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看在干过我的份上……[7-7-读-书]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83 看在干过我的份上……[7-7-读-书])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83看在干过我的份上……

    当李明接到交警队队长张斌气喘吁吁而又胆战心惊的电话,向他汇报何子键开的车被几名不法人员砸烂的时候,李明的脑袋嗡地一下大了。

    为了迎接任明达父女三人的莅临宁古。李明不仅在接待上安排了最高规格的服务,而且在安全保卫上做到了和国家领导人来的时候那样的等级。到目前为止,宁古县来的最高规格的领导人就是国务院的副总理,那时就几乎出动了全县的所有的警力,这次任明达一行的到来,也享受了这样规模的安保规格。

    但他没想到的事,居然还是出了事。虽然砸的不是何子键的车,但何子键现在是接待任明达和参加这个招商引资项目谈判的主要人士,他的车被砸说明了什么?

    李明刚要骂人,你们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我现在就要撤你们的职务,但他现在是在宾馆里,他发火就会引来太大的麻烦,就对张斌气呼呼地说:“车上的人员怎么样?车上是不是还有个女的?”

    张斌说:“何子键和一个女的在车上,何子键还安全,但那个女的受了点轻伤。”

    李明一怔,马上说:“那个女的是谁?是不是……”

    张斌带着哭腔说:“那个女的居何子键说,她就是……就是……”

    李明明白了,马上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他们人都送哪了?”

    “现在已经送医院了。”

    “孙局长怎么没出现场?”

    孙建是县公安局局长,今天他的任务就是在第一线,出了一点麻烦,李明就拿他是问。

    张斌说:“他在指挥人去捉拿作案人员。”

    “那个任明达的女儿现在在什么地方?”

    “她在县医院,何子键陪在他边,还有……”

    李明气呼呼地挂了电话,让人去把楚天舒叫来,办公室的小秘书告诉他楚天舒没在。

    李明终于沉不住气了:“她去哪里了?赶紧给我叫来,我们要去医院。”

    那个小秘书赶紧给楚天舒打电话,楚天舒很快就赶了过来。就在她刚走进大门的时候,徐杰给她的传呼发来了几个字,办完了。

    楚天舒的心忐忑不安,她不知道自己干的是对还是错。通过这件事,最好是把何子键的气焰压下去,又把任明达在宁古投资的事吓回去,这样的不安全,他们在这样的地方还能做什么?但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影响到自己。

    可是她还真怕这些人把事闹大,如果真的把何子键,尤其是任慧芳弄出点什么伤来,那县公安局绝不会放过这件事的侦破,如果把自己牵涉出来,那可就完蛋了。

    刚走进大门,小秘书黎琳向她跑了过来:“楚主任,你快去,李县长找你。”

    “他什么事找我?”楚天舒边大步上楼,边问黎琳。

    “我也不敢问啊。我就看县长的脸色非常的不好。”

    楚天舒心想,糟了,也许还真的出了大事,这个徐杰办事还真的不靠谱,如果把何子键和任慧芳这两个人伤着哪一个,那可就完了。

    刚走进李明的房间,就看到李明走出来,楚天舒是熟悉李明的,一看李明的这个表,就知道是出大事了。

    “你去哪里了?”

    楚天舒吓了一跳。总不能是李明知道自己的行踪吧?李明对她还没这样态度过,但她马上笑着说:“县长,这是怎么了,我也就出去几分钟的时间,这就想我了?”

    李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因为楚天舒的边还站着黎琳:“跟我去医院。”

    “这个时候去医院干什么?”

    “别问,赶紧走。”

    李明已经大步走了起来,楚天舒赶紧跟在后面。楚天舒心想,看来是真的弄出了大事,这个徐杰真的干不出好事啊。

    车向医院方向开去,坐在李明边的楚天舒忙问:“县长,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明担忧地说:“这个孙建真是在关键的时候给我捅漏子,何子键的车子居然被砸,平时砸倒也就砸了,他也没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楚天舒马上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刚才何子键不还跟我们在一起?”

    “就是几分钟之前发生的事。”

    楚天舒又说:“总不能就是他自己吧?为什么要砸他的车啊?”

