉潮湿的屋子,不想说什么,眼前总是浮现才吴晓茵在那豪华的别墅里艳丽的*体和疯狂要他的动作,那不住的吟,现在还在他的耳边出现着。

    “你渴了吧,怎么比说话?”

    “我不渴。”

    “钱呢,我看是不是真的?”

    “人家还能给我假钱啊?”

    “不是,我是说你是不是真的挣了一千四。”小凤笑嘻嘻地说。

    他掏出那钱,这是他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在他把钱塞到小凤的手里时,他迟疑了一下。他有些舍不得了,不是舍不得这钱,而是感到那个吴晓茵真的再也不能见到她了。这钱就像吴晓茵她人似的。

    吴晓茵真的不想再见他,这让他心里非常的低落,如果这样,他的目标也就很难实现,他也就只能继续当自己的民工,过这样的子,这是他怎么也不能甘心的。

    “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哦,没什么,我在想刚才干的那个活有没有什么毛病。”

    小凤认真地说:“好好想想,要是有什么毛病,明天再给收拾一下,这么好的人,真得给人好好的干着。”

    “哦,没事,我干的好,就是这活再也干不到了。”

    小凤笑了:“不能的啊老公,我相信一定还有的。”小凤拿着那钱,突然发现何子键上的衣服:“你怎么,这是谁的衣服?”

    何子键突然意识到自己还穿着吴晓茵给他的衣服,这是姚龙富的衣服,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条看了起来。

    是的,这个批示就是姚龙富的笔迹,那个称呼的是姚县长。

    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居然遇到了姚龙富包养的女人,他不希望是这样,因为他觉得吴晓茵这样的美好的女人让姚龙富干着,就是对这样女人的践踏,但他又希望是这样,他会因此走进姚龙富,找到姚龙富的把柄,找机会把姚龙富置于死地。也许有机会自己还会回到那个县政府大院。

    何子键看了看自己上的衣服,说:“那男人真好,把他穿了没几次的衣服给我了。”

    “你穿着还真不错啊。这是名牌吧?”

    “他说是。”

    小凤亲了一下何子键说:“今天你可真好看,我都不认识你了。快吃点东西,今天给你买了瓶好酒。”

    何子键心想,什么酒也没有今天他喝的酒好啊。

    在吴晓茵上干了半天的活,干一个疯狂的女人,真是个需要卖力气的活,他真是感到饿了,喝了口小凤给买的十块钱一瓶的酒,他感到很难下咽,吃了点东西,就躺在炕上,小凤就委了过来。

    小凤闭了灯,就把他的手放在她的上面,他的手一抖。他刚才摸的是圆润的玉石,现在躺在他边的,就是快毛毛糙糙的砖头瓦块,他碰了一下马上就松开。他的心事重重,没心干这个,再说他刚干完吴晓茵那个美好的.,对小凤这样的粗糙的东西,完全没兴趣。

    小凤不高兴地说:“怎么了,你不是喜欢的吗?”

    “嗯,喜欢。”

    “那就来啊。”

    又把他的手放在她的上面,他忍耐着,脑海里想的是吴晓茵的一切。

    她在干什么?她在孤独着吗?姚龙富不会出现在那里吧?她会想着他吗?

    吴晓茵的一切那可真是美啊,如果现在搂的是她……

    他的子一阵颤抖。

    “嘻嘻,我今天让你高兴。”

    小凤爬了上去。

    沉,粗,糙。何子键感到腻歪,自己也没了那样的兴致,现在跟这样的女人,也真的没什么兴致。

    “我累了。”

    小凤伸过手来,忽然说:“平时我一摸你,你就腾地起来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哦,累了呗你没看这都几点了?”

    “啊,也是,那你睡觉吧,希望明天还有这样的俏活。”

    小凤老老实实地躺在他的边。每当他挣的多了,小凤就让他开荤,而没挣到,他就是想,小凤也不让。

    今天他跟小凤不想。

    何子键闭上了眼睛,但他半天没有睡着。

    也许是被今天遇到的吴晓茵让兴奋了,他似乎看到了姚龙富栽倒的样子,毕竟吴晓茵是他现在的一张牌了,他想,不管怎么样,他还要走到吴晓茵的跟前,不能让吴晓茵就这样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就是自己在想干的时候,发泄一下也是好,就当打了姚龙富一个耳光了。

    小凤又碰了一下他说:“你这是真的累了?”

    何子键说:“你想干什么?”

