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爱的失败以及和姐姐的缠绵『』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7 爱的失败以及和姐姐的缠绵『』)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7的失败以及和姐姐的缠绵

    何子键把苏哲全拉到一边说:“我和盛雪完全闹掰了,她给你们发了请柬,都没给我发,这里的细节我就不说了,这样,我就不去她那里了,我给她拿了一千元……”

    何子健说着,眼里就含着泪水,想想这个盛雪真是无无义,结婚都没通知他。苏哲全看到何子健拿着这样大的礼,就说:

    “什么,你拿一千?我们拿五十就是最多的啊。”

    “哲全,我们毕竟是恋了一场,这钱你就给她,我就不去了,你们吃了饭就回来,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一会跟大家解释一下。”

    “怎么,子键,这不好吧?”

    何子键苦笑一声说:“你说我不好,可她盛雪居然都不通知我,我怎么还想去?难道她就做的好?理解理解我啊。我就不跟大家一一解释了。”

    何子键拉了一下苏哲全的手,上了车,开了车,大家在车下喊着,何子键指了一下苏哲全,示意让他跟大家说,他就开车走了。

    他把车开到江边,对着大江大喊起来:“你**的混蛋,你**的混蛋。”

    他喊着喊着就想哭,最后把自己的子放在沙滩上,看着天上的白云和飞鸟,似乎盛雪婚礼的礼炮在他的耳边轰轰炸响。

    他和盛雪究竟差在什么地方呢?他承认自己和郑晓丽有不正当的关系,但这并不是他愿的,郑晓丽真诚地帮他。之所以帮他,他不就是个弱者吗?他要是有个盛雪妈妈那样的妈妈,他用得着别人帮他吗?说穿了,不就是自己是个没个显赫份家庭的孩子,是个在他们眼里没什么前途的人吗?

    他深深地呼了口气,他今天要苏哲全带给盛雪一千元,就是要她盛雪看看,现在的何子键已经不是过去的何子键了,以后还不定谁是王者,谁是败寇呢。

    “叔叔,你为什么躺在这里啊?你这么好的衣服,就不怕弄脏吗?”

    一个扎着两个小鬏鬏,一对忽忽闪闪的大眼的小女孩出现在何子键的边。看着小女孩天真的询问,何子键忽然笑了,刚要说什么,看到小女孩被一个很优雅的年轻女人拉了过来,说:“叔叔这是在想心事呢,咱们还是别打扰他吧。”

    “这叔叔不会是失恋了吧?”

    “,别瞎说,这么好的叔叔怎么会失恋呢?”那女人又转对何子键说,“对不起,孩子瞎说,你别介意。”

    何子键一跃而起,对那女人说:“你的女儿说的没错,我是失恋了,我的女朋友今天跟别人结婚了,我……”

    “哦,真的吗?”

    何子键向那女孩挥了下手:“小朋友,你真是可。好了,叔叔不该在这里躺着,叔叔不怕衣服弄脏,但叔叔要回到人群中去。”说完大步走到车前,开了车就到举办婚宴的酒店。

    酒店的门口,洒落着鞭炮炸响后遗落的纸屑,门上贴着大红的喜字,还有客人在纷纷而至,光看这场景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寻常的婚礼。走进大厅,正看到新郎在半跪在那里给新娘戴定的戒指,大家在纷纷喝彩。

    今天的盛雪在何子键眼里,很是俗气,一点也没有迷人的样子。他吹了个口哨,有人在应着,好在今天怎么闹也不会有人介意,别把人体炸弹带到这里就行。

    何子键四下里看着,找到苏哲全他们的位置,就走了过去。

    看到何子键来了,苏哲全吃了一惊,他已经知道盛雪的新郎是老市长的儿子,心里也就明白了几分,他怕何子键在这里闹出点什么事儿,赶紧迎了上来说:“子键,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干什么?我好容易战胜自己,过来看看,你还让我离开这里?这么盛大的场面我不来也不够意思。走,我过去跟大家喝酒,祝贺咱们的同学结婚大喜。”

    “子键,你可要控制好自己啊。”

    何子键已经大步地向同学们的酒桌走去。大家见何子键来了,也许他们的心里也不那么的舒服,就莫名其妙地为何子键鼓起掌来,何子键站在那里笑吟吟地挥着手对大家说:“我刚才有点事,还是赶了回来,我要和大家喝酒,好好的喝酒。”

    何子键说话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苏哲全看了出来,何子键这是要来大闹盛雪的婚礼了。他觉得自己必须制止何子键这一反常而可怕的行为,他灵机一动说:“你看到黄教授了吗?”

