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与肉 体的崛起(3) -+-*/··~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精神与肉 体的崛起(3) -+-*/··~)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精神与.的崛起(3)

    薛淑梅的眼前一亮。虽然自己这个小店每天来的男男女女不尽其数,但这个小店位于城乡结合部,说难听的,到自己这个小店来的,就没几个上档次的男人,个个敞着个怀,说话**.的,不骂人不说话,一天挣不了几个钱,她一个也看不起。还有,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些个家伙又坏又黑,还色,有事没事就撩,恨不得把自己一口吃了。

    可眼前这个年轻人跟王长利这样的人就是不同哎,威猛不说,上有一股气质。虽然自己开的不是黑店,但如果真的遇到好男人,靠自己劈腿.就能挣钱,那何乐而不为?自己轻轻松松挣钱不说,还闹了个玩,但这样的人现在还真的没遇见过。也有生生拉她干了的,给了她不少的钱,那却不是自己愿意的。如果这人有钱干自己,她马上就可以脱裤子。

    开黑店的,卖假药的,劫道的,是永远也不能绝迹,虽然薛淑梅的店不是个黑店,但黑钱也挣,而这个黑钱,就是靠薛淑梅的色相迷人,让你稀里糊涂就多花了不少冤枉钱。

    自打上班后,何子键就没缺过钱,虽然文联那地方是个穷地方,但他自打认识了郑晓丽,他的钱就开始源源不断地到来,稿费,郑晓丽给他的零用钱,更有那几万斤山货自己说贪污不是贪污,可也不能公然说出口的几十万。他无形中就是个富翁了,这样的小店他还真的没来过,对这样阶层的女人,何子键还真的完全不了解。

    何子键看了薛淑梅一眼,心想,这个女人也真够狐媚的,一双无限风的眼睛水汪汪的透出着那种勾搭男人的东西,红艳艳的嘴唇像是打扮好的女等着客人上来拉她上,尤其是那段一扭一摆的,像是要缠住你的蛇,不过,这薛淑梅长的是不错,在附近的各色女人中,算是绝色的了。

    何子键发现薛淑梅的目光向自己来,那薛淑梅向他抛的是个媚眼,那眼神里蕴含着无限的温柔和大胆的挑逗,说:“这位大哥叫什么啊?”

    王长利还不知道何子键叫什么,何子键心想,女人就是找乐子玩的,自己现在正是落魄的时候,也没个开心的事儿,遇到个漂亮的女人都不那么的容易,于是就笑着对薛淑梅说:“我姓何,叫何子键。”

    “好啊,以后想喝酒就到你这里来。”

    “你是这附近住的吗?过去我怎么没见过你啊?”

    何子键说:“我是才搬来没多长时间,所以,我们还没见过面的。”

    “嘻嘻,我说哪。”薛淑梅像开楼的姐儿那样风地扭了一下好看的腰条说:“这名字还真是很文雅呢,我看这大哥不是一般的人,怎么能跟你这样的做朋友?何大哥,以后想喝酒什么的,尽管来找我。”

    那薛淑梅又对何子键风地一笑,根本看不上王长利这样的男人,看也没看他一眼,转就走了。王长利小声骂道:“*娘们,看我不**你。”

    何子键看出了名堂,要想上这样的小娘还真是不难,但王长利这样的男人却捞不到。女人想男人就像男人想女人,但女人可不男人挑剔的,男人火憋的难受的时候,有个女人就可以干,但女人对男人却要求的很严格,进不了她们法眼的,她们宁可不干。何子键想,这个王长利就没让薛淑梅看上,薛淑梅是不会让王长利上自己的。

    底层也有底层的快乐,何子键对王长利说:“好,以后我给你创造机会,让这个小娘们好好尝尝你打本事。”

    “妈的这个**,还不知道我的厉害。”

    何子键想,你也没什么厉害的,不就是个清理排烟罩的吗?但他还是恭维着说:“我看附近还真没几个能跟你比的。”

    王长利被何子键恭维的高兴起来,这个时候还没把何子键当回事,也不知道他是来自哪里,干什么的,只觉得有人请他喝酒,他就美滋滋的。到楼上要了个小间,何子键要了四个菜,都是王长利过去没吃过,舍不得花这样的钱点这样贵的菜,也就知道这个新认识的老弟跟他是不一样的,出手也真是大方。上来了酒,何子键说:“这不是什么好酒,等以后我天天请你喝酒,喝好酒。”

    这是本地出产的饶河大曲,一般的人就喝这样的酒,王长利没觉得这酒有什么不好,但他也听出这个何子键说话的口气还真是不小。王长利所接触的,都是摆地摊的,干零活的,最有档次的,也就是住在这块的上班的工人,有何子键这样气质的年轻人还真是没见过,那模样往这里一坐,就有股压迫他的架势。从他花钱的气魄上看,这个何子键更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何子键倒了酒后开口说:“王大哥,今天就是想认识一下你,我看我们住的这个地方,就你还有点手艺,这就是我看重你的地方。来,当小弟的敬你一杯。”

    喝酒是经常的事儿,但还真的没谁给他敬过酒,何子键这样一敬酒,王长利就飘了起来说:“那摆地摊当民工的活咱们能干吗?咱好赖不济还有点技术是不是?你要是想学清理排烟罩,就跟我一起干,我正好需要个帮手,咱啊,一天多了挣不了,一天三十五十的保证没问题,你想想,这干好了,一个月就一千多块啊,那些上班的工人,一个月也就三五百块吧,这还多说了。”

    何子键笑了,自己当招商办主任的时候,还没开过一次工资,那职位就没了,但就是当文联副主席时,也是个副科级,还不到四百块的工资。如果干这个光是为了养家糊口的话,还真是不错。但他现在只能解决眼前的问题,让小凤把子过下去。

    何子键说:“大哥这样说,那我不是抢了大哥的饭碗了吗?”

