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打开花瓣迎接你++++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87 打开花瓣迎接你++++)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小屋子静静的,炉子里的火焰熊熊燃烧着,似乎像他们两个膛里的烈火。何子键心想,方亚亚看来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就在今天要把自己献给他。

    方亚亚当然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孩,但他绝对不会跟她结婚的那种,他现在有了任慧芳,就是没有任慧芳,他也不会跟一个女下属谈恋的。

    但他们现在居然在干这样的事。

    不过,这几天他不就是在干这个吗?他是怎么干的,方亚亚也不是不知道的。

    工作,工作,这个似乎也是工作;官场,官场,干女人似乎也是官场里混的一部分。

    在这个小屋里,此刻,方亚亚喜滋滋地含着何子键粗大的东西,那红艳艳的两片唇,就像叼着一根硕大的雪茄,自己那黑乎乎的丛林刚好贴在她那好看的脸上,这让何子键不那么的好意思,但方亚亚十分投入的样子,何子键觉得既新鲜又滑稽。方亚亚弄的十分卖力,似乎就是为了让他高兴和痛快,他不自觉地笑了一下,也有点不好意思,心想,这成什么,人家这样漂亮的女孩,这样不嫌弃,居然这样。

    他还是有些害怕,他毕竟不是个斫轮老手,对于占有女人,在她们上获得快乐,也不是他最想干的事,他还是想好好的谈恋,就一个人。他忽然说:“要是你爸妈闯进来怎么办?”

    方亚亚松开嘴说:“不会的。”

    “所以你才这样大胆?”

    方亚亚抬起头来:“你……你笑我……我让你笑我?”

    “不是笑你,我是觉得……”

    “我就是想让你喜欢,让你高兴啊。怎么的?”

    “哦,没什么。”

    方亚亚继续着,何子键站在那里,他似乎动弹不得,也不想动弹,自己的东西在方亚亚的嘴里,自己现在完全被她控制似的。

    方亚亚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居然这样大胆地用嘴弄着自己下面的大东西,把他的东西弄的像个粗大的棒子,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虽然有两次方亚亚向他主动示,几乎就是想打开自己,让他他,他以为那是这个女孩有几分的*,但他现在才明白,这是这个方亚亚完全是出于对他的感激,让他满足,也就是说,她是用自己的体,让他高兴的。

    是啊,他无形中给了她三十万的奖金,这绝对是一笔大钱,在这1992年年底的时候,足可以买几座房子,这样方亚亚就是怎么做,都是愿意的,何况她本省就是对自己倾心的。

    但他必须忍耐着想她的.,干她是容易的,只要向方亚亚那敞开的**插将进去,她快乐,他也满意,但他不想这样做。

    他看着方亚亚动的脸那样的投入,也显得十分的漂亮,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不是,这样不好吧?”

    方亚亚过去是见过这个东西的,不但是见过,也让这样的东西进入过自己的体内,也就是说,她已经不是**,即使是**,她也会给何子键做这样的事的,他是个了不起的男人,还非常的仗义,这三十万解决了她家的多大的问题啊,房子问题解决了,爸爸下岗后可以有足够的资金做个买卖了,这是她做梦都想为家里解决的问题,何子键刚上任没几天,就给她办到了。

    对于这次的招商引资,她只是出了很小的一点力,她本以为就得个三万两万的,但她没想到居然一下子就得了三十万,过去这样的奖励都是领导的,下面的人就混个吃喝就是了,可她一下子就有了三十万啊……

    她还能为何子键做什么?只要是何子键高兴,她就是让的爬不起来炕,她也是高兴的。

    何子键这个大东西也是很喜欢人的啊,她想喜欢喝把玩一件珍品那样亲着,轻轻的揉捏着,对何子键说:“怎么不好?你不高兴吗?”

    “高兴啊,可是……”

    他的东西还没有那个女人这样给他弄过,这东西总不是含在嘴里的东西啊。

    方亚亚似乎对何子键的笑更想表现的霸道,把何子键推到小屋的炕上,说:“今天你可就是我的人了。”

    想到这几天虽然都跟着何子键在一起,但只能看着何子键跟人家那任氏姐妹快活,她的心里就疼的难受,也就真想好好的享受他一下。

    看到方亚亚已经脱干净自己的衣服,她那饱满的山包就在自己的眼前晃动,自己的手控制着不去向方亚亚腿间那片宝贝领地摸去,何子键赶紧说:“咱们还是别这样吧?”

