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从疯狂到温柔,从温柔到疯狂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78 从疯狂到温柔,从温柔到疯狂)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马风终于放下何子键,擦了一下下面,说:“现在是凌晨四点,我们还可以睡一会。现在你大可以放心地睡一会,因为现在的案头工作我已经为你完成了。”

    何子键看着马风那终于满足了后的躯体,虽然这个的女人让自己付出了体力,浪费了时间,但也给自己节省了时间,最主要的是马风从专业的角度提供一个可作的方案,他还是满意的,就把马风搂在怀里说:“你也休息一下吧,这几天……”

    谁料马风突然跳了起来说:“我还是给你擦擦吧,看你这里黏糊糊的。”

    何子键知道自己的下面又是汗,又是被马风弄出的精液,就说:“这可真是体力活。”

    马风就笑嘻嘻地说:“.可不就是个体力活吗,这几天你的体力可是没少出,在你这里我可没什么办法给你补偿些。”

    何子键猛地下说:“走,我们洗洗再睡。”

    两个人又重新进入洗浴间洗了一下子,回到上,马风像猫一样地乖乖地躺在何子键的怀里,这次她可是真的累了,不一会就睡了过去。虽然又累又困,但何子键却难以成眠。他在想,任明达一行在李明和中粮集团省公司的杜总的陪同下,什么时候启程赶往宁古,他还没个时间表,这里的工作他也没做好安排,看来自己工作也有没想到的地方。

    就在这时,突然,他的传呼响起来,打开一看,是楚天舒发来的,楚天舒告诉他,他们从省城早晨七点出发,届时做好迎接的准备。

    何子键算计了一下时间。从省城出发,车到宁古时,也该是中午时分,做好迎接的准备,时间还是来得及的。李明在省城陪同任明达,在家主场工作的就该是姚龙富了,他要早些到单位去跟姚龙富汇报此行的况,也要拿出迎接任明达一行的建议和方案。

    任明达是到宁古县来观光游玩和投资的最大的港商,做出什么样的迎接形式都是不过分的,但何子键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世面都见过的,他要搞一个十分特殊的形式,让任明达感受到宁古人的好客,又具有文化色彩。

    看到马风睡的十分香甜,何子键也就没打扰她,轻轻地下,穿好衣服。怎奈现在是冬天,天亮的晚,不然他就要出门,找几个能给他出主意的人。

    他坐在桌子前,翻阅着电话本,寻找着相关的信息,突然一个广告公司的名字映入他的眼帘,那是专门从事庆典礼仪的公司,何子键在做文联副主席的时候和他们打过交道,其中的一个叫蒙曼的总策划让他很感兴趣。

    他立刻翻看他的名片夹,寻找这个叫蒙曼的名片。翻了几页,就找到蒙曼的名片,但现在是不是给一个还不那么熟悉的女子打电话,他还是犹豫了一下。

    好容易又过了半个小时,何子键终于等不及了,拨通蒙曼的电话,响了几下,但是没人接,何子键做出非打通不可的架势,直到电话的那头传来从睡梦中被叫醒的不满的话语。

    “你是谁啊,怎么这么早就打电话啊?”

    “真是对不起实在是有急事,打扰你了。”

    那边的话语柔和了一些:“哦,那你是谁啊?”

    “我是何子键,哦,我过去是文理的,现在我在……”

    那边停顿了一下,声音马上就变的高亢起来:“哦,是你,我认识你。你可真是精神,这样早就打电话。”

    何子键开着轻松的玩笑说:“我这个电话等了半宿了,现在才鼓足勇气给你打,但还是太早,不过,还真是有件十分重要的工作需要向你讨教。”

    “真是客气,既然是这样的急事,那我就牺牲我的睡眠,听从你的吩咐了。”

    “况是这样的。嗯,我先说一下我工作变动的况,我现在不在文联了,几天前我调到县招商办了。”

    “去做什么?当主任?”

    “是的,况是这样的,今天上午有一个重要的活动,就是迎接香港大通集团的董事长到我们县来,由我们的李县长陪同。我们准备搞个别出心裁的迎接仪式,我想,属于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所以我才这样早就给你打电话。至于费用方面,一定会让你们公司满意的。”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就是说,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内容?”

