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你也把我折腾够了++++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49 你也把我折腾够了++++)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何子健没听清白嘉丽说了些什么,他压抑了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的心,终于云开雾散,但他没想到的是,白嘉丽居然是认识邱克剑的,也许是她认识崔延天,是崔延天让他的秘书邱克剑给他发来的消息。但不管怎样,毕竟他没让齐官亮失望,齐官亮能从危难中中解脱出来,就是他最高兴的事,他所担忧的一切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齐官亮继续担任书记,只有他的好处了。

    走进天上人间,何子健被眼前的豪华和香艳的气氛惊呆了,白嘉丽拉着他的手说:“别看那些小姐,我们要个单间。”

    何子健真的不敢看那些半而且美艳无比的小姐们,很快来到洗浴楼层,走进一间双人的洗浴间,就在眨眼之间,白嘉丽就把自己脱个精光,何子健还没缓过劲儿来,已经被白嘉丽紧紧抱进怀里……

    “哦,我亲的老弟,我现在可是需要你来卖力气的。”

    自己的衣服被白嘉丽慢慢的剥去,不由自已地被白嘉丽拉进水里,他仿佛是个小小的女子,被白嘉丽抱在怀里,上下的抚摸亲吻,当白嘉丽的手放在他的下时,那里的东西已经被她舞弄的耸立起来……

    “怎么,还需要姐姐来教你吗?你让那个姐姐怀了孩子门外可不想要你的精子,我就是要你的这个。”

    白嘉丽捧着他的东西就在她的腿间拨弄着,何子健想,现在是必须让她满意的了,这个从国外回来的女人,自然是开放的,那就让她完全的开放好了。这样想着,猛地压在白嘉丽的上,白嘉丽双腿中间的黑藻,在水中轻轻地摇曳……

    白嘉丽要了他两次。何子健的心这几天总算得到了放松,自己也一心让白嘉丽得到快乐和福,就拼命地迎合白嘉丽对自己的需要,冲撞的频率张弛有度,白嘉丽哼哼唧唧地像是一条得到满足的母猫,当一切结束后,白嘉丽满意地说:“你是我在国内遇到的最好的玩伴。”

    何子健把已经透支的子泡在水里,他没有多问白嘉丽的玩伴还有些什么人,这不关他的事,白嘉丽跟郑晓丽不同,这个从海外归来的女人有着很强的目的,也许她帮他这次,就是为了眼下玩上一次,自己在她的眼前来说,毕竟是年轻的男人,而任何女人玩起来,需要的最好的玩伴,就是年轻的男人。

    但何子健的心里产生了莫名其妙的伤感,他不是那种无赖,他还不想在女人上得到快乐,虽然她们的体无比美好,但他不想用自己男人的年轻体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可眼前就是这样,在某种程度上,他成了用体交换的特殊的人物,这是他不想做的。

    也许做违心的事是不可避免的吧,白嘉丽搂了一下何子健说:“好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觉得我这个姐姐对你是有用的吗?你有那个让她怀了孩子的姐姐,就不能有我这个姐姐吗?放心,我做的绝对要比她还要好的。我们走吧。今天是真的很高兴。和你**,也是我的一个成绩。你们那个研讨班,除了你,我一个也没看上。”

    白嘉丽不再说什么,欢结束,该是想问题的时候了,白嘉丽开始陷入深思中。白嘉丽把自己依旧泡在水里,何子健从水中出来,看了一眼放在上的传呼,有好几个传呼打进来,一看都是吕海打进来的,吕海告诉他:立刻从省城回到宁古,马上到新的工作岗位。

    何子健心想,为什么这样急?白嘉丽也跟了过来,问:“有人呼你?”

    “是县里的人,让我马上回去。”

    “那就回去吧,下面的课也没什么可听的了。你们这样的研讨班,其实也是吃喝玩乐的班,都是大大小小的领导,咳,真的没想到国内是这样的。”

    回到房间,何子健立刻给吕海的办公室打了电话,吕海马上就接了电话:“我始终在办公室等你电话,你去了哪里?”

    “我和那个朋友在饭店等消息,我接到你的消息就赶紧回来准备东西好赶回去。可是,有什么工作这样的急啊?”

