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玩过了++++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96 玩过了++++)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何子键觉得这也正常,虎鞭一头老虎只有一条,而虎,却是有个几百斤的。但这里是森山老林,弄到一只老虎,也绝不是容易的事,出了麻烦,是要进监狱的。

    李明笑着说:“你年轻,不需要这样的东西,我们可就不行了啊。”

    何子键想,自己不也是吃伟哥顶着吗?不是他不行,而是这些女人太猛,还有,那一个个的窟窿,似乎都喜欢让他往里填坑似的,他那东西就是再能干,也不是铁打的,看来这个县长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这舞跳完,四个女孩衣服也没穿,就回到座位上,何子键边立刻多了两个白花花的,这让他精神紧张了一下,虽然他看了不少这样的东西,可石慧和紫蒙两个人的美丽,以及那展现在自己眼前的**和芳草地里面的道,就是再有定力的男人,也不抵挡不住。

    何子键斜眼看着李明。这可是他的县长啊,那安逸和杨洁已经把手伸进他的裤裆里,李明的手在两个人**上揉捏着。自己边的石慧和紫蒙也开始腻在他的上,手也伸进了他的裆部,他的东西部硬都不行。

    但何子键还在坚持着那股定,说:“两个妹妹,来,我们喝酒。我给你们俩倒酒,这些可是人间的美味,不多吃可就白瞎了。”

    紫蒙的手在何子键的东西上撸了一下说:“你的这个也是人间美味啊。”

    何子键笑着说:“你们才是真正的人间美味,你们个个聪明漂亮,舞跳的好,歌唱的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啊。”

    何子键发现自己已经染上了李明那样的习了,是啊,那是他的县长,他是要跟他学的。

    何子键忽然发现李明的裤子已经被剥下了一半,那个东西已经被两个女孩弄大了起来,虽然不那么的坚,但也立在两腿中间,那个安逸准备用嘴给他过瘾。何子键忽然说:“我们还是吃饭喝酒,这个嘛……这是下面的节目。”

    其实他是为安逸着想,一个女孩在酒桌上就给男人裹大叽叽,还怎么吃东西再说现在还是不要这样的好。

    李明也似乎从那种被他们弄出了.中清醒过来,说:“是,是啊,我们还是先吃喝,来,宝贝,先把这个放在嘴里。”李明给安逸夹了块老虎,安逸嘻嘻一笑吃了起来。

    李明说:“子键,给几个小妹说说你家乡的况吧。”

    何子键说:“我家住在大青山,你们知道大青山过去是有老虎出没的,我小的时候没爬过高山,但我爸就喜欢上山,我们那里夏秋冬四个季节都有丰富的物产,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冬天。”

    石慧问:“冬天为什么有意思?”

    “冬天那些动物在山上吃不到东西,有的大胆的就跑到我们住的地方,有的人家养的猪啊狗的,就成了它们的食物,其中最有意思的是,一个人家的一个小女孩忽然有一天丢了。家人一看,有动物从后院进来。就想到这是被狼叼去了。”

    “你可别吓唬我们。”石慧说。

    “那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何子键说:“过了许多子,这家人忽然发现,他们家的孩子居然回来了,而且这个孩子发生了一个变化,那就是吃生了,从那以后,这个孩子就总是喜欢吃生,而且这还是个女孩,这个女孩由于喜欢吃生,到现在还没嫁出去。”

    石慧想了想:“这个女孩不会被老虎叼去了吧?”

    “有人从爪印分析,这应该是老虎干的,可是那老虎也真是怪了,居然没把这个女孩吃掉,而且还把这个女孩送回来了。大家都怎么也想不明白。你们猜是因为什么?”

    紫蒙问:“因为什么?”

    “让你猜啊。”

    石慧想了想说:“是这个老虎没想吃她。”

    “为什么没想吃她?而且这个老虎既然下山找吃的,就一定是饿极了。”

    安逸说:“不会是这个老虎是公的,喜欢上这个女孩了吧?”

    那边的李明哈哈大笑说:“说的好,聪明,我说啊,这个女孩一定是非常漂亮,那老虎也喜欢漂亮的女孩。”

    何子键说:“反正是这个女孩毫发未损地回来,只是……只是她的父母发现了另外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女孩下面总是出血。”

    紫蒙问:“下面,哦,就是这里啊?”她分开腿,手指指了一下自己腿间的地方,那里还是打开着。

    何子键说:“这家的父母就带着这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去看医生,做了检查,那医生就问,你们的女儿都干了什么?她妈妈就说:我们的女儿还能干什么?那医生健康告诉她说,你们的女儿不干好事,现在已经不是**了。”

    “啊,总不会是那老虎……”石慧睁大了眼睛。

    何子键说:“谁也说不好,那女孩也不说她是怎么了,也许她自己还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不管怎么说,这个女孩真的不在是**。”

    紫蒙忽然说:“那如果这个女孩怀上了,是生下个虎仔还是个孩子?”

