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文联主席的二奶『书友上传』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3 文联主席的二奶『书友上传』)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3文联主席的二

    那天在花园村宾馆吃了一次盛宴,当时的李婷婷是非常高兴的。她看到何子键居然那样的风度翩翩,备受这些高官门的推崇,她的心里真是替她的子键哥高兴。

    起初她并没在意郑晓丽在场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她被何子键的英俊、干练、沉着和智慧深深地吸引了。她还是极力地压制着内心的激动,才没在宴郑上表现出自己压抑不住的激动。

    她本想让何子键跟着爸爸,也就看是跟着自己来到他们家。他们家的房子也是十分的宽敞。何子键受到爸爸的邀请住进他们家,完全是说得过去的。但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比他们大好几岁的女人,把她的子键哥接走了。她愣了半天,才被爸爸拉到车上。

    她埋怨爸爸:“你怎么不让何子键跟着咱们啊?”

    李由也心有不悦,他想,整个一晚上,一点也没有自己的地位,都是一些大干部,这也就罢了,他还为自己在警察那里丢了面子,而那个郑晓丽一出面,一切就办的妥妥帖帖,心有不甘。还是有权力的好啊。自己写了那么多的东西,真是是也不是。

    但他看出了何子键真是了不得。一个那样年轻的人,在这样的场合居然十分自然,滴水不漏,将来的他,前途一定未可限量。

    “你没看那个郑晓丽什么也不说,就让何子键跟着她走了吗?”

    “这个郑晓丽是什么人?”李婷婷压制着不舒服的心问。

    “她不是说何子键是她的表弟吗?可是,我觉得何子键不会是她的表弟。”

    李婷婷愣了一下,不是他的表弟,那郑晓丽是子键哥的什么人。

    “爸,你是说他们不是一般的关系?”

    李由想了一下说:“也许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吧。他们都是饶河的人,何子键是郑晓丽当编辑时的作者。可能就是很好的编辑和作者的关系吧。”

    李婷婷“哦”了一声,就不再说什么,接着她就期待何子键给她打电话来。

    第一天的晚上,李婷婷问爸爸:“子键哥没给你打电话吗?”

    “没有啊,他是不是邀请别人参加他的笔会了?可是,他也该让我给他领路的啊?”

    接下来李婷婷就有些发烧。那天她的经期内的确是有些受凉,但她是后反劲儿,这也跟她心里有火有关,而她这股火就是何子键居然没跟她联系。

    一连四天何子键就跟失踪了似的,音讯皆无,把她彻底忘了。李婷婷真的病了,还病的不轻,上吐下泻,还偶尔发高烧,在家里挂上了吊瓶。李由知道女儿是因为什么病的,他想给郑晓丽打电话,但有了那天的场面,也知道这个郑晓丽的老公,居然是省委崔副书记的秘书,之前在省作协谁也不知道这个内幕,他才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他打这个电话就少了几分的底气。

    不光是自己的女儿上了何子键,李由也完全看好了这个年轻人。李由相信,何子键绝对不会在宁古那个小县城干下去。即使在那个县城里,何子键也绝不是一般的人,未来必定是个执掌大权的人。他这个文人出的男人,也是渴望权力的,只是自己没那个命,给那些有权有钱的人写写报告文学,提他们吹嘘一番,也就仅此而已了。

    但他也知道何子键这样的人,是太多女人追求的目标。可是,这跟一个已经结了婚有了家的女人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他没得到何子键具体的消息,但他打探到另一个消息,那就是何子键依然还在省城,他似乎把自己藏了起来,而能藏他的地方,也就是郑晓丽的家里。他还得知郑晓丽的老公邱克剑目前正在陪着崔延天副书记在几个产粮地区考察。

    他的心里虽然不那么舒服,但他也没想的太坏,毕竟郑晓丽是个有家的人,而何子键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这两天李由就在照顾生了病的女儿,这天倒是好了一些。下午的时候就有人敲门,李由开了门,他立刻喜出望外。

    “子键,你在忙什么?这几天没见你?”