    王长利说:“咳,这活有的是,咱俩是个帮手,干的也快,咱清理一个排烟罩收费二十,咱一天至少能干五个,咱俩人干的还快,你就别磨叽了,就这样定了。明天就跟我一起出去干活。”

    “这活咱们个干法?”

    “咱就在劳务市场等着,每天到那里的人多了,有找干家务的,有找给看孩子的,也有找干力气活的,我们这样的人在那里一站,挂着个牌子,人家就知道你是干什么的。这样,我给你做个牌子,给你准备一工具,你就什么也不要心了。”

    何子键高兴地说:“大哥,真的谢谢你。”

    王长利说:“我看你小子不是一般人,我才对你这样,不然我才不会理你。”

    何子键心想,这到哪里都是看人下菜碟啊,就说:“好,大哥,有你这样的话,我就给你打下手,咱挣的钱,三分之二是你的。”

    王长利笑了,说:“行,我就拉你一把,等你自己能干了,就自己拉出去自己干,那样挣的多。”

    何子键说:“我就跟你一起干了。”

    喝了几杯酒,王长利就喝大了,就对何子键说:“这个老板娘,真他娘的有味,我就想………………她,可是,她……她就跟我装……装。”

    何子键问:“怎么才能上她?”

    “有……有钱啊。”

    “你没钱吗?”

    “妈的,我那点……钱,不够……塞……塞她……窟窿的。妈……妈的。”

    何子键对王长利说:“别急,我一定***上他。”

    王长利看着何子键:“你……凭……凭什么能让我…………上她……”

    何子键说:“我挣了第一笔钱,就让你干她。”

    “切,没个三百五百的,她是不会解开裤子让你干的。”

    何子键心想,过去这几百块钱在自己的眼里什么都不算,可现在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不过现在就是要慢慢的熬啊,就当现在是韩信,受的是胯下之辱了。

    第二天王长利果然来找他,给他准备了几样简单的工具,无非就是螺丝刀钳子板子之类的东西,何子键准备了几块抹布,一瓶洗涤剂,王长利说:“过几天你卖辆破摩托,这样咱的东西就全了,你就等着挣钱吧。”

    小凤笑嘻嘻地对王长利说:“王大哥,这可太谢谢你了,不然我们就快扎脖子了。”

    何子键脸红了一下说:“别怕,会有你吃的。”

    劳务市场是在一个过街天桥的下面,何子键还真的没见过这样的阵势,有扛大锹的,有拿瓦工和木工家什的,有掏下水道的,也有出大力的,何子键发现,还真是王长利这个清理排烟罩的活轻巧,既然自己混进这个队伍里,他也就穿了件破烂的衣服,再说他的那些好东西都没拿出来,现在还真的像一个混在城市里的民工。

    第一天清理了六家的排烟罩,收了一百二十元,按照他们的分成比例,何子键得了四十,回到家尽数地交给了小凤,小凤虽然嫌少,但觉得这样也就可以的了,但她哪里知道过去的何子键那是什么人物,几万的钱在他的手里,都不当个事儿,再说,不说那些毫无理由给他没收的钱,就是他借给宋丹来的钱就有三万,但他不会出现在宋丹来的面前的了。

    这样下去一个多月,总共挣了一千多块,但何子键总是没等到杨丽波说的那个好机会的降临,他的心理就开始着急,每当混迹在那些民工的队伍里,早就没了那种新鲜感,一种失落和无耐的感觉就袭击而来。他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崭新的生活啊?

    慢慢的也觉得小凤变得讨厌了,小凤开始跟那些没什么文化,一张嘴就啊.的女人打麻将骂人,到了晚上就拉着他让他干她,他干过那些美好的女人,对干小凤这样的村妇就毫无兴趣。何子键感叹道,现在居然落到了这样的田地,真是老天瞎眼啊。

    小凤时常输钱,就向何子键要,每天不拿回钱,她就变脸,何子键心想,他不会跟这样的女人继续下去的,但要等机会,现在小凤还不是他的老婆,也就是一起打伙的伙伴罢了。

    这天已经是傍晚时分,太阳斜斜地挂在西边的天上。今天怪了,那些在这里等活干的人,几乎个个都生意寡淡,靠着墙角上扯犊子,不是你干了他姐,就是他想他妹,到了个个都是**.的一家子,妈的,何子键就苦笑,这些人就是靠快活嘴,那些真正的美女,他们是毛都捞不着的。

    这是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群,喝点小酒,有机会弄个粗实的女人搂着,就是个乐子了。何子键开始觉得他们活的悲哀,但想想自己现在这样,小凤虽然救过自己,但这样的女人真的跟自己一辈子,他怎么能活下去?

    他现在想郑晓丽,想盛雪,想于静波,想李婷婷,还有马风,方亚亚,啊,任慧芳这个一心当自己老婆的富豪家的女儿,现在怎么样?

    他的心疼了一下。是什么让他把已经得到的东西全都葬送?他不想去想了,现在他所做的,就是一天几十元旦收入了。

    似乎人们耍嘴皮子耍累了,许多人都不在这里靠了,王长利看到街上稀疏的人流,叹了口气,对他何子键说:“今天就这样,走,咱们回家。”

    何子键不想走,说:“今天咱俩可是一分钱没挣啊,就不能再等等看看?”

