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商场上的美男计『』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60 商场上的美男计『』)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60商场上的美男计

    车开出省城,就看到天上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在大青山的子里,每到冬天,那雪下的铺天盖地,上山打柴回来的时候,木头和人一起就顺着山坡向下滑来,就亮起嗓子啊啊啊嗷嗷嗷地大喊,那雪片就从树上纷纷往下落。看到大山越来越近地向自己扑来,何子健就想起在大青山的子。

    从读书算起到现在离家已经五年了,这五年来,他还很少上山做这样的活动了,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该为自己的事业前途乃至家庭拼搏了,如今自己份的转换,让何子健的心绪比前些子更觉得有几分纷繁复杂。

    面对自己这个新的职务,在他高兴的同时,还真觉得有几分沉重和艰难。

    他必须承认,自己是个极其特殊的产物,正像齐官亮和苗振铎这两个宁古政界巨擘所说的那样,在整个宁古,就没有出现过他这样的现象,一个上班还不到一年的年轻人,居然破天荒地升到了正科级,当上了招商办的主任,这不仅打破了惯例,从未有过,而且在未来的时候也很难再有。可是,何子健他自己认真地想来,自己这样的特殊产物,不是也遇到了特殊的机遇吗?他把宁古的战略调整推向一个可作的并且立刻就见到了效益的**,他又不失时机地拯救了县委书记大人,而县委书记为了对他的回馈,使他一跃登上了招商办主任这个宝座,其实他的设想是到经委这样的地方当一个带个级别,不要什么职务的科员,从头干起的。

    以前皆非我愿,以前皆遂我愿啊。

    他的眼前晃动着一个个的女人,首先出现的不是郑晓丽,不是白嘉丽,甚至也不是陈娟和任芳菲,而是那个有着特殊异能的杨立波。是啊,这个女子居然看到过他裆下的红痣,按照她的说法,他这一生要想发达,出人头地,就是要依靠女人。他平民出,毫无背景,有所依靠,无疑是他最大的心愿,但他居然是靠的是女人?他苦笑着,可事实让他无言以对。

    不就是这样的吗?

    司机在前面开车,后面是两个人的世界。看到何子键陷入了沉思,方亚亚的小手伸进他的大手里,亲了他一下,这个男人深思的时候,非常的好看,这让方亚亚的心里又一次动开来。

    何子键看了看缩在厚厚的羽绒服里的方亚亚,把她的小手握紧,然后不经意地靠近了她的子,方亚亚也靠紧了他,方亚亚小声说:“主任,你在想什么?”

    车外是雪的世界,车里却是非常的温暖。方亚亚那媚的样子,让何子键感到非常温馨,这样的温馨不是.,而是和一个女孩在一起那样的愉悦的感觉。

    但他现在想的不可能是男女方面的事,即使方亚亚现在都脱了钻进他的怀抱里,他也不可能想着要在她上发泄自己的**,他现在就没有**,他想的是此行的结果。

    何子健说:“亚亚,你说真话,你觉得凭我这样年轻就当上了招商办主任,我能胜任吗?主抓招商办的领导是县长李明,我还没跟他正式地谈谈工作上的事。我是不是有点贸然行动啊。”

    方亚亚语调温柔地劝慰着说:“你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啊,现在也别这样想。我想,招商办跟其他的部门是不同的,让你当其他部门的一把手,你是绝对不能胜任的,而你偏偏就在这个岗位上是胜任的,因为你不需要太多的工作经验,只要你发挥你所拥有的优势和能力,这个岗位你就能站住脚,你也能干好。”

    何子健叹息着说:“我哪有什么优势啊。”

    方亚亚的脸贴在何子健乎乎的手上说:“你别说的这样沉重,我们现在可是要求见客户的,我想啊,你年轻,在别的部门也许是个短处,但在这样的岗位,却是个长处,你大胆行事,别失去你固有的沉稳干练的风格,我相信你一定行的。跟我们的投资人接触,你是代表你所在的政府的,你的形象充满青的锐气,这岂不是让人眼前充满亮色吗?你就别胡思乱想了,还是好好的想想怎样让那个傲慢的马凤落入到你的掌心里吧。”

    何子键以为是方亚亚在开玩笑,但方亚亚一脸的认真,就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诚地对他进言,可他却想,跟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人展开攻心战,让她落入自己的掌心,那岂不是使用美人计?虽然自己是男人,但对于女人来说,男人的色也是色的啊。

    何子键苦笑着说:“你说的像是搞攻心战术似的。”