    何子键早就想好了该说什么,就说:“这几天可办了件大事。”他把几包女孩子喜欢吃的东西交到李由的手里,“我举办这秋冬两届笔会,县里没给我一分钱,但给了我好多的山货,我要把这些东西弄出去,挣到钱才能做我的事儿。”

    “哦,你还做起生意来了?结果怎么样?”

    “结果非常好,我明天就回去拉货。我让他们今天就把款打到我的账户上。”

    李由深信不疑:“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把这些东西弄出去,就能办两届非常富裕的笔会。”

    李由亲地拍了下何子键的肩膀,说:“真有你的,干什么,像什么。”

    “婷婷怎么样了?”

    “今天好点了,可能是那天吃海鲜吃出了毛病。”

    “哦。我去看看她。”

    “去吧。”

    何子键和红红就进了李婷婷的房间。

    李婷婷已经听到了何子键的说话声音,她有些激动,但她要做出对何子键不理不睬的样子。她依然躺在上,闭着眼睛。

    “婷婷,是不是那天受了凉。我没有及时来看你,真是对不起。”

    “你说你忙了件什么大事儿?”李婷婷冷冰冰地说。

    “我要把那些山货卖出去啊,我做买卖有了钱,才能邀请你们去宁古去玩啊。”

    “你真的邀请我?”

    “那还有假。你是给我立了功的人。”

    “我给你立了什么功?”

    “我不认识你,怎么会认识你爸爸?”

    “可我也让你进了拘留所。”

    “婷婷,这就是一次人生的锻炼。我认识那些人,现在都成了我们的朋友,你说这不是好事吧?”

    李婷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让红红送我来的。”

    “嗯,你还有心。”

    “没心的话,那不就完蛋了?”

    李婷婷的眼里突然涌出了泪水。

    “你这个坏哥哥,为什么这几天不找我啊?”

    李由进来说:“子键,今天在家里吃饭,我出去买东西。你看,婷婷这就好了吧?”

    何子键笑了一下但心里却暗道,这可是个糟糕的事儿啊。

    门被轻轻的关上,李由把空间给了女儿,何子键怔了一下,感到微微地不适,他已然感到这里蕴藏着一种暧昧的东西。

    何子键说:“婷婷,我给你倒杯水……”

    “别动。”李婷婷猛地从上跳起来,扑到何子键的怀里。

    何子键不能把她推开,他也难以推开李婷婷这样媚的躯体,他感到李婷婷对自己的依恋,让他深为惊讶。

    他们也才接触一天的时间啊。

    但那天的接触,早已超出一般的朋友关系。在那岛上李婷婷的赤*拥抱,就让他感到她那放出的火焰。

    “抱抱我,子键哥,我让你抱我。”

    何子键的胳膊微微的抬起,但她没想放在李婷婷的上,还是李婷婷的要求,他才象征地抱了一下。

    “抱紧我哦。我可是为你病的。我……我是想你病的。”

    “哦,婷婷……”

    何子键的声音里有些无耐,但婷婷熬了几天的痛苦,总算有了发泄的对象,她凑上自己的唇,在何子键的脸上一阵狂吻。何子键也在她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两下。

    “子键哥,我想听你一句话。”

    “快躺下,躺下再说。”

    “我现在好了,看到你我就好了。真的,我想听你说一句话。”

    何子键看着李婷婷:“你想让我说什么?”

    “我想问你我?”

    “婷婷,你是个很好的女孩,我喜欢……”

    “我不要你说这个,我问你是还是不。”

    这是个很难说出口的话。说实话,他只是对盛雪说出国这样的话,即使和郑晓丽乃至郑晓丽发生过狂恋,也没牵扯到这样的内容,即使是郑晓丽把她的**之献给了他,也诶要求让他她。

    虽然他还分不清这里有什么区别,但他现在真的不想在这个方面在浪费脑筋。他想的是要干一番事业。

    “子键哥,我明白了,你不是不,是你现在不想找个牵扯你精力的女朋友是吗?”

