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陪着厅长好好玩玩+++++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27 陪着厅长好好玩玩+++++)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在这样的场合下,坐在哪一桌,和什么人坐在一起,那可是太不一样了。你可以到这桌上敬酒,但敬了酒后就得马上离开,如果多呆一会,就会惹得大家说你的闲话不说,更容易惹得这桌上的宾主反感,坐在这里的哪一个人对你产生反感,那都是不得了的事,如果不是邀请你你却坐在这里,那你就的一切也就结束了。

    如果你不是这个桌上的主人或者是客人,却被临时邀请在他们的边坐下,那样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大不一样了,第一,你是被主要的客人作为一个特殊人物邀请,这样你的份立刻抬高了很大一块,第二,你是被主人作为隆重推荐的人物,那你就虽然没有资格坐在这里,但你的地位却已经在主人的眼里绝不寻常,因为在这样轻松的环境下,你在他们心目中,就已经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受到齐官亮的邀请,又被沈玉成邀请坐在他的边,这让何子健巨大这样的礼遇实在是太高了一点。这次和自己张罗举办的那次笔会时的宴会时是不一样的,那次自己毕竟是主要人物,而现在他是次要得最靠后的人物,却一下子被两个重要的人物推到了前台。

    但何子健也知道,自己如果忸怩作态,做出一个小女人的样子,那不识时务不说,那他就是太癞狗扶不上墙了。

    此刻的何子健既要认真地倾听沈玉成齐官亮都准备跟他说什么,也要留意其他人的态度,虽然县长李明都没有插嘴的机会,但他也不能不考虑他的存在,还有,他发现沈玉成的两个女儿,尤其是他的小女儿此刻在用那双晶亮的眼睛在紧紧地盯着他,似乎对这个天然冒出的年轻人很感兴趣。

    对于李由写的那篇报告文学,何子健还真的没有时间好好的看过,李由是报告文学界的大手笔,他写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会因此出名,就会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结果,就是说,他捧谁,谁就会火,他糟践谁,谁就倒霉,他现在捧了宁古的森林游,宁古的森林游就开了一个好头,就像刚才县长李明说那组数字一样,这让他们既想不到,又十分的振奋。但沈玉成说李由的文章里有个毛病,还真的把他问住了。

    何子健看了看沈玉成:“是不是把我们写的过了?就是说,他没有时间来得及做更多的采访,就写了那么一大篇文章,这里有既空又虚的况?”

    沈玉成眼睛一亮,说:“我看了那篇文章后,先是觉得他写的好,非常的到位,一定会给我们的宁古的森林游开了一个好头,但是我细细地一品,就觉得这里有点虚假的嫌疑,但是我绝对不是批评他,我也没资格批评人家,人家可是个大手,能到宁古给我们写东西,就很不容易了,我也不是批评你,我也是没资格批评你的,对你的表扬我还来不及呢,我只是说他写的那篇文章,就是说空话多了些,还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他的了解程度是不够的。但我是说了,这的确干了件大好事,我对这个活动搞出的成绩大加赞赏,这也是我来看看的原因。”

    齐官亮看了看何子健,对沈玉成说:“那明天就让子键陪你各处走走?”

    “好啊,他的家乡在大青山,我去那里挂职劳动过,有时间我们再去牛背岭看看,那个山岭我可是每天都要爬几次的啊。”

    何子健说:“沈厅长,我明天给你当导游。”

    这时,沈玉成的小女儿沈慧站了起来说:“哦,我不知道该管你叫什么,既然你明天就是我们的导游,那我现在就看叫你导游先生吧,我们明天去什么地方可就听你的了。”

    何子健看着沈慧,心下里判断,沈慧也就不会超过二十五,如果以他们离开宁古十五年计算,那时的沈慧还是个小毛丫头,对家乡的印象是不会深的,笑着说:“我们家乡有几座很巍峨的山岭,你都去过什么地方?”

    沈慧摇摇头,那个沈娟说:“我记得我去过虎峰岭,那个地方可真是太险峻了。”

    “好,如果你们时间充足,我就当好这个导游,带你们各地看看。”

    “那我先敬你一杯。”

    “敬倒是谈不上,我现在作为家乡人,应该举杯欢迎你。”

    何子健和沈慧沈娟干了一个,就主动站起来说:“那我就听安排了。你们把行程计划好,我等通知。”

    齐官亮拍了何子健一下说:“走,跟我出去一趟。”

    出了大门,齐官亮向卫生间走出,何子健紧跟着边,自己并没有尿,齐官亮也没征求他的意见就让他跟着,说明是有什么话要说。

    齐官亮说:“沈厅长过去在宁古当书记的时候,那时我是办公室主任,他去省里直接就当民政厅的副厅长,这些年始终在这个位置上,也没有提拔,一过了五十五,也就没什么奢望了。”

    来到卫生间,齐官亮的啤酒没少喝,哗哗的,但何子健也只好硬挤出几滴尿来,他没有插话的内容,就只能听着,但齐官亮话头一转说:“你才到文联不到三个月吧,现在不是调动的时候,你的正科级也还要等一等,怎么,你是着急了?”

