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名家和他的女儿 更新最快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9 名家和他的女儿 更新最快)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9名家和他的女儿

    何子键和红红站在冷饮厅的门口,那红红用着十分奇特的眼光看着何子键,何子健的眼睛却盯着李婷婷,心想,这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也许自己的背运过去了,只要自己一走出去,靠自己闯天下,他的前途就会一片艳阳。

    红红碰了一下何子健说:“我说你给我们婷婷吃了什么迷幻药了,这她换了个人似的。”

    何子键压制着内心的兴奋说:“她平时不这样高兴的吗?”

    红红说:“嘿,这几天她正为写论文的事儿正烦着。”

    “写论文?”

    “是啊,她还来事儿了,出的……我怎么跟你说这个?”

    虽然跟一个男生不该说这样的话,但红红却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

    “哦,女孩吗,这没什么稀奇的。”

    “可是,这些事儿都弄到了一起,你说能不闹心吗?”

    “是够闹心的。”

    红红神秘地说:“所以你能让婷婷这样高兴,你一定有门。”

    何子健马上问:“什么有门?”

    “找到她爸啊?你还想什么啊?还想让人家上你啊?”

    “我可没那么说啊。”

    红红看着何子健:“不过啊……”

    何子键没在听红红说什么,他看着打电话的李婷婷。李婷婷已经拨通自己家里的电话。李由正在家里赶写一篇文章。

    “爸,你现在出来,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电话那端的李由说:“你们同学在一起吃饭,要我个大老头子去干什么?”

    “你这个大老头子现在可是管用了。没有你这个大老头子,我还不能认识一个了不起的哥哥。”

    李婷婷的兴奋劲让那端的爸爸莫名其妙:“什么了不起的哥哥?”

    “你就出来吧。开着你的车,拉着我们去松花江吃江鱼。我今天可是大有胃口的。”

    “我现在……”

    “李由,我现在命令你,赶紧来接我们。我们现在就在红红家的电话亭。”

    “咳,我女儿这样高兴,我要看看这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哥哥。”

    “谢谢爸爸,你们今天都让我喜欢。”

    李婷婷走过来对何子键和红红说:“我爸马上就过来。他开车来。”

    “婷婷真的不知该怎样感谢你啊。”

    “你让我卸下了这个沉重的负担,我还真的要感谢你。让我突然产生了灵感,我觉得今天就会出现个什么特殊的人物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吗,怎么样,你终于出现了。”

    看到李婷婷兴高采烈的样子,他也受到了鼓舞,就说:“我们的森林旅游的确具有独到,这也是你写好这篇论文的基础。”

    “是啊,许多人都写什么欧洲的风光游,中国的风景什么的,我再写这些岂不是拾人牙慧?”

    “真是你爸爸的女儿啊,你爸爸的文章就写的非常独特。”

    “你就别替他吹嘘了,他写的那些都是吹嘘的文章。”

    何子健笑着说:“我就是需要这样吹嘘的文章啊?我们可是需要大力地向外宣称我们的森林游的资源啊。”

    李婷婷信誓旦旦地说:“这个你放心,我爸爸不帮你,我跟他没完。而且还不收一分钱。”

    何子键知道,李由给哪个城市,哪个企业写报告文学,都有一笔不菲的稿酬。他的笔就是发财的机器,有自己的汽车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作为一个作家,有自己的车,绝对是了不起的事。他也想,如果李由给他们写东西,要个高价,他支付这笔钱可能还有难度呢。

    “那怎么好意思?”

    李婷婷说:“我要我爸爸给你们宁古的森林旅游好好的写,我还要他不收你们一分钱。如果是你们政府出钱的话,那还是要的。”

    何子健赶紧说:“你还别说,这钱还真的不是政府出,我就是让政府县委的领导看看他们不出一分钱,我能不能干成一件大事。”

    李婷婷兴奋地看着何子健,她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佩服:“你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就有这样的能耐,真是让我们看到了我们的希望。”

    何子健说:“等我混出点名堂,我给你当一个成功学的参谋。”

    “你给我出的主意,可是值大钱了。以后我更离不开你了。”

    何子键觉得这个李婷婷真是个聪明的女孩,自己明明是在给她介绍况,居然就成了给她出的主意。

    “婷婷,这话可说的太早了啊。”红红在一旁提醒道,但李婷婷却浑然不觉。

    三个人闲聊了一会,就有一辆桑塔纳轿车开了过来。在那个时代,桑塔纳绝对是辆好车的。从车里走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李婷婷小声说:“这就是我爸。”大步走了过去说,“爸,来认识一下。这是宁古县文联的何子键。”

    在省里一个大作家的眼里,一个县的文联就跟小儿科似的,但碍于女儿面,李由还是十分地拉住何子键的手说:“哦,真是英气的小伙子。什么时候到宾阳的?”