    “明天,啊,今天就是圣诞节了,这是他们一家三人,到我们县来过圣诞节,同时也对我们县的况做些考察和投资。我就想给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因为是我把他们请到我们宁古的。”

    蒙曼思考了片刻说:“那这样,我现在就做些准备工作,一个小时后,那时天也就亮了,你到我们公司来,我们做个具体的研究,你看怎么样?”

    何子键满意地说:“好,一个小时后,我们再联系。”

    放下电话,何子键觉得蒙曼的安排还是很满意的,这样他少付出些精力,还节省了时间更主要的是,人家做这方面的工作更专业。

    一个小时,他可睡一个小时。他在传呼上设置了时间,到时就可以叫醒了。他的确需要休息一下,今天他还要忙一天。

    外面还是漆黑的一片,在自己的大上,马风正睡的十分香甜,那露的半截**吸引一下他的眼睛,这个女人还是很可的。何子键想,这是不是结了婚的女人呢?现在的女人是不是结婚真的看不出来。

    他脱了衣服,轻轻地上躺在马风边。马风哼了一声,转过,投进他的怀里,却是没有醒来,他也就闭灯让自己进入睡眠状态。

    一阵电话声突然炸响,何子键猛地从睡梦中惊醒,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也许传呼响了,他和马风都睡的过死,就没听见。

    马风蔫蔫唧唧地说:“是谁来的电话啊?”

    “你再躺会吧。”

    何子键立刻接起电话:“你好,是我,何子键。”

    蒙曼说:“我现在就到我公司。你也就过去吧。”

    “这样,我开车接你,你住在什么地方?”

    “也好,这样可以节省时间。”

    蒙曼告诉了他住的地址。何子键立刻洗漱。穿衣服的时候,看到马风已经坐了起来,披着被子,好看的着。具有巨大的惑力。

    看这样子,这个马风还真像是自己的女人,也是住在这间屋子,睡在自己上的第一个女人,他不觉得笑了。

    马风说:“你笑什么?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我跟一个庆典礼仪公司的策划总监联系好了,要搞个很有创意的迎接仪式。他们今天中午能到,这样属于我们的时间就只有一个上午了。”

    “那你笑什么?”

    何子键上前亲了一下马风说:“我刚才看你的样子,像是我的……”

    “像你的老婆了是吧?”

    何子键未置可否,说:“你睡一会,然后你听我的电话,可能我还要到政府去一趟。”

    “你去吧,现在我就是你老婆了。”

    马风又躺下,劈开腿,很舒服的样子,何子键看了马风腿间露的部位,赶紧离开。

    开车来到蒙曼家的路口,这是一栋已经十分破旧的楼房,但还没有列入改造的计划,是由于这里稍显偏僻,县里的领导是不会住这样的地方。蒙蒙已经等在那里。

    跟这几天所见过和拥有的几个女人来比,蒙曼就显得没那样的华贵,但她从并不华贵的衣着上,何子键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的艺术的韵味。何子键判断,这是不那么富有,但很有品味的女人,也是一个具有特殊美韵的女人。

    看到何子键的车开了过来,蒙曼笑吟吟地招手。何子键停下车,说:“你好。这样早就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蒙曼说:“这是对我们公司的支持和帮助,不然都不打扰我们,我们就要喝西北风了。”

    蒙曼上了车,何子键说:“属于我们的时间不多,所以我才抓紧时间啊。”

    蒙曼说:“这个你放心,我一会让你看看我提出的方案,如果你同意,我们马上就动手实施,你尽管放心,我们有强大的人力支援,会在客人到来之前做好所有的工作的。”

    蒙曼所在的庆典礼仪公司,其实也是全县最大的广告公司,蒙曼是公司的策划总监。何子键第一次跟蒙曼接触是秋季看山旅游季节时的庆典,但那时他给了蒙曼的充裕的时间做准备,再说联系更多的是陈娟和蒙曼,而何子键到这来,只是来最后定稿。

    蒙曼让何子键坐下后,简洁地介绍了她提供的方案,何子键感到很富有创意,并且做了一定的补充。为了让蒙曼安心地给他们做好所有的工作,何子键拿出五千元现金,蒙曼笑着说:“我还没说这需要多少的费用,你就给我这么多钱?”