    王长利拿出那个破传呼对何子键说:“你看看这都几点了,还会有谁来让咱们干活?要等你等,我是不等了。”

    何子键想,这个时间回家不是小凤没在,就是和大眼瞪小眼的干靠。都说贫夫妻百事哀,现在在名义上也是个夫妻,还真是有点悲哀,主要是,何子键觉得这绝不是自己需要的生活。

    “再等等吧。”何子键说。

    “你在这儿等吧,没准还真的能等到什么巧活,遇到个什么漂亮娘们,既给钱,又让的。”

    何子键听他们说过这样的事,一个上门修锁的伙计给一个漂亮的娘们修锁,干完了活,那娘们就给这个伙计做顿饭喝酒,谁知,那娘们就搂起裙子,那伙计怎么能安奈住火,就扑到娘们的上,把那娘们好顿,那伙计回来把那你们吹的漂亮大家像杨贵妃似的,起来爽极了,但这样的机会,这样的娘们,不知道还谁有这样的运气能碰上。

    何子键倒是不想碰到这样的娘们,就是想自己遇到个什么活,自己给干下来。何子键四下里看着。一辆叫不出名字的好车向他的方向开来。他想躲开,但那车却停下了。从车上下来一个不到三十,着一名牌服装的女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何子键没心看美女,他现在想的是钱的问题。

    那漂亮的女人四下里看了看,对何子键说:“这里干活的人怎么都没了?”

    何子键心说,我就不是干活的吗?于是就笑着说:“你想找人干活吗?”

    “是啊,可这里的人怎么都……”

    何子键看着那女人。他细细的看着眼前这个很有几分贵妇气质的女人,心里不觉得动了一下,这是个绝对高雅的女人,很有几分文化气息,还像个大学刚毕业不久的文化人何子键这段时间接触的,都是小凤这样的女人,遇到这样的女人,他忽然产生一种亲切地感觉。

    “你想干什么,我可以……”

    “你?”

    那女人上下打量着何子键,何子键不好意思地站直喽,那女人忽然笑了:“你是这里的人吗?我看你不像啊?”

    何子键脸一红,说:“大姐,你就别挖苦我了,我就指着干这个吃饭呢。你说吧,家里有什么话,我什么都能干的。”也许是看到这个女人,何子键说话也吹嘘了一些。

    那女人摇摇头:“别看你穿的破烂,拿着这个牌子,可我觉得你不是干活的人,像个……怎么说呢?既像个文化人,又像个当过领导的,我还真的不敢用你。”那女人微微一笑,去找别人了。

    妈的,还有这样的,何子键觉得窝囊,送上来的活,居然不给他。自己像什么?现在既不像文化人,更不像什么当官的,就像个民工,就是个民工啊。看来离开王长利,自己连个活找不到了。

    也许真是没他的活路了,何子键一阵慨叹,就要离开,谁知那女人又走了过来,说:“这里还真是没别人了,那就是你了。”

    何子键高兴地看着这个女人,脸上灿烂地笑着,这给这个女人更好的印象,又说:“看来你真是要去给我干活了。”

    “是啊,我就是干活的,我既不是什么文化人,也不是当官的,现在就是个民工,非常愿意给您效劳。请问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那女人脸一红,然后爽快地说:“真是不巧,我家的坐便让我刚才堵了,你能去给我掏掏吗?”

    何子键心想,没想到等来了这样的活,在所有的活里,这活是最没技术含量的了,是个人都能干,而且还是那样的脏。但他现在太需要钱了。

    “能,可我是清理排烟罩的,干这样的活……我还真的没干过。”

    那女人看着何子键,脸上露出特别的笑,说:“你的意思是,你是个技工呗?其实这个活你们都能干。所以,我按照技工的钱给你。我给你二百。走吧。”

    何子键心里一喜,心想,这真是爽快的女人。他真是没白等啊。

    他要去推他新买的那辆破摩托,女人说:“你还骑你那破摩托干啥,上车吧。”

    女人开车,他坐在边。女人根本不搭理他,他也就老实地坐在那里,看着夕阳下的城市。车开了一会,在一个山水相依的地方停住了。何子键还真的没来过这个地方,一片新开发的别墅,个个都那么漂亮。进了那个三号别墅,小楼是真漂亮,看的何子键眼晕,但他不能随便看,就说:“哪里是卫生间?”

    “在这。”

    女人打开一扇门,这里就是卫生间。

    何子键问:“是什么掉进去了?”

    女人看了何子键一眼,说:“是卫生巾……”

    何子键刚要问,可他突然明白了,一定是这个女人上厕所的时候,夹在裆中的卫生巾不小心就掉了进去。

    何子键突然笑了,那女人说:“你笑什么?赶紧干活。”

    那女人出去了,何子键开始从坐便里捞女人掉进去的卫生巾,那女人的手机就响了。

    女人说:“你别急,我一会就去……什么,你不让我去了?是不是……姚龙富你混蛋,你又找你的老婆去了?我……你再也别来找我。”

    何子键听到这个声音,脑袋嗡地一下,姚龙富,这是哪个姚龙富?难道是把自己和李明送到看守所,自己当上了县长的姚龙富吗?