    “其实,面对这些有着投资意愿,但有始终没落下最后的棋子的投资者,跟他们打交道,就是攻心的战术,我看这就是你的强项。”方亚亚看了看何子键的脸和他颀长的材,欣赏地继续说,“人啊,其实都是一样的,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而女人也在欣赏你这样的男人,这个世界就这样两种人,有的地方是男人主宰,而有的地方是女人当政,你要是遇到女人当政的地方,你的前途就是十分远大的,对于招商引资来说,也同样是这个道理。你难道不信吗?你很有女人的缘分。”说着,方亚亚就媚地贴上自己的脸。

    对于自己这个刚刚接触的部下,何子健也产生一股亲切的感觉,听到方亚亚这样细致的分析,又想到这几个月来的遭遇,就笑着说:“好像你是很了解我似的。”

    “跟你接触一天,我就发现了的,所以,你对这个马凤展开攻心战,拿下她,你就旗开得胜了。”

    马风是什么样的女人,一会就知道的,但这个旱田改水田,提高响水大米产量的招商项目,不是一个多么大的项目,但这是他接触的第一个项目,他不能坐在办公室等着投资者上门,他要主动出击,也许这还真是个攻心战,拿下这个项目,自己就树立了信心,他也就相信自己能在这个位置干下去。

    但是马风放弃了这个项目,也必有其原因,但他现在有了点经验,那就是去见漂亮女孩,他还真觉得有几分得胜的预感。

    滑雪场的景象让何子健有几分亢奋,租了两条滑雪的工具,就踏上滑雪的坡道,何子健让方亚亚跟好自己,何子键说:“好长时间没滑雪了,真是想啊。”

    方亚亚提醒道:“我们可不是来玩的,你可要闹明白。”

    何子健笑着说:“我是怕你摔着啊。”

    “你别管我,我告诉你哪个是马凤后,你就盯住她吧。”

    “那你就受委屈了。”

    方亚亚的脸在何子健的脸上贴了一下说:“我们是来工作的,你就别管我了,其实你本来也用不着管我的。就当没有我这个人,我给你充分发挥的自由。”

    方亚亚做了一个奇怪的鬼脸,似乎要让何子键大胆滴对女人采取攻势,哪怕把她拉上干一顿。何子健不去想方亚亚的心思了,上了坡道,就四下里打探到底哪个女人的马凤

    何子健还是第一次在正式的滑雪场滑雪,穿上正轨的滑雪板,一时还不那么适应,在缓坡上滑了几百米,慢慢的就掌握了这样专业工具的能。方亚亚在何子健不远的地方一个人慢慢的滑着,像是独自出来游玩的大学生,只有何子健知道,她是在数以千计的游客中寻找着马凤,何子健不认识他,在没找到马凤之前,他还可以好好的玩玩。

    对于滑雪,何子健自有他的一经验,现在又有了专业的工具,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完全掌握了技巧,于是就大秀他的滑雪技术,惹得许多南方来的游客一阵赞叹。

    过了一会滑雪的瘾,何子健就来到方亚亚不远的地方,方亚亚默默地摇摇头,示意还没见到马凤。何子健又慢慢的滑去雪来,这是一个女人突然在何子健的跟前倒下,摔倒的女人似乎很兴奋,哈哈大笑地倒在那里,周围的几个人也响起一阵笑声。

    那女人爬了起来,看着何子健说:“你滑的这样好,你来教我。”

    何子健听她的口音是个南方人,就笑着说:“你们那里没有雪,到我们这个雪地里摔几个跟头,也是很有意思的吧?”

    “有意思,很有意思。我是来自香港的。”

    那女人的确带有几分香港的口音,但她的普通话说的还真是很好听。

    不知道是怎么的,何子键立刻对这个女人起来:“哦,你是香港的?来我们这里滑雪很有意思的吧?”

    “是的,是的,这是第一次到黑龙江,真是美极了。”那女人兴高采烈的像个女孩,看到何子键就更显得十分的高兴。

    何子健看到这是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显得还很矫健,就对这个香港女人说:“我们这里才是真正的冬天,你看这雪,该有多美,在这个时候来滑雪,真是个享受啊。”

    “可是,我总是摔跟头啊。”

    何子键看着那女人被摔后还是很开心的样子,就说:“来,我教你。这样。”

    何子健开始教这个女人滑雪,那女人学的十分认真,跟在何子健的后,一步步小心翼翼地滑了起来。虽然几次要跌倒,都被何子健敏捷地拎了起来,女人对何子健慢慢的显得亲切起来,滑的顺利些,何子健就陪着这个女人在缓坡的滑道上小心地滑着。

    何子健问:“你们是来旅游的吗?”