    李明叹息一声说:“怎么会是他自己?他是跟着那个任慧娟一起出来看闹的。我看这是有人故意在这个关键时候,给我们县造成不安定因素。这不是个刑事问题,这是个政治问题,一定是有人在后面跟我们县的发展大局过不去。”

    楚天舒吃了一惊,这也才意识到这绝不是一件小事,的确能跟政治问题联系在一起,但她决不能让李明把这样其实就是很小的一个报复复杂化。

    “县长,我看这事儿没那么严重,也许就是他何子键在什么时候得罪了人,在这个时候对他下了手。”

    李明这阵子有些对楚天舒看不上眼,冷冰冰地说:“什么人对他现在下手?就是真是他得罪了什么人,那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下手?他车上又不是他自己,还有……我看这人不是对何子键来的,而是对任慧芳来的。这让任明达怎么看我们?我们连个安全都无法保证,我们还怎么保证他们投资的环境?你给我接通孙建的电话,问他抓人抓住了没有。抓不住人,他这个公安局长也不要干了。”

    楚天舒的手一阵哆嗦,但她不能不听从李明的吩咐,就拿出那部何子键给她买的大哥大,看到这部大哥大,心想,自己也想做的真是过了,但她只是想教训一下何子键,也想给他的官运造成一点麻烦,但她还真是没想那么多,但现在看来很可能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啊。

    打通了孙建的电话,楚天舒的心里一阵冰凉,人已经抓到了,正在审讯,一会就可能出来结果,让她告诉县长再等一会。李明看着楚天舒不说话,就说:“怎么,是没抓到吗?”

    “他们抓到了。”

    “那是什么结果?”

    “他们还没审讯出结果。让我们在等下,他会打过来。”

    李明愤愤地说:“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现在去医院。”

    何子键的车被不明份的人砸烂的时候,他用子护着任慧芳,虽然何子键上被打了几下,但他沉得住气,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把事闹大,只能对任慧芳说自己没事,但任慧芳被一块玻璃刮破了脸,她现在躺在医院里,脸上蒙上了纱布,外面站着许多人,但何子键没让他们进来,只有自己陪着受到惊吓的任慧芳。

    他总觉得这次被砸绝不是件简单的事,他在宁古没得罪过什么人,自己的车在这个时候被砸,而且车上还有任慧芳,这绝不是一起简单的刑事事件,凭他的感觉,一定是冲这次招商引资来的。

    是有人对他这次取得的成绩产生嫉妒了吗?是自己单位的人吗?这个问题还真是难以判断,他刚到招商办就干出了这样的成绩,应该说是会被人嫉妒的,但他现在是招商办主任,就算是有人嫉妒,一个下属能对他这个新来的年轻主任产生什么嫉妒的心里呢?他想到了副主任孙阳,可是她的妈妈现在重病住院,自己又帮了她的大忙,该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下狠手。那么会是谁呢?

    受到了惊吓的任慧芳,绪又有点受到刺激,这更是何子键担心的,他一步不离地哄着她,但让任慧芳气愤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你们的车经常被砸吗?”

    何子键无耐地说:“这件事纯属意外,现在正在抓紧调查,抓到了嫌疑人,一定能问个清楚。”

    “他们不是冲着我来的吧?在这里我除了你,我也不认识谁啊?”

    何子键把任慧芳搂在怀里,说:“现在我也说不明白,但是我相信会搞清楚的,你别怕,我就在你边。”

    “可是,今天这个圣诞节……让我爸爸知道了该怎么办?”

    何子键叹息一声说:“我真是对不起他啊。我……”

    也许是真的悲伤,更是由于来自这股莫名其妙的火气,何子键流出了眼泪,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何子键突然大喊道:“别进来,你们谁也……”

    这时外面有个熟悉的女人声音说:“何主任,是李县长来了。”

    何子键抹了一下眼睛,上去开了门,李明一眼就看到何子键哭过,他的心里也一阵难受,这几天何子键所做出的所有的努力都取得或者就要取得丰硕成果,而眼前居然发生这样的事件,他气愤,也为何子键悲伤。

    李明拥抱了一下何子键,关心地问:“子键,怎么样,没受伤吗?”

    “我还好。”

    “我进去看看。”

    何子键走进去对任慧芳说:“李县长来看你来了。”

    李明对任慧芳:“真是对不起,发生这样的事件我负主要责任,我……”

    任慧芳对李明说话可是不客气:“你们县里经常发生砸车的事件吗?不要跟我说这是什么特殊事件,何子键是你们的招商办主任吧,他的车居然都有人砸,我还……哼……我现在要给我爸打电话。子键,去求你……”

    何子键对任慧芳说:“我会给他打电话的,你别这样生气,这样对咱自己不好,现在你可以质问我们的县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他给你一个回答。”

    “是啊,我现在就要他给我一个回答。这到底是为什么?”

