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把我女儿给你++++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30 把我女儿给你++++)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其实,沈家这次出行到故乡走走,除了沈玉成说的那些官方的话语,还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原因,那就是小女儿沈慧刚刚结束了一次短暂的婚姻,几天前结束了一次跨境的姻缘,这次跨境的婚姻,有几分被骗的成分,那就是打着博士生头衔,到处讲座的一个加拿大的文学教授,其实是个野鸡大学的所谓的教授,出的那几本书,也都是由国内的几个写手帮他完成的,结婚才几天,就暴露出了流氓的本,天天把沈慧子弄的难于说出口不说,而且还满嘴的看不起中国的女人,说中国的女人不管是什么文化,有多么的漂亮,只要见到有钱或者有份的男人,就会暴露出那低的本,什么尊严也就不顾了。

    一向心高气傲的沈慧本以为嫁了个老外中的高富帅,没想到自己却成了一个有点文化,但更有流氓气息的混蛋的牺牲品,她也就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心想这慢慢的婚姻之路什么时候是个头?开始她还没打算离婚,但这个老外愈来愈有恃无恐,居然把一个皮肤白的跟皮儿,**跟篮球般的欧洲女人带回家,上演着人大战,这婚不离是不行了。但对她的刺激也是实在不小,脾气也就越发的大起来。沈玉成两口子看到女儿成了郁闷得要死,就说宁古新近开通了森林游,去那里可以让沈慧的心好一些,这样才有了这次的旅行。

    但何子健却不知道沈慧所发生的一切,只以为这个厅长家的女儿的脾气原本就是这样的大,当沈慧还是怕撇下她,跟了上来的时候,心里才放松了些,但他也看了出来,沈玉成和他的老伴以及大女儿沈娟似乎并没担心什么,也就知道沈慧是在耍着小孩子的脾气。

    面包车开出了县城,就进入了莽莽苍苍的林海,眼前的景色也就让人的心慢慢的朗然起来。何子健坐在沈玉成的边,何子健的心思慢慢的从沈慧的上转移到齐官亮交代的那笔民政项目的投入上来。但他对这方面的工作完全的不熟悉,也就不好直截了当的说什么,只是说些自己儿时在山区玩耍时的趣事,沈玉成听的到也兴致盎然。

    车行了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牛背岭,沈玉成下看了车说:“以前林区也没少来,但这里却是再也没来过,你们看,这里虽然没有那些名山大川的风采,但是也还是很巍峨的吧?”

    沈慧那股赌气的架势似乎一扫而光,对何子健说:“走,跟我爬山。”说着就大步向坡顶爬去,何子健也想跟沈慧缓和一下,就说:“这个坡陡,也不能走的太急。”

    “那你就拉着我好了。”虽然这样说,但沈慧还是拼命地爬了起来,但很快就被何子健超过。爬了半截后,何子健说:“我们等等厅长他们吧。”

    “在这里没有厅长。”

    “看来你很喜欢爬山的啊。”

    沈慧的脸色从白皙变得红润了,也显得更加的好看,她已经不像昨天晚上那样的耍脾气,而是表现出了一个年轻女人那很让人喜欢的样子,说:“虽然很喜欢登山,但少有机会的啊……过去住在宁古时还小,到了省城就更没机会了。”

    “也是啊,住在什么地方,就有什么样的资源,我们家乡就是这样的大山,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这山怎样个吃法,还真是个学问。过去就是个砍伐,但再也不能砍下去了。”

    对于这样的话头,沈慧自然是不感兴趣,于是说:“你就是在这样的地方长大的?”

    何子健指着山下的一片民居说:“我家就住在那里。”

    “哦,你不邀请我们去你家看看?”

    何子健笑着说:“别急,我会跟你们一个惊喜的。”

    沈玉成几个人走了上来,路过那道很陡的高坡时,何子健一个个地拉着他们登上去后,眼前的视野立刻豁然起来,大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沈慧说:“没想到这里还真的不错,我看你们的森林游还真是有些意思。”

    几个人早就出了汗,但心却是非常的好,沈玉成却对何子健说:“森林游的确是条好路子,但是也是有一定的局限的。”

    何子健微微一笑,似乎有话要说,沈玉成问:“怎么,你还有什么高见吗?没关系,这里没外人,我看你是个有思想的年轻人。”

    “对于森林游这个战略思维,我是十分赞成的。我们宁古要想新一轮改革中有点作为,还要开辟新的思路,宁古建成生态县的路子是对的,但这样的路子在经济上很难有大的突破,如果在几年之内我们的经济上不去,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沈玉成看了何子健一眼,对何子健说的未置可否,忽然问:“你觉得在文联工作很合适吗?要不要换了地方施展你的能力?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忙。”

    何子健没想到沈玉成会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我……我还没想过,我毕竟工作的时间才只有三个月。”

    沈玉成说:“你工作三个月就当上了文联主席。”

    “我现在还是个副的。”

    “很快就会把那个副字去掉的,可是我觉得你该换个地方试试,你的开创的思维,会让你有个大的发展的,只是不知道你怎么会选择去文联这样的地方工作。”

    何子健笑了笑说:“沈厅长,您不知道,我毕业的时候,唯一可以去的地方就是宁古县的文联,因为我不到这里来,我就要回到大青山林场。”

    “哦,这样不尊重你这个人才?”