    小凤上的量蒸腾着他,他明白小凤想干什么了。

    “明天吧。”

    “哎,你可真是怪,哪天都是你猴急的,今天是怎么了?不是跟哪个野货跑去了吧?”

    何子键一怔,说:“胡说,我不是给你挣钱去了吗?”

    “就是啊,就是正回来钱,我才让你玩玩的,来吧,我也想了。”

    “我有点累。”

    “那你别动,今天是我侍候你,你这一晚上的时间给我挣了一千块,我就该让你舒服的。”

    何子键知道小凤想要干什么,那是挡不住的,就说:“行,今天叫你弄。”

    小凤嘻嘻一笑,就爬了起来,轻轻滴揉弄着何子键刚刚和吴晓茵战了好几个小时的大工具。何子键虽然被小凤揉弄着,但眼前都是吴晓茵那漂亮的脸蛋和风清的姿态,他这辈子也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演遇,但这又分明出现了。

    想到吴晓茵,他下面的工具突然又管用了,小凤就嘻嘻一笑说:“我老公真行,就是厉害。”

    小凤跨了上去,在他的上颠着,那肥实的乃子上下麻袋似的抖着,很快他管子里的水被小凤的两片夹了出来。

    “你睡吧。”

    小凤把下面擦了擦就搂着。有了吴晓茵,他感到小凤恶心了。

    女人真是不一样啊,他现在难道就只能有小凤这样的女人?他本来是美女如云,现在都哪去了?

    还好,今天遇到了个吴晓茵。他决计不能让吴晓茵消失了。

    睡梦中,他觉得自己搂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他又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了,他被这个美女温柔地侍候着,他又享受着被美女着的温

    他觉得这个美女就是吴晓茵。

    一大早,王长利就推开院门进来了,小凤在做饭,王长利说:“怎么才吃饭啊?”

    “昨晚子键回来的晚,累了,还没起来呢。”

    王长利愣下神:“我干啥去了回来的晚?”

    小凤刚想说,何子键急忙出来说:“给人家弄了个炕,累死我了。”

    小凤立刻明白了,说:“是是,弄了个炕,可把他折腾坏了。”

    “他还会修炕?”

    小凤愣了,马上说:“是啊,他什么活都会干的。”

    王长利说:“小凤,你家的男人就是好,昨晚我让他跟我回来,他就是不,不能怎么说,也给你挣来钱了,多少啊?”

    “别提了,才给30块。”

    王长利笑了,说:“也不错,这活让我就不干了。你先吃饭,我先走了,有活我先接着。”

    “你走吧。”

    王长利一走,小凤就笑了说:“子键,我发现这一晚上你聪明了。你说真挣了一千四,那以后有这样的机会,不就成了你俩的了吗?”

    何子键认真地说:“这样的俏活就得一个人干。”

    小凤立刻赞成地说:“对对,这样才挣的多。饭好了,你吃吧。”

    何子键吃饭,说:“你再给我找干活的衣服。”

    “对对,那好衣服可不能随便就穿出去干活。”

    吃完了饭,何子键就骑着那辆破摩托去了劳务市场,王长利正跟一个男人谈活,王长利对何子键说:“去家里修洗衣机,你跟着我就行,一天八十,干不干?”

    要是在平时,何子键就毫不犹豫地接了,可今天他觉得这活太瘦,自己也没心思干活,就说:“要干你干,我不干。”

    王长利愣了:“这活怎么了,这可是俏活啊?”

    “你干吧,我今天累了。”

    王长利瞪了何子键一眼,跟着那人走了。

    一直到下午,何子键也没等来一份可心的活。他知道那样的活再也不会有了。但他爬去干别的活,把机会耽误了。

    天黑了,一分钱没挣到,就沮丧地回了家,小凤伸手说:“今天你能挣一百就行。”

    “今天一分也没有。”

    小凤刚要瞪眼睛,一想到昨天挣了一千四,就原谅了他,说:“明天不能空手回来了啊。”

    这个晚上没有好菜,何子键的酒喝的也毫无兴趣。他在想着和吴晓茵喝的那个酒,也想起了吴晓茵的哭声,他叹了口气。处在这样的环境,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小凤没让他搂,更没侍候他,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有个平房的烟囱上加个引风机,两个人干一天一人一百。这活要是过去,何子键就主动接,但今天还是没精打采,王长利不再管他,主动接了,拉着何子键就走:“我看你现在是魔怔了,放着钱丢不挣,小凤还能饶了你?”