    “我们是受到你们这里的邀请,到这里来滑雪的。”

    “哦,那谁领你们来的?也该有个教练教你们吧?”

    “有的,可跟你比,差多了。”

    何子健笑着说:“我从小就在大山里,到了冬天,顺着山坡就往下滚,这技术就是滚出来的。”

    “好一个滚出来的。我也在这雪地上滚了好几次了。”那女人显然是喜欢上了这个年轻人。

    何子健好奇地问:“你们是生意人吧?我们这里可是好地方啊,有许多你们喜欢的东西啊,像我们黑土地出产的粮食啊,山货啊,许多这样的农产品都是出口的。”

    “就是啊,你们这里的东西非常的好,我们是香港大通集团的,到你们这里就是看看你们这里的农林产业的。”

    何子健想了想马上问:“是哪家单位邀请你们来的?”

    那女人说:“是中粮集团你们省的分公司。我们很高兴跟你们这里的公司合作。”

    何子健惊喜起来:“哦,是中粮集团省分公司?”

    “是的,是的。你看,我们的人在那?你过来可当我们滑雪的教练啊?”

    何子健看到在人群里有十几个几乎不会滑雪的人,在一个年轻女人的指导下费力地学着,何子健问:“那个年轻的女人就是你们的教练了?”

    “她是省公司的马经理,我们可把她累坏了。”

    何子键几乎愣在那里,但马上就说:“好啊,真高兴认识你们。”他心里却在想,这个马经理就一定是马风了,真是又一次的巧遇。机会总是对他格外青睐。

    那女人显得比何子键还要高兴,上去了和何子键拥抱在一起说:“我的小老弟,真高兴认识你啊,你们黑龙江人就是,男人还都这样豪爽。”

    何子健想的不是自己的事,他在想,总算找到马风了,他暗自一笑,知道这个马经理就是马凤了,就立刻说:“那我就帮帮她的忙吧,我过去教你们滑雪。”

    “啊,太好了。我们真是太喜欢滑雪了。我们今天就住在这里。你是怎么安排的?”

    “我也住在这里。”

    “好,你就是我们的教练了,我们可以给你报酬的。”

    “这怎么行。我们欢迎你们香港朋友到我们这里来投资做生意啊。”

    “走,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

    何子健说:“我姓何,叫何子健。”

    “哦,何子健老弟,我姓任,叫任慧娟,你叫我任姐就行。”

    “那我就叫你任姐了。”

    何子健心想,正想找个中间搭桥的人,这个人就出现了,他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个穿着红色羽绒服,材高挑,带着白色小帽的女子,这个人看来就是马凤了。他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方亚亚,方亚亚也示意马凤就在前面,何子健暗暗地对方亚亚点点头。

    “走,子健老弟,给我们当会教练,我给你介绍一下马经理,这个年轻姑娘可是个大美女,而且很有能力的啊。”

    任慧娟地对何子健说,何子健高兴地向马凤那那些游客滑去,任慧娟也跟在后面。

    任慧娟已经学会了一点,大家看到她的进步,都在庆贺,又看到一个男青年向他们滑来,就知道这是任慧娟请来的人。

    任慧娟对大家大声说:“我给大家找来一个专业的教练,让他教教我们。”

    那马凤看到何子健切的眼睛看着自己,就问:“你是专职教练?”

    马风那独特的眼神充满了对何子键的怀疑,但何子键那落落大方的神态,还是给马风几分好感。这的确是个很有几分韵味的女人,也是大都市那种见过世面的女人,何子健心想,这才是他极力想巴结的人,生怕让她产生反感,就赶紧说:“我哪里是专业的教练,我就是一个游客,任姐让我过来跟大家说说滑雪的技巧。”

    任慧娟已经滑了过来,对马凤说:“马经理,这是子健老弟,我说你是我们的教练,我们这些这辈子第一次看到雪的人,可把你累坏了,他说他是大山里长大的,从小就在雪堆里滚,他说他过来帮帮你,你可别介意。”

    “你是黑龙江人吗?”

    “是啊,我是大山里出来的,从小就跟雪打交道,那时是我们自己做的脚滑子从山上往下滑,哪有这样的好东西?”

    “我看你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啊?”

