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斗智和斗女人(1)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66 斗智和斗女人(1))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66斗智和斗女人(1)

    何子健看着方亚亚的小模样,心里也不是滋味,在和任慧芳交往乃至交欢的过程中,他的确是把这个人忘记了,她是他的下属,他也用不着把她放在心上,但他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方亚亚也是女人,而且是个多的女孩,在她的心目中,何子健似乎应该是她所拥有的男人。

    可是,何子健哪里会想那么多呦?他还不是喜欢搞女人的人,如果不是自己肩负着一种责任,那女人就是在他的眼前脱光,他也不会去碰她们的,当然,盛雪郑晓丽和林霏霏是除外的,她们是他喜欢的女人,他对她们是有感的,至于于静波,他的感都不那么的深厚,何况几天前的那个白嘉丽藏文丽和现在这个任慧芳。

    但是,有许多的东西他是不能主宰的,就像真是官场不能主宰自己一样?他怎么会想到自己居然当上了招商办主任?就是全政府大院所有的位置让他选择,他也不会选择这个位置的。但事就是这样发展,亓官亮在临走之前把这样的位置交给了他,他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他上任才两天,他本来应该在单位好好的做个发展计划,跟各个部门的领导见上一面,慢慢的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可他居然来到了滑雪场,但来也不白来,见到了大通集团的掌握重权的姐俩,而其中的一个才让他干了个舒服。

    可是,方亚亚居然嫉妒了,她嫉妒的似乎毫无道理,但又并非没有自己的理由,其中最主要的理由是她是女人,也对他心有独钟。但何子健怎么能管那么多,他在干任慧芳的时候,完全是出于一种动物的本能,完全是出于自己的利益心理。

    他拍了拍方亚亚的脸蛋说:“你不生气就行了,我也是……咳,这都是上了你的贼船,这可是你的主意啊。”

    “那我让你干人家,你就干啊?你就那么听我的?”

    “你说的话,我怎么能不听?”

    “嘻嘻,就是会说,如果我是男人,有美女让我干,我也干,可是,这样的女人说让人干就干,未免也……”

    何子健心想,现在他还没遇到真正保持圣洁体的女人,就是你方亚亚不是也让我干吗,只是还没想干你罢了。也许时代变了吧,女人想开了,遇到她们喜欢的男人,脱裤子干事,毕竟是两人都高兴的事。

    其实,何子健干了任慧芳并不怎么高兴,就跟干过白嘉丽藏文丽几乎没什么感觉一样,她们需要的是他的体,而他想的是自己的小算盘,干了白嘉丽让亓官亮获得了自由,但这事也只要他自己知道罢了。他干了任慧芳,会给自己带来一项投资吗?

    香港大通集团是个这样有实力的大型商贸企业,和她们相识应该说是幸运的,抛开眼前这样感暧昧的琐事,他还是高兴的,现在自己毕竟是招商办主任,也许这个任慧芳就是自己打开一个巨大财源的突破口,对于宁古来说,太需要外界的滚滚财源了。想到这,他心里就不那么别扭了,别说干了任慧芳这样年轻漂亮的美女,就是让他去干那个已经四十的姐姐任慧娟,他也不会拒绝面积当自己的个女,又让男人干一次吧,而获得的利益却是比什么都重要的,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利益的世界了。

    想到这,何子健就觉得自己不需要跟自己的一个下属斗气了,也知道方亚亚的嫉妒不是出于工作,而是出于一种复杂的感,她是支持自己这样做的,说实话还是自己为了干出让人瞩目的成绩,丧失了自我,完全是自己的问题,如果自己有一种气节,那他才不能这样做的。

    可是,什么才是气节?所谓的气节在中国的文化里被看的很高尚,但是能解决什么问题?他紧紧地搂住方亚亚的肩膀说:“亚亚,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我该怎么办?是的,你是让我这样做,但做和不做完全是我自己的事,就像一个女人,当在巨大的惑之下,你能……”

    方亚亚捂住了何子健的嘴,不让他说下去:“好了,我们别说这些了。其实,在官场和商场的背后,这样的现象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吗?你看看那些房间里,不都是……嗨,算了,只是我有些舍不得你,但是我们是为了……”

    “是啊,你以为我是喜欢的吗,如果让我选择,我宁肯选择你。”

    “真的?”方亚亚高兴的问。

    “这还怀疑吗?”