    黄教授是何子键在学校里最敬佩的老师,何子键赶紧问:“他在哪儿?”

    苏哲全说:“刚才他还在大厅你呢,他被你们这样的结局非常的不满,好像在外面抽烟呢。”

    “走,你陪我去看看黄教授。”

    走出酒店,何子键并没看到黄教授,就知道苏哲全是在骗他出来,但苏哲全紧紧地抓住何子键的手腕说:“你知道你要做一件最愚蠢最不能原谅的事吗?如果你搅了盛雪的婚礼,不仅盛雪不能原谅你,就连我们这些同学都不能原谅你,你想起来就会后悔一辈子你知道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走,我们离开这里,会宾馆,我们好好的聊聊。”

    何子键不由分说被苏哲全拉走,大闹盛雪婚礼的打算,被苏哲全消弭在萌芽状态,这也是后来何子键对苏哲全感激不尽的原因。如果他真的在盛雪的婚礼上大闹一场,他将后悔一辈子。

    ****

    过了“十一”,秋季看山的笔会就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刘彦周和鲁非李由在省里文学和书画界是领军人物,只要他们能来到笔会现场,就会带来省城乃至京城的一些知名人士,笔会的规格也能上一个档次,才能真正得到大院里的领导重视。

    如果他们真的出郑了笔会,就可以邀请齐官亮出郑笔会的开幕式,他们的到来,也会为宁古增辉,他们在进一步给宁古做工作,他何子键出头之就不远了。

    哪个当家人都需要人来捧场,尤其是以旅游产业定位以后的战略,更需要一个好的开端,有这样一些人率先来到宁古,并且通过他们的笔触,展示宁古的旅游资源,齐官亮和县长李明,该会非常满意的吧,也许这是他们还没时间去想的工作。

    想到这里,何子键的心里就有着暗暗的期待。

    至于是不是还要接着举办冬天看雪的笔会,他还真要征询一下熊彪的意见,但时间还早。为了把事办的板上钉钉,何子键又去了一趟省城,他先给任芳菲打了个电话,任芳菲听到何子键的声音,激动的心立刻就洋溢了出来:“子键哥,你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你。”

    何子键不想让任芳菲想到别处去,那次在温州的一夜,他总感到做的有些对不住刘彦周,虽然他和刘彦周未曾谋过面,但刘彦周毕竟是他敬佩的老一辈作家,虽然在暗中养了这个小人,但他的小人跟自己上了,自己做的真是不那么地道。但在任芳菲这个美人的下,他总是处在被动的状态。

    这次他想好,就是要见刘彦周一面,决不能再个任芳菲发生什么了,说:“我求你帮我办件事,我想见刘主席一面。”

    “就是参加你们的笔会的事儿吧,我已经说了,他答应去的。”

    何子键说:“我想亲自拜访他,还要请你搭个桥。”

    “好的,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不一会,何子键就接到了任芳菲打来的电话:“我和他谈好了,现在我就带你去他家。”

    两个人见了面,任芳菲十分亲切,在车上就把自己的手塞进何子键的大手里,但何子键显得平淡。

    刘彦周的家古色古香,何子键拿出在十一期间为刘彦周精心准备的礼物,一支鹿茸,一条鹿鞭,一瓶真正的虎骨酒,这几样东西,没个一万以上是下不来的。

    刘彦周被这些礼物震住了:“这些东西可是他死贵重了,不过,我还真是舍不得还给你,来,坐,芳菲,给子键小弟泡茶。”

    任芳菲兴高采烈的为他们泡茶,刘彦周说:“去你们那里参加笔会,我是会去的,一个是你这样的诚心,还有你真是个干事的年轻人,往南方走了一趟,居然就收到那么好的效益,要知道文人做买卖,就没有几个赚到钱的,其中就包括我一个。”

    何子键说:“其实这都是县里支持的结果,没有那批山货,我还真不知道到哪儿弄钱呢。”

    “你这也是帮了我的忙了。芳菲他爸要手术,需要一大笔钱,我想拿也拿不出啊。子键,你放心,你有什么要求,就直说。”

    “我想见见咱们省里的这些名家,和他们当面定下来参加笔会的事儿。”

    “好说,我发个话,就没有人不去的。这样,我以省文联的名义今天晚上请大家吃饭,让大家跟你见一面,你也阐述一下你的想法,我帮你一呼吁,就毫无问题。”

    何子键诚恳地说:“前辈能这样的帮我,我真是感激不尽。我一个刚到单位上班的年轻人,就想干出点成绩,我出点成绩是前辈帮助离不开的,前辈对我的帮助我是不能忘记的。”