    李明开始还不理解何子键为什么要这样说,当他看了一眼才明白何子键的心思,那就是让任慧芳把她的火气现在发出来,还有更主要偶的工作让她做那就是该怎样对任明达交待。

    “任小姐,一切都是我这个当县长的有责任,是我的无能,我保证……”

    这时,楚天舒手上的大哥大响了,楚天舒一看,眼里流露出惶恐的神色对李明说:“是孙局长的电话。”

    李明拿过大哥大就走出了房间:“我现在需要……什么……那好,你现在给我到医院来,对,马上。”

    李明像是被气愤的子倒了一下,楚天舒上去就要搀扶,李明猛地推开楚天舒,对医院的院长说:“我到你的办公室,一会孙局长来让他来找我。”接着又对何子键说:“子键,你来一下。”

    何子键跟着李明来到院长办公室,李明关上了门说:“真是对不起,别,让我说完,我这样说是有原因的,但我现在还不能对你说这些,我要说的是,这件事的后果你想到没有会是什么?”

    何子键说:“我也在想这件事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也在想着怎么样弥补,让任慧芳,我的意思是……”

    “你想说什么?”

    “我想我们大家都不把这事说出去,而最主要的,当然是任慧芳了。”

    “什么,你不想让任慧芳说出去?那是可能的吗?”

    “我想做点努力,如果任明达知道我的车被砸,而且任慧芳是在车里被砸了,那我们所有的一切都要完蛋了。”

    李明气愤地骂道:“这个该死的,我饶不了她。”

    “你说的是谁?”

    这时孙建敲门进来,李明对何子键说:“哦,没什么,这样,你去安慰任慧芳,我这里有工作要谈。”

    何子键出去了,李明马上就问:“你跟我说的详细一些。”

    孙建说:“事发生后我们立刻对各个路口进行围堵,抓住了一飞逃犯,接着又把另外三个在家中抓到,这样砸车一案的四个人都被及时的抓住了。”

    “你接着说。”

    “据四个人交代,他们是被一个叫徐杰的房地产商收买,然后实施打砸行为的。”

    “这是什么时间的时?”

    “他们是在半个小时之前被徐杰每人给一千元的报酬进行打砸的。”

    “这个徐杰真的受这个人的指使?”

    “是的,我们立刻对徐杰进行了抓捕审讯,徐杰说,他是一个多小时接到这个人的电话的,他们来到广场,看到何子键的车,这个人是暗示他,现在何子键在宁古县的地位如中天,他要对她的前途形成威胁,而且她在你心中的地位也在下降,她要在这个时候报复他一下,让大通集团的人害怕后离开。”

    李明的心都在哆嗦,但他对孙建安抚道:“现在这事太过敏感,你一定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就说是一些不明真相分子在过节期间扰乱治安,现在已经被拘捕。你要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孙建马上说:“就是啊。这是我的……”

    “好了,你回去吧。还要加强治安,别在发生其他的事件。”

    孙建心不那么忧郁了,和李明告了别就出去了。孙建一走,李明的火就上来了,他没想到楚天舒这个女人居然这样大胆,在这个时候制造乱子,这就是给他制造乱子,是跟他这个县长过不去。是的,他过去是干个这个女人,可也给了这个女人相应的汇报,不光是给了她想要得到的地位,还有许多可以捞到实惠的工程,可现在居然是这样愚蠢。

    他开了门对站在走廊里失魂落魄的楚天舒喊道:“你给我进来。”

    楚天舒生怕惹到什么人似的,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李明怒喝道:“把门给我关上。”

    楚天舒知道自己是要被李明骂一顿,关上门就嘻嘻地笑着说:“县长,看你,跟我还这样严肃……”

    就连李明自己也没想到,他猛地一个耳光抽了上去,就看到楚天舒的白脸从红到紫,接着就是五个大手印,楚天舒的嘴巴也有点歪了,李明先是吓了一跳,但他打也就打了,接着就咆哮着:“你**的到底想干什么?我们是怎么把人家请来的你不知道吗?我……我现在真想把你撤职后关起来。”

    楚天舒早就知道自己这是把宁古的天捅破了,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就是真的把她关几天也完全是正常的,她突然跪倒李明面前说:“看在我把自己给过你的面子上,你就饶了我……”

    李明叹息一声说:“你以后别给我说这些。我还没见过你这样的愚蠢女人,我怎么……好了。明天你安排一下工作,准备到市委党校学习去吧,这就是对你最好的选择了。下面的戏我还不知道怎么唱呢。”

    李明把楚天舒扒拉到一边,走了出去。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