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侍候姐姐解决大问题++++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73 侍候姐姐解决大问题++++)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白嘉丽笑着说:“这对你们来说可是一件大事啊,现在来这里接机,也是对的,不然你这个小年轻的,让人家觉得有些冷落的呢。”

    何子键说:“是啊。”

    其实他邀请到任明达,绝不是自己什么级别的问题,他在人家那里算得了什么,但他在无形中让任慧芳的抑郁症好了,这才是大事,也是任明达肯到这里来过圣诞节的理由,任明达是听从了任慧娟的计谋,让任慧芳多好上一些,任明达出于对女儿的关切,才不远万里,到黑川省来的。

    “那你就赶紧走吧,还真够你忙的啊,我的年轻的招商办主任。”

    “姐,我这个招商办主任上任没几天,却搅动得到处都不安宁的。”

    “那是说明你有能力啊。”

    虽然白嘉丽让何子键马上去办事的,但她好容易盼来的英俊小生这样的男人,她怎能就这样轻易地让他走,就又把何子键抱在怀里,好一顿亲和摸,最后对何子键表示道:“子键,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想请的领导到位的,别人不给你挣面子,你姐可是要给你挣面子的。”白嘉丽又说,“你看,我们俩好好的玩了玩,我的感冒好了。”

    何子键就笑着说:“我就是说我一来你感冒马上就会好的。”

    白嘉丽摸了一下何子键下面的东西说:“是你给我弄的,把感冒给我弄出去。”

    何子键笑了笑,这知识女人说起色话也是这样的大方的,就说:“我真要走了,不然接机就来不及了。”

    “好的,我现在也给你联系领导。这些领导啊,个个都不知道忙些什么啊。”

    白嘉丽也穿好衣服,何子键和白嘉丽摆摆手,有些留恋地出了门,心想,自己无意间认识的这个姐姐,居然真的能帮他解决大问题。看来白嘉丽跟省领导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关系,光是给他们当老师讲课,绝对没这样的亲近,但至于是什么样的关系,就不是他所能干涉的了。其实女人给男人就是用的,他能用,干的舒坦,别的男人就不能用,干的就不舒坦吗?反正在暗中干了什么都是两个人的事儿,谁也干涉不到别人,给他帮忙才是真的。

    从白嘉丽房间出来,就接到方亚亚打来的传呼,让他立刻回话,何子键的大哥大在省城还用不上,就到路边的电话亭给方亚亚回话,方亚亚急巴巴地说:“李县长到了,问你怎么还不回来?省领导的况落实的怎么样?”

    何子键说:“你告诉李县长,我现在马上就赶回去,晚上至少会出现一个省政府秘书长,如果我的运气好,就可以请到崔书记。”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现在回去的路上。”

    “那好,我们也该去机场了。”

    挂了电话,何子键上了出租车,照样给司机一百元,那司机就专拣小道,很快就来到新加坡大酒店,看到宁古县的两辆车已经停在停车场。他知道楚天舒也一定跟着来了。

    还没走到大门,就听到一个脆生生地女声喊道:“子键,我在等你。”

    何子键看到楚天舒笑吟吟地向他大步走来,何子键也高兴地迎上去说:“我就知道你能来。”

    楚天舒一貂皮服装,一双高腰长筒皮靴,显得十分飒爽,给何子键的感觉这个女办公室主任神采

    “子键,你可真是了不起,我们今天晚上在省城举办这桌酒宴,这可不是一般的酒宴,既请来的省领导,又有香港大集团的董事长,你这出门这几天,可真是硕果累累啊。”

    何子键赶紧问:“李县长没说什么吗?”

    楚天舒似乎无意地揽了一下何子键的子,走上台阶,进了大门,里面的气扑面而来,楚天舒说:“李县长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说这个何子键年纪不大尽做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你想想,这是什么意思?”