    这两天跟王长利的话也说的少,王长利说,他就哼哼哈哈地答应着。谁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同学的是什么。就是任何一个男人遇到这样的况,也会魔怔几天的。

    烟囱不高,但到顶就得搭个架子。王长利找了几个木方,用钉子钉上,搭上了木板,何子键站在上面砌砖,他的脑子走是走神,脚一踩偏,就从架子上跌了下来。

    他的脚被砖砸了,虽然不那么厉害,但是不能干活。

    他也就直接被王长利拉回了家。

    王长利狠呆呆地对小凤说:“你家的子键这两天真是邪了,有活也不干不说,那么好干的活居然就砸了脚,我看怕是这小子中邪了。”

    小凤不再是那天给她一千块钱的小凤,现在真的成了母夜叉:“何子键,你这是中了什么疯?还从架子上掉下来了?怎么就没摔死你?”

    不管老婆怎么骂,何子键什么话也听不进。即使是自己真的中邪了,他也中的值。就是明天死了,他也死的值。

    就是个值。

    在家里躺了两天,几乎没怎么吃东西,能下地走了,就收拾了一下自己,把那天那好衣服穿在上,出了门。

    他没去那个劳务市场,而是去了那片别墅小区。他把那辆破摩托扔在路边,就慢慢悠悠地在别墅大门不远处溜达,远远地看着三号小楼。虽然他什么也没看到,但他还是盯盯地看着。

    傻傻地看了好几个小时,他也知道自己中了邪,但他已经改不了,眼看天色已晚,该回家了,叹了口气,虽然那个家他不想回,但他也没地方去,也就只好回家。

    刚要往回走,只听到一阵汽车的喇叭声一个劲儿地响着。他让了路,那车居然停了。车门打开,何子键一看,简直快要晕了过去。

    吴晓茵说:“你在这儿多长时间了?”

    何子键委屈地说:“有大半天了吧、。”

    “你想干什么?”

    “我就想看看你,我……我这就走。”

    吴晓茵的眼睛湿了,看着他,说:“上来吧。活该让我认识你。”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可我……就是想看你一眼,看了你我就能干活了。”

    他脚一瘸要上自己的摩托,吴晓茵说:“你的脚怎么了?”

    “前几天摔了。”

    吴晓茵心疼地苦笑了一下说:“你呀,尽想着我了是不是?上车吧。我也想见你。”

    何子键上了车,吴晓茵掉过车头,向回开去。

    吴晓茵说:“我中午时就看到你站在这里,刚才看了几集电视剧,看你还在这里。咳,。你怕是迷住我了。”

    何子键嗯了一声说:“我是迷住你了。”

    “那你家的老婆不要了?”

    “嗯。”

    “胡说八道。”

    见到了吴晓茵,何子键这几天来的委屈和难受一扫而空,嘴皮子也利索起来。

    “自打遇上你,我的眼里看了没有别人,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的了,我就想见到你,哪怕我死了,也要见你一眼。”

    “真的?”

    “你可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我真是……”

    何子键居然真的流了泪。

    吴晓茵被何子键的几滴眼泪感动了,说:“我还以为你光是个挣钱养活老婆孩子的粗人,没想到也会惜女人了。”

    “我不是惜女人,是惜你。”

    “那我不是女人?”

    “那我老婆也是女人,我就不惜她。”

    吴晓茵看着何子键说:“你要犯错误了。”

    “不怕,错误已经犯了,就让他犯下去了。”

    吴晓茵突然大笑说:“说的好,错误已经犯了,不犯就不行了,那就犯下去。”

    进了小楼,关上门,何子键就猛地把吴晓茵抱了起来。他还没这样狂地亲吻过,这是跟吴晓茵学的,过去他除了一阵乱摸就是抹下裤子往里插,现在他会温柔了,这样更觉得美妙了。

    何子键觉得自己慢慢的向城里人靠拢,而自己的成绩,无疑是这个女人教的。他感到这里太玄妙,太有意思,太美好。

    吴晓茵还没脱去鞋子,包还在手里,就猛地被何子键抱住,她被吻了一阵后推开何子键说:“你不能这样了。知道吗,那天是我……”

    何子键火感被吴晓茵打击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呆在了那里,吴晓茵的心就软了下来,说:“我本来没想让你来,可我看你站了这么长时间,我是被你感动了。进来吧。这里你又不是没来过,就别客气了。哦,对了,帮我把灯换了。那个灯坏了,你的脚能行吗?”