    何子键还记得孙阳这个跟他说的那几句话,姚龙富当县长了,楚天舒当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了,而她却当招商办主任了,自己打下的江山,让他们窃取了。李明和自己卖力弄到的成绩,被他们葬送了。

    他并不了解姚龙富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到招商办总共也就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干的红红火火,却突然间被弄到了看守所关了一个月,他的心中好恨,一定是有人害他们,而害他们的人十分明显,那就是姚龙富和楚天舒。

    一切的变化是那样的快,快的让你连个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自己现在居然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靠给人清理排烟罩过子,跟小凤这样的女人混在一起,过的是隐姓埋名,逃避熟人的子,如果不是杨丽波给他希望,他死的心都有。但他现在想明白了,他一定要翻,要的就是等待机会,一旦自己重新有崛起的那天,就要让这些人个个活不了死不成。这些葬送自己前程的人,早晚要付出代价。

    然而,真是太巧,如果这个女人竟然是姚龙富保养的女人,那可真是奇迹了,姚龙富在宁古,居然在这里包个女人,但也不是不可能的,这说明姚龙富是个聪明人,不像李明包着自己的下属,结果楚天舒把他弄到了监狱里。

    何子键突然兴奋起来,他认真地听着,这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说:“我告诉你姓姚的,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把我弄在这里像关在笼子里,你也要知道你这个官是不是还能当下去。”女人关了电话。何子键马上装着干活的样子。

    看来就是啊,这个官当的,这就是说,女人说的这个姚龙富是个当官的,而当一般的官是没有这笔大钱给包养的女人买别墅的,姚龙富过去是常务副县长,有的是进钱的渠道,卖什么样的别墅都是买得起的,有事甚至不需要自己来买,给他送就行了。

    可是,何子键还纳闷,这个女人是怎么跟姚龙富搭上的呢?何子键探出脑袋,看到女人气呼呼地在宽敞的屋子里走来走去。

    “你看什么?干活。”女人气呼呼地向他喊着,

    “我在干呢。”

    何子键在一根铁丝上弯了一个钩子,开始捞女人的卫生巾,一股刺鼻的臊味刺进他的鼻子。他想,这女人的尿怎么这样的臊?还是个漂亮的女人,真是不能看表面。把女人掉到坐便里的卫生巾捞了出来,他看了看,略微带点血丝,他发挥着想象,这可是从女人的里掉出来的东西啊……那让男人喜欢,可那里的东西却让人厌恶。

    这可是姚龙富的女人啊,也是真够档次的,玩的时候一定……他现在有一股奇特的想法,那就是……也许这个女人还真是他的一个机会啊,能不能回到宁古县政府大楼会不会跟这个女人有关系呢?

    他的手停了下来,想着杨丽波说的那句话。是啊,现在是夏天了,她说夏天到来的时候,就有女人出现,难道就是这个女人?

    突然,那女人走了进来。

    “你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啊……”

    “那你在干什么?”

    何子键忽然笑了:“我就琢磨这东西咋就能掉进去呢?”

    “你**的有病啊?”

    何子键看了看女人,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77dushu.}“我没病,我就是有病,你也不该骂我啊。”

    那女人怔了一下,知道自己说错了,就说:“那东西有是好看的?”

    “我也不是看,我就是刚捞出来,你就进来了。”

    女人的态度和缓了些说:“那东西多脏。快扔了,跟我走。”

    “你说什么?”

    “我说你跟我走。明白吗?”那女人气呼呼地走了。何子键愣在了那里。糟了,自己看了一眼女人带血的卫生巾,居然就坏事了。其实他不是看这个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似乎就看着这个女人是不是姚龙富包养的女人,尽管看这个裆下的东西是什么也看不出来,也不能写着这是姚龙富女人私自使用的东西,可他就是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男人有收藏女人小衣的,收藏女人袜子的,也有收藏女人内裤的,这些都是女人贴的东西,而且都是贴着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却没有收藏女人卫生巾的,因为这是女人用完的东西,一个字,脏。尽管这是姚龙富这个新任县长的女人,也是下面用过的东西,也逃不了一个脏字。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个秘密似的。

    但这个女人实在是个很不错的女人,这个东西也是贴在这个女人最隐秘的地方,那个地方也是何子键这个男人所向往的地方,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享受这样高雅的女人,如果这是姚龙富的女人,他得到机会,也许还真要好好的干她一次啊。

    也许是自己刚才精力太集中,何子键听错了,那女人说的是跟我走,而何子键听的是给我走。

    他以为女人生了气,撵他走了。

    他现在不想让这个漂亮的女人生气,他更要讨好这个女人。最主要的,他不能让这个女人赶他走,那样他就没有继续接触她的理由了。他不能放过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就像是他需要的一根稻草,也许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你怎么了,你怎么还站在那里不动地方啊。”

    这个女人真的生气了,何子键的心沉下来,悲伤和绝望让他有种想要强暴她的念头,但他还是打消了这样突然冒出的念头,无耐地说:“你别生气,我走就是,我也不要……”

    看到这个男人那认真和失望的神色,女人忽然笑了:“你怎么了,我也没说什么啊。”

    何子键看着女人笑了,他却蒙了,说:“那你让我干什么?”

    女人拍了一下他,和善地说:“这里弄好了吗?”

    “还要看看通了没有。

    何子键想,看来没什么事儿了,是自己想多了。

    “别干了。跟我走。”

    “为什么?”

    何子键急了,他也是惦记那二百块钱。至少现在他还需要这笔钱过子,他不拿钱回家,那小凤就不给好脸子,现在他还要维持下去。他不想让这个女人知道这才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他就挣了二百元,他想磨蹭一会,那样他拿钱的时候,也好意思些。

    女人烦躁起来:“不就是钱吗?我给你三百,走,陪我去喝酒。”

    何子键没听明白:“什么?”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啊,陪我去喝酒。”

    何子键听明白了。

    这个女人是刚才接的那个电话后来了气,似乎谁惹怒了她。要出去喝酒,又没认识的,就找他陪着。如果说那个电话是姚龙富打来的,女人还这样生气,那就是说明,两个人之间产生了矛盾。

    别急,一切都慢慢来。只要跟这个女人建立了关系,他会逐渐摸到底细的。

    “这活还没干完啊。”

    “回来再干。你家里不放心,就打个电话,说活没干完,一天算两天的钱。给你四百。”

    “啊?”