    吕海说:“齐书记让我现在就告诉你,免得让你还要多想,过去招商办属于经委下面的一个部门,现在从经委分离出去,成立直接律属县政府的招商办,属于正科级单位,这个大梁现在齐书记就交给你,而李县长也非常的满意让你来担任招商办主任一职,所以两位领导让你赶紧结束这个研讨班的学习,回到县里赴任。”

    吕海说话过去中,何子健掩饰着自己深深的惊讶,他的心跳得从未有过的厉害。

    招商办律属于经委,但这个部门愈来愈显示出巨大的作用,招商引资已经成为发展经济的一条重要的渠道,但他过去想的只是到经委的工业科当副科长,即使当一名员他也是满意的。招商办这个部门可以说对自己不仅是太合适了,而且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吕海说完了话,何子健才有机会表示出自己的意思:“吕主任,我感谢齐书记和李县长的信任和提拔,可是我觉得这一步迈得太大,我是什么?我不仅没干过经济工作不说,我工作也才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还是应该到一个部门从头干起,而不是一下子就当主要领导。”

    吕海说:“我发现你怎么这样不懂得领导的意图。这样安排你是最合适的,也是领导对的最大的信任,你有打开局面的能力,在这个岗位上一定会做的非常好。好了,齐书记这样安排了,他让你赶紧回来,明天一早就出现在他的办公室。”

    吕海不容他在说什么,率先挂了电话,何子健半天才把手中的电话放下来。

    说他有打开局面的能力,这真是对自己过高抬举,他说自己工作还不到一年,也是夸大了时间的概念,从七月份毕业到现在,总共还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他干了什么?在这五个月的时间他就是整天不睡觉,他又能干什么?然而,他不仅当上了文联副主席这个副科级的职务,现在居然到招商办当主任,是个实实在在有权而肩负重任的部门,而且自己一下子就是正科级,这让他自己都难以接受。

    面对眼前这间学校供教授一级人物下榻的房间,何子健不发起呆来。就在自己刚来省行政干部管理学院学习的时候,自己的工作问题尚无着落,而自己住在那个双人间,也被同寝室的赵大旭欺负,无非是看他是个年轻的小人物,可这才几天的时间,一切都变了,他享受着这样的高级待遇,而且居然一下子就晋升到正科级,担任县招商办的主任。

    一切都似乎是不可思议,而一切似乎又都顺理成章,先是郑晓丽这个姐姐出面给他壮了威,接着就是白嘉丽这个姐姐为他做了贡献。他也似乎就是坐享其成的人。

    何子健似乎被什么东西刺激了一下,马上变得振作起来。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曾经不是个最让人看不起的小人物吗?他不是曾经连个工作都找不到的被社会遗忘的人物吗?他不是那个在文联混子的边缘人吗?正是有了这些女人们,他混出了名堂,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不是过去的何子健了,甚至就连齐官亮这个县委书记都要又他来摆平危难。

    这样想着,他立刻给白嘉丽的房间打了电话,白嘉丽滴滴地声音传来,让何子健觉得心里踏实了。

    “老弟,这么一会就打来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白姐,我现在要回去了,马上就回去。县里要给我安排新的工作。”

    “那好啊,姐姐给你送行?”

    “我们不是才吃过西餐?我现在马上就要走了,我跟姐姐打个招呼。”

    “子健,好好干。你才二十四五岁的年纪,有着巨大的发展前途。在中国的官场上混,能力固然是主要的,也要有厚实的人脉支撑。如果再到省城来,别忘了来看姐姐。”

    “好的,我不会忘记的。”

    挂了电话,虽然省城还有几个朋友,包括郑晓丽这个姐姐和我李婷婷这个小妹,他都不想跟她们打招呼了,于是便开始收拾行装准备打道回府。

    刚要到学校教务处去告个别,就传来了敲门声,何子健开门一看,居然是藏文丽,藏文丽看到何子健已经整理好行囊准备离开的样子,不满地说:“你这是要走?怎么不跟我告个别?”

    何子健抱歉地说:“我接到了县里的通知,让我赶紧回去。”

    藏文丽冷冷一笑说:“看来你的计划成功了?你跟白嘉丽联系上了,她帮上你了,是不是?那就把我忘了?我让你这样无无义。”

    突然,藏文丽像一头母狮扑到何子健的上……

    藏文丽结束纠缠已经到了傍晚,何子健猛地推开藏文丽那发出巨大量的躯说:“好了,你把我折腾的也够了。”

    “哼,我让你知道你也付出一点代价。”

    何子健看了一眼一露躺在上的藏文丽,他迅速穿好衣服,说:“你自己在这里呆着吧。”

    “我要让胡处长来看看你占有了我。”

    何子健冷冷一笑说:“好啊,你见到他后可以告诉他,我占有了你后就走了,这个研讨班我提前下课了。”

    藏文丽猛地从上跳起扑到何子健的上说:“再来的时候,别忘了来看我。”

    何子健心说不想再见到你了,推开藏文丽就出了大门,打了辆车就前往车站。

    车到饶河已经是午夜时分,是不是跟于静波联系一下,让他犹豫片刻,但他还是打了辆车,直接回到宁古,齐官亮给他的那只装有三十万的皮包还在他的怀里,他要把这个东西还给主人。

    打开自己住的房子,他吓了一跳,在黯淡的光影里,一个一丝未着的女人向他款款走来,他后退一步说:“你是……”

    “子健,到你这里还能是谁?是我啊。”

    眼前的于静波让他感到突兀,但她到这里来也是合合理,只是不知道他怎么进的来的。何子健立刻放松了紧张的绪,说:“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不给我钥匙,我就不能偷着配一把?这屋毕竟也是我半个家吧?昨天晚上我给齐书记打了电话,他说你晚上就能回来,我昨晚就过来等你,可天快亮了你才回来。别站在那里啊?”