    何子健心下一凌,马上说:“没有的,我就是……”

    “虽然你干出来成绩,但三个月就提拔到了副主席的副科级的岗位,你想想,这岂不是开了个太大的先例?你就暂时给我好好的在文联干,什么也别想,当然,你可以继续发挥你的才能,做点开创的工作来。”

    何子健这才明白,这话才是齐官亮想跟他说的,看来自己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也就要泡汤了。

    酒宴时间不长,很快就散了,何子健明天的任务是给沈玉成他们当导游,就想知道他们这一家人明天是怎样安排的,但他没机会问,也不知道问谁,沈玉成一家人也被送到县上的宾馆住下,何子健也就只好自己开车回去。还没到家,就接到了吕海的电话:“你说这东西是真的方便。”

    何子健不知道吕海说的是什么,就问:“什么东西方便?”

    “你给的大哥大啊,这想什么时候打电话,就什么时候打电话,想在哪里打电话,就在哪里打电话。”

    “大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你怎么不等等我,自己就先走了?”

    “我还想等你们的安排,可没人理我啊。”

    “现在我通知你,感觉去县宾馆,今天你住在那里,明天一早就出发,有了你,我就省心了。”

    “你省什么心?”

    “人家可是要你去给沈厅长他们当导游的。你现在就过来,书记县长他们都在。”

    “好,我现在就过去。”

    何子健的心里还是有些失落,但他的那笔钱还是没送出去,是不是钱没到位呢?齐官亮说的也不错,但他现在想的不是自己的继续升迁,他现在解决的不是自己的级别问题,而是要给自己换个位置,就是说他不想在文联这个地方继续干,一个是给陈娟让位,一个是去经委这个地方,从头干起,毕竟他现在已经有了个好的基础。他觉得自己更适合在经济领域干点具体的事,而不是现在这样,跟一些不那么实际的东西打交道。

    他现在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些子没看到熊彪,改有时间该跟他聊聊了。别看熊彪远离权力中心,但这个人是决定聪明,也许真是那种决定聪明的人,还真的不是当官的料子,因为他把什么东西看的太透,而看的太透的脑袋,却缺少了想上进取的意识,他承认自己不是绝顶聪明的人,但他是那种知道自己干什么就,绝对一直往前走的人。

    县最高级的宾馆林海大厦今天住宿的似乎不多,也许是今天是要接待沈玉成的缘故,而齐官亮和李明等县里主要领导都陪着住在这里。沈玉成在宁古当书记的时候,齐官亮是县委办主任,李明是经委下面的一名副科长,十五年过去,这两个人已经执掌宁古县这块天下了,他们对于自己的老领导的返乡之旅也就不能怠慢,虽然不能全程跟随,但尽全力的陪同,也完全是应该做到的。

    吕海在大厅见到了何子健,吕海拉过来何子健说:“知道吗,是沈厅长的女儿,就是那个沈慧提到了你,沈玉成才说怎么没看到你啊,齐官亮就赶紧让我找到你的。你明天跟他们四处看看,这个齐书记和李县长自然就不能陪同了,本来这是旅游局长和我的事儿,现在看来是你代劳了。”

    “我是不是有雀占鸠巢的嫌疑啊?”

    “咳,你已经占了,那还有什么含糊的,我们也就让给你看,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快上楼吧。他们在八楼的总统。具体的安排由旅游局的姜局长安排。”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刚把苗部长和孟部长送走啊,走吧,我也跟着上去。”

    两个人上了电梯,吕海说:“你可是在沈玉成一家人的眼里成了代表宁古形象的男人了。他们对你非常感兴趣。”

    “快拉倒吧,无非是他们对我们的森林游感兴趣而已。”

    “是你把森林游弄火的啊,所以他们对你感兴趣完全是一码事啊。”

    何子健问:“沈厅长的那个小女儿,叫沈慧的,是干什么的?”

    “哎,你这样问还真是问着了,你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吗?”

    “我不是在问你吗?”

    “我跟你是半个同行,她在省报的副刊当编辑,就是编那种散文诗歌什么的,她也是喜欢写点东西的。”

    “那我怎么不知道啊,如果知道,这届笔会怎么也不能落下她啊。”

    “这就是她准备讨伐你的原因吧,不过这不怪你。”

    来到第八楼,旅游局局长姜成珠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看到何子健和吕海走了过来,就对何子健有些叫屈地说:“子键,你兼任我这个旅游局长得了。”

    何子健巨大这个人可真是有意思,就说:“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要给沈厅长当导游了?是不是真的对你的森林游感兴趣了?其实那是全县的工作,我只是做点我该做的事,再说沈厅长和齐书记让我陪着,是聊聊天而已,可绝对没有取代你局长位置的意思。”

    姜成珠拍了一把何子健说:“我就是开个玩笑,但我求你明天帮我在沈厅长跟前美言几句,就是多说说咱们旅游事业的发展。”

    何子健巨大这个人真的不会当领导,就说:“我给你们旅游局做的工作还少吗?你们现在可是火了,我有什么?不是还在写我的文章?”

