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歌舞烂女星++++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93 歌舞烂女星++++)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哥哥,我们太你了,现在让你看一眼,不然可就没这个机会了。”何子键还不知道让他看什么,那个紫蒙掀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两坨漂亮的.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可是没少看,但他还是很感兴趣地看了一眼。

    “怎么样?”紫蒙像是显示着自己,把何子键当做没见过这样宝贝的**二蛋,何子键心想,这李县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这个几个宝贝,漂亮是漂亮,就是太不高雅,一点也没有文化素质,不过,现在这些唱歌跳舞的,不都是这样?找到能给自己出赞助费的,马上就劈腿让你干,别说她们说一些不雅的话了。

    突然,安逸探过脑袋亲了何子键一下,说:“好,这是对你的奖励,你不会把我们放到半道上吧?”

    何子键笑着说:“那是不能的,只是这附近没有厕所,如果你们非要上,这荒郊野地到处都是厕所。”

    “那不把我们的**冻掉了?”石慧说。

    紫蒙认真地说:“**是冻不掉的。”

    “那什么能冻掉?”

    “哈,我们的也不能。”

    “就是。”

    安逸说:“有个东西就能冻掉。”

    紫蒙说:“是耳朵吗?”

    “耳朵能撒尿啊还是能出女人的经血?”

    “那就不知道……啊,哈,知道了。”

    杨洁大声说:“是男人的……那个。”

    “那是我们没有的,用不着担心。”

    几个女孩哈哈大笑,有的还在别人的裆下捏了一把。

    何子键猛地刹车:“你们给我下车。”

    那安逸吓了一跳:“为什么?”

    “你们说的话太脏。”

    “嘻嘻,大哥,我们就是这样,这什么话不是说的?我们还想不到,你这个开车的,还真是很正经哦。大哥,求你开车吧,我们让李县长给你奖励。”

    何子键叹息一声说:“我们的李县长怎么认识你的?咳,我真的不该来啊。”

    “你敢抗拒县长的命令?”安逸说。

    何子键也不再里她们,只好开车继续往雪乡行驶。开到雪乡的一个小别墅跟前停下,安逸对何子键说:“谢谢你啊大哥,我们今天就不回去了。”

    何子键看了她一眼,对那几个女孩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们叫李县长。”

    那四个女孩看了看何子键,何子键没再理她们,走进那个小别墅,李明正在一个人看电视,何子键心想,这可是够悠闲的啊,但他对李明的印象明显不如齐官亮,但下届李明很有可能从县长升到县委书记的位置,很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取消哦那个代字。

    通过这次招商引资,李明就更了解了何子键的能量了。何子键这个年轻人还十分的义气,为了领导能头拱地去为你办事,他要把何子键培养成自己的心腹,而那个楚天舒无非就是长着一个漂亮的脸蛋和一个能让男人使用的,虽然美好,但这样的东西有的是,而何子键这样的才华。却是绝无仅有的。

    “李县长,我把她们带来了。”何子键走了进来。

    李明喜笑颜开地站起来对何子键说:“子键,辛苦了。我就是想让你来这里歇歇,咱俩聊聊天,找几个人助助兴,这里可是非常的安静啊。”

    何子键听出了李县长的话外音,那就是他是单独请了他自己的,到这里来,就是县长使用的特殊的权力,玩玩乐乐,让他放松一下,而那几个漂亮的宝贝,就是李明弄来给他们助兴的,这样说来,这些女孩还真是够格,大方而且漂亮,放得开敢劈腿。

    何子键笑着说:“她们是饶河市歌舞团的啊?个个可是很有才华的。”

    何子键不再说什么耍飙的的事儿,而且捧着她们了。

    “是啊,这大过年的,我们到这儿来玩玩,总不能就我们俩吧?你是咱们县最有发展潜力的年轻人,我是看好你了。让她们进来啊?”

    这是一间豪华的大客厅,来个几十个人都不显得拥挤,这四个宝贝一定会让这里闹的。何子键出去请她们进来。四个漂亮的女孩跟在何子键进来,她们还想,这个司机居然也跟着她们进来了,不过,要是玩起来,这个司机一定比他们的县长猛。

    安逸的认识李明的,安逸一走进来,李明就笑着迎接上去说:“四个美女,真是辛苦了啊。”

    安逸把自己的子贴到李明的上,滴滴地说:“我们姐妹几个可是大过年的来陪你啊,你可不能亏待我们啊。”

    李明笑着说:“我不会亏待你们的。今天是元旦,先给你们一人发个见面礼。”说着李明就拿出四个红包,“你们一人一个,里面是一万块钱。安逸这是给你的。”

    安逸自然是不满足这点钱,就说:“这可只是见面礼啊。”那意思是还要有更大的礼品的。

    “是啊,我没说吗,这只是见面礼的。这位漂亮的女孩叫什么?”