    “也许在有些人的眼里我还不是个人才吧。”

    “你指的是齐书记他们?”

    “不是,是我在毕业的时候,就是没有地方要我,通过唐叶亮和郑晓丽的关系,才把我安排到现在这个岗位。”

    “但是你干的不错。我觉得你虽然写了些什么东西,但你的能力不在这里。怎么样,喜欢民政这个部门吗?”

    “哦……我还一点都不熟悉。”

    沈玉成笑了笑说:“好,我们不谈这个,现在快到中午了,你说你家就住在这里,你准备怎么安排我们的午饭啊?”

    何子健笑着说:“我想了想,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好的馆子,但到了山区,就是要吃点山货的,所以我自己私自做了主张,中午我在家做了准备,如果吃的不好,也不要埋怨我就行。”

    “哈哈,你呀,就是到你家喝口凉水,也是个意啊。”

    沈慧说:“我可是不想到你家光是喝凉水的。”

    何子健说:“放心,保证不能让你喝凉水,沏杯茶还是能做到的。”

    “我记得小时候吃过那种鹿,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了,可惜以后再也没吃过。”

    虽然做了这样的安排,但哥哥子强能不能搞到鹿,他也没把握,毕竟这东西现在是少之又少,现在他也就只能含糊的说:“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还可以享受一下这样口服。”

    “我们这里的鹿啊,那在过去可是给皇上的贡品呢。”

    何子健说:“时间不早了,我们现在就到我家?”

    “好,现在就去你家看看,看看我的女儿有没有这个口服。”

    沈慧拉了一下何子健的手说:“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

    何子健说:“最想让你吃上好东西的是我啊,但是我现在还不敢做这样的保证。”

    下了山,就不再需要坐车,林场的人都知道来了个什么厅长,而且是由何家的陪同去了牛背岭,当他们一行下了山,林场的场长王世波,书记也就是何子健的姐夫李福来早在山口出迎接厅长一行。

    何子健给几个人一一做了介绍,李福来刚要说什么:“后周均线开口说,王场长,今天一起都由我来安排,我在家已经做了准备,沈厅长到我家去吃午饭。所以就不麻烦王场长了。”

    王世波尴尬地说:“那怎么好,沈厅长到了我们林场,我们怎么也应该……”

    沈玉成淡淡地说:“今天我们就是私人出游,就不需要对方领导陪着了,我们现在就去子键家,也跟他们家人拉拉家常,你们还是回去吧。”

    “那……这个……”

    李福来说:“那我就提个建议,到家吃饭,我可要陪着吧?”

    沈玉成看着李福来,何子健说:“沈厅长,这位书记是我姐夫。”

    “那可以的,都是一家人吗?”

    “那也就不差王场长自己了吧。”

    何子健看着沈玉成,沈玉成说:“那好吧,既然你们家人这样说,我是客随主便。”

    大家向何家大院走去,何子健看到附近真的打扫的干干净净,无形中透出着一丝喜气,沈玉成看出了这样的细节,王世波紧跟在沈玉成的边,似乎想以林场主人的份跟这位过去的县里的主要领导,现在的厅长说几句近乎话,但沈玉成并不理睬,只是姐夫李福来小声对何子健说:“你小子怎么不跟我透露一下消息,搞的我们很是被动。”

    何子健说:“你们根本就不该主动。”

    “什么意思?”

    “沈厅长这次就是私人出游,不想惊动任何人,这也是县里让我陪着的原因。你想想,如果想张扬,旅游局,民政局,那个局长不得出头跟着?但沈厅长就要我跟着他们走走,就是不想呼呼啦啦的图闹。”

    “那你的意思是……”

    “你看着办吧。”

    到了何家大院的门口,忽然一股奇特的香飘了出来,沈玉成说:“看来,我的女儿是有这个口服了。”

    这样的香就连何子健这个从山区长大的人都觉得真是太人,在市里吃的那些东西绝对没有这样的香味,那沈慧似乎真的被这样的香味迷住了。

    “对,我记得就是这样的味道,何子健,你还做点好事。”

    何子健说:“我可没做过什么坏事。”

    爸爸妈妈和哥哥这时都走了出来,姐姐和嫂子跟在后面,何子健一一做了介绍,沈玉成说:“我们一家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你们这样的贵客我们就是想请你们来,都请不到啊。”爸爸何连胜说。

    “不用你们请,我们可是主动来了啊。”

    哥哥何子强走到何子健的边,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何子健从哥哥的神色里看出他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尽管放心了。

    何子健刚一回,就看到场长王世波已经离开,他也不想让这个人在这讨厌,这是个让人极不喜欢的人,也是是看出自己和沈玉成对他的怠慢,他的安排又被推辞,就心里不是滋味地走开了。李福来没走,他毕竟还是这个家的人。

    沈玉成在大院里走走看看,说:“你这子过的不错啊。”

    “这东西我这个小儿子的功劳,他写东西居然能挣不少钱,就给家里邮来钱,家里就养起了秋耳,这才有了不错的收入。”

    “你有个了不起的儿子啊。”

    “都是领导帮助的好啊。”

    进了里屋,已经摆上几碟凉菜,何子健问沈玉成:“现在就开饭?”

