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新的选择=========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21 新的选择=========)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傍晚时分,何子键在车上等着熊彪。熊彪上了车就说:“你开车,我先眯会。”

    “干什么了这么累?”

    “别提了,昨天喝完酒就跟他们打麻将,折腾一个晚上。”

    “那你就眯吧。”

    熊彪不跟他说话,他就安心开车。车开的不快,也好想想自己的事儿。

    这几天陈娟显然是在闹绪了。不管他怎样跟她搭话,陈娟都不哼不哈地冷冷地对待他。开始他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快就提拔为副主席,而且列在她前面,她心里不舒服了。

    如果按照正常况看,陈娟的确是有不舒服的道理,她的副主席已经干了两年,正常的发展下去,她就是接石成金的主席位置的,现在他一个上班还不到半年的年轻人,就跑到了她的前面,她心里岂能平衡?

    在这样和自己的切利益相关的问题上,就没有人看你做出的贡献,而是和你摆资历了。他何子键显然是什么资历都是没有的。

    其实他并不想跟陈娟争什么,他要是把自己的目标放在和陈娟争夺上,那他何子键就活的毫无意义。陈娟在这次笔会中也是出了大力的,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他想让这个女人高兴,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是在对她产生威胁,但他该怎么办,还真是迷茫和困惑。

    还是去了那个金湾大酒店,这次请熊彪喝的是茅台,熊彪自然是来者不拒,说:“就市文联主席请人喝酒,也不会喝茅台的,你小子行。”

    何子键说:“我可不是请谁都喝茅台的。”

    “那就是我有和茅台的价值了?为可是个大院里的穷酸的垃圾。”

    “哈哈,熊大哥,我说过,有我喝的,就有你喝的。”说着,又给熊彪甩了两千元,熊彪依然是谢也没谢照收不误。

    何子键想让熊彪就自己的现状主动说点什么,但熊彪就是瞎说一气,何子键自然是明白熊彪的心里。喝了酒,就问:“咱们来了饶河,就要到饶河最好玩的地方去,你说,咱们去什么地方?”

    熊彪说:“现在饶河新开了夏威夷商务会馆,那里想什么就有什么,那里就是最好玩的地方。”

    何子键说:“那就去那里。”

    夏威夷商务会馆的确是辉煌灿烂,何子键真的开了眼界。这里可以洗鸳鸯浴,早就有来自俄罗斯的美丽小姐来陪着共浴。何子键一个人在大厅里喝茶。熊彪满意地出来后,说:“走,现在该我来劲儿,喝酒去。”

    楼上就是酒吧,两个人坐下后,何子键问:“那俄罗斯妞真是漂亮。”

    “你是要洁自好吗?”

    何子键摇摇头说:“我没那个精力,我就是想休息。”

    “你是太费脑力了。”

    “跟你比,我的脑力还不够啊。”

    “你快得了吧。整个大院谁能在半年考验期内提拔为副科?哪个年轻人能跟齐官亮在一起喝酒?哪一个像我们这样的边缘人,立刻被权力中心的人重视?所以,你现在有狂的资本了,还有,这次活动你的好处也没少得吧,车就等于你自己的不说,你的房子哪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也没想瞒你。”何子键绪不高地喝了点酒,说:“你上次跟我说让我找你,我想听听你要跟我说什么?”

    “哦,我忘了,我说过吗?”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我现在又不知道干什么了,对冬季的笔会我突然失去了兴致,再说,即使再搞个冬天看雪的笔会,我难以保证达到这样的水平。”

    “你现在有这样的顾虑?”

    “不是顾虑,我现在发现,这样的活动搞一次还可以,但再接着来,就没有意义,甚至要丧失很多已经取得的成绩。但接下来沉闷的工作,我还十分的厌烦。所以,还望你明示。”

    熊彪和何子键碰了下杯说:“子键,你真的聪明了。知道你哥我的价值,也知道什么是见好就收,什么是急流勇退。”

    何子键说:“我不是退,我是……”

    熊彪说:“你好好想想我上次跟你说的话。即使你在文联干的再好,就是你马上被提拔为正科级,当了主席,又有什么用?你依然不能进入这个大院的权力中心,因为你的位置就决定你依然是个边缘人。你现在是个名人了,你不是又陷入到孤独的境遇,知道为什么吗?是说明你还没有真正地摸到权力的手柄,你依然有着被放逐的感受。前一段时间你被一个目标激励着,在实现这个目标中,你得到了你想得到的一切,钱,有了点地位,也许还有几个小女孩崇拜你,跟你好上了,现在你有迷茫了,是你有失去了你一度有过的权力。要想总不寂寞,总在激动中度过你的人生,就不能失去权力。”

    何子键想,自己那叫权力吗?细细一想,也是类似于权力的东西,自己有个办笔会的基点,开始和这些人周旋,现在没了,他不管钱不管物,更不管人。但他突然发现,自己在举办笔会的时候,不就是和钱和人打交道吗?那些天他的脑子时时在算计,可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趁打铁,借助你现在红火的机会,立刻离开文联,给那个女人倒地方,换个部门,从头干起。”

    “啊?”