    何子键说:“我说楚主任,今天你要给我捧场啊,可别砸锅,让各个方面看笑话。”

    楚天舒:“在这里我算了个什么?哪个当官的不比我的官大,哪个有钱的不比我的钱多?我就找个旮旯猫着得了。”

    何子键还想说什么,但也知道楚天舒说的真是没错,一个县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在这里算了个什么?就连县长都算不得什么的,所以李县长自知自己在省城招待任明达一家三人的力度不够,才请省领导坐镇压台。

    何子键先到任慧芳的房间看了一眼,任慧芳和几个人在打一种香港人喜欢打的那种扑克,见到何子键赶了回来,就知道何子键马不停蹄地准备着今天晚上的招待酒席,就赶紧给何子键削了一只苹果说:“看你忙的。”

    何子键说:“只要我别忙出了毛病就满足了。”

    任慧芳笑着说:“看你这样的辛苦,就是出了点毛病,也原谅你了。”

    何子键说:“就怕我自己不能原谅我自己啊。”他看了看表,说:“再有十分钟,我们就去机场。我回房间准备一下,我们的李县长来了,一会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大家很快就聚集在酒店门口的停车场,马风已经把他们公司的老总请来,但这个时候何子键已经成为中心人物,他给大家一一做了介绍,然后十几个人分别乘着不同的车辆,向机场驶去,只是何子键和方亚亚自己没车,李明就让何子键坐自己的车,方亚亚坐在楚天舒那辆车里。李明让他坐在自己的车里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他还要多了解些况。

    李明跟齐官亮搭班子的几年来,并不感到特别的舒畅,齐官亮的工作作风有几分的霸道,李明在宁古县经营人事关系的时间自然是没有齐官亮长,因为李明是从乡镇上来的,而齐官亮始终就在县里的党政机关,人熟是宝,而齐官亮有时的手伸得过长,就不时让李明深有反感,但他知道自己是斗不过齐官亮,在许多的时候,他也就为了大局着想,也就不太跟齐官亮斗气。

    水库事件让齐官亮被检察院带走,但李明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小小的何子键把这个县委书记捞了出来,他也看出何子键是个不可多得的年轻人,很有主意,但没事到的是,居然有着这样大的能量。齐官亮在临走之前为了感恩,把何子键安排到了招商办主任一职,李明虽然没什么反对,可也不完全的赞同,他的态度是看看再说,如果不行,齐官亮一走,就马上换人。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才几天的时间,这个新上任的招商办主任居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把香港大通集团董事长和他的女儿约到宁古来,别的不说,光是来宁古走一圈,就是他们县的光荣成绩啊,别说他们已经谈了几个意向型的项目,这个以农贸为主的大型集团,给他们县投上了个几亿十几亿,绝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从何子键的角度来说,他起初并没想到让县长到省城来亲自借机,但李明这样做显然是对的,何子键上了车就说:“我还是没什么经验啊,这把我弄的手忙脚乱的,之前也没给县长您打个招呼。但是事发展的太快,几乎让我措手不及。”

    李明笑了笑说:“我听楚天舒说你是带着那个旱田改水田的项目来跟中粮公司黑川省分公司谈判的,怎么忽然就跟香港大通集团的人联系上了?”

    何子键有些难为地说:“我刚到招商办上班的那天,我就了解到我们和省公司的那个旱田改水田的项目被搁置起来,省公司其实对我们的响水大米的推广项目很感兴趣,这也是我们发展农业投资的开山项目,我觉得应该继续下去,就决定到省里了解一下况。就在这个时候,负责我们项目的马风经理带着香港的几家大公司的老板和家人到滑雪场滑雪,这是马风通过私人关系把他们从吉林省请来的,也想让他们对我们省况作一个了解,但还没有让他们投资的奢望。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就跟方亚亚立刻赶到了滑雪场,好寻找机会接近他们。”

    “这个马风你过去认识吗?我觉得是不可能认识的吧?”

    子键说:“方亚亚认识她,在谈响水大米项目的时候,方亚亚见过她。方亚亚这个丫头还真有点鬼主意,让我接近大通集团的姐妹俩,我刚好滑雪的水平还不错,就当了她们的教练。”

    “这么容易就博得了她们对我们投资的.?我觉得这里太简单了吧?”

    何子键总不能说是任慧芳对他有独钟,然后他们发生了那样的关系后,他把她迷住了,接着又把任慧娟干了个舒坦,她们是真的不想离开他,如果这样说,就把这个招商活动弄成了风流史,那成了什么?于是他顺嘴说道:“本来她们是决定到吉林投资几个农业项目的,但他们并没有定下来,我发现任慧芳对滑雪很有兴趣,她说这是让她进入到了童话时代,她很久没有这样高兴了,她姐也就是任慧娟对我说她这个妹妹患有抑郁症,让我多陪陪她。”

    “我看这是个非常开朗的女孩子啊?”

