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书记的神秘之约+++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43 书记的神秘之约+++)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何子健突然下意识地停住了。他被人戳穿了谎言,心里立刻感到羞愧,但他还是大方地回过,走到臧老师的跟前:“不错,我就是何子健,也就是饶河下属的宁古县文联的那个何子健。”

    “我叫臧文丽,你一说你姓何,是文联的,我就知道你就是何子健了。我很高兴认识你,但今天实在是没时间,这样,我晚上就回到学校来,我是住在学校教师公寓的,你住在学员的宿舍?”

    何子健不好意思地说:“我住在教授那个小楼。”

    “你的待遇很高啊,真是看不出来,不过,我也知道你这个人本就创造着神奇。晚上我会找你的。”

    臧文丽深地跟何子健说了声再见,上了开来的公交车。这个臧文丽很可能是任芳菲的同学,但任芳菲居然把自己做的风流事告诉了她的同学,自己也在她的口中被大家知道,他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害臊了。

    不过,作为给一个名人当小三的女人,暗地里和一个年轻男人发生了一段之事,似乎也是她可以炫耀的资本,就是并不光是老名人喜欢她,也有年轻的人喜欢她,或者是跟她发生了关系。但他不会再跟任芳菲见面的,不管给谁,反正做男人小三,被人包养的男人,总不是那么的让人敬重。

    走进酒吧,找个位置坐了下来,就开始在客人中慢慢的梭巡,何子健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个修长的影慢慢的啜饮在红酒,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但看那样子很是孤独的样子。何子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走过去很她攀谈,但他还是换了一个座位,在白嘉丽的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他要了杯路易十八慢慢的喝了起来,眼睛不时地瞟着离他不远的白嘉丽,他似乎能够从白嘉丽的上感受着一种高贵的孤独,向他袭来。

    就在何子健饶有趣味地欣赏这个高雅的女人时,他忽然发现白嘉丽向他伸出指头,对他做出**的架势,何子健也就大胆地走过去。

    “你是在叫我过来坐吧?”

    “我发现你总在看着我,我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何子健微微一笑说:“是的,我们是见过面的,准确地说,我是到这里来找您的。”

    “呵,你是越说越近乎了,不过,你这个年轻人却是不讨厌。”

    “白老师更是风雅超群的女人啊。”

    “你还真的知道我哎。”白嘉丽轻轻地叫。

    “我还知道你上午在政府职能和市场经济的走向研讨班上讲了课。”

    白嘉丽忽然睁大了漂亮的眼睛说:“我想起来了,这个班级有一个很精神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就是你了。看来你是真的来找我,我很高兴。来,我们喝一杯。”

    何子健跟白嘉丽碰了一下杯,饮了一口说:“白老师不愧是从国外归来的,喜欢这样的洋调。”

    白嘉丽叹息一声说:“整个学校也没有我一个朋友,当初回过的一片,现在觉得真是好笑,我除了这样的地方,就无处可去,除了在课堂上说话,就没有说话的对象,我本以为学的东西回到国内,在市场经济中的理论建设中,会产生一定的作用,但我所说的和我写的居然连个都不如,一点动静,一点的气味都没有。好了,不说了,你怎么想到到这里来找我啊?”

    何子健郑重地说:“你是我老师,从国内到国外,又从国外到国内,有新的思维和新的知识,我有问题想跟您请教。”

    白嘉丽看着何子健,不解地说:“我现在的知识和理论在国内都被批的体无完肤,我提出完全的市场经济体系的理论,被大家抨击说我要把美国那一搬到中国来。可是,我没那个能耐啊,如果我有这个能耐,我真想把美国的那一切搬到中国来。看我,又说没用的。你想问我什么?”

    “我想让你给我拿个主意。”

    “呵,让我给你拿个什么主意?”白嘉丽十分感兴趣地看着何子健。

    何子健说:“事是这样的,我今年大学毕业后好容易着到了工作,是在宁古县的文联工作。”

    “你说你在有个县城的文联工作?”

    “是的,但我现在面临着新的选择,那就是我们的县委书记让我重新考虑一下工作的问题,是到县委的组织部,还是到经委。”

    白嘉丽看着何子健,似乎少了应有的:“你的路子很广啊,按照国内的说法,你家的背景简直太了不得了,刚在文联干了没几个月,就有这样的好机遇。”

    何子健马上说:“我的家里其实没有任何一点背景,我爸是林场看大门的,妈妈是家庭主妇,我们家的亲戚也没有一个当官的。”

    “可你居然在这两个最好的部门做选择,哪个年轻人有这样的好运气?”