    这么会就涨了一倍。

    一看就是大官包养的女人。如果单从钱上来说,他也是高兴的,这女人今天真是听到救星,别说让他跟着喝酒,就是给她当一晚上保安,他也会干的。

    何子键突然兴奋起来,姚龙富给这个女人买别墅买车,他要贪多少啊,如果掌握这个混蛋的证据,那岂不是……

    但他必须不动声色地行动。

    “你看什么?还嫌少吗?”

    女人一会高兴,一会脸色沉,看来是个喜怒无常的人。

    何子键立刻说:“不少了。我……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何子键立刻给小凤打电话:“我今天快要回家了,接个活,四百,我干……那我就干,可能要在外面吃饭了。别等我了。”

    小凤自然是高兴的了。

    “完了?”

    “完了。”

    “那就走。”

    刚要出门,女人发现何子键上穿的东西简直让她感到恶心。

    一件破烂的上衣,露着肩膀,裤子裂了个大口子,就连鞋都露着脚趾头。

    女人无耐地说:“你怎么这样啊?”

    何子键看了看自己,忽然脸红了。

    眼前的女人可是一的高贵,自己到这里干活还行,跟女人去大饭店吃饭,自己真是狗上不了台面的。

    “那我就不去了。”

    “不行,但你穿这衣服不行,我给帮你找衣服。”

    他不是不想去,是自己没资格去。跟一个漂亮的女人到大饭店喝酒,这是这些天天天做梦中想的事儿,自己被人们冷落的太久,他真想给自己个机会。自己还挣了四百元,还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姚龙富的包养的女人,他还有自己的打算。这样他就必须听这个女人的话。

    幸亏王长利走了,这活是自己的,不然也许就没这样的巧遇,也没这样的好运了。

    那女人去给他找衣服。出来后拿着几件衣服说:“你把你的衣服脱了,把这些换上,我看你能穿。”

    这几件衣服还真是好东西,他们这样的人穿人家的衣服,吃人家的饭,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儿。他现在也把自己当做这样的民工一族的人了。

    何子键四处看看,想找个换衣服的地方。

    “脱啊,还怕我强暴你啊,真是。”

    女人似乎是要发泄心中的那股怨气,也想在这个英俊的民工上发泄一下,她像是知道这样的人就是个弱者,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上来就给他解扣子。何子键退后了几步,心想,这女人的胆子可真够大的,没怎么样就给他脱衣服,这跟那些女人没什么区别,但那时自己是何子键,是一个人模狗样的领导,现在可是个打工的。可那女人喊道:“别动,我给你脱。”

    何子键没再动地方,那女人微微一笑说:“你该高兴才是,我给你脱衣裳,你还怕什么?”

    “我不怕。”

    “那就对了吗。你老婆还没给你脱衣服吧?”

    小凤虽然不是自己的老婆,也住在一起,就当做自己的老婆吧。

    “没有。”

    “那她是不知道心疼男人。你是个很让人喜欢的男人,就是一的汗味。”

    何子键知道自己是个让女人喜欢的男人,但那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他就有个粗实的小凤。

    自己糊里糊涂就被女人剥去衣服。当上衣扣解开,露出他高高的肌时,那女人啪地打了一下说:“你的也这么大,跟我的似的。”

    何子键愣了一下,女人笑着说:“愣什么?”说着摸了一下何子键的肌。

    何子键想,郑晓丽当初也是在舞会时摸了自己的肌,女人也喜欢摸男人的的啊,他看了看女人,他发现女人短衫下面的东西也鼓溜溜的,哪个男人都是色迷迷的,何子键当然也不例外,他突然来劲了,大胆地说:“你的多大?”

    “我的什么?”女人没明白。

    “你的这个啊?”何子键指了一下女人的部。如果是姚龙富的女人,他就该往死里践踏。

    女人脸一红:“滚。”

    何子键傻呵呵地一笑,那女人笑了说:“你还想跟我比比啊?”

    “我可比不过你。”

    女人骄傲地说:“那是。”

    何子键看着女人,心想这个女人真是姚龙富包的女人,那这个女人的品味还真神高的,比那个楚天舒让人喜欢多了,但他也看了出来,姚龙富也比李明有心计,不然李明怎么会栽在姚龙富手里?

    “你在想什么?”

    何子键突然问:“刚才给谁打电话?谁让你生气了?”

    那女人上前拍了一下何子键的脸说:“不该问的不要问知道吗?现在我去带泥鳅喝酒,往要让你换衣服。你看你这肌,真够大的,是不是体力活干多了?我看你不像个干体力活的。”

    “我这是练出来的。”

    “哼,真大。想看我的多大吗?”

    那女人突然说,何子键高兴地嗯了一声说:“想啊。”

    “哼,坏蛋。”

    虽然这样说,那女人掀开小衫,解开小罩,两个比何子键的白,比他的圆,但比他的可的两个白面包似的东西,就赫然展示了出来,何子键晕了一下,感到自己下面腾地变化了……

    这真是两只漂亮的**,这样的东西让男人总是喜欢不够的,就像是吃饭,昨天吃了,今天还想吃似的。何况这么好的**,何子键还久没见了。

    “怎么,喜欢吗?”

    突然,何子键想到那个石慧紫蒙那漂亮的段和迷人的**,正是那个时候,他成为……

    一阵惊恐的心让他震惊了一下,他本能地退后一步,这可别是害他啊他猛地转会想开溜,女人一把拉住他说:“怎么了,你跑什么?”

    “我……我害怕。”

    那女人愣了一下后哈哈大笑:“怎么,你没见过这样的吗?你不是有老婆吗?”

    “老婆倒有,只是……”

    “只是什么?她没这个东西?”