    “是啊,现在是这样啊。正因为这样,任明达才感到非常的高兴,也才决定到这里来的啊。他就想让他的女儿多在我们这里呆几天,而明天恰好又是他们喜欢过的圣诞节,这样任明达就决计他们一家到我们宁古来过圣诞节,也顺便到我们县来看看。但任慧娟姐俩已经跟我谈了建设一个大型白酒企业的项目。”

    “这么说是你无意间治好了她的抑郁症?她的一家人对你表示感谢,就决定到我们县里投资?”

    何子键想了想说:“也许没这样简单,但大通集团现在几个亿以下的项目,基本由任慧娟姐俩说了算,我觉得在我们县投资建一个白酒厂还是没问题的,至于其他更大型的投资项目,就又董事长任明达来把关了。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来了,就是给我们一个机会。”

    李明对何子键的表述很是满意,说:“任明达这个老人很有心,看到他的女儿的抑郁症被你治好,他既来这里和女儿一起过圣诞节,是不是也有想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的意思啊?但我觉得你是思路是对的,他们来就是给我们一个机会,这样的大老板我们想办法请都请不了来啊,你一个小小的滑雪和小小的感投入,就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何子键说:“其实这样的机会是马风给提供的,她大胆的让我和任氏姐妹接触,如果换做其他的竞争对手,她不把我赶出才怪。”

    “这也说明了一个现象,那就是你在某种程度上让她们接受你,有生意大家做,她给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我们也要让她们得到一定的利益。”

    李明在嘴上没表示什么,但在心里已经觉得齐官亮看这个年轻人看的没错,既有心计,又有办法,加上一个年轻人自的优良条件,想取得意外的成绩,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所有的东西都是由人来作,只要是人来做,那就什么况都可能发生,大成功和大失败,都是转瞬之间,而一个特殊的人,往往就是推动事件发展的必然。

    “子键,见到郑晓丽了吗?”

    何子键愣了一下,他马上说:“我没去找她。”

    “为什么?那你是怎么落实的?”

    李明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他认为何子键在省里的关系,就是因为他有这样一个姐姐,而这个姐姐的丈夫就是崔书记的秘书。

    “我即使找她,她现在也不见得帮我了。”

    李明的眼里出狐疑的光芒:“这是怎么了?齐官亮的问题,不是她给办的?”

    何子键觉得很难说出口自己和郑晓丽分道扬镳的原因。他怎么可以说自己让郑晓丽怀了孩子,他出任的就是给他们提供人种的职责?他解决了他们的问题,他的作用就完成了,而邱克剑为了让自己的生活以后太平下来,让郑晓丽绝不再见到他。他不是个没脸没皮的人,他觉得自己和郑晓丽的感被扭曲,他决计再也不去见这个女人。

    何子键坦然地说:“是的。我去找过郑晓丽,但她有些推脱。我也就没用她。”

    李明惊讶地说:“那齐官亮的确是你帮的忙才出来的啊?”

    何子键淡淡地说:“也算是吧,但这跟郑晓丽没关系。”

    他不想说出白嘉丽来,他想把这个关系隐瞒下去。

    李明突然大笑起来:“何子键,真有你的,好,我今天看看你到底请来什么大神。”

    李明没在问下去,这是何子键希望的,他不想说自己太多,一旦知道自己是怎么做的,那还不够丢人的。

    何子键的传呼突然响了起来,何子键看到汉显上的字是:我已经成功落实,我晚上就不去了,这样对谁都好些,祝你成功。

    李明赶紧问:“怎么样,落实了?”

    他就知道是这样的信息。何子键说:“落实了,但是谁到场,还不知道。”

    李明越来越发现这个何子键是个神秘人物,但对工作是绝对尽心尽力,这也就够了。经过检验,何子键办事的能力,他还是放心的。

    何子键想,白嘉丽不来也是个好事,这是个学者型的美女,不见得喜欢这样的场合,更主要的,是他不想让这些女人看到白嘉丽,是白嘉丽给他帮的忙,请到的省领导。

    “任明达跟李嘉诚私交很密切,如果通过任明达跟长江集团建立了关系……”

    何子键想,李县长想的可真够宏伟的啊,这个问题他想都不敢想啊。

    车子开到机场,大家下了车,等待着飞机到港,李明和任慧娟姐俩已经熟悉,何子键站在她们一旁,楚天舒跟在李明的边,马风和方亚亚则站在稍远的位置,一群很显眼的人在阳光下边说着话,边等待着任明达的到来……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