    李明哈哈大笑说:“那女孩也许还不到怀孩子的年纪。但这事却真的神秘啊。不过,这说明一点,连老虎都喜欢漂亮的女孩,没吃她,来,我们可不客气,吃一块老虎。我们这里的野生老虎没几头了。这是撞到我们猎手下的子里的,这虎就被我们的森林警察弄到了,几天前我们接待任明达他没这个口福,现在我们可是有这个口福啊,不过,听了子键说的这个故事,还真的不忍心吃老虎的了。”

    石慧笑着说:“也许这就是那只喜欢上那个女孩的老虎呢。”

    紫蒙说:“那就是强0了那个女孩的老虎,我们还真要吃块了。”紫蒙煞有介事地吃了一口,石慧问:“有没有女孩的味道?”

    紫蒙嘻嘻一笑说:“有,有那个味。”

    石慧笑着说:“你个小……”

    字石慧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大家好好的吃了顿美味,但都没喝多。李明说:“子键,晚上咱们就单独活动啊?”

    何子键知道李明说的是什么意思,那就是现在就要跟几个美女开展体的游戏,但他还不想这样,就说:“我们俩陪着四个小妹打扑克怎么样?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可是经常打的,这上了班一次也没玩过。”

    没等李明说,那安逸就欢呼道:“好的,好的,我们现在就回房间打扑克,我们要好好的赢你们两个有钱人。”

    李明说:“好,我们俩没人拿出两万块钱,你们什么时候赢光了,什么时候就不玩了。”

    石慧高兴地说:“我们可是光赢不输的。”

    “好,就看你们谁赢的多了。”

    四个女孩叽叽喳喳地走到前面,她们上已经穿好了衣服,总不能让外人看到她们属于这两个男人的美好物事,到了房间,屋内乎乎的,李明绪很好,居然亲自摆好桌子,准备好了扑克,李明先坐下,安逸和杨洁在一边一个坐在他的大腿上,李明说:“你们跟我坐的这样近,我怎么出牌?”

    安逸说:“那我不管,你就看好你的牌好了。”

    李明笑着说:“那你们就看着我的牌出牌得了。”

    何子键笑着说:“反正我们是是只输没赢的,就让她们看着出好了。”

    石慧亲了一下何子键说:“就是,还是我们何大哥大方。”

    何子键和李明分别准备了两万元钱摆在那里,安逸美滋滋地说:“就冲这钱,也该让你们打牌也有刺激。来,咱们来个光腚打牌,你们越打越穷,我们越打越富。”

    李明说:“为什么我们越打越穷,你们越打越富?”

    安逸已经把自己脱了,说:“你们最后输的把自己输没了,我们这里可是填不满的。”安逸拿着他的手捅了一下她的毛乎乎里面的无底洞。

    李明恍然大悟说:“也是,都说输的.蛋精光,就是说男人输的东西都输给女人了。那我们就输。”李明索也把自己脱了。

    何子键摇头笑着,但他却没动,心想,这玩的也真是太有花样了,居然脱光看子打牌,这也太过黄色,都说李县长没别的毛病,就是喜欢色,这说的还真是不差,就是喜欢跟女人玩,可也没这样的玩法。他怎么也不好意思脱了衣服打扑克。

    石慧看到何子键没动,就说:“何大哥,该你了。”

    何子键装迷糊,说:“该我什么?”

    “脱衣服啊。”

    “还真的脱啊?”

    “怎么,就你特殊啊,李县长都脱了,你不能搞特殊啊。紫蒙,来,咱俩把他扒了。”

    何子键大喊:“别啊。”

    李明笑着说:“就该扒光他。”

    石慧说:“怎么样,这可是县长的命令,扒。”

    这次不但是石慧和紫蒙上来就扒何子键的衣服,而杨洁和安逸也上来参与扒何子键的衣服。四个已经光着子的女孩很快就把何子键弄的和睦她们一样了。石慧笑着说:“怎么样,我们现在可是光着**串门没外人了。”

    何子键无可奈何地看着她们,安逸对何子键说:“打牌,现在你可不能玩赖了,藏牌也别想藏。”

    李明笑着说:“我们被你们剥的溜溜光,想藏也没地方藏了。”

    石慧和紫蒙坐在何子键的大腿上,开始摸牌,何子键只觉得四条光滑的.在自己的大腿上,那种摩擦的感觉,让他有些看不清抓的是什么牌……

    突然,何子键的传呼响了,他的大哥大在偏远的山区接不到信号,而传呼这个小东西在那个时候发挥着巨大的功能。石慧从何子键的后拿过传呼机,笑着说:“我就知道是哪个女人给你打来的。”

    何子键判断这该是任慧芳打来的,他几乎把放在家里空空的大房子里呆了一天一夜。但是在官场,实在无耐,看到石慧要看他的传呼,就说:“你得让我有个秘密吧?”

