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车上的俩白条身[7-7-读-书]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58 车上的俩白条身[7-7-读-书])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58车上的俩白条

    宋丹来突然喊住了何子键,何子键打开车门,宋丹来似乎怕方亚亚听到,把何子键拉下来,神秘地说:“我可告诉你,你可要注意一点啊。”

    何子键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就问:“我注意什么?”

    “我看你现在的名气在咱们宁古如中天,这个个漂亮的丫头都往你怀里钻,我看你快要把持不住了。”

    何子键打了宋丹来一拳说:“你说什么呢。我还……”

    “你别忙着走,我看那个小丫头平时傲,可跟你在一起就跟缠人的猫似的,不是什么好事,你现在的女朋友可是于静波,我可告诉你,这样的女朋友你可再找不到了。”

    何子键说:“你就不用提醒我了,你还是赶紧张罗跟葛红结婚的事儿吧。我现在可忙的要死。”

    宋丹来幽幽地说:“你可给我悠着点。”

    何子键上了车,方亚亚马上就问:“你这个同学说什么?”

    何子键含糊地说:“没说什么。”

    方亚亚的小嘴嘟了一下说:“我就知道他是在说我。”

    何子键笑了,问:“你怎么知道他要说你?”

    方亚亚叫道:“我有这个感觉啊,他是在提醒你,刚当上领导,不要跟女下属关系太近。哼,吃不到葡萄就说酸的主儿。我就是要跟你近。”

    方亚亚说着就把自己的子贴在何子键的上,然后嘻嘻一笑,何子键知道她是在对宋丹来的不满,就说:“没事,我这个人专门喜欢跟女孩打交道。”

    方亚亚眨了下眼睛说:“真的。那好。那我就大力支持你的工作。”

    何子键发动了车说:“我们现在去医院,去看看孙阳的老娘。咳,这也真够巧的,要出门就出这样的事儿。”

    “是啊。真是不配合。不过,你不跟她去也罢。”方亚亚莫名其妙地冒出了一句。

    “怎么这样说?”

    “你自己知道就好的啦?”

    何子键对方亚亚的话并不介意,但他却的确惦记着孙阳她妈的病,更惦记着晚上出门的事。何子健虽然在文联当了几天的副主席,但他的手下没人,也就没给什么人当过领导,也就是在学校的时候,他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手下有一批人马,但那是些学生,利手利脚,没家的负担,现在他的手下一下子多了十来个人马,一想起来这些人还真够他心的。

    本来定好今天晚上要出门,可竟然出了事,这让何子键的心里有些纠结,是不是出师不利的征兆?但他现在已经是这些人的领导,他要学会淡定。

    何子健问坐在他边位置的方亚亚:“孙主任的妈妈有多大年纪了?”

    方亚亚并没看出有什么焦急的神色,也是这个孙阳在过去的时候,给大家的印象并不好,方亚亚淡淡地说:“也就六十多岁吧。过去据说是糖厂的工人。”

    “体不好吗?”

    “好像是不好,几个月前住过医院。”

    “她的老公是干什么的?”

    方亚亚说:“是个开什么商店的小老板,是个车轴汉子,有一次到单位来薅着老段的衣服就揍,大家还不知道是发生了,而孙阳早就跑的没影了。哈哈,后来大家才知道,那是……不好意思说了。”

    何子键看了方亚亚一眼,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但老段是什么人,何子键还真的不知道。就问:“我看了单位的人,也没有姓段的啊?”

    “他还好意思在招商办呆下去啊?现在到横道镇当副镇长去了。”

    “他还提了?”

    “他本来就是副科级,还是他走了,给孙阳腾出的位置,她才上来的。”方亚亚似乎憋不住地似的,也想在何子键跟前这个女副主任一下,就干脆说:“那次是单位搞了个活动,大家玩了一天,到晚上才回去,也是大家太累了,老段开车先把大家一个个的送回去后,就对孙阳说,我要是再开车,就怕出事了。老段毕竟是单位的末把手,两个人在单位的时候也是挤眉弄眼,但从来就没机会在一起凑乎,孙阳就说反正也不着急,把车停个地方歇会。这样,老段就把车停在一个背景的地方。”

    “那会发生什么?”

    方亚亚嘻嘻一笑说:“你想啊。会发生什么?”

    何子键也能猜到个几分,但他不能当着下属女孩说的太过,就说:“不会做出过火的事儿吧?”

    “你想想,不做出过火的事儿,孙阳他老公能到单位揍老段?你可真是缺乏想象力。”

    “是大家想象的,还是真实的发生了什么?”