    方亚亚猛烈地亲了何子健一阵,然后起说:“好了,你做准备吧。我想知道这姐俩现在是什么况。”

    何子健忽然说:“如果在我们宁古建设一个大型的白酒企业怎么样?”

    “好啊,我们的粮食过多又有很好的水资源,建一个大型的白酒企业完全是可以的,怎么,她们有这个兴趣?”

    何子健说:“是在今天晚上的酒桌上谈到了这个方向,我觉得这是可以探讨的问题。”

    “我们省的小酒厂多如牛毛,却没有一家可以跟那些著名酒厂相抗衡的企业,我们的资源在浪费,你想想,我们东北有多少喝酒的人,就不能出品我们自己的上好的白酒吗?那些有名的白酒厂,没一个是我们东北的,真是浪费我们的资源。”

    何子健拉过方亚亚的手,又亲了她一下说:“好,你的建议很好,我就带着这样的课题跟他们洽谈投资的问题。”

    方亚亚也亲了他一下说:“这是在外面,我们在办公室的时候可要管住自己啊,别上来就亲我一下,那可就完了。”

    何子健愣了一下后哈哈大笑,也觉得自己这几天跟方亚亚在一起过于随便,如果在办公室真的忘乎所以,那真的容易酿成大错,但方亚亚立刻委过来说:“没问题的,我还不是那样丧失理智的人,我们这是在外面,这世界就是我们俩的,记着,晚上跟我在一起。快去吧。”

    方亚亚不由何子健再说什么,就把他推出房间。走出房间,何子健就立刻换了一个人似的,他想,他需要先跟马风通个气,然后一起去见任慧芳姐妹俩。

    这时候他们的酒宴已经结束,正是滑雪场晚上灯火辉煌的时刻,那迷离的幻灯把滑雪场照耀的分外明亮,许多人又去滑雪,而他们则要干点正经事了。

    来到马风的门前,似乎知道他要来似的,门半开着,何子健敲了一下就走了进去,看到马风正在打扮自己,像是知道晚上有重要的约定似的。

    看到何子健走了进来,马风立刻眉飞色舞地迎了上来说:“你真是我的大功臣,我知道你一切都搞定了,我会让你满意的。”说着就亲了何子健一下,然后又擦去红印子,何子健推开马风

    “现在还不能说是大功告成,她们的事实意图我们还没完全的搞清,也不要高兴的太早。”

    马风像是一个小孩子似的,兴高采烈地说:“我不是高兴的太早,我刚才看到了任慧娟,他说你不知施展了什么魔法,把她的妹妹弄的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就凭这一点,给我们一个大型项目的投资,都是值得的。”

    何子健眼前一亮说:“她真是这么说的?”

    “我怎么还能骗你,我也知道你到我这里来通知我,我们一会在咖啡厅见面,所以我才打扮的哦。怎么样,我漂亮吧。”

    “漂亮。”

    “有任慧芳漂亮吗?”

    何子健笑了:“比她漂亮。”

    马风捏了一下何子健的鼻子:“还真会讨女人喜欢,怪不得那任慧芳让你哄的像个开心的小女孩了。”

    何子健忙说:“我也没哄她啊。”

    “那你是用的是什么魔法?嗯,我知道了。”马风上下打量着何子健,最后把视线落在何子健下面的地方,何子健红了脸说:“你看什么?”

    马风微微一笑,说:“我知道了,不过,现在我可没时间,不能影响我的思维,你等着,我要……”

    何子健知道马风想说的是什么,心想,这些女人出门在外真是个个疯狂,就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在我们省建一个大型的食品加工厂或者饲料加工厂,就像双汇或者希望那种规模的,但我觉得这样大规模的投资现在难以搞定。”

    “那你的意思是让她们先搞个小规模的投资,落户在你们宁古?”