    何子键高兴地说:“行,我就是干活的人。”

    找来个凳子,上去就换了灯。

    这是个懒散的女人,也许是没什么绪,屋子里乱成了一团,来到这里,何子键觉得心非常好,他现在要把吴晓茵是姚龙富女人这件事放下,他要全力以赴地让吴晓茵高兴,即使他没机会报仇,跟吴晓茵这样的在一起,他也是满足的,怎么说也比跟小凤在一起好的多。吴晓茵也是个大方的女人,如果给他钱,也比去跟王长利干那样的活好的多,于是说:“你坐着看电视,我给你收拾屋子。”

    “呵,你……”

    吴晓茵眼睛一亮。

    “我从小就干活,什么活没干过?你看着,我给你的家收拾的干干净净,完了我给你做饭吃。”

    他现在就要把自己弄成一个干活的人,他不是过去的何子键,他现在是个民工的份,他处处都要让吴晓茵开心的。

    “嘿,这样的话我就天天让你到我这来,当然,我是给你报酬的。”

    “我不要的。”

    吴晓茵说:“你是要养活老婆孩子的啊?我一个月少跑几趟美容院,少加几次油,就够你花的了,我家又是干干净净的,我又有人侍候,我想的时候,又……”

    她突然止住口,她想说她想的时候,又有人来让她舒坦。

    何子键自然是知道他想说什么,他的东西也腾地膨胀了,上前就要抱住。吴晓茵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大东西,说:“真好,但你要好好的干活,完了我才能看你够不够格。”

    “好嘞。”

    何子键在吴晓茵的下面摸了一下,马上就投入到劳动中。

    底下,沙发底下到处都是拖鞋,每双拖鞋都是很贵的,只不过是脏了也不洗,就买了新的,旧的就扔的到处都是。何子键一双双的捡起来后,查了查,共有二十几双。何子键就哈哈大笑。

    吴晓茵掉过头,看着跪在那里的何子键,不解其意地问:“你笑什么?”

    何子键指着地上的一地拖鞋说:“你自己看看,就没看到你这么懒的,你这屋子里就你自己,却有二十五双拖鞋。”

    看到地上那一地花花绿绿的拖鞋,吴晓茵也大笑起来,她是脏了一双再买一双,就跟**和内*裤似的,脏了一点,或者见了点血,就往底下一扔,她一个人,什么意思也没有,就更不喜欢干活,这何子键居然把这些给她翻了出来,虽然有一点不好意思,但她觉得这股气息,是她喜欢的。

    “子键哥,你别是笑话我把。”

    “我看啊,要是不给你洗洗,你在这里住下去,就要有五十双了。”

    “那我屋子里就不用装我这个人。”

    吴晓茵做了鬼脸,但何子键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他觉得侍候一个美女,简直是男人最大的幸福。

    他立刻找出来一只大盆,倒上水,把那些拖鞋放在大盆里,说:“我一双一双给你刷干净了,你再接着穿。”

    “真是个好好哥哥啊。”

    吴晓茵从上跳下来,上前就亲了何子键一口,说:“奖励你,让你亲我一下。”

    看到吴晓茵那俊俏的脸和半摞着的子,一道好看的前让他育望勃发,眼睛里也冒出了与火,他伸出手说:“我想摸摸你。”

    吴晓茵看了看何子键沾满肥皂泡的手大叫:“你的手脏啊。”

    “那我……”

    吴晓茵看了看何子键那渴望她的眼神,知道他已经憋不住对她的育望,就说:“好吧,我先奖励你哦一下。我让你亲亲我。”

    何子键不但不介意,他很为之高兴,女人下就像一朵花,那里还是永远盛开的桃花,而且鲜艳滴,粉嫩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亲不够不完的地方,对于何子键这样一个前几天还是一个下的民工的男人来说,能亲上这样女人的桃花谷,那是他这辈子都想不到的。

    “好啊。”

    吴晓茵就掀开裙子,分开腿。吴晓茵的青草不那么的茂密,但是长的疏落有致,不像老婆小凤那样像是没有规矩的乱长。

    何子键美美地亲了一口,湿湿地弄了自己一脸。吴晓茵微笑说:“好吗?”

    何子键心潮起伏,但他是个干活的人,就说:“我还是先干活吧。”

    吴晓茵已经为何子键感动了,她又亲了何子键一下,伸手在何子键的裆下捞出那个色的胡萝卜说:“真让我喜欢。好好干,我让你好好的玩玩,别忘了卖力气。”

    “嗯。”

    何子键痛快地答应一声,干的更卖力气了。

    吴晓茵看着电视。她一个人住在这屋里,也知道乱,但没有别人来,自己又懒得收拾,东西就堆的到处都是,她还没有这样的感觉,指挥着何子键一会说这东西放这儿,一会说那东西放那,一会又说把这里擦擦,何子键忙的满头大汗,但满脸是笑,这小楼还是第一次这样充满人气。

    屋子收拾完,吴晓茵给何子键擦了擦汗说:“歇会吧。”

    “我给你做饭。”

    “你真是个好男人,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了?”