    何子键笑了:“婷婷,说真话,如果我现在想找个女朋友,你是很好的人选。你知道吧,我和相恋了四年的女朋友分了手,我的心里很苦,我现在暂时也不想考虑这个问题。我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我现在有太多的事要做,我要奋斗。我不会满足只在县里的文联这样的地方干下去的。”

    “子键哥,你太有能力了,我相信你一定有广阔的未来。”

    “也许不是这样。我没有根基,我家不是当官的,我爸爸就是个看大门的,我妈妈是个家庭妇女,我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

    “不,不是的,你有的东西那些人是不具备的,那就是你的能力,智慧和很好的格。”

    李婷婷的事眼睛发亮地看着何子键,这几句话让何子键感到和恩真实。

    “是这样的吗?”

    “是的,这就是我爸爸对你的评价,我也是这样看的。他说你绝不是像他那样在社会上什么也不是的文人。”

    何子键笑了:“你爸爸还真是高看我啊。”

    “他说的不对吗?我觉得他说的很对的啊。我觉得你将来不那些人都厉害的。”

    “好了,婷婷,我该走了,我还要看看他们给我打的款到没到。”

    李婷婷钦佩地笑着:“你又做起生意来了。”

    “哦,对了,我给你写的论文的大纲。”

    李婷婷看了一眼:“这就是我要的东西。子键哥,我真舍不得你走。再抱我一下吧,好吗?”

    这次的拥抱何子键是发自真的,但李婷婷已经把他拖到上。

    “我想要你,不,我想把我自己给你。就现在,现在……”

    “婷婷,这可是要不得的。”

    “要得,就是要得的。不管以后我们怎样,我得到你是我的幸福。”

    婷婷虽然没有郑晓丽的疯狂,但她的纠缠,却是执着的。何子键并不想这样做,这几天跟郑晓丽的疯狂,尤其是郑晓丽一夜几次的要他,他感到有些透支。但婷婷是绝不肯对他罢手的。

    何子键眼看着李婷婷把、迅速地把自己脱光,拉着他的手。

    “上啊,我让你上。我想,我需要你……”

    这样的吟他感受过,是盛雪,是郑晓丽,也是郑晓丽,但现在又是李婷婷,李由的女儿,一个旅游专业的大学生。他不想做都是不行的。

    他也就只好用最后的体力完成对婷婷的进入。

    当一汪血色从李婷婷的下*体缓缓的渗出,何子键感到的是羞愧。

    又是一个**,这并非他所愿啊。

    “我必须要走了。婷婷,好好的养体。”

    “子键哥,也多跟我联系。”

    李婷婷抓紧收拾弄乱的屋子,何子键必须在李由回来之前离开这里。

    去了银行,让何子键喜出望外。任芳菲那个温州的老板朋友还真是讲究信誉,把一半的款子打了过来,这样他就可以放心大胆滴作了。也许这次出去走,任芳菲留下了一段也未可知。他给任芳菲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家里已经准备了货源,温州的款子已经按照口头协议打来了一半的款子。任芳菲惊喜的声音都是那样的动听。

    “子键,今天晚上我们好好的玩玩。我请几个朋友。”

    “你可别,我现在就想好好的休息。”

    “你就不高兴吗?”

    “我高兴,可我累死了。我这几天……”

    这几天都是为什么累的,他无需跟她说,也说不出口。

    “你住在什么地方?”

    何子键想到了马迭尔宾馆,他现在已经有了大把的钱,那样的宾馆他也住的起了,就说:“我现在就去马迭尔宾馆。”

    “好,我知道了。”

    五天的时间,真的不虚此行,效果比自己在家预计的还要好。他找了个电话亭,给家里的陈娟打了电话,他告诉温州的款子已经打到了自己的账面上,尽可以大胆的出货了,陈娟惊讶地说:“真的?”