    石慧笑着说:“那好,许你有秘密。”

    谁料,传呼不是任慧芳打来的,居然是盛雪,盛雪的留言是:“一次欢,让我看到过去的你,你的猛烈把我召唤到新的生活里,如果可以,我的一切都给你。”

    何子键赶紧删掉,这真是有些过分的表白,似乎就是说,你**我,让我发现生活是美妙的,如果可以,我还让你干我。何子键想,这个写东西的女人,智力怎么这样低劣?盛雪过去不这样啊?也许还没从跟他.的时刻解脱出来吧。接着就是苏哲全打来了传呼:“我们结束了,也不知道你老兄干什么去了,招呼也不打一个,祝你大展宏图。”

    何子键猛地推开两个光着的女孩,奔到电话机旁,打通了宋丹来家的电话:“喂……”

    那边传来宋丹来的声音:“你喂个什么,大家都等着你,你下载页不见个面,人家都走了。”

    何子键马上说:“我临时接到领导的一件重要工作,让我马上去办,所以……丹来,真是对不起。”

    “没什么,我知道,你现在是不由己啊。”

    “他们都走了?”

    “走了,你到底跟盛雪干了什么?”

    “怎么了?”

    “盛雪一天都兴高采烈的,这才是高高兴兴的盛雪,我就想,一定是你给她吃了兴奋药了,我问你,是不是昨天晚上,你跟她睡了?”

    “别胡说八道。”

    “一定是。”

    “今天是我的问题,你们也休息,我就不去看你了。”

    “我也困了,想睡觉了。”

    挂了电话,何子键有些失落地坐回到位置上。这些同学,何子键现在真的想跟他们在一起啊,但是他真是招呼也没打一个就从酒桌上逃了,跟这些喜欢光**的女孩在一起。

    但是看到李明玩的津津有味,他也不能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倒是石慧发现了何子键的神色有点失落,就问:“何大哥,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活动啊?”

    何子键说:“没事,他们告诉我那边结束了,我就更可以安心了。是我的一些同学在县城参加婚礼。”

    “嘻嘻,同学会同学,就是搞破鞋。怎么样有没有旧人,闯进你的被窝啊?”

    何子键也不在乎地说:“别说,还真有。昨天晚上就跟我在学校时搞的女朋友呆了一个晚上。”

    紫蒙摸了一下何子键下面露着的大东西说:“怕是这个东西没闲着。”

    何子键也在紫蒙的下面的芳草地的片儿上捏了一下说:“都是为了这个。”

    李明突然大笑着说:“好了,我这两万输没了。子键,你的怎么样?”

    何子键说:“那我就分了得了,我们可以单独活动了。”

    何子键这样说,就是早干完早结束,他心里还真是惦记家了,看来兴致勃勃的李明非干个通宵不可。

    “好吧,我们分别行动。你到楼上,我在楼下。”

    别墅里有两个卧室,干好分成两拨,何子键无耐只好听从李明的安排。李明当然是对他好,才把这样漂亮的大美女送给他玩的。可他总觉得这样玩的太过,也许还真的要玩出麻烦。

    但他现在是制止不了的,自己也被李明拉到这样的浑水里,他也不能让自己保持干净了。

    石慧喜滋滋地说:“那我俩就跟何大哥上楼了啊。”

    安逸笑着说:“何大哥可是威猛的很,可要让何大哥手下留啊。”

    石慧说:“那不叫手下留。”

    安逸说:“那叫什么?”

    紫蒙说:“那叫下留。”

    安逸笑着说:“也不是,那叫……大叽叽上留。”

    何子键苦笑着说:“好了,你们就别糟践我了。”

    “我们这是抬高你啊,是不是?”安逸问。

    那紫蒙和石慧纷纷说:“是。是说明你了不起。你看,现在就这样大哦。”

    何子键看到李明等急了,就拉着石慧和紫蒙说:“我们别耽误时间。”

    “就是。走,我们上楼。”

    何子键回头看了李明一眼,李明已经被安逸和杨洁两个女孩弄进了屋里,接着那安逸就啊地笑了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弄了一下,然后就没了动静。石慧推着何子键进了房间,说:“咱们可就不管他们,你可就是我们俩的盘中餐了。”

    何子键笑着说:“咱们就不说我是老虎,你们是我的小绵羊呢?”

    紫蒙说:“那我们就当你说的那个女孩,被你弄走得了。”

    石慧笑着说:“反正我们也是要被他祸害的。”

    紫蒙搂着何子键说:“那我们就先把你祸害了。”

    两个女孩把何子键推到上,石慧亲着何子键的嘴,紫蒙捧着何子键的下面就亲了起来,紫蒙捏了一下下面的两个圆东西嘻嘻一些说:“这两个东西可是宝贝,我可不能弄伤了。”

    石慧说:“你弄那个,我弄这个……”

    何子键不理她们,似乎把自己就交给她们,但他总觉得今天玩的过了,他想离开,但又没有充足的理由。

    突然,只听到一阵急急忙忙的脚步声从外面奔上了楼,何子键一愣,忙说:“坏了……”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