    “可惜你是打工的啊,你除了人好,你什么也没有。咳,人啊,有的人什么都好就是人不好,有的人除了人好,就什么也不好。让我们女人怎么男人?”

    吴晓茵无端地叹息一声,何子键琢磨着她说的话,开始找能做着吃的,除了火腿肠罐头鱼之类的东西,就什么也没有。他想露露手艺也无米下炊。

    也许是吴晓茵看着何子键干活的勤快,让他找到了家的感觉,就迅速穿上衣服说:“走,我们去超市,买些东西回来做,我现在真想吃家里做的饭菜了,我天天吃这些东西,吃的我肠子都造反了。”

    何子键看了看屋子说:“你去买东西,我在家给你洗单,你回来我也洗完了。”

    吴晓茵简直是高兴的跳了起来,似乎真是来了个救星,她的单有吃东西的痕迹,甚至有来事儿时的落红,她一个人的子过的是一塌糊涂,可是有什么办法?

    何子键笑了起来,吴晓茵问:“你笑什么?”

    “我笑你那天怎么就把卫生巾掉进坐便里了呢?”

    吴晓茵叹息一声说:“还不是让那个顾大庸给气的?在裤*衩上没沾住,我我上完就掉进去了。怎么你还为干那个活后悔啊?”

    何子键急了,说:“我怎么会后悔。那时我就想,如果我能经常到你这里来,我就是天天给你掏坐便,我也高兴。”

    “那你就天天给我掏卫生巾。啊,不,天天给我洗罩,裤*衩……哈,那你就是我的……喜欢吗?”

    “嗯。”何子键真诚地说。

    吴晓茵又一次被何子键的实在劲儿打动了,她紧紧地搂住何子键的脖子,不住地亲起来。

    “我赶紧干,完了,我还给你做饭吃,我们干这个还是晚上吧。”

    吴晓茵打了那根色的胡萝卜说:“憋的住吗?”

    “那也得憋。”

    吴晓茵嘻嘻一笑说:“真是个好男人。等着啊。”

    吴晓茵从不知什么地方掏出来一包东西,何子键一看,都是吴晓茵穿过的小裤头和茹罩之类的女人东西。

    老婆穿过的这些东西,他看着真是恶心,至少他是不喜欢,那时常脏兮兮血呼啦的东西,散布着一股腥臊的味道。但吴晓茵现在的这些东西,他不但不讨厌,甚至是十分的喜欢,就是那天从坐便里掏出的那条臊呼呼的卫生巾,他都不那么讨厌。

    也许这就是一个美女跟一个丑女,或者说一个让人,一个让人讨厌的女人最大的区别吧。

    吴晓茵在何子键的跟前摆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架势:“给老婆洗过吧?”

    “没洗过,我愿意给你洗。”

    吴晓茵笑了,说:“为什么?”

    “因为……”何子键也不会说个什么,就说:“这里帖在你这里的东西,我喜欢。”

    何子键指了指吴晓茵的上面和下面。

    吴晓茵叹息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就黯然地说:“咳,男人呢,就是这样,去洗吧。”

    拿着这些小东西,何子键就浮想联翩,他不是个喜欢想事儿的人,那是因为没有什么事儿让他去想,现在他的生活开始丰富了,也觉得自己的脑子也不那么迟钝。

    他愿意给这个女人做事,即使是给她天天掏坐便,洗裤衩,甚至给她,他也是喜欢干的,这要比他在外面风吹雨淋,累个要死要活的好上几百倍,这些不就是让男人着迷的东西吗?再有个美女陪着,他岂不是乐死了?