    “你没发现他们对生产白酒突然产生兴趣了吗?”

    “这个我倒是想到了,也可以,先搞个试验,我们做好工作,就不怕他们接下来就不投资。我看现在你是赢了,这个白酒厂就落户在你们宁古,如果她们愿意的话,直接到你们那里去一趟,但就要倒圣诞节了,就怕她们要赶回去过节。”

    何子健说:“这个我会考虑到的,你能这样的支持我,我表示真诚的谢意。”

    “不过,如果你她们决定投资的话,这次所有的费用都由你来出哦。”

    “那是没问题。而且奖金我也分给你一半。”

    “好,痛快,就这样定了,有你拿下任慧芳垫底,我就坚决支持你,反正也是我们省投资,也是我的成绩。”

    何子健看着马风,马风问:“怎么这样看我?”

    “我还以为你是个很难缠的人,没想的你这样的大度,好,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那要看是谁,你们以前的那个主任真让我堵得慌,好了,不说了,我们去见她们姐俩。”就要出门,马风站住,“我还真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跟任慧芳那个了,这样我心里也好有个底。”

    何子健一下子脸红了:“你让我怎么说?”

    “实话实说,没关系,我也会那样,我现在谈的是工作,我想知道任慧芳的底牌,我的意思是,有的女人跟男人来了一次就不在想下次,而有的女人有了第一次,就总想占有这个人,我觉得这个任慧芳就是总想跟你缠绵下去。”

    何子健叫道:“我的天啊。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可是一个招商办的主任啊。”

    马风地亲了一下何子健说:“知道你是招商办主任,现在更知道你不是一般的招商办主任,要知道招商办主任既难当又好当,我感觉你会当的很好,因为你有独特的魅力,很找女人喜欢,而在商场上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女人的天下,你有她们的支持就足够了,如果我是男人,你想想,这不是天天高兴死了,坐拥每人,还完成着出色的业绩。”

    何子健无耐地说:“你吧我说成是那样的女人了。”

    “不,你是男人,社会也需要你这样的男人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跟她弄的怎么样?她是不是真的非常的……兴奋,福……”

    何子健无耐地说:“就算是吧。”

    “那我就知道了,放心,我也想要你,但不是现在。我现在在经期,酒都没怎么喝,所以,我是不能……走吧。”

    何子健看了一眼马风,但他现在不能想这些女人体的烂事,他是出来工作的,不是出来搞女人的,虽然搞了任慧芳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但他已经把这些当成工作的一部分而不是单纯的干女人了。

    何子健还没谈过生意,虽然在文联的时候卖过山货,给文联和自己挣了一笔可观的收入,但那是有人给他安排好的,他就没怎么费事就做成了那样一笔生意,但现在这可完全是两码事,他谈的不单是生意,而且是要人家把大把的钞票向他撒下来,他不认真对待是不行的。

    走进咖啡厅,何子健还没找到人,就看到不远的座位上一个俊俏的女人向他招手,马风在他边对他说:“这哪里是谈合作,这分明是会人嘛。”

    何子健说:“胡说,哪有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一起幽会人的?”

    马风笑着说:“那就当这三个女人都是你的人喽?这样你满意了?”

    何子健说了句胡说八道,就向任慧娟姐俩的位置上走过去。

    “任董任总,你们好。”

    任慧芳摆摆手说:“听着这么别扭,你们坐啊,马上就上咖啡,我们在这个非正式场合谈话,但并不影响我们谈话的严肃啊。”

    任慧娟看着马风,最后把目光落在何子健的脸上,说:“咱们也别在这里空谈,我准备这样,后天就是圣诞节,我们准备明天回去,然后过了元旦我们专程到宁古,具体洽谈我们的投资问题,至于做什么项目,我想宁古是个天然的粮仓,不管是做农副业加工,还是干脆就投资一个高级白酒的生产企业,总会找到一个共识,我尊重我妹妹的意见,她是看好了你们这块土地,我想,她是看好了你这个人,但这也没什么,我们找到投资伙伴,看的条件其中很重要的也是人的关系吗?但圣诞节对我们真的很重要,我们总不能在这里过节吧?你们看怎么样?”