    “我已经看了出来,你是讲意的人,正因为这样,我才坚决帮你,我的脾气秉你也不是不知道的。”

    何子键谦恭地说:“我是知道的,这也是我敬佩你的地方。”

    刘彦周看着何子键突然说:“你的小说写的还是不错的,把你分到文联这个地方,也就是看你有这个才能的吧,但你的精力没放在写东西上,却用在配合领导的工作思路上,这却是让人不那么理解的。”

    何子键想了想说:“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多半的精力,也都是学校的一些杂巴事儿上,至于写东西,我还真没下过什么功夫,完全是一种绪的发泄。”

    “我明白了。也好,也好,你没把精力放在写作上,说明你有别的想法,你不仅不是那种闲散的文人,而且还有更高的打算,我看你是要走官路啊。也是啊,当个这个时代的文人,早就被人看不起了,也就是个聊以**的营生吧。”刘彦周苦溜溜地笑着说。

    虽然刘彦周说的完全是实,但何子键说:“像您这样的老一辈,还是让人敬佩的。”

    刘彦周站了起来说:“我现在就不留你了,我要准备一下,通知今天晚上参加活动的人,这样,你晚上五点到冰城大饭店,我让芳菲那个时间在门口等着你。”

    何子键起告辞,刘彦周说:“芳菲,送送子键。”

    何子键连忙拒绝,任芳菲说:“那我就不送你了,今天晚上五点我在冰城大饭店的门口等你。”

    何子键怕刘彦周看出任芳菲注视自己那含脉脉的眼神,就赶紧走出这里。

    他现在想和郑晓丽见一面,但既不能到她的家里,又不能去她的单位。给她的办公室打了电话,刚好她在办公室。

    “姐姐,是我。”

    “哦,是子键,你到宾阳了吗?”

    不知为什么,听到郑晓丽的声音,何子键总是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是的,我来就是最后落实一下参会的人员问题。”

    “你在什么地方?”

    “我才从刘主席家出来,他晚上安排人和我见面,我现在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郑晓丽似乎想了一下,说:“你今天晚上不是不走吗?你这样,你先在附近找个宾馆住下来,然后给我打电话,我现在手头有点事,办个小时以后就忙完。”

    何子键忽然觉得,自己应该给郑晓丽买个礼物了,郑晓丽对他的帮助可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过去他没钱,没那种不值钱的东西,也是毫无意义,现在他有钱了,怎么也该表示一下。

    到秋林公司买了一条一万一千八百元的钻戒,让服务员精心地包装好,在马迭尔宾馆包了房间,就给郑晓丽打了电话。

    没想到郑晓丽临时有事,郑晓丽说:“我现在不能过去了。我们处长让我去参加个会议,晚上可能要在那里吃饭了,宝贝,晚上等我。”

    何子键又拨通李由家的电话,是李婷婷接的电话:“是子键哥,你在什么地方?”

    “你爸爸在家吗?”

    “先别问我爸爸,你在什么地方?”

    “我才到宾阳,你有时间和我爸爸见面,他刚接到刘主席的电话,说是晚上宴请你,我想见你。”

    “现在的时间不多了。”

    “我想见你,赶紧说你在什么地方。”

    何子键想了想说:“我现在去那那里吧,晚上直接和你爸爸出门。”

    “也好。你赶紧来吧。”

    何子键立刻打了车来到李婷婷家。李由却没在。李婷婷狡黠地笑着说:“其实你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出去了的。”

    李婷婷突然抱进何子键:“子键哥,我真想你,你说,你这次活动我能帮你做什么事?”

    何子键说:“我还真的缺几个礼仪小姐,但是需要漂亮有气质的,要有别于我们县里那些土气的女孩。”

    李婷婷在何子键跳了出来说:“这你放心,我们班个个都是美女,保证个个既漂亮又绝对优雅。”

    “是啊,你们都是省城的大学生吗。”

    从李婷婷的同学里选几个担任礼仪小姐的女孩,应该是毫无问题的,他又想到任芳菲,他突然笑了,现在她们可是派上用场了。她们可都是美丽绝伦的,这样的女孩在宁古根本就找不到。

    李婷婷又紧紧抱住何子键说:“告诉我,是不是把我忘了?”