    “子键哥,我现在去买东西,你好好的干,晚上咱们可要好好的喝酒呢。”

    “今天可不许哭。”

    “我哭个什么。我走了。”

    吴晓茵出去了,何子键干脆来个大干一场,把罩和被单都扯下来。他在上找到了一叠照片。

    是吴晓茵和一个男人照的。

    让何子键惊喜而又难过的是,这个男人居然真的是姚龙富,这是今年天的照片,吴晓茵真是漂亮,像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而姚龙富那不到五十,腆着个大肚子的样子,何子键就觉得恶心,但姚龙富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还真是征服女人的霸气,就凭着那霸气和县长所拥有的一切,就有让吴晓茵这样的女人俯首帖耳的本领。

    然而,何子键心中想不明白的,姚龙富是怎样认识吴晓茵的呢?吴晓茵也就是大学才毕业,而姚龙富在宁古县当他的领导,他们是不可能有机会认识的。

    姚龙富这个混蛋,居然在和李明较量的时候,把他的一切都葬送了,他心里对他充满了仇恨,但他现在离这个人太远,根本伤不到他一根毫毛,但现在他觉得有点公平的是,那就是他干上吴晓茵这个的姚龙富的女人。想到他在吴晓茵的上疯狂的样子,就像是对姚龙富出的一颗子弹,今天他还要好好的干她,让他……

    但是,不管怎么干吴晓茵,姚龙富也都不会知道的,现在吴晓茵也在痛恨着这个男人。而且自己现在还真是喜欢上了吴晓茵,不然他绝对不会在这里甘当一个男保姆的份,虽然自己是给她当替,甚至给她掏卫生巾,洗茹罩裤*衩这类低的事,但他的满足的,因为吴晓茵真是可,他也在心里心疼着这个女人。

    虽然没洗过东西,但洗衣机这样的东西他是会用的,这里边洗着,他就四处看着,这里一切都是新的,但吴晓茵确实能造,也许是心不好的缘故吧,哪里都有损坏的痕迹。这就是一个被包养的漂亮女人心里的孤独寂寞吧。

    对于这些深层次的东西他现在不那么明白,过去的那些女人,都是他的过客,或者是帮助他的人,也是需要他的,对于被包养的女人那复杂的心态,他还是难以理解,但心疼女人是男人与生俱来的,他在心疼吴晓茵。尤其是被姚龙富这个混蛋冷落的女人,他更觉得有种责任感似的。他想,如果吴晓茵真的跟姚龙富发生矛盾,他就要坚决地和吴晓茵站在一起。但他现在还需要了解到更多的其中的内幕。

    门开了,吴晓茵拎着一大包东西回来,看到何子键洗了这样多的东西,吴晓茵真是心满意足,说:“我这个屋子,真的需要你了。有你在,这里像个家了。”

    何子键笑嘻嘻地说:“别急,我现在就开始做饭。”

    吴晓茵看到本来崭新的小楼又焕然一新,就要蹦起来,她看到一叠照片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突然奔到何子键跟前喊道:“你看我照片了?”

    “是啊,我跟你摆好了,我……”

    “你为什么随便翻我的东西?经过我许了吗?”

    “可我……”

    何子键呆在那里,但他已经习惯了吴晓茵的喜怒无常,就说:“是我错了,我是给你换单看到的,我不是……”

    看到何子键一个劲地赔不是,吴晓茵也知道是自己过分,就说:“咳,好了,你不该……”

    “小茵,真是对不起,我没想惹你生气。”

    看到眼前的何子键真是个可的男人,她就原谅了他:“没事,只不过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好了,我也不怪你,我们俩的关系正在发生危机,需要你的话,你可要站在我一边啊。”

    何子键高兴的说:“那是当然,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吴晓茵高兴地说:“真的?”

    “一定的。”

    吴晓茵亲了一下何子键说:“我发现我上你了。好了,我饿了,做了什么?”

    “你看看就知道了。”

    何子键焖了一条鱼,炖了一锅,炒了两碟青菜,吴晓茵拍掌叫绝:“我来到这个城市,就没在自己的家里吃过像样的饭,子键,真高兴认识你。”

    就要喝酒的时候,吴晓茵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突然哇地大哭起来。已经有了一次经验的何子键赶紧过来劝她说:“小妹,你该高兴才是。”

    吴晓茵突然抬起了头:“你管我叫小妹?”

    “我……错了吗?”何子键害怕起来,他是真的想让吴晓茵高兴起来。

    “没错,我就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好了,我们喝酒吧,来,真的谢谢你,让我有了家的感觉。”

    吴晓茵一口就喝了一杯,何子键抢下了杯说:“咱们慢慢喝好吗?”

    吴晓茵突然说:“如果我让你给我做点事,你会帮我吗?”

    何子键激动地说:“只要是你的事,我就是死了也给你干。”

    “我不会让你去死的,而且还……”

    “是什么事?”

    “我现在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需要你了再告诉你。我现在先给你讲讲我自己吧。”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