    方亚亚越是觉得何子键这样的不想要她,她表现的.越是强烈,自己也是美女啊,这个东西居然熟视无睹,这让她更加的来劲,说:“你越是这样我越是要把我自己给你,不,你越是这样,我越是要你要我。”

    何子键被方亚亚推到的小屋的炕沿边上,没地方可躲了,自己的裤子也被方亚亚剥到了一半,虽然他稍一用力,就能把方亚亚弄到一边,但他看到方亚亚这样的劲头,也不想让她不高兴。

    “还要这样的?”

    方亚亚微微一笑说:“怎么就没有?你现在就见到了。来啊。”

    “干什么?”

    方亚亚生气地握住何子键暴露出来的下面的大货说:“你这样我可生气了,你不就是在控制着自己吗?你不用这样啊,我是真心要把我自己给你的,来吧,咱们还是快一点吧。”

    大家还在喝酒,一会一定要怀疑他在干啥呢,送方亚亚也不需要这样长的时间,方亚亚这个小**居然有这样的心计,但他已经上了她的小当,方亚亚也是让自己高兴,让他在这个特殊的子玩她一次,他也就准备速战速决。

    方亚亚下面的菊花岛已经门户大开,那红艳艳的两片花瓣争奇斗艳地向他召唤,他也就不再犹豫,说:“还是我来吧。”

    方亚亚喜滋滋地说:“这就对了。来吧。”

    方亚亚躺下后打开自己,何子键朝着那湿漉漉的门户咕唧一下就顶进,方亚亚哼叫一声说:“你的可真的粗大啊,怪不得……”

    何子键猛地一下说:“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见到你的女人都是那么的喜欢你。”

    何子键说:“你妈妈爸爸起看房子,也该回来了吧?”

    方亚亚说:“怎么的,你急什么?”

    “不是我急,而是我们的时间不多。”

    何子键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也做到了收放自如了,弄了一会,看到方亚亚叫的发狂,就说:“我们还是赶紧结束吧,不然单位的人又该瞎想了。”

    方亚亚说:“你想出来就在里面出吧。”

    何子键开玩笑说:“那怎么行?给你弄出个孩子,我可担当不起。”

    方亚亚捏了何子键的东西一下说:“现在是安全期,你不想出也可以。回家还是给任慧芳吧。”

    何子键倒是没想这些,只是他想早点结束跟方亚亚的欢,他现在并不缺解决.的地方,他也不是那样憋的难受的时候了。

    这时何子键的大哥大响了,是是孙阳打来的:“我说你送人怎么送了这么长时间?”

    今天是什么子?今天可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啊,大家都在喝酒寻欢,他却在……

    何子键赶紧说:“方亚亚喝多了,我跟她爸又说了几句话,我现在就在路上呢。”

    “呵呵,你让我……”

    何子键心一惊:“怎么?”

    “没怎么?你还在跟她爸说话吗?”

    “我现在出来了。”

    现在真是撒谎不用打草稿了。

    “我们去夜总会等你吧。”

    “好吧,我现在就赶过去。”

    何子键放下电话对方亚亚说:“你看,这就来追了。”

    方亚亚也觉得时间有些长,就让何子键从自己的下面抽出来,给何子键的擦了擦,自己又蹲在那里洗了洗说:“那你就赶紧回去吧,我爸妈他们也快回来了。”

    何子键穿好衣服,方亚亚把自己再一次投到何子键的怀里说:“不管你跟谁结婚,只要你想要我的时候,我一定让你过瘾,好好的。”

    何子键亲了一下方亚亚说:“以后可不能说这样的话,我们是好同事的明白吗?”

    “那你是以后不想跟我这样了?”

    何子键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就含糊的说:“你也是要找朋友结婚的,我们这样做,这成了什么?”

    “子键哥,你真是个好人。”

    何子键心想,好人倒是谈不上,但他真的不想跟自己的女下属总干这个,虽然起来也真是美事儿,但自己这个当领导的,怎么也不能总是想着下属女孩啊。

    出了方亚亚家,开车来到夜总会的大包房,几个人在跳舞,一个人在南腔北调地唱着什么,看来大家都喝的有点多,看到何子键回来,孙阳走了过去,舌头有些大,说:“你啊,我的何主任,你这是耍赖,没喝好。”

    看到桌子上有啤酒,孙阳说:“我还要跟你喝。”

    何子键说:“就别喝了吧?”

    “不行。你不喝就不是女人养的,就是……”

    孙阳说起话来已经犯潮,何子键就说:“好,那我就喝。”

    孙阳干了一大杯啤酒,何子键也跟着干了,孙阳说:“来咱俩跳舞可以吧?今天你可是扬眉吐气了,要跟我好好的跳舞,我知道你跳舞跳的好。”

    何子键无耐,只好跟孙阳慢慢悠悠地跳舞,灯光有些暗淡,当转到一个角落的时候,孙阳猛地搂了一下何子键说:“你跟我说,你干什么去了?”