    紫蒙走上一步,心想出来就是边玩边挣外快,见面礼给一万也就不少了,就是让人一顿,给个一万她也会劈开腿让人的。

    “四个啊,是最好的姐妹,她叫紫蒙。紫蒙,这是李县长。”

    “李县长。”紫蒙地叫了一声。

    “紫蒙,很高兴认识你这个小妹妹。”李明说着就把那只大红包塞给紫蒙。

    “谢谢李县长。”紫蒙上去就亲了李县长一下,李明也拍了一下紫蒙的脸蛋。在一边的何子键心想,看来李明是在自己跟前什么也不想避讳他,这是让自己知道,县长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这样自己就必须站在他的边为他出力了,而主要是工作以外的事的。

    何子键想,过去他在县委大院那边,对政府这边的领导还不那么的熟悉,自己在这边也没什么心腹朋友,虽然宋丹来是同学,但宋丹来的档次是不够的,他接触不到县里的高层领导不说,他本也是个边缘人,陈娟的老头计德厚倒是够档次,但计德厚毕竟年纪比他大得多,两个人之间很难建立那种真正的密切关系。现在他对楚天舒很有些不满,李明也开始疏远这个女人,自己再跟这个人保持什么关系,显然是不明智的。他现在还真的需要在县政府这个人马中,有一个跟自己不错的人,但绝不会是县长一级的领导。最好是政府办的人。而楚天舒却是个过时的人物了。

    何子键继续看着眼前这四个漂亮女孩和县长李明介绍偶的过程,他现在还要靠后。

    轮到石慧了,石慧在这几个人中,显得有几分稚气,就像个唱童声的一个大女孩,但她却是一掐一包水似的花骨朵。也许是刚认识到她们这样层次和素质的女孩,也就没什么大出息了,也看靠自己的青和漂亮赶紧捞钱才是正经,于是就结识了安逸这样在场上捞钱的老手。

    “李县长,我叫石慧。”石慧地说。

    安逸笑着说:“石慧是我最小的姐妹,李县长,你可要多多的偏啊?”

    李明看着石慧,笑着说:“我看你好像程琳似的。”

    石慧说:“那是我的偶像,我也想成为程琳那样的人。”

    李明说:“等我听听你唱的怎么样?这个给你。”

    石慧接过红包:“谢谢。”

    最后的是杨洁,在这个几个女孩中,杨洁长的稍差一些,介绍杨洁的时候,李明把红包给了她,没等杨洁说什么,就对几个漂亮女孩说:“你们都楼上休息换衣服,我和何子键谈谈一下工作。”

    安逸大吃一惊说:“这个是你说的何子键啊?就是你们的招商办主任?”

    “是啊,哦,我还没有给你们介绍,何子键可是我们县最有发展的年轻人,是我的招商办主任不说,而且还香港大老板任明达喜欢的人,说不定就给我们县一下子就弄来几十个亿的投入,怎么样,他也帅气吧?”

    “啊,我们……我们把他当成司机了。”紫蒙开始就对何子键一见钟,现在听说他就是何子键,立刻上去拥抱起来。

    何子键推开紫蒙,而石慧走上来说:“真怪我们的眼睛看不出你就是何子键,我们认罚,你让我们干什么都可以。”

    何子键笑着说:“不知者不怪。你们上楼,该准备什么就准备什么,我和李县长谈点工作,一会听李县长吩咐。”

    “好嘞。”

    几个漂亮的女孩像天鹅似的上楼去了,李明说:“子键,来,我们喝茶。”李明给何子键倒上茶,何子键做在李明的对面,李明说:“你当上楼招商办主任,我也是瞎忙,也没个时间跟你谈谈工作上的事儿,今天是元旦,咱俩聚在一起,放松一下,也谈点工作上的事。”

    听到李县长要跟他谈工作上的事,何子键就在房间里找记录的东西,李明说:“我就是随便的说说,不用记什么。你过去在文联那边就干出了成绩,可我没想到一上任就干的让人惊喜,好啊,你是个很有开拓精神的人,齐官亮走的时候给我干了件好事。”

    何子键说:“李县长,其实这都是一场意外,也是……”