    女人捧了一下自己的两只白面包。

    “有,她也是女人,怎么会没有,我是怕……怕你……”

    何子键故意这样说。

    女人明白了,哈哈大笑,说:“我明白了,你是怕我害你。嗯,你倒是个老实人。这几件衣服你穿上,我带你去喝酒,好好的喝,气死他。”

    何子键不知道这女人要气死谁,但女人对他是真不错,也就不再害怕。

    何子键把外衣外裤都脱了去,刚要换上,女人在他上闻了闻说:“你一的汗味,去冲一下,把这个也穿上。

    那是一条男人穿的裤头,很高档,像是新的。这哪个东西都比他现在的衣物贵得多。

    何子键心里苦笑了一下,只能这样,他现在的份可是个民工啊,他没有挑剔的资格,更要让这个女人高高兴兴的。

    “那好,我穿上就是,我还没穿过这样漂亮的衣服啊。”

    “那你就穿上试试,你先洗洗再穿啊。”

    “哎。”

    何子键高高兴兴地答应着。那女人让他进了洗澡间,给他打开水龙头,刚要出去,突然笑了:“我保证你洗完,再穿上那些衣服,换了个人似的。”刚要出去,又回说:“脱了洗吧,别把我当成陷害你的人,男人我也是见过的。脱了啊?“

    何子键看着这个女人,他要等女人出去,他不能在她面前脱光,那样他很难保证不扑到她的上干她,现在他要让自己沉住气。

    女人是个急子,今天也想发邪火,上去就扒下何子键的短裤,何子键的下面的大工具就实实在在的暴露出来。

    “你这是干什么?”何子键想发火,但看到女人那张漂亮的脸和水汪汪的眼睛,他没了底气。

    那人看到何子键暴露出的大东西,让她愣在了那里。这年轻人不但威猛,下面的这个东西可真是大啊,就像被雷击了一下似的,她像是晕了一下,下面的**里拥出了乎乎的东西,她这样的寂寞,这样的需要男人,而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大开眼界不说,也是报复姚龙富这个混蛋的男人出现了。

    她现在真的需要一个男人,真的想有一个新的男人,给她以精神的力量和体的抚慰,但她被一个男人关在这个大屋子里,难以见到她喜欢的男人,而这个男人英俊不说,还有一个这样雄壮的男人的工具。

    她真是想让这个大东西塞进自己的体内啊。

    她立刻脸红红的,的。

    “啊,你的……”

    “我的……什么……”

    “真是大啊,你还真是个……快洗。”

    女人像是突然害臊了似的,大步迈了出去。深深地喘了口长气。

    何子键浑已经半丝不着,但他呆呆地站了一会,生生地把自己想干这个女人的.给憋了回去,现在想这个问题是危险的,但他知道上这个女人,有可能就是姚龙富的女人是早晚的事。他必须要好好的她,把对姚龙富的恨发泄到这个女人的上。或者他要征服这个女人,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他现在似乎是个苦大仇深的人啊。

    他叹息一声,钻进水莲下,但想到女人的美好,想到他有了这样美女的希望,想到他就要靠着这个女人走出霉运,不自地地笑了起来。

    眼前已经不是自己住的那个小破棚子了,别墅,美女,卫生巾,肌和面包,他的大东西……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那么真实,但又是实实在在的。

    女人在外面喊:“也不是个女人,这么磨蹭。”

    “好了。”

    “那就走。”

    “我也得穿上衣服啊。”

    女人笑了,说:“我还忘了你没穿衣服。先把你下面的东西遮上,出来穿那两件衣服。”

    “哎,知道了。”

    “喊的倒听响亮。”

    何子键心说,干的更猛,不行你就试试?让你比比,是你那个姚龙富厉害,还是我厉害。那姚龙富快要五十的人了,而这个女人也就二十五六的年纪,姚龙富怎么能侍候得了她?她怎么能满足啊?

    想到这里,何子键突然浮出一股坏笑……

    何子键有意地说:“这些衣服你给我穿,你老公不会说,他的衣服怎么没了?”

    女人突然来气了,说:“你这个人看着聪明,怎么就问这样的糊涂事儿?我告诉你,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没用的话别问。”

    何子键心里一笑,但他又说:“我是替你着想啊,万一你们两口子为了我打架,那我可就麻烦了,我一个打工的,怎么能跟你们斗啊。”

    那女人本还想生气,可扑哧一笑说:“你就放心,是没人跟你斗的,我不跟你斗,就更没人跟你斗了。”

    何子键看了一眼,觉得这个女人的秘密慢慢的就会被他的话出来,就继续说:“我知道你是不能的,可你的男人……”

    突然,女人真的生气了,说:“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啰嗦啊,你没看到这里就我自己吗?你看到过什么男人吗?”那女人瞪了他一眼,又缓和地说:“如果我们有缘,你慢慢的就会知道的。”

    何子键心里笑了,他希望的就是这样,也许这个女人是个诚实,没什么城府的,就马上说:“好啊,我是真希望有这样个缘分,就是怕我这个民工让你看不上啊。”

    女人叹气说:“我看你不像个民工,至少不像一般的民工。好了,今天我烦,你就别惹我了,快穿上吧啊。”

    “好的,我就穿。”

    那是一名牌的休闲服,高档的牛仔裤,真正苹果牌的,白色的夹克衫,这些子他穿的破衣烂衫,他穿上这样的衣服,连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他的精神头也立刻提升了起来。他想,也是啊,那姚龙富跟自己的材差不多,他的衣服也都是名牌货。他在口袋里掏了一下,一张纸条让他摸了出来,打开一看,上面就有几行字:“姚县长,我求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啊,还真是姚县长,那就是一定是姚龙富了,这就是姚龙富的衣服,这个女人就是被姚龙富包养的女人。他简直就是喜出望外。

    “太好了。”他高兴的喊了起来。

    “是啊,太好了。”

    女人以为他说的衣服他穿上太好了,就惊喜地喊了起来:“是啊,这真的太好了,这是你吗?”