    何子键说:“我这么早就把你折腾来,这些钱也还是不够的,你先做一些预算,等一切结束,我再来跟你结账。”

    蒙曼微微一笑,也就不再提什么钱的事,何子键就要告辞,他还有太多的事需要安排,蒙曼突然说:“真想不到你这样快就提升了。这也看出来,你的能力真是不寻常。”

    对于一个年轻的文联主席,给一个女孩子的印象就是很有才华,而这样的才华无非就是让人欣赏,给任何人带不来实际的好处,但一个县里的招商办主任可就不一样了,这是个有着广阔发展前景,而且在经济上也会给任何一个私人的小公司提供便利的职务了,这样的公司,其中很大一部分的效益,都是这些花公款的人所提供的,文联是个穷单位,而招商办这样的部门,那就是一个县里的富翁部门了,哪个个体的公司,都要巴结这样部门的领导的。

    但蒙曼对何子键不是巴结,而是充满了神奇的向往,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才几个月的时间,这个比自己大步了两岁的年轻人,居然就成了这个县的招商办主任。

    何子键站住了脚步,回头看着蒙曼,也就是这简单的一眼,他突然发现这个很有几分典雅的女孩,是这样的美丽,决不能用漂亮来形容,而是美丽,她的眼睛充满的温柔的清幽幽的光芒,那长长的睫毛似乎带有几分询问的意味,那白皙的肤色是自然地,毫无装饰的。他的心不觉得动了一下。

    这个问题本来是很难回答,也不需要回答的,但何子键经过短暂的思考,说:“其实,这里有太多的偶然,也有太多的故事,有时间我给你讲讲我的怎么当上这个招商办主任的,一切都感到闹而荒唐,但是却充满了戏剧。”

    “好啊,等你有时间一定给我讲讲你是发迹史。”

    “现在还不是什么发迹,就是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搞不太明白了。好了,现在不跟你说了,今天就看你的了。”

    “我一定好好的表现,还等着听你的发迹史呢。”

    何子键向蒙曼挥挥手,走出了新时代庆典礼仪公司,上了车向县政府大楼开去。

    街道上流动着上班车流和人流,但何子键的眼前就是晃动着蒙曼的面孔。他不是个没见过女人,也不是个没干过漂亮女人的男人,但他忽然想到,像蒙曼这样清纯的女孩,还真是没有,那盛雪表面真诚背后的无,那郑晓丽的和诡计多端,那林霏霏的天真,还有就在自己家里躺着的马风,都是那么的漂亮可,却没有蒙曼这样的清纯,也许她也是个草根之人,没有任何的背景,但他经历了这些太有背景的女人,还是觉得这样的女孩朴实。

    刚停下车,就看到副县长姚龙富的车开进了政府大院。何子键赶紧下了车,就看到姚龙富下车后向他招手。

    “姚县长,我还有事向您请示。”

    姚龙富对何子键不像对待一个下级,而是对待他的领导那样地说:“子键,到我办公室,我听说你先回来了,怎么样,没休息好吧?”

    何子键说:“没事,我年轻,熬看几个晚上没关系。”

    “那也要注意自己的体啊。你在省城的一切我都听李县长说了。”

    “他给你打电话了?”

    “昨天他好一顿跟我介绍省城一行的前景,还让我跟你配合做好迎接任明达一家人的工作。”

    来到姚龙富的办公室姚龙富亲自给何子键泡上茶水说:“任明达一行的到来,的确对我们县来说是件大事,也必将推动对我们县的投资潮。今天他们就要到,你有什么打算?”

    “李县长临行前已经做了指示,我刚才又对迎接的仪式上做了一定的安排。让他们一进入到我们县境内,就感受着一种圣诞节的气氛。”

    “这来得及吗?”

    “我已经做了安排,应该是来得及。”

    “我刚才去他们下榻的宾馆去看了一下,那里布置的还是不错的。你可以去看看,还差什么。”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发现问题我及时向你请示。”

    “在这件事上,你有绝对的权力。凡是对工作不力的人和事,你可以行使绝对的权力,就是说我们不能满足于他们来看看玩玩,我们是要取得真正的成果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做了一个计划。我想……”

    “这个你跟李县长亲自谈,我们现在就是做好迎接他们的准备。”

    “好,那我就走了。”

    姚龙富笑着说:“看把你忙的。”

    何子键没工夫在说什么,马风还在自己家,是不是起来还不知道。他要先把她弄起来再说。

    回家一看,好悬没把何子键气死,马风也是真的累了,屋里也是,被子被踢开,一光溜溜的横在上,那和大腿根部完全暴露着。何子键上去就捏了那一下说:“别睡了。咳,看你,真是丑死了……”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