    “机会随时都存在,就看我们是不是能抓住这个机会,你就抓住了这个机会。子键啊,你是我最喜欢的年轻人啊,你这样下去,焉知不会早早就超过了我?我们在省城举办的那场迎接任明达的宴会,你居然能把省委的崔书记请到我们的餐桌上,这在我来说几乎都是不敢想的啊,你想,那可是崔延天啊,我们一个小小的宁古县算了什么,我这个县长,在省城算了个什么。”

    李明十分感慨地对何子键表扬加恭维着,但何子键自己心里是有数的,如果他不是搞了个曲线运作,找到了白嘉丽,而且干的白嘉丽这个漂亮的女文化学者痛快的直叫唤,他怎么能请到崔延天?但这毕竟是他的功劳,于是他就谦虚地说:“李县长,这是我必须做到的,我自打接受招商办主任一职,我就决定要把我们宁古县的招商引资工作搞上去。”

    李明深有感慨地说:“不搞上去不行啊,我们本来就落后了。齐官亮搞了那个森林旅游的战略,其实我是不看好的。是的,那是环保低碳的项目,可是我们的旅游产业好处于刚刚萌芽阶段,是不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效益的。但他一看到了我们县的弱点,那就是在招商引资上作的是不够的,我们把这样重的担子交给你。这是对你的巨大的信任啊。下步就要抓住任明达这个突破口,进一步加大在港台一带的的商人中进行招商引资的力度,你想想,我们县是天然粮仓啊,又有着大森林。这样的优势我们要利用好,所以,就看你的了。走,咱俩去打保龄球,我们今天就是放松,上了班后就要大干一场了。”

    何子键来的时候看到有一幢漂亮的大楼,但这里几乎没什么游客,就知道这里是专门为县领导准备的玩乐的地方。看来,如果不是县长的邀请,他是没资格到这里来的。

    李明换了衣服,和何子键一起走出小别墅。何子键心想,那几个女孩哪里去了?可是他们到这里一看,那几个女孩蝴蝶似的在球道上翩翩起舞般的打着球,这里除了这四个漂亮的女孩,就没有其他的人。何子键心想,也许县里的一般的副手,都没资格到这里随便的来玩吧。因为这里真是非常豪华,县里几个副书记和副县长,如果有出任这里的资格,那这里可就不止这几个人了。

    高级的场所是为主要领导预备的,是为了他们更好的休息,但正因为他们有着绝对的权力。何子键心想,自己就是不想当县长都不行,如果讲究权力来说,他这个县里的招商办主任,其实什么也不是。

    安逸把一只球扔到了球道上,倒下了四个,她无耐地叹息一声,和她打对手的是石慧,石慧打倒了六个,看到李明走了过来,几个女孩莺歌般地叫嚷着:“李县长,来跟我一起打。”

    李明笑着说:“我跟安逸比一比,你们跟何子键一起玩。”

    石慧笑吟吟地向何子键走过来说:“何大哥,我跟你比一比。”

    那个紫蒙说:“石慧,你输了就下去啊。”

    “是啊,你输了我们就上。”

    何子键说:“那我们一起来吧。”

    于是几个人就一起在一个球道上玩。打了几局,浑出了透汗,何子键觉得还真是停舒服,忙了好多天,今天是真的休息了,不然还真的要在宋丹来的婚礼上跟大家拼酒。

    李明也是满头大汗,打完了球,李明对大家说:“这里圣桑那是不错的,我们去洗洗。”

    何子键没想到,这样的小地方居然有新兴起的桑那,但总不能设这几个漂亮的女孩一起洗吧,但安逸已经叫了起来:“我们去洗桑拿,嗨,刚换的内衣湿透了。”

    李明在前面走着,何子键跟着,来到楼上,进入一个宽大的门里,在漂亮的换衣间换了衣服,何子键看到李明脱光了衣服的样子,那大叽叽软塌塌地耷拉着,他脱了衣服后,露出雄壮的体,李明羡慕地说:“还是年轻人啊,我是不行了。”

    走进桑拿浴室,一股气扑面而来,虽然看不清楚,但那四个女孩叽叽喳喳的说笑声刺激着他的耳朵,怎么,真是在一起洗啊?何子键狐疑道,但李明却很是习惯地说:“好好蒸蒸,真是舒服啊。”于是李明不再说话,安静地享受浴室里给他带来的享受,何子键也不去看那几个女孩是什么样,是不是完全脱光了衣服,闭上眼睛,但他的思绪却很是烦乱。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