    “当然是真的啊,孙阳的老公当着大家的面说的,说是他开车偶尔碰到了咱们单位的车停在树林里,他认识咱们的车,他上去一看,嘻嘻,不好意思说了……”

    “他们真的……那样在一起?”

    “两个大白条……在车上……”方亚亚想说不说的样子,她看着何子键,她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背后往这个女主任的**里楔橛子。这事让谁听了,都会感到恶心。

    何子键想,就是在车上干这事,还用把自己脱的光溜溜的吗?在夏天女人只要掀开裙子,男的就可以直接插里的,这样说法显然是有几分夸张的成分,但他可不想追问这些。

    虽然何子键跟孙阳这个自己的副手还没什么实质的接触,但他也发现这个女人上有股轻飘的感觉,似乎谁都是可以干的,但他现在写的不是自己下属的作风道德问题,这不是他该管的事儿,他现在需要的就是马上进入到工作状态。

    何子健想,看来今天晚上跟孙阳去省城的事就要泡汤了,但他又不能不去。他必须尽快去中粮集团省公司跟他们取得联系,这个项目抓紧落实这是他们眼下唯一的项目,如果拿不下来,再一过圣诞节元旦,接着就是节,他们招商引资工作,就会进入淡季。

    何子健问方亚亚:“你买的是几点的车票?”

    “是晚上十一点的。”

    “那就只能在车上睡觉了。”

    车开到县医院的门口,方亚亚进去打听了内科的房间,两个人急忙奔过去,正看到孙阳和家人在房间里为手术的事和医生争执。原来孙阳的妈妈单位是个破产单位,过去没有交医保,这样就要一次**够手术的费用,五千的样子,现在他们凑够了三千,另外两千他们准备明天交齐,但医院的意思是交不够钱这手术就不能做。

    何子健一听就火了,说:“我这里有钱,可你们医院也太认钱不认人了,我们的人都在这里,还能差你们的钱吗?你们医院这样开下去可是够呛。”

    那医生说:“现在的病人有的是,人都要有个病啊灾的,我们医院只能是越来越红火。”

    何子健讨厌医生这样的话,从包里掏出两千元说:“好了,这够了吧,赶紧抢救病人,病人出现三长两短我们可以不答应。”

    孙阳的家人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孙阳感激地对几个家人说:“这是我单位的领导,是我们新来的主任。”

    一个比孙阳大几岁的女人说:“啊,这样年轻就当领导了?真是有水平,我们家人也谢谢你啊。”

    何子健说:“你们不用管我,感激抢救病人。我在这里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孙主任,有什么需要你就尽管说。”

    孙阳一脸感激地说:“这你就帮了我们大忙了。”

    何子健说:“这有什么。这样,今天晚上你出差就别去了,在家护理妈妈要紧。”

    孙阳觉得这个年轻的领导真是理解她,就说:“那怎么行啊。”

    “没关系。我想,这个项目谈下来,成绩算你和方亚亚的,怎么样,其实她也介入这个项目的工作了,昨天是她给了我做这个项目的打算和信心。”

    孙阳一口答应说:“你是主任,你说的就是对的,我看今天晚上出差你就带着方亚亚去吧,那个马凤她也是见过的。”

    何子健说:“那我们就不在这里耽误你们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我及时跟你联系。”

    孙阳把何子键拉到一边说:“你跟这个小丫头出门可别大意啊。”

    何子键问:“怎么的?”

    “这个小丫头啊,做起事来,那可是……”

    由于之前方亚亚说了这个女副主任的坏话,孙阳再说方亚亚什么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何子键就含糊地说:“好的,我知道了,你就安心地照顾好你妈妈吧。”

    走出医院,何子键还在想着方亚亚说的孙阳在车上跟老段的那两个大白条的子,如果真是这样,他还真的要警惕的啊,自己单位的副手有这样的好,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有的时候也不是自己能保持干净的,就拿自己来说,过去的不说,就说那个楚天舒,就主动脱光了衣服往自己的怀里钻。他是不想干她,如果不是自己这几天在白嘉丽上消耗过大,在楚天舒那样风的媚惑下,也许还真的要好好的弄她一把。

    方亚亚高兴地走了过来,说:“主任,孙阳去不看看,我要跟你去省城谈这个项目。”

    看来也只能是这样了,他倒是没觉得方亚亚怎么样,主要还是自己要把持住:“那个马凤你真的见过她?”