    “这不会有假。钱就在我这里,我回去就交给单位。”

    “我好好的招待你。”

    “哦,对了,明天还有个人跟我一起回去,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刘彦周的小蜜。这些都是她给联系的。好了,明天你找辆好车,到饶河火车站接站吧。”

    挂了电话,自己一个人找了个小馆吃了碗麻辣面,吃得他汗流夹背,大呼过瘾。在宾馆开了房间。这几天和郑晓丽睡在一起,刚才又被动地让李婷婷发泄了一气,真的感到很疲惫。躺在上衣服也没脱就睡着了。

    这觉睡的真是香甜极了,突然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他感到奇怪,谁会知道他住在这里?

    “何子键,你在干什么?”

    这是个女人的声音。何子键怔了一下,清醒了一些后,才听出这是任芳菲。

    他走到门前:“你有什么事儿啊?我都睡着了。”

    “快开门,别让我在外面跟你说话啊。”

    任芳菲的话语里吐词不那么清楚,这是喝酒喝多了。他觉得任芳菲的旁边还有别人。他开了门,果然,外面站了三个都那么漂亮的女孩。

    也许这都是他们那些唱歌跳舞的,这样的人都是喜欢过夜生活的,她们这是才喝完酒。

    “你们这是……”

    任芳菲把何子键推开:“让我们进去。”

    不让她们进也不行了,她们已经进来了。

    “有什么喝的,给我们倒点。”任芳菲命令道。

    “那好,我给你们要点冰点吧。”

    “那就谢了。”

    何子键让服务员去楼上的咖啡厅要几盘冰点,服务员很快就送了过来,任芳菲说:“吃了冰点我们就去唱歌跳舞啊。我跟她们说,我认识了一个朋友,转眼就给我赚了十多万,非要认识你,还要我请客。”

    “子键哥,我们今天请你一起喝酒,你怎么不去啊?”

    何子键皱了下眉头:“我累了,今天想好好的歇歇,明天我们还要出远门。”

    “我们不是坐飞机去?”

    何子键严肃了起来:“任芳菲,你想想,我们是要押货的,东西出了问题,我们怎么办?我是没什么,你的温州的朋友可是把钱打了过来的,我们是不是要为他负责呀?”

    “呦,你的子键哥这样严肃啊,弄的我们好没绪。”

    何子键不客气地说:“这大半夜的,你们打搅我休息,还能让我客气吗?你们喜欢唱歌跳舞就去好了,我可不想去。”

    “那你……”

    “我可告诉你,明天那可是大事,你这样的贪玩,耽误了时间,你可一分钱拿不到手的。”

    受到何子键的数落,任芳菲似乎清醒了一些,拿不到钱,这可不是好玩的,她马上软了下来:“我明白了,那现在……”

    “你也回去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就坐火车回饶河。”

    “那好吧。”

    几个女人怏怏不快地走了。何子键立刻来到服务台,要求立刻换了个房间,他怕任芳菲一会还要来折腾他。

    “先生,这个时间换房间需要多加费用的。”

    “我可是你们的老客人了,昨天我们就有三个住在这里的。”

    “哦,我想起来了,那天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半夜跑到你的房间……”

    “你……你看到了?”何子键脸一红。

    “没什么,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你准备换什么档次的房间?”

    何子键想了想说:“就住在我的对面好了。我害怕……”

    “你害怕还有女生进你房间啊?你的艳福不浅啊。不过……”

    “不过什么?”

    “人家也是愿意的。”

    何子键在那个房间对面的房间住下来。果然,一个小时候,他听到他住过的那个房间轻轻的敲门声,他开门一看,这回是任芳菲自己。

    给他开门的是个年纪大些的男人,那男人还以为是三陪小姐,正不知是要还是拒绝,任芳菲马上说:“哦,我是走错房间了,对不起。”马上就溜了。

    何子键在暗中一笑,心想,这女人办这一次事后,可不能再跟她来往。可他就想不通,那鼎鼎大名的刘彦周,怎么会有个这样的人,漂亮是漂亮,就是没有档次,也不那么的自重。

    第二天一早,何子键在宾馆的门口等着任芳菲,任芳菲似乎不再那样的张扬,向何子键微微一笑,绝不提昨天夜里她又出现在房间门口的事,何子键淡淡地说:“你吃早饭了吗?”