    “你在文联还会有什么发展吗?你是能当书记啊还是能当县长?但是,就凭你的能力,把一个小小县城的笔会都能搞的这样闹,如果给你个大的平台,不定你能干出什么大事。我可不是忽悠你,你自己想想。”

    “是啊,你说的真是不错。”何子键慢慢的高兴起来。他觉得熊彪说的真是有道理。不过,让他离开文联,那他还真是没想过。但他真是该给陈娟让出文联主席的位置,让她安心一些。

    “那你说我该去什么地方?”

    “我敢保证,现在你想去哪就能去哪。你不要什么职位,保留你的副科级,从一个一般的干部干起。”

    “我组织部,县委办?”

    熊彪摇摇头说:“如果你听我的,你到县经委,我看你是个干实事的料子,你能把那些人弄到你边,如果你将来抓经济,不定会取得什么样的大成绩。”

    “我抓经济?”

    “是的,你把我们的山货卖到那么高的价格,这里有几分的运气在里边,但也不排除你对商品经济很敏感。我们很快就会步入完全市场经济的社会,你这样的脑袋就会如鱼得水的。”

    何子键说:“你说的这些,还需要我好好的消化消化。你站的太高了,也许正是你站的太高,这些人在你的眼里太低,你就没法跟他们共事。”

    “你这是捧我。我注定是个不能掌权的人,我太有思想又太没行动。但你就不同,我从你这次一系列的作下,看出你是个有了思想就一以贯之的人,所以你就该到一个具体做工作的部门,在这个地方干好,几年下来,你就不是现在的你了。也许这个大院你就不放在眼里了。”

    何子键过去盯着的是组织部,县委办这样的地方,他还从未想过到经委这样的政府部门,但熊彪这样一分析,他忽然觉得非常的有道理。管人还是做事,现在对他来说是个新的选择,他现在决定要离开文联,让陈娟安下心,给她一个平衡,他想就目前的景,他重新选择的机会不可谓不大。

    “你说,我该怎么办?”

    “齐官亮已经对你很欣赏,你何不去找找他,跟我直接说说自己的想法,就是到一个具体的部门做点事,宁可不要什么级别。但你的副科级不会被取消的。你干一年半年的,就很有希望当上个副科长,在那样的部门当上个副科长,不比你在文联当什么副主席强上好多的吗?”

    “我想想,我想想。”

    “你想想吧,好了,咱们还是回去吧。今天可是让你破费了。”

    “应该的,应该的。”

    “那天到你的新家看看?”

    何子键没说什么,熊彪说:“哈,现在就知道防着别人了?行啊你。”

    宋丹来就在经委搞宣传,回到家,他立刻就给宋丹来打电话:“丹来,你在忙什么?”

    “没忙什么,在看电视,。你有什么事儿?”

    “我有个事儿跟你商量一下,你到我这里来一趟。”

    宋丹来住在政府的单宿舍,离他新房住的地方不远。何子键告诉了几楼几号。宋丹来走进来时,眼睛都直了。

    “子键,你哪来的钱?”

    “我一个表哥弄山货发了财。我过去帮了他一个忙,就借钱给我买了这个房子,他来时也有个落脚的地方。丹来,我给你沏茶。”

    茶叶一沏上,就飘来阵阵香气,宋丹来看着何子键:“你这文联可真是没白去啊,现在是要什么有什么。”

    何子键认真地说:“丹来,我让你来,就是听听你的意见。我去你们经委怎么样?”

    宋丹来眨巴了几下眼睛,说:“你疯了。你刚在文联打下了基础,又当上了副主席,你到我们经委去干什么?”

    “我让你告诉我,你们现在缺不缺人吧?”

    宋丹来想了一下说:“经委的工业科有一个老科长刚退了,副科长向玉来接了科长,你要到工业科当副科长怕是难点,原来有个副科长叫吴,计德厚现在想张忠当副科长,他是工业科的老人了。”

    “我不是去当科长,如果能保留我副科级,我就是去当个员我也干。”

    宋丹来不解地说:“那你不是有病吗?放着个文联副主席不干,去经委当一个普通的员。”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在你的眼里,文联是个什么样的部门?”

    宋丹来想了想说:“我明白了,你是借这个机会,找个好部门,从头干起。不过,文联那样的地方,也是真是瞎了你这个人才,你把文联这个地方都搞的这样闹闹的,那以后你要是去了经委,那经委不就是你的天下啊?你这样一说,我还真的支持你了。”

    “真的?”

    “当然真的,咱俩就可以在一起,你干好了,我就跟着你,我在办公室搞宣传,真是没意思透了。”

    “你想想,那计德厚会要我吗?”

    宋丹来突然眼睛一亮说:“你知道计德厚是谁吗?”

    “计德厚还能是谁,不就是计德厚吗?”

    “他的老婆就是你们的陈娟啊。”

    何子键大吃一惊:“啊,真的?”

    “这是不假的,你们的陈娟到我们经委去过,有人就说计德厚的老婆是文联的副主席,其实没什么水平。现在就凭你的成绩,陈娟是不能跟你比了。”

    何子键也知道陈娟的老公在宁古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但没想到居然是经委主任计德厚。这样一来就显得微妙了。

    “丹来,谢谢你提供的消息,我想想。”

    “这是个什么消息,也许就你不知道。”

    “是啊,我到文联也快三个月了,虽然和陈娟也聊过几次,但从未关心过她的老公是谁。既然她的老公是计德厚,那这里还真有点玄妙的地方了。”

    何子键决定,马上就行动,尽快跟陈娟谈一次——77读书更新最快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