    何子键笑着说:“是啊,去毕业还不到一年。”

    也许是从大学生的角度,就立刻给了马风一个很好的印象,马凤看了一眼何子键,对那任慧娟笑着说:“任总,我是真不行了,子健老……哥,这些人你给我教会他们滑雪,晚上我请你吃饭。”

    “那可是我的荣幸,不过我可不是为了吃这顿饭,而是想帮你度过难关。”何子健对马凤小声说。

    马凤问:“你是哪里的人?”

    “我们是一个省的啊?我是饶河的宁古县人。”

    马凤笑了说:“原来你是宁古的,你们那里我还去过呢。这些香港的客人是我们明年开发的一个客户团,这里也有几个台湾的客人,你来帮我招架一下,我是教不会他们了。”

    何子健说:“我来吧。我保证让他们在明天之前学会滑雪。”

    马凤感激地看着何子健,说:“这十来个人一看到雪真是高兴啊,他们非要学会滑雪,你看有人在录像,回去好显示一下他们不凡的经历的,所以,我就把他们交给你了。”

    “好,你就放心把,我一定教会他们的。”

    何子健向马凤挥挥手,就开始向这十几个人传授滑雪技巧。干这个是何子健的强项,何子健几乎是一个个的亲自教授,不到两个小时这十几个人就掌握了滑雪的要领,可以在雪场上驰骋了。

    马风满意地看着何子键潇洒的姿在雪地里招展,心里也有几分欣赏和好奇的成分。本来马凤对何子健的这个陌生男人的出现并不欢迎,但她现在就需要是让任慧娟这个女人高兴,而一个年轻的男人这个时候出现,又是这样地教授她们滑雪,必然会引起这个女人的好感的。

    任慧娟是香港做农产品生意的大老板,是大通集团的老总,她的父亲是董事长,也是名满华人世界的富豪。省公司正要跟香港的这个大通集团合作,把黑土地生产的农副产品经过生产加工,售到港台地区,但这个地区对农副产品的要求非常严格,双方谈了几次也没有大的突破,始终没有资金的真正落户。还是马凤突然来了灵感,组织他们一行到著名的滑雪胜地来滑雪,这样他们才产生了兴趣。

    任慧娟显然对何子健的出现非常的高兴,马凤突然意识到,何不打开何子健这个缺口,让他从中做一个调和剂,进一步跟这个港台客商加深一下感

    任慧娟很有几分成功的感觉对马凤和何子健说:“我们过去只到过本,看过那里的雪,还真是没滑过,今天可是感到滑雪的魅力了,你们让我们今天回到了童年时代,找到了那时的欢乐。马经理,我们今天就住在滑雪场的宾馆吧?”

    马凤高兴地说:“是啊,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如果明天早晨出了太阳,在雪中看到红彤彤的太阳,这个时候滑雪,简直是太神奇了。”

    任慧娟说:“是啊,大陆新拍的那个《雪山飞狐》,那里的滑雪场面真是太漂亮了,好,认识马经理,让我高兴,任何子健老弟,我更是高兴。来,我们几个一起滑。”

    任慧娟弯腰下蹲,滑雪板就穿了出去,马凤也跟着滑了起来,突然,马凤一个跟头栽倒在那里,何子健手不凡,猛地跃到马凤的跟前,伸手就把马凤拉了起来,马凤被他这么一拉,就扑到了何子健的怀里,也许马凤的惯太大,居然也把何子健拉倒在雪地上,几个人哈哈大笑。

    马凤突然说:“何子健,我总觉得你的出现怪怪的,是不是要跟我抢客户啊?”

    何子健马上说:“我们还是站起来说话吧。”

    马凤说:“现在你就回答我。”

    何子健说:“我不是跟你抢客户。我知道他们是你的客户,如果你需要我为你做点事,我完全听你的差遣。”

    马凤的眼睛一亮:“真的?”

    “这不能有假。”

    “那等会我告诉你我需要你做什么。”

    “没问题。”

    “把我拉起来啊?”

    何子健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喜欢躺在这里。”

    马凤吟着说:“你以为我是跟你躺在这里啊?不过,躺在雪地里感觉还真是不错。”

    何子健已经一跃而起,就势把马凤拉了起来。任慧娟已经滑到了很远的地方,何子健大声说:“滑,我们跟上任姐。”

    何子健回头看了一眼方亚亚,方亚亚抿嘴微笑,她对何子健的做法很是满意。

    看到这些港台的客户在雪场上玩的正起劲,马凤就对何子健说:“让他们玩去吧。”

    何子健知道马凤有话要对自己说,就放慢了速度,马凤问:“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或者说你是应该认识我的对不对?”