    何子键不想让她对自己过于依恋,但又决不能让她伤心,就说:“婷婷,你上次可是说好了,咱们暂时是好朋友,别的问题我是真的没时间也没精力考虑的。”

    李婷婷伤心了一下,但又马上笑了,说:“只要你没有女朋友,我就有机会。”说着立刻抱起何子键亲吻起来。

    “子键哥,抱住我,求你了。”

    何子键抱紧了李婷婷,李婷婷慢慢地把何子键推到沙发上,她压在何子键的上。何子键感到自己下面的东西膨胀起来,但他还是犹豫了一下,今天晚上郑晓丽一定是跟他在一起了,现在是不是要和李婷婷这样做,他迟疑着。

    “子键哥,你不想要了吗?子键哥,你不想跟我谈恋,我也是你的,你同样也是我的,我们……”

    李婷婷的意思何子键是明白的,他们现在这样的关系,就处在这样尴尬的地步。他们既不是谈恋,却又发生着这样的关系,他也的确在李婷婷的上找到了美好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样的关系是不是要持续下去。突然,李婷婷主动起来,她立刻把自己的衣裙脱去,接着就投到何子键的怀里。

    冰城大饭店门口排满了无数的小汽车。何子键的出租车开不过去,就在路边停下,任芳菲就跟一只美丽的蝴蝶一样跑过来。何子键心想,这些漂亮的女孩,个个都是这样的迷人,自己可不能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她们上。

    “子键哥,来了不少人了,在现在就带你过去。”

    “李由来了吧?”

    “来了。子键哥,你去哪了?怎么上……”

    糟了,自己刚才和李婷婷胡闹,完事之后,上一定留下她上的味道了。

    “哦,是不是洗浴液的味道吧?”

    任芳菲悠然一笑:“我的子键哥到哪里都会留下美好的回忆啊。不过,我不在乎。我想你的时候,你别找借口就行。”

    何子键暗暗叫苦,任芳菲说:“别怕,我这几天就不折腾你了。”

    何子键忽然说:“我也要求你帮忙了,把你能唱会跳的美女跟我准备几个,既给我当礼仪小姐,又……”

    “你放心吧,我一定带去几个漂亮迷人的小妹,但你可不能多看她们哦。”

    “咳,我哪有心看她们啊。”

    “对,看我就行。”

    刘彦周以省文联主席的名义,为何子键安排了三桌酒宴,省里的名家大手几乎悉数到场。何子键的风采让这些人非常喜欢,大家一致表示,不管是冲着刘彦周的号召,还是何子键本人的魅力,他们一定会出现宁古的这次笔会,为宁古的森林旅游摇旗呐喊,其实也就是为何子键增光。

    何子键举杯对大家表示谢意说:“在坐的都是我的前辈,今天我能在这里见到我的前辈,是我一生的幸事,这届笔会,也是我工作以来做的第一件大事。我们宁古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的县城,各位前辈能出郑我举办的笔会,我不说是对我们县森林旅游的支持,其实是对我何子键的最大支持,用简单感谢的话来说我的心,已经毫无意义,我想说的是,在我的心里记下前辈的恩,因为我期待这届笔会的成功,而成功是离不开诸位前辈的捧场的。”

    刘彦周对大家说:“大家知道我这个人的怪脾气,但我和子键小弟一见如故。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发现子键小弟的上有股魅力,是我们这些酸腐文人上所没有的魅力。大家拭目以待,我相信子键小弟定会有大的发展,大家这次支持子键小弟,就当在他的上做一个长期投资了。”

    何子键心想,这刘彦周还真是看的长远,把自己当成一个巨大的潜力股,但他相信自己这支潜力股一定会暴涨。

    人员完全敲定,何子键微微有些醉意,李由把他送到马迭尔宾馆,李由说:“现在你的心就踏实下来了吧?”

    何子键略有醉意地说:“没有你们,我就什么也不是了。”

    “子键,我家的婷婷可是很喜欢你啊。”

    何子键说:“我也喜欢她,就看我们是不是有这个缘分吧。”

    李由说:“我看你的心思没放在我的女儿上啊。好了,我希望比能当我的女婿,如果没这个缘分,你就是我的小友。我说了,你的场我是捧到底的了。”

    何子键心想,这也是把他当做潜力股了。

    在宾馆等到十点多,郑晓丽才敲门进来。一见到何子键,就猛地抱进何子键,猛烈地亲起来,何子键从郑晓丽的嘴里闻到了淡淡的酒闻:“姐姐,你今天喝了多少酒?”

    “今天单位的人凑齐了,非要来个欢迎仪式,我不去不好,不喝也不好,就喝了点。你不是也喝了酒吗?今天的况怎么样?”