    “见过啊,她来的时候单位请她吃饭,我也去了的。所以,我跟你去正合适。”

    “那好,我今天晚上就带着你,我送你回家收拾一下东西,可能我们要在省城呆几天。”

    方亚亚立刻在何子健跟前耍地说:“那你现在就送我回家,我要准备几件换洗的衣服啊?你们男人准备一衣服就够了,我们女人可就麻烦了,内衣啊,内裤啊,纸啊什么的,就是麻烦。”

    何子健说:“那你就准备,我现在就送你回你家,我在你家楼下等着你。”

    “可现在去车站也太早了啊。”

    何子健看了看表说:“现在不能上车站。”

    “那你到我家吃饭吧,我让我妈给咱们包饺子吃。”

    听说包饺子,何子健笑了说:“我就喜欢吃自己家包的饺子了,在饭店吃的总是没有家里包的好吃。”

    方亚亚高兴地说:“这就对了,我告诉你,我妈包的饺子那才叫好吃哪。上车饺子下车面,我们要出门在省城呆几天,这饺子就更得包了。”

    何子健说:“那就麻烦你妈了。也许吃了你妈包的饺子,我们的会非常顺利呢。”

    方亚亚喜滋滋地说:“那的必须的。”

    这是一片还没改造的平房,家家户户还都在烧火取暖做饭,现在正是做晚饭的时间,每家的烟囱都在冒着黑烟。下了车就有种呛鼻子的烟味。这就是东北地区的习惯,冬天太冷,家家户户就用柴火和煤炭把屋子烧的乎乎的。

    方亚亚先开门进屋,然后赶紧把何子健拉了进来,方亚亚说:“妈,我把我们领导带来了。”

    一个不到五十的女人赶紧从厨房走过来,当看到何子健时买进对女儿说:“没个正经的,是你的同学吧。我怎么没见过?”

    何子健笑着,方亚亚说:“妈,这真是我的领导,是昨天才上任的领导,我们一会就要去省城谈我叔叔他们乡镇的那根响水大米的项目投资的事儿。”

    方亚亚妈看着何子健说:“这么年轻的领导啊,这跟我们亚亚的年纪也差不多啊。”

    方亚亚说:“年纪差不多,可能力差多了,人家可是正科级的主任啊,我是个什么?”

    何子健说:“大婶,亚亚可是很聪明的女孩啊。”

    方亚亚笑着说:“你吃多大,说我是女孩,那你就是男孩啊。”

    何子健看到在家的方亚亚非常的调皮的样子,就说:“你不是女孩是什么?”

    “我是女孩啊,那你也是大男孩,咳,一个大男孩当我的领导。真是郁闷。”

    “郁闷什么?跟人家好好的学学。哎,领导,我做了饭,在炒几个菜……”

    方亚亚说:“妈,我们俩今天晚上要出门,我们领导喜欢吃饺子,你给我们包饺子吧。”

    方亚亚妈高兴地说:“好啊,领导喜欢吃什么馅的饺子?”

    何子健说:“什么都行,只要是大婶包的,我都喜欢吃的。”

    “那好,那就包酸菜馅的,马上就好。”

    方亚亚妈又进了厨房,方亚亚说:“来,到我房间来。”

    这是个三口之家,方亚亚的小屋不大,但是显得很雅致,方亚亚说:“你坐着,我找几件带着的衣服。”

    何子健说:“好,我看书。”

    何子健在书桌上拿起一本读者,这是新改版的杂志,何子健看到这是方亚亚喜欢看的东西,想到自己也是个写东西的,现在居然到招商办当了主任,以后也就没心写东西了,就对方亚亚说:“你看这样的文章,是不是也写些东西啊?”

    “我也是写着玩的,不能给别人看的。”

    何子健看到方亚亚找着裤衩内衣罩什么的,他不好意思看,但方亚亚在他的面前并不忌讳什么,似乎还有点显示什么的味道,就是想让他看似的。

    何子健的传呼吱吱地响了,一看是楚天舒的几句留言:“我在夜晚梦着你,希望你的梦里也有我。希望做个美梦,明天早晨美梦成真。”

    何子健心想,这还真是个浪漫的女人,但她的野心也够大的,准备在三十岁前当上最年轻的女县长,还想跟自己搞个什么阵营,但他不想跟一个女人搞什么政治同盟。

    方亚亚问:“是谁呼你啊,想回电话就打,我不会妒忌的。”

    “没什么。不用回的。”

    方亚亚会心地一笑,整理好自己携带的衣物,就喊道:“妈,怎么样了啊?”

    方亚亚妈在厨房喊道:“马上就好,亚亚,你问领导吃不吃蒜。”

    方亚亚笑着说:“我妈问你吃饺子吃不吃蒜。”

    何子健说:“反正今天晚上就咱俩,你不嫌味我就想吃。”

    “哼,又不跟你亲嘴,吃不吃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想到昨天晚上她居然捧着何子健就亲,马上就红了脸,就对何子健说:“过来吃。”先走出去,何子健跟在后面。几盘子腾腾的饺子已经摆在那里……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