    “可以这样说,我在文联工作的几个月里,做出了突出的贡献,领导也觉得我应该到一个更适合我的部门工作。”

    “那就是说你被领导看好了,准备提拔你了?”

    “我现在已经是副科级,但我现在看重的不是这个,我想想一个更适合我的部门去好好的工作。”

    “你是在这样的况下,让我给你拿主意?”

    “是的。”

    “你内心更想到什么部门?组织部那可是一个地方最有权力的部门啊?你为什么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这是你的真实的思想吗?”

    白嘉丽看着何子健,突然笑了,她从何子健严肃的神色里,看出了一种特别的东西,那就是这个年轻人和那些官场上的人物还是有几分不一样。

    “你想知道我的真实想法?”

    “我向你讨教的目的,就想听听您的高见,因为您是高屋建瓴的人,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主见。”

    “你说我的高屋建瓴的人?这个赞语可是够高的。我怕是担当不起的啊。”虽然这样说,但白嘉丽非常的高兴,她品着红酒,脸上开始流露出微笑。

    何子健感慨地说:“我听了几天的课,但我还真是就对你讲的东西感兴趣。我也知道目前是国家发展的关健时期,按理说我这个小人物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国家的大事跟我没什么关系,可我又想,一个人遇到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能在这样关健时期做出自己的选择,也是一件幸事,白老师,您说是不是?”

    白嘉丽的目光里充满了赞许和欣赏:“你说的话让我相信你是真诚的了。是的,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经济一件踏上了历史的快车道,什么力量都挡不住经济发展的脚步,在这样的况下,做出自己的选择的确是人生的幸事,就像十年前,大家在刚刚打开国门事,一窝蜂似的出国,而我刚好也有这个机会才做出了那样的选择一样。”

    “如果给我这个机会,我也会出国去看看的。”

    “现在已经进入了九十年代,和那时毕竟是不一样了。你是这样年轻,就能到这样的研讨班来学习,不管你现在做什么,但都显示出你未来发展的巨大空间。既然你想听我的,那我就给你一点我的建议。如果你不想做一个政客,或者你不想整天在人上花费心计,那就投到经济工作中来吧,虽然这里还存在着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但价格双轨制这的混乱行为已经取缔,官倒这样的东西也被止,良好的经济形势也在恢复。我相信未来在经济领域里会有一个大的发展。不要去做那些政客所做的险诡异之事,光明正大地做些具体的实际的工作,凭你的脑袋,我相信你会做出大的成绩的。但是,经济转型将是一次痛苦的裂变啊。”

    何子健细细地品味着白嘉丽说的话,深切地说:“我不想当个政客,我有幸赶上这样的大时代,谢谢你白老师,你让我下了决心。也许在组织部个人的发展会更有前途……”

    “你说的也不对。就个人发展,你到经济领域去做些具体的事,将对你未来掌权,也将是个非常重要的机遇。如果你到组织部这样的部门干上十年,你除了染上一的机关习气,你就没有一点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何子健感动地说:“我知道了,我就想听听和大家不一样的建议。我相信我现在听到了。”

    白嘉丽的眼里放出迷人的光彩,说:“你是我回国后见到的最真实的年轻人,好好干,如果什么地方需要我,只管到省里来找我,虽然我讨厌这些官僚作风,但我还是认识几个官僚的。好了,我的时间到了。你在这里坐会吧,我们暂时别过,别忘了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到省城来找我好了。”

    目送白嘉丽消失在门外,何子健已经打定了主意,那就是他将放弃齐官亮向他抛来的橄榄枝,那就是晋到组织部门去发展,也许到那里很快就能混上个副部长干,但正如白嘉丽所说,不要当一名政客,而是要到更加实际的部门去感受一下这个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的前进的脉搏,自己毕竟还是十分的年轻。

    他立刻回到学校的那幢小楼,他当即就给陈娟打了电话,陈娟对他的选择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说:“那你以后就在你姐夫的手下工作了,放心,我会让他好好的照顾你的。”

    “陈姐,我现在还真想跟你在一起坐一会。”

    陈娟小声说:“真的想吗?”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其实,在文联的这几个月,还是很有意思的,真的要离开,还真是舍不得。”

    “子健,你好好干,以后你的前途会更广阔的。”

    “如果不是那次姐夫的帮忙,我们什么也干不成啊。”

    “好了,别说这个了,你哪天回来?”