    何子键一愣,说:“我去送方亚亚去了?”

    “你说你跟他爸说了会话?”

    何子键突然意识到,自己随便说的谎有可能给自己带来了麻烦,但也只好这样说下去:“是啊。怎么了?”

    “你呀,还是年轻,不过,在官场上不说谎话办不成大事。我只想告诉你,方亚亚的爸爸没在家,她家就她自己,是不是?至于你们干了什么,就不是我该管的事儿了。你现在在宁古县如中天,就连县长也要抬举你。你想想,以后你的老泰山是任明达,你的地位……不过,你要知道这里还有我的一份功劳。”

    孙阳洋洋自得地说,趁大家不注意,猛地把手伸进何子键的裤子里:“我看看这个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让女人们着迷。”

    “你……”何子键把声音放低,“你怎么这样,大家……”

    “我怕什么?”

    孙阳一摸,啊地一声:“你的家伙还真是大啊,这还没硬呢。”

    何子键看着大家都在干什么,还好,没人注意他们,孙阳想把何子键的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让他摸一下子自己的大,何子键装做打电话,推开了孙阳走了出去。他发现这些女人都疯了,对他的东西想摸就摸,妈的,真不知道这些女人知道不知道什么是羞耻。

    可是,他自己又怎么样?

    这个时代似乎就是这样的时代,也许是过去锢的那么多年。现在一下子开放了,大家就知道什么是人所需要的了吧。

    人的东西,也许就是人所天然需要的东西,他没有批判的理由。

    他想抽烟了,这时单位的一个年轻人走出来,他要了根烟,抽了起来。

    是啊,他想,他自己怎么样?不是这几天都在跟女人的体和搞在一起吗?

    散场后有的还要拉着何子键喝酒,何子键坚持不去,大家看到主任忽然间不那么高兴了,就没在强拉他,何子键给大家塞了一千元钱,让大家继续玩,他说他累了,开车就回了家。

    任慧芳一个人在宽敞的别墅里正闲的腻歪,看到何子键回来了,就扑到何子键的怀里,何子键也亲了亲任慧芳的脸,还没等何子键跟任慧芳说句话,他放在沙发上的大哥大突然响了,何子键接起来,一听的孙阳打来的,只听孙阳气呼呼地说:“你快过来看看吧,小张和大李子打起来,把人家饭店给砸了,我是没办法了。”

    “为什么打起来了?”

    何子键真没想到这些机关干部竟然这样的没素质,在饭店喝酒还能打起来,他真该阻止他们,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

    “还不是因为单位的事?还跟你有关系?”

    “跟我有什么关系?”何子键不那么相信。

    “反正我不管了,这两个人被带走,我说让他们找你。”

    何子键想了想说:“那好,我现在就过去。”挂了电话,何子键就对任慧芳说:“我的两个人在饭店喝酒打起来了,和砸碎了人家饭店的东西,我要去看看。”

    任慧芳不解地说:“你去干什么?有……有你们的公安局什么的,你跟他们是工作关系,有不负责法律。”

    任慧芳给何子键脱衣,何子键笑着说:“我们这里况是特殊的,当领导的什么都要管,不单是工作,其他只要发生了什么,都会找到你的。”

    “那……我不明白。”

    “慢慢的你就明白了。”

    “不,我不让你走。”

    何子键心想,也是啊,今天是1992年最后的一天,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任慧芳现在已经是他的准妻子,只是差个手续问题,他们正式结婚也是早晚的事,他在这个夜晚也的确应该在这个大房子里陪着她。

    可是,孙阳那边还在等他。这个当了领导,烂事还真是不少。

    何子键搂了一下任慧芳后正准备出门,但他说不出口,任慧芳生硬地给他脱了衣服,说:“我给你放洗澡水,我们一起洗洗,然后……你别给我动地方啊。”

    何子键的外衣已经给任慧芳脱去,任慧芳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进入到宽敞的浴池,何子键只听到放水的声音,他还在惦记那两个打仗被公安的抓走的两个人。他悄悄的拿起衣服,对任慧芳说:“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你别走啊。”

    任慧芳开门出来,一脸的埋怨,看到任慧芳两只漂亮的**上滴着水珠,红艳艳的头上也是湿漉漉的,下面那朵莲花上盛开着,何子键心就软了。他倒不是想现在干这干活东西,但任慧芳现在是需要他的,于是他看了一下时间,就想,自己怎么也要让任慧芳满足一下啊。

    “那好,我留下来,让我的老婆好好的满足一下。”

    “你可真是舍得我。”

    任慧芳羞地说,那双眼睛从刚才的埋怨,到现在的喜悦。

    这次是何子键给自己脱了,接着何子键一把抱起任慧芳走进的浴室……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