    郑晓丽酒后的眼睛里更是充满朦胧的幽光。

    “很好。在刘主席的号召下,他们都会参加我的笔会的。”

    “子键,姐姐真为你高兴。我没看错你。我看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了不起的人。只有你这样的人,才是我什么都愿意做的。来吧,我们一起洗洗。”

    “今天姐夫不回来吗?”

    “管他呢,我让你今天好好的卖力,这几天你不在,我夜夜都失眠的啊。”

    何子键有些害怕地感受着郑晓丽的火辣的体,郑晓丽给何子键脱去衣裤,自己也脱了,把何子键推到浴间,上次在水里的感觉真是好极了。

    郑晓丽今天在何子健眼里比往还要美,也许是盛雪的刺激,他几乎是发疯地在郑晓丽的上发泄着自己的凶猛,而郑晓丽也高高兴兴地像新婚的媳妇那样接受着何子健的疯狂,一切结束时,郑晓丽突然说:“你给我弄出个孩子怎么办?”

    何子健笑着说:“那你就留着。”

    “我可真的留着了,这可是我们的结晶啊。”

    何子健没想那么多,完事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惆怅。

    “怎么了?”

    “哦,没什么。今天盛雪结婚了。”

    “哦。来,别想那么多。姐搂你睡觉。”

    何子健觉得郑晓丽此刻真的成了自己可以依靠的贴心人,蜷缩在她的怀抱里,像个无辜的孩子得到了庇护。

    “子键,你现在干的真是不错,姐为你高兴。我想,你该有个女朋友了。”

    何子健叹口气说:“我现在也不想找了。”

    “伤心了?”

    “这啊什么的,真是靠不上啊。”

    “别这样说,姐姐也是你的。不是吗?”

    这倒是真的,但这是姐姐,充其量是他的人,跟什么的没关系。

    “如果姐姐现在嫁给你,你会要姐姐吗?”

    何子健看着郑晓丽,郑晓丽的眼睛迷离地看着何子健,笑着说:“是不是不想吧?姐姐就是姐姐,跟你好好的在一起,我们高高兴兴的,姐也满足,姐看到你取得的成绩,更是高兴的。好了。睡吧。”

    郑晓丽把何子健紧紧的搂在怀里,但何子健很久没睡着……

    天快亮的时候,郑晓丽才偃旗息鼓。何子键紧紧拥抱着郑晓丽光滑的体,他尽全力让郑晓丽满意,但他疲软的体说明在一个贪婪的**面前,总还是差那么一点。

    “你这就真的不错了。你那姐夫,从来没有让我有过这样的感觉。”

    何子键有些畏惧了。郑晓丽真的是贪得无厌,他觉得自己够猛,也抵挡不住郑晓丽疯狂的索取。但他知道,郑晓丽是真诚地着自己,郑晓丽接到何子键的礼物时,眼睛略略的湿润,她紧紧地拥抱着何子键壮实的体。她对何子键已经不只是.的关系,她已经深深地着这个年轻男人。虽然邱克剑并没出门,她也不在乎。她还表示,她要为何子键这次搞的笔会搞接待。

    “这些人我都是认识的,由我来当接待组的组长,是当之无愧的。我一定提前向你报到。”

    《女总裁和她的男秘书:秘密恋人》

    .77dushu./book/9646.html

    .77dushu./book/9646.html

    .77dushu./book/9646.html

    .77dushu./book/9646.html

    .77dushu./book/9646.html

    .77dushu./book/9646.html

    .77dushu./book/9646.html

    .77dushu./book/9646.html

    《升迁潜规则:局长之路》

    .77dushu./book/9647.html

    .77dushu./book/9647.html

    .77dushu./book/9647.html

    .77dushu./book/9647.html

    .77dushu./book/9647.html

    .77dushu./book/9647.html

    .77dushu./book/9647.html

    .77dushu./book/9647.html

    《邪恶总裁失心劫:至尊人》

    .77dushu./book/9658.html

    .77dushu./book/9658.html

    .77dushu./book/9658.html

    .77dushu./book/9658.html

    .77dushu./book/9658.html

    .77dushu./book/9658.html

    .77dushu./book/9658.html

    .77dushu./book/9658.html

    《女市长的官途迷:暗局》

    .77dushu./book/9705.html

    .77dushu./book/9705.html

    .77dushu./book/9705.html

    .77dushu./book/9705.html

    .77dushu./book/9705.html

    .77dushu./book/9705.html

    .77dushu./book/9705.html

    .77dushu./book/9705.html

    《草根男机关锤炼:美人计》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77dushu./book/9818.html

    《恶魔的猎心游戏:缠绵入骨》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77dushu./book/9957.html

    《小草根的江湖:混迹都市》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77dushu./book/9958.html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