    “三天以后吧。”

    “好,回来的时候,我和你姐夫好好的招待你。”

    挂了电话,何子健拿起了书,但他看不下去,又给吕海打了电话,吕海告诉他,齐书记现在就在省里,如果想去见他,他可以告诉他齐书记住的宾馆。

    “齐书记是什么时候到省城的?”何子健想,既然齐官亮来到了省城,要不要去看看他。

    “他是今天早晨启程的,估计现在已经到了。”

    “齐书记到省城来办什么事?”

    “他到省城参加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住在和平村宾馆。”

    “哦。一行都有什么人?”

    “几个镇长和乡长。你想见他的话,晚一些给他的房间打电话,我现在还不知道他住那个房间,但很快小马就回打电话告诉我。需要的话,我打过去告诉你。”

    小马是办公室的事务秘书,但自己真的冒昧把电话打到齐书记下榻的宾馆的房间,是不是合适。但他还是答应下来说:“那好,我这几天有时间,就去宾馆看看齐书记。”

    “你也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

    何子健也是这么想的,,但今天齐书记刚到,一定会有不少的应酬,他也就不能在今天打扰他。

    靠到了晚上,在食堂吃了晚饭,何子健回到自己住的那根高级房间,突然接到了吕海打来的电话:“子健,我给你齐书记房间的电话,你现在就跟他联系,他想跟你见一面。”

    何子健马上问:“齐书记有什么事儿吗?”

    “他让我找到你,就说明是有事儿吧。”吕海说了齐官亮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何子健立刻给齐官亮的房间打了过去。

    “齐书记,你到省城了。”

    “子健,学习的怎么样?”

    何子健知道齐官亮绝不是想了解他学习况的,但他还是说:“我感到脑子里装进了不少东西,我这样的脑子真是需要装点新东西了。”

    齐官亮话锋一转说:“晚上没什么安排的话,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会,我现在就果戈理大街上的玛丽西餐厅等你,你打车赶紧过来。”

    齐官亮这样说,就说明一定有什么事找他,但他觉得不会是工作上的。他在齐官亮的眼里无非就是个刚刚干出一点点成绩的年轻人,一个县委书记,会有什么大事找到他呢?

    何子健打车来到果戈理大街上的那家玛丽西餐,有一个俄罗斯小姐像他微微一笑,就领着何子健上了二楼的一个小包间,齐官亮一个人坐在了那里。

    “子健,我们居然在省城见面了。”齐官亮先说。

    何子健马上走过去和齐官亮握了手说:“齐书记,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这两天我都着急回去向你汇报思想了。”

    “我这不就来了?不过,我现在可不是想听你汇报什么思想。在外面我们就不谈工作,谈点别的东西。你喜欢喝点什么?今天可是我个人付账,因为你也看到了,没有任何人跟着我。”

    何子健明白这是完全的个人之间的约谈,齐官亮的边没有任何随从,但是在省城这样的地方,一个处级干部走在大街上,没人认识他,那是完全正常的,何况一个外县的书记。但何子健感觉齐官亮有重大的事要跟他说。

    何子健笑着说:“那我就只能一饱口福了。”

    “不管在什么方面都该我来买单,你也别跟我争。”

    说着点了两份牛排和一瓶三十年的马爹利,然后对何子健说:“这次你来学习,郑晓丽没来看看你?”

    何子健稍稍怔了一下,说:“来了,邱秘书也来了。”

    “哦,邱克剑也来看你了?”齐官亮惊喜地看着何子健。

    “是啊,那天中午他们一来,这学校就对他特殊照顾,我还真的不那么舒服。”

    “那可是省委第二大秘书啊,崔延天的地位在省里那是仅次于书记白力晨的。”

    何子健没好意思说他其实是第一次跟邱克剑见面,就说:“省里的事,我是不知道的,但邱克剑跟着崔延天从饶河到省里这么快就扎下根基,也不是偶然的。”

    齐官亮郑重地说:“看来,你大哥有件事,必须麻烦比这位老弟了。”

    何子健看着齐官亮,说:“齐书记,我是您的部下,也是你用心培养的人,如果需要我做些什么小事的话,我会义不容辞的。”

    “按理说我不该这样做啊,可是,你还年轻,不知道官场上你软一下,有人就要置你于死地。”

    何子健看着齐官亮的神色忧郁下来,他的心一沉,怎么,齐官亮是县里实实在在的一把手,还有人跟他过不去吗?但这样的大事,跟他这个小小的副科级,现在又没什么权力的年轻人说有什么必要?但他现在明白了,齐官亮是借这次开会的机会,是专程到这里来找他的,看来事还真的很严重。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