    “没呀,我早晨收拾好自己就出来了。你想吃我就陪你吃点吧。”

    “宾馆准备着早餐,我们现在吃点,到饶河要在下午才能到呢。”

    “好啊,我们现在就去吃点啊。”

    餐厅里人还不多,选择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两个人又坐在一起,何子键说:“不是昨晚不识抬举,而是我们不休息好今天就要没精神。如果出货顺利,我们也许明天就要上路了。我准备先给你打三分之一的报酬,剩下的那些款子一到,我立马就给你。”

    “子键哥,你是个实在的人,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这里的煎鸡蛋不错,你吃一个。”

    任芳菲又不是礼节地说,何子键说:“好的,我吃一个。”似乎表示尊重任芳菲,他吃了个煎蛋,任芳菲似乎很满意的向何子键飞去了一个眼波。

    “子键哥的女朋友一定是个出类拔萃的女孩吧?”

    “哈,我这个县城的小干部,怎么会有出类拔萃的女朋友?咱还是不说这个。这几天你见到刘主席了没?”

    “我跟他其实……我们没什么特别的关系的。”任芳菲忽然扭捏起来。

    “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还不了解我这次来省城的目的。其实他此次来省城最主要的工作是请他到我们宁古参加笔会的。但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

    “秋天或者是冬天。”

    “你为什么要想起搞什么笔会?”

    “为了我的工作。我这次不务正业做买卖,也是为了这次笔会的。”

    任芳菲忽然说:“你知道吧,我为什么这样急着挣钱,是给我爸爸准备手术的费用,他得了肺癌,需要一大笔钱的,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

    看到任芳菲的神色黯淡下来,何子键说:“那这样,这次一起顺利,我多给你两万,就算我给你爸爸一点治病钱。”

    “不不,我已经得的够多的了,我还没见过你这样慷慨大方的人。”

    “其实,我也应该谢谢你才对。”

    任芳菲不好意思地一笑。

    何子键说:“我听说刘主席名气很大,脾气也很大,一般的人还见不到他,所以我才托了林杰找到你的。”

    “不就是要他去宁古参加你的笔会吗?我就是用根绳子把他拉也要拉去。”

    何子键笑了笑说:“你还要让他给我们宁古写一篇风光游记,这可是你的任务哦。”

    “你放心,这一切都包给我了。”

    “好,我们现在就返回宁古。”

    “我也跟着去你的家乡看看。”

    任芳菲欢天喜地的样子,让何子键有些喜欢,就说:“其实,在宁古就有我一个人租来的小屋,我真正的家乡实在大青山里。我是个大山里的孩子。”

    “你是山我是水,我生在松花江边上,我从小就对着江水唱歌。”

    “你的歌一定唱的好。”

    “真是不好意思,其实,昨天晚上我就是想让你听听我给你唱的歌的。”

    “哦,对不起,是我让你伤心了。”

    “子键哥,你真好。”

    任芳菲把自己的子向何子键靠近了。

    《权色迷途:女行长的沉沦》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uuxiaoshuo./html/6410.html

    《婚外沉沦:陷温柔高管》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uuxiaoshuo./html/6411.html

    《从外科医生到市委书记:权色交易》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uuxiaoshuo./html/6097.html

    《豪门小妻子》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uuxiaoshuo./html/276.html

    《官场小人物的升迁路:我的美女局长》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uuxiaoshuo./html/470.html

    《一夜错:这个高官不得》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uuxiaoshuo./html/6309.html

    《蚀骨沉沦:总裁的脱轨新娘》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uuxiaoshuo./html/6340.html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