    任慧芳看着何子健,无耐地说:“这个节来的真不是时候,不然我们马上就可以成行,不过你们放心,过了元旦我们一定来。”

    何子健感到现在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虽然给他们留下了光明的前景,但他们这一回去,连个意向的东西都没有,总不能说是他做成了什么工作吧。这跟他刚才高兴的心境相差甚远。他想,总不能是她们做出的托词吧?

    他向任慧芳看去,但任慧芳的脸上并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按照他的想法,那就是他明天就要把她们姐俩带到宁古,只要她们到了宁古,他就好办。但现在看来这个当姐姐的非常看重这个圣诞节,非要回去不可。但放她们回去,没有达成他希望的东西,他就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他显然没有阻止她们回去过圣诞的理由。

    马风说:“既然是回去过圣诞,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也我们事先安排的行程,那这样,我们期待着元旦后的再次见面。”

    何子健并没做什么表态,任慧芳微微一笑说:“那就这样,我们去跳舞吧?”说着就对何子健做出邀请。

    何子健立刻明白了,任慧芳一定有话要说,就马上拉起任慧芳的手,下去跳舞……

    《市府大院一号妻:二号人物》

    .77dushu./book/9584.html

    .77dushu./book/9584.html

    .77dushu./book/9584.html

    .77dushu./book/9584.html

    .77dushu./book/9584.html

    .77dushu./book/9584.html

    .77dushu./book/9584.html

    .77dushu./book/9584.html

    《窥视成熟女人:盲嫂》

    .77dushu./book/9585.html

    .77dushu./book/9585.html

    .77dushu./book/9585.html

    .77dushu./book/9585.html

    .77dushu./book/9585.html

    .77dushu./book/9585.html

    .77dushu./book/9585.html

    .77dushu./book/9585.html

    《开美容院的少妇:堕落天使》

    .77dushu./book/9586.html

    .77dushu./book/9586.html

    .77dushu./book/9586.html

    .77dushu./book/9586.html

    .77dushu./book/9586.html

    .77dushu./book/9586.html

    .77dushu./book/9586.html

    .77dushu./book/9586.html

    《官场红人:女领导有请》

    .77dushu./book/9587.html

    .77dushu./book/9587.html

    .77dushu./book/9587.html

    .77dushu./book/9587.html

    .77dushu./book/9587.html

    .77dushu./book/9587.html

    .77dushu./book/9587.html

    .77dushu./book/9587.html

    《我和夜店里的那些女人们:迷不夜城》

    .77dushu./book/9536.html

    .77dushu./book/9536.html

    .77dushu./book/9536.html

    .77dushu./book/9536.html

    .77dushu./book/9536.html

    .77dushu./book/9536.html

    .77dushu./book/9536.html

    .77dushu./book/9536.html

    《当高官遭遇剩女:等你我》

    .77dushu./book/2884.html

    .77dushu./book/2884.html

    .77dushu./book/2884.html

    .77dushu./book/2884.html

    .77dushu./book/2884.html

    .77dushu./book/2884.html

    .77dushu./book/2884.html

    .77dushu./book/2884.html

    《中南海保镖在都市:枭雄》

    .77dushu./book/9260.html

    .77dushu./book/9260.html

    .77dushu./book/9260.html

    .77dushu./book/9260.html

    .77dushu./book/9260.html

    .77dushu./book/9260.html

    .77dushu./book/9260.html

    .77dushu./book/9260.html

    《豪门宠枕上欢》

    .77dushu./book/7141.html

    .77dushu./book/7141.html

    .77dushu./book/7141.html

    .77dushu./book/7141.html

    .77dushu./book/7141.html

    .77dushu./book/7141.html

    .77dushu./book/7141.html

    .77dushu./book/7141.html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