    何子健说:“是的,我是认识你,不,我们没见过面,但你的名字我是知道的,也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我也不想瞒着你,我就是来找你来的。”

    “你在宁古是做什么的?找我想做什么?不是到这里来追我吧。”

    何子健笑着说:“我听说马凤是个美女,可没想到真是这样的漂亮,但我可不是来追你怀有别的目的,而是为了我的工作。”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新上任的招商办主任。”

    马凤一惊:“你是新上任的招商办主任?我怎么有点不相信啊?”

    “怎么,是看我年轻吗?”

    “我觉得你的年纪不比我大。”

    “就算我们是同岁,你可以当一个大公司的经理,我就不能当一个小县城的招商办主任?”

    马凤摇摇头说:“你和我是不一样的,你走的是官场,官场是需要论资排辈的,而我只要做出了业绩,就能当上一个部门的经理,而且我也是个副的。你不是也是个副主任吧?”

    “我是主任,前面没有副字。”

    马凤说:“你说吧,你只要费劲地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何子健说:“我的问题可以先放一下,你现在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

    马凤微微一笑说:“那好,我可就说了啊。”

    “请讲。”

    “今天晚上你给我好好的陪酒,一个目的,就是要这个任慧娟和她的妹妹高兴。”

    “她是很主要的人物吗?”

    “大通集团是香港农产品最大的经销商,他们喜欢我们省的农产品,但我们想打进他们的市场,需要过他们这第一关,就是要他们经销我们省的农产品。任慧娟是集团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还有她的妹妹也是副经理。”

    “这里不是还有台湾人?”

    “他们是统一企业住大陆的代理商,和他们暂时没谈什么业务,现在只是沟通阶段,现在主要的人物就是任慧娟姐俩。今天她们显然很高兴,你的出现让她们很开心,你要给我好好的表现。”

    马凤的委托,让何子健觉得这真是个好机会,就说:“我让她们喝好,又不把她们喝倒,你就安排吧,我到时看你的眼色行事。”

    马凤满意地说:“你真是个聪明的人。”

    何子健说:“跟你这个聪明的女人在一起,我会变的更聪明。”

    马凤地一笑说:“我看啊,你们县让你当这个招商办主任,你们县可就闹了。”

    “哦,怎么这样说?”

    “你这样的具有穿透力,你说你们那里不是会非常的闹吗?只要你一出手,哪里的人不都喜欢到你们哪里去?你的工作……我看你们县的领导还是真有眼力。如果早认识你,我们早就有合作的机会。不过正因为过去不是你,才出现了许多的问题,现在好了。不过,一切还要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只是让他们学会了滑雪,晚上的戏你帮我唱好,你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何子健说:“那就从现在开始。”

    马凤伸出手,何子健握了一下,两个人的心理达成一种默契……

    对于这个每年都有百亿美元进口额度的大通集团,遇到老总几乎就是太贵幸运的事,没想到这还是姐妹俩,何子键有一种预感,做姐姐的是那样的,这个做妹妹的也不会对他怎样的反感。

    也许又一个机会来了。

    先是方亚亚的策划,再就是马风的委托,他似乎是必担这样的大任。

    他的心里有股必须成功的期待。

    滑雪场上十分的闹,不时地听到女人那忘乎所以的笑声。何子健在以任慧娟为中心的这十几个人中,寻找哪个是任慧娟的妹妹,马凤小声说:“那个不到三十岁,着红色羽绒服的女人就是她的妹妹,她叫任慧芳,不过,这是个有些孤僻的女人。”

    何子健说:“我说嘛,刚才她没跟我说一句话。”

    “没关系,你过去主动跟她打招呼,对她一些,她不会不理你的。她姐姐,也就是任慧娟很大程度上也是听她的。”

    “为什么?”

    “因为大通集团是家族式企业,她们的老爸没有儿子,把经营权完全交给她们,他还不是那么放心,而她的老爹就喜欢这个小女儿,所以姐姐虽然表面上掌握着集团,但也要看她妹妹的眼色行事。你就给我在她妹妹的上下功夫吧。她姐姐也是太老了。”

    马风说了多余的一句话,说完就看着何子键。

    何子健马上说:“胡闹,这跟老有什么关系?”

    马凤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怕提不起你的兴趣啊,我是为你考虑的,你也别介意的。”

    《权色迷途:女行长的沉沦》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婚外沉沦:陷温柔高管》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从外科医生到市委书记:权色交易》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豪门小妻子》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官场小人物的升迁路:我的美女局长》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一夜错:这个高官不得》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蚀骨沉沦:总裁的脱轨新娘》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