    “哈哈,老弟你说的还真是这么回事,我们森林游也就是你提议但那个秋季看山的主题现在正火的时候,我已经取消了十几旅游团明天的安排,专门给沈厅长的游览提供方便。”

    何子健问:“你取消了十几个旅游团?”

    “是啊,都是外市县组团来的,还都是大团,但明天沈厅长……”

    何子健想了想说:“这件事我没资格发言,但我觉得你还是请示一下书记和县长。”

    “可是……”

    “我觉得你一个请示一下,如果明天上山却看不到其他的游客,你想想……”

    “哦,我明白了,吕主任,我……”

    “我帮你说一声,让书记见你。”

    这里住的都是县里的主要领导和沈玉成的家人,沈玉成住在最豪华的那件总统,齐官亮和李明都在陪着沈玉成聊天,何子健站在门外,不知道是不是该进去,吕海轻轻地敲了门,对几位领导说:“何子健赶过来了。”

    齐官亮就说:“让他进来吧。”

    “姜局长在外面想见你?”

    “他有是多么事儿?”

    吕海一心抬举何子健,也觉得姜成珠做的实在是小家子气,就小声说:“姜局长把明天的十几个旅游团取消了,就是为了沈厅长一行的方便,但何子健觉得这样做不合适,他又不能说什么,就让他请示一下。”

    齐官亮立刻来气了,就说:“这个姜成珠当了这么多年的局长,那脑子怎么还不如一个刚刚毕业的……哦,还不如一个年轻的领导?没有旅游团,我们搞什么森林游?”

    李明赶紧问:“怎么了?”

    齐官亮对沈玉成和李明说:“我们的旅游局的姜局长为了让沈厅长一行明天的出行方便,把十几个旅游团取消了,还是何子健让他请示一下,我们才知道这件事。”

    李明刚要发怒,但缓和了一下,依然还有几分的怒气说:“我看如果不是何子健推了森林游一把,就这个脑袋不知道几年才能把我们的森林游搞上去。我去见他。”

    李明出去了,吕海把何子健叫了进来,沈玉成指着自己边的一只沙发说:“子键,来坐这里。你说我这一来,旅游局长居然让旅游团的人避开,那我这森林游想带个头倒成了帮倒忙了。你这个建议提的好,你不能直接命令他做什么,但你让他这么一请示吗,这下就改变了。”

    何子健说:“姜局长也是好意。”

    齐官亮说:“就是我们的许多官员的毫无道理的好意,让我们的许多工作取得了相反的效果。好了,现在就不多说什么,子键,你还是要和姜局长联系一下,看看明天沈厅长一行怎么个走法。”

    这时李明走了进来,对几个人说:“姜局长让我批评了。他说他好心办了错事,如果不是何子健的提醒,那他的错误就大了。姜局长说明天早晨五点从这里出发,先上牛背岭。”

    齐官亮站起来说:“那就让沈厅长休息,明天何子健就好好的跟随沈厅长。”

    沈玉成说:“好,我们也要缩小规模,其他的人员就不要跟随着了。”

    几个人跟沈玉成握了手,走出了沈玉成的总统,李明就对何子健说:“想办法让沈厅长好好的玩玩,也许他会给我们县的民政系统一笔不小的资金呢,正是看你机灵,齐书记才让你陪着,就那姜成珠,只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齐官亮也说:“何子健我看没问题,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的李县长联系。知道吧,这几百万的民政救灾款,就在沈厅长的口袋里揣着,是不是能拿下来,就靠你的了。”

    何子健这才知道齐官亮让自己陪同沈厅长这一行的目的,但却感到这不单是走走看看,而且还肩负着责任,就感到有几分的压力。

    “我看也让姜局长跟着,还有民政部门的领导……”

    “那样就觉得我们是太明确了,反而弄巧成拙,没关系,你和沈厅长怎么谈都可以,而他们一出现,这话反而还不好说了。”

    “我知道了。”

    这时沈慧从她的房间出来,看到几个人在走廊说着什么,齐官亮说:“慧儿,还没休息?”

    “我去看看我爸的药吃了没有。”接着看着何子健说:“你也住在这里吗?”

    何子健说:“还没给我安排房间,但我是应该住在这里的,明天我们早早就出发。”

    “那好,等会我找你。”

    沈慧说着就进了沈玉成的房间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