    “你什么时候让我们吃,我们就什么时候吃啊?但爬了一上午的山,还真是饿了。”

    何子健对哥哥说:“现在就上。”

    哥哥嫂子和姐姐几个人一起上阵,很快看端上来慢慢一大桌子菜,几乎个个都是富有地方特色的东西,沈慧看了眼前一亮说:“我可要……”

    沈玉成看了女儿一眼,对何连胜说:“别急。老哥,咱俩谁大?”

    “我今年五十一。”

    “那我五十四了。”

    “那你是哥了。”

    “你的东家,你说几句。”

    “我也不会说什么,反正到了我们这里就是喝酒,我们这酒可是非常好喝的。”

    沈玉成拿起杯子闻了一下说:“嗯,真是不错。我现在就想喝了。”

    “那咱们就喝。”

    喝了一口,何子健看到沈慧盯着那盘鹿,就笑着说:“这可是又好吃又美容,女生吃了既不发胖又能更加漂亮,沈慧,这些都是你的了。”

    “那还不得把我撑死了啊?”

    沈慧夹了一筷子。何子健照顾着大家,沈慧说:“你也别光让着我们,你们自己一口东西还没吃呢?”

    “我看着你吃,我就高兴了。”

    沈玉成说:“今天早晨你领教了我这个女儿的脾气了吧?我跟你说啊子键,她可是有些子没正经吃东西,也没这样高兴了,所以,别的不说,你打开了沈慧的胃口,让她又是我那个高高兴兴的女儿,就是你最大的功劳。”

    何子健自然是不知道沈慧发生了什么,只是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就得罪了这个大小姐,但现在看到她高兴起来还是很好看的女孩,就说:“别的我可不敢居功,但到了我们这样的山区能让我们的女才子扫去不高兴的心,我还真的很高兴。我希望以后在省城呆腻了,就到这里来看看,我一定陪着你。”

    何子健这样说无非是出于礼仪,但沈慧手中的筷子掉了下来:“你真的在邀请我?”

    “是啊。”

    “我想来就可来的?”

    何子健发现沈慧的神有些变化,这时沈玉成对何子健说:“我女儿的意思是说,你要是真的对她发出邀请,她会考虑的。你们这个家是她喜欢的。”

    虽然听出了一丝的画外音,但何子健也没有多想,就说:“我们山区的人本来就好客,何况是呢?不过你想吃这样的鹿,还要提前跟我哥哥打招呼。”

    沈慧马上站了起来,对何子强说:“哥哥,我先敬你一杯,有我这个小妹,你不会觉得讨厌吧。”

    “那怎么会,你如果想吃鹿,就到我家来,就是子键不在,你也随时可以来。”

    “那我不就成了这个家的人了?”沈慧的眼睛.辣地看着何子健。

    大家都听出沈慧话里流露出的意思了,何家的人几双眼睛都盯着沈慧看了起来,尤其是何子健的爸爸妈妈,他们马上就产生了一个错觉,那就是沈玉成一家人的此行,是带有特殊目的,何子健的这样的安排,也是具有特殊意义的。

    何连胜看了看老伴,老伴的眼睛在沈慧的脸上盯了半天,但沈慧并未觉察,只是被什么东西感动着,虽然这是个最普通不过的家庭,但她似乎喜欢上了这里的质朴。

    何连胜碰了一下老伴马上说:“我们欢迎啊,能成为我们这个家的人,我们是双手欢迎的。”

    哥哥何子强也看出了名堂,这才几天的时间,他就已经感觉到弟弟的不寻常,原来他是有了这样的靠山,过去的县委书记,现在的省里厅长,这弟弟真是太有眼光了,过去他知道子键的女朋友是他的同学,妈妈是饶河市的一个什么领导,现在这小子居然攀上了省里厅长的女儿,行,这对他来说将来的好处就更大了。

    “我们这个家啊,各位也都看了出来,是个最普通的人家,我也不隐瞒你们,我爸爸是个看大门的,妈妈是个家庭妇女,但我家的子键是有出息的,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学校的学生会的主席,现在到了县里的机关,可以一显手,我这个弟弟啊……”

    何子健越听越不对劲,他忽然意识到,爸爸和哥哥这是把在家里搞的午餐当成结亲家的仪式了,赶紧站起来说:“沈厅长一家是我们县委县政府森林游的积极倡导者,一家人到牛背岭来,就是对森林游的支持,我这个当临时导游的尽了小小的地主之谊,对沈厅长及家人能坐在我家这个山村人家的大院里,这对我们这个地方来说,简直就是从未有过的,我就不说别的了,吃完了饭,沈厅长和家人就在这里暂时休息一下,我们还有下一站的旅游。”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