    何子键看了看自己,觉得很滑稽,穿上别人的衣服,居然这样的高兴:“是……是我啊。”

    女人喜气洋洋地说:“你真是帅气的很哎,还没发现你这样的酷。你是个好马,现在配了个好鞍子。”

    何子键看着女人,笑了:“我是个好马,你给的这个鞍子真好。”

    女人在他的脯拍了拍说:“真是匹好马。走吧。”

    何子键看了看这个小楼,问:“这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啊?”

    女人说:“也就不到三个月,怎么了?”

    何子键想,姚龙富是今年年初的时候当上县长的这就是说,这个女人也跟姚龙富认识的时间不会很长,很有可能是姚龙富当上县长后,才把这个女人包起来的。

    何子键问:“你家不是本地的吧?”

    “是啊,所以我在这里就是孤孤单单的,没什么朋友,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个大房子里,真是烦透了。”

    “可是,你为什么不上班找个事做,我觉得你不是没文化的,如果我没看错,你还是个大学生。”

    那女人一怔,说:“这个你也能看出来?那你是干什么的?没有民工会注意这个的吧?”

    女人上了车,看着坐在她边的何子键,何子键马上含糊地说:“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你就是跟我家那个女人粗粗拉拉的不一样。”

    女人叹口气说:“说这些没什么意义了。你喜欢喝酒吧?”

    何子键听到女人这样问,就知道这个女人今天是想把自己喝醉了,就说:“有的时候也喝点,怎么,我看今天你是真想喝酒吧。”

    “是啊,今天好好陪着我喝点。难得有个人跟我在一起啊。”

    女人的叹息让何子键的心也沉重下来。他发现这个女人这个晚上不是生气就是叹气,这就说明她有这样生活并不幸福。他想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了。

    何子键说:“你这样漂亮,还是个大学生,想要有个好工作就会有,住着这样漂亮的房子,开着这样好的车,怎么就不高兴呢?”

    女人的眼神闪了一下幽幽的光芒,说:“这些就能让我高兴吗?我……咳,我不能跟你说这些。”

    女人不再开口,何子键也就不能着急,汽车停在一个豪华大饭店的门前,那保安向他和女人鞠躬,接着就是迎宾小姐对他们说:“老板好,女士好,欢迎光临。”他就明白了,这些人是把他当做老板了。他的腰杆也直了。女人就小声说:“还行,没给我丢脸。”

    来到一个小单间,开始点菜,何子键吓得直伸舌头,这每个菜都是一百多,一瓶酒就二百多,这一桌饭就要五六百。为了那个掉在坐便里的卫生巾这女人已经为他花了一千多了。这让清苦了大半年的何子键,真感到到了皇宫一般。

    女人看他发呆的样子,说:“怎么了,心疼钱了?是我花钱,又不是你花,你心疼什么?”

    酒菜上来,女人忽然显得悲伤起来,说:“没想到我今天跟你这个陌生人喝酒,还是个……我也够悲惨的,不说了,给我倒酒。”

    何子键立刻站起来给女人倒酒,女人说:“你真是个笨人,我跟你这样近的在一起,你也不问我姓什么叫什么。”

    何子键早就想问,但他不敢问,怕被女人拒绝回答。女人主动说:“我姓吴,叫吴晓茵,你就叫我小茵好了。”

    “好,吴晓茵这个名字还真是好听。”

    “怎么个好法?”

    “绿茵茵的小草,可我看你不像小草。”

    “那我像什么?”

    何子键看着吴晓茵,索说:“我看你是开在房间里的君子兰,华丽,漂亮,就是没有人来欣赏。”

    “呵,这可不是一个民工能说出的话啊。”

    “献丑了。”

    吴晓茵抿嘴一笑说:“你呀,我觉得比我还神秘,不过,我喜欢。”

    “我也喜欢。”

    两个人笑了起来,吴晓茵说:

    “在这个城市我也不认识谁,想找个陪我喝酒解闷的人也没有,今天我还是应该谢谢你,来,我们喝一口。”

    “好的,这是我们喝的第一杯酒,我们从陌生人也就熟悉了,我真心的希望你快乐。”

    “真的吗?”

    “这是不能有假的。”

    何子键和吴晓茵的杯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吴晓茵说:“你自己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别管我。”

    何子键也没想管她,这样的好酒好菜,他可是开了荤了,开始还客气,后来就不再客气,大口地喝酒大口地吃。他记得上次吃的大餐居然是娃娃鱼老虎喝的是茅台,这似乎已经距离自己很远了。他看到自己像是没吃过这样好吃的东西似的,忽然笑了说:“别看我的笑话,我可没吃过这样好吃的东西。

    喝了两杯酒,何子键看到吴晓茵的脸色有些潮红,眼睛也迷离朦胧起来,倒是比刚才还好看了。他本来就是个壮汉,眼前又是个这样漂亮的美女,他怎能不为所动?但他是个老实人,不想惹事,也不敢惹事,也就是想想,说没事儿也不敢干。

    “你就对我没有兴趣?”

    “有啊。”

    “什么兴趣?”吴晓茵笑吟吟地说。

    何子键开玩笑的说;“你家有什么人,今天跟谁生了气,你的……”

    吴晓茵打了他一把说:“这就不是你管的事儿了,你就对我没有别的兴趣?”

    何子键不想这样快就进入主题,就说:“那没了。”

    “没了?”