    于静波拉着何子健进了客厅。何子健说:“你怎么不打灯?纯心想吓我是不是?”

    于静波笑了笑说:“我真想吓吓你,可是一想这还真是怪吓人的。”于静波打开了灯,“你吃点东西不?我给你准备了方便面,一煮就成,还有你喜欢吃的猪蹄。”

    坐了一夜的车何子健也是累了,再说昨天晚上也没吃东西,就说:“还是有个女人好啊,赶紧弄来,我还真的想吃了。”

    “就知道你会吃的,怎么样,我现在是个合格的主妇了吧?”于静波扭着饱满的**走进厨房,很快就弄来一大碗腾腾煮好的方便面,还有两只烂乎乎的猪蹄。何子健开始大口吃起来。

    于静波把自己的子靠在何子健的上说:“听说你真是干了件大事?居然被齐书记从检察院捞了出来,不然他可真要摊上大事的。现在你可真是不得了了。”

    听于静波的意思,她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工作变动的事,就说:“其实还是齐书记自己没事,他没往兜里揣一分钱,这才是他出来的根据,不然谁也没那个能耐。”

    “不是,是你找的人力度太大,让省里和市里的检察院到此为止,别再继续查下去,反正那些被截留的资金都有了下落。”

    “你给齐书记打电话干什么?”

    “我问候他一下啊,他是你的领导,也是我爸爸的老朋友啊,我爸给他打电话不方便,我就给他打了?”

    “他没说别的?”

    “他说什么?他就说如果没有你的帮忙,他还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何子健看着于静波:“你爸也知道这事儿了?”

    于静波殷殷一笑说:“是啊,他还见你呢。让我安排个时间,他和你见一面。”

    “哦,这还真的是件大事啊。我还真要做些准备。”

    “没问题,一起我来安排。”于静波又问,“不是说学习要半个月吗,这才几天就回来了?”

    何子健看着依偎在自己怀着温柔的于静波,心想,她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不但是他工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且他无形中和两个女人发生了他自己也不想发生的关系,但他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于是只能是淡淡地说:“可能我的工作要动。”

    “是到组织部还是经委?这些不是都已经计划好的了吗?现在齐书记就更会让你满意的。”

    何子健有些担忧地说:“他是想让我满意,可是我感到不那么的合适啊。”

    于静波问:“有什么不合适的?就是让你到组织部当个副部长,我看也是没什么问题的,你这是救了齐官亮一命啊,不然他政治生命就结束了。”

    何子健搂了于静波露的肩膀说:“也许还不是这样呢。”

    “那还会怎样?”

    何子健没再说下去。吃完,于静波给他抹了嘴后滚到何子健的怀里:“把我抱到上。”

    对于眼下于静波的,何子健几乎没有一丝的.,他不仅显得很是疲乏,而且这两天他在白嘉丽和藏文丽两个女人上做的太多,虽然不是他的所愿,但人家着他来干她们,他几乎是毫无办法,现在于静波的温存,何子健就显得无能为力,看到何子健毫无力度的男根,于静波觉得不可思议:“这几天你都在干什么了?是不是都给你的那个姐姐了?”

    何子健一惊:“我哪有什么姐姐?”

    “郑晓丽不是你姐姐吗?这个谁不知道?”

    何子健笑着说:“郑晓丽根本就没见我。”

    “那她怎么帮你的忙?”

    看来大家还不知道真正帮忙的是白嘉丽,也不知道白嘉丽的存在,所以就说:“我只是给郑晓丽打了电话,刚好她要到我住的地方来看我,还和邱克剑一起来的。”

    “好了,别做这样的解释了,大家都是知道你有个了不起的姐姐的。”

    于静波的努力,让何子健的东西终于发挥了作用,一阵进攻之后,倒头便睡。这两天他严重缺觉,而且神经紧绷,现在终于彻底放松,睡了个酣畅淋漓,还是他的大哥大和传呼一起大叫,他从酣睡中醒来,一看都是吕海打来的,他打了过去,吕海说:“现在回到宁古了?你还在睡觉?你也真是睡得着。好了,别睡了,赶紧过来,好几个人都在等着你。”

    “是齐书记吗?”

    “还有组织部的两位部长。苗部长找你谈话,赵部长送你到政府大院就任。好了,大家都在等着你,你现在可真是不得了的人物。”

    “吕主任,你可别这样让我难堪。”

    “没人让你难堪,我只是为你高兴。”

    吕海挂了电话。何子健立刻洗漱一阵,也顾不上吃东西,于静波还没醒来,走出家门,就向县委大楼走去。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