    “没了。”

    吴晓茵像是突然来气了似的,哗地掀开了外衣,解开罩,两只沉甸甸喧呼呼的**就蓦地呈现在眼前。

    “这比你老婆的好看吧?你就没兴趣?你刚才可是看迷了的。”

    没想到吴晓茵这样的大胆,居然就把自己的**露出来给他看,他不看不要紧,也许是喝了酒,心里也真是喜欢这女人的关系,何子键早就睁大眼睛,眼睛直勾勾都看着吴晓茵暴露出来的那两坨美,对于吴晓茵这个人,对于这个大胆的女人暴露出来的**,他不仅刚才迷了,现在喝了酒,就更是迷了,有哪一个男人不会着迷,尤其是何子键玩过很多这样的美女,现在又是跟着一个小凤那样的粗实的村妇,怎么会不为之着迷?

    这女人居然这样的可,真白,真肥,真美,比自己小凤的招他喜欢一百倍,今天真是眼福不浅,得了钱,喝了好酒,还开了眼,这样的宝物他多长时间没享受了啊。

    他伸出手,想把这两个东西抓在手里,但他也没忘这是姚龙富的女人,他摸的就是姚龙富的女人,的就是他的女人,现在他不能报复他,那就让他来这个女人吧。

    他觉得自己现在发狂了。

    那被关的三十天,那半年的底层生活,那被人看不起的份……

    他还没摸到那两颗**,吴晓茵哗地又把衣服放下:“住手,也是个不老实的家伙,男人看到女人的就没有不色的,你给我走。”

    何子键没想到这女人这样容易翻脸:“你怎么……”

    “哈,我怎么?我就是想考验你一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结果也是这样的货色。走吧,就当我看错了你。”

    何子键愣在了那里。

    是自己韵了头啊,这个吴晓茵的大可不是他现在应该摸的,这里的况还真是复杂,他应该沉住气,慢慢的来。可是。那美滋滋的**就在自己跟前,他怎么能不去摸啊!

    现在好了,什么都完蛋了,把他撵走了。

    “那我……”

    “走呀,别让我再看到你。”吴晓茵气哼哼地说。

    何子键站了起来:“那我把衣服还你吧。”

    “你还光着出去啊?穿着吧,给你了。”

    不给他也不行,他反正不能光着出去。

    “那我就走了啊?”

    “没人留你,又没知识,没教养的东西,也是个色鬼。”

    何子键心里就有气,还没人这样说他,他愤愤地走了出去。

    刚走出去,一想,不对,他的工具还在她家。他现在还是个民工,还要靠着这个。

    “你怎么回来了?”

    “我还不能走。”

    “为什么不能走?”

    “我要跟你去你家。”

    “呵,你还赖上了?”

    “我去取我的工具。”

    “你的工具值多钱?”

    何子键想了想,说了个大数:“一千块买不下来。”

    吴晓茵狠呆呆地说:“那好,我给你钱,就当我遇上了个无赖。”

    吴晓茵哗哗地点出一叠钞票。何子键愣住了。

    他现在是个民工,他不是无赖,他可以多收干活的钱,但他不能这样无赖,把那破瓦刀抹子卖这么高的价钱,那他可真是无赖了。

    “怎么,嫌少?”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这钱我不能要,那我走了。”

    正要出门,吴晓茵大叫:“回来,你不就是要钱吗?怎么就不要了?”

    何子键终于急眼了:“你这个女人看不起我们民工,这没啥,可你不能真把我当成无赖,我没钱,可我也没想讹你钱,你真是……”

    “真是什么?”

    “真是莫名其妙。”

    何子键转就走,吴晓茵一把拉住他:“我怎么莫名其妙了?”

    “你说翻脸就翻脸,让人难受。”

    “我翻脸,我让人难受……是我……哇……”

    何子键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吴晓茵突然大哭起来。这让他一下子慌乱起来:“你这是怎么样?你哭什么?是我惹你生气了吗?”

    吴晓茵继续哭,似乎有着无尽的委屈。何子键可从来没劝过女人,他的老婆不会哭,就会骂人,就是把她压在子底下使命地打,她也不哭。

    这女人一哭,这男人就没招了。

    “你别哭了好不好?咳……你哭,我就走了啊。”

    吴晓茵一把拉住何子键:“你这个男人真是笨的要死,看我这样的难受,你不会劝我也就罢了,竟然不管我,这人真是不一样啊。”

    何子键不知道他和什么人不一样:“那你这样哭,我……我不知道怎么办。”

    吴晓茵抹了一下眼泪说:“有的人就花言巧语,哄的你都心都软了,可你这样的男人……罢了罢了,我这颗心是没人能懂的。好了,我再喝就不能开车了,你也该回去了。这样你跟我回去取工具,你帮我干的活我还看怎么样呢。”

    吴晓茵哭了一会,心就平静了下来,也知道这是个不懂风的男人,根本就不知道怎样让一个女人开心。

    何子键说:“我也不是不想让你高兴,是你让我摸你,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

    “咳,算了,就当我错了。”

    “你错在哪里?”

    “问不该去摸你。”

    “我让你摸你就摸啊?”

    何子键无耐地说:“是啊,你让我摸,我就不该摸,这是我的问题,你让我走,我也就不该走,这是你们女人的逻辑,我是搞不明白了。”

    “哼,我看你就是搞不明白。”

    何子键看着吴晓茵那含着眼泪的眼睛,心想,是啊,这个女人也真是古怪,看来还是真的需要时间啊,就说:“看来我们是没这个缘分了。那我就去你家取工具吧。”

    吴晓茵叹息一声,说:“走吧,想好好的喝酒,也没让我高兴。”

    何子键突然说:“那怎么能让你高兴?”

    吴晓茵说:“算了,这不是你的事,你也别怪我。”

    上了车,吴晓茵没再说什么,何子键想这个吴晓茵反复无常,必定是有她的原因,但是什么原因呢?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