    “刚到的。”

    李由对李婷婷说:“婷婷,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红红走了过来说:“是我介绍的,这位先生要请你吃饭,让我们作陪。”

    李由心里狐疑着,也不好明说为什么要请他吃饭,就说:“我怎么能让一个新朋友请客,一切我来。”

    李婷婷说:“这个不急,先上车再说。我爸是咱们的司机。”

    何子键笑着说:“就从我们的大作家给我们开车的份上,这饭也要我请。”

    开出去没多远,眼前就出现蔚蓝色的松花江,那微微翻动的江面,像是蓝缎子似的在抖动。李婷婷对坐在自己边的何子键说:“前面就是江上渔家,那里的鱼可是实实在在的松花江的江鱼,好吃极了。”

    李由对何子键说:“你来省里,有什么工作要做的吧?”

    李婷婷拦住说:“一会就跟你汇报的,但你一定要支持。”

    “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我怎么支持。”

    “不管是什么,都要支持,知道这些天我为什么闹心吧?”

    “不就是你的新时代旅游发展战略的论文吗?”

    “是的,我子键哥给我解决了大问题。”

    何子键看到李婷婷向自己飘来含笑的目光,就想,这就管自己叫起来子键哥了。

    江上渔家的确就坐落在松花江上,是一艘巨大的船只改装而成,轻轻的飘着,真像在船上一样。这鱼也是现打现做,吹着江风,感觉真是不错,他看着这两个刚刚认识的女孩,似乎是老朋友似的。

    “子键哥,这里怎么样?我选的地方不错吧?”

    李婷婷坐在何子键的边,举手投足间,已经显得和他十分的亲密了。

    “不仅是不错,而是太好了。”

    “能得到你这个有着独特思维的人鼓励,本人备感欣慰。”

    “我就是再有高深的思维,也是需要你来帮忙的啊。”

    李婷婷林林一笑说:“我帮了你,以后你可要帮我啊。”

    “那是没问题的。”

    看到女儿和这个小子已经这样的熟悉,李由表示很感兴趣,只是那红红略有些怅然。

    坐在大船改造而成的餐馆,看着滚滚流淌的江水,眼前是一个有名的又是自己费劲心计想请到,却突然来到自己眼前的名家,还有李婷婷红红这两个青靓丽的女孩,何子健的心里一片灿烂,况且松花江的江鱼的味道实在是鲜美,何子健觉得眼前的一切就跟演戏一样,巧的不能再巧了。

    也许这样就是自己时来运转了吧,喝了两杯酒,吃了几条鱼,李由就对何子健问:“现在该说这为什么请我吃饭了吧?”

    何子键说:“李前辈,我这次是有求于您这个著名的报告文学作家来的。我宁古是个不怎么知名的县,但是今年要在森林旅游上做大文章,怎样打出这样的名牌,我就想到了您这个报告文学的大手笔。我们将在秋冬两季举办笔会,目的是把我们宁古的森林旅游资源宣传出去,没有您这样的大家,是不行的啊。”

    “哦,哦。是这样。”

    李由淡淡地说,瞟了一眼李婷婷,又慢慢的喝了一口酒。何子键看出李由并没有马上回答。李由的心思何子键完全的明白。

    宁古实在太没什么名气了,如果是自己出面,就是想见李由这样的名家,都没有机会。李由的名字对一个县城的文联来说,就跟县里的一个小科长,想见到省委书记似的,那是根本够不着的,但现在有了李婷婷,他们也才能坐在一起。自己这样的突然提出请求,的确是不和适宜的。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前辈,我刚刚看了您写的绥芬河口岸那篇文章,写的好极了,您这也是为我们省的经济发展做了一个文人应该做的贡献。”

    “绥芬河我那是抽时间去的,我真是太忙了。我现在手头就有四部长篇报告文学要写,你知道……”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我知道您的大名是所有人都敬佩的,所以我才来拜见诚邀。”

    李婷婷唬了一下脸说:“爸,我可是跟你说了,不管是多忙,你也不能拒绝子键哥的邀请,而且你还不许收费。”

    “哈,你看我这女儿,当起我的家来了。”

    “我就是要当你的家,你有什么想法吗?”

    一个名家对女儿的溺,让何子键看了十分的舒服,他想,也许还真要打通李婷婷的关节啊。

    到底是省城,居然在船上就有卖笑的女孩。从别的舱里,传来不正经女孩那**和男人疯狂的声音,而这几个省城的人,居然完全习惯的样子,李婷婷不时地劝爸爸和他多喝几杯。

    不管怎么说,何子键知道自己今天的成绩相当的大,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还不知道李由是个什么样的名人,现在居然就和他坐在一起喝起酒来。他瞟了李婷婷一眼,李婷婷比他见到时还要好看,也许是被酒精刺激的,脸色绯红,眼睛迷离,顾盼多

    但他忽然发现,李婷婷不时地看自己,那眼光满是柔。他想,坏事了,别又和的弄一起去了。

    不过,年轻的男男女女在一起,不产生某种火花,似乎也是不现实的事,产生了这样的火花,工作中还有一点干劲。

    一篇文章,一个女孩,就把他和李由父女俩,联系在了一起。

    *****

    和一个前辈,两个女孩在一起,酒自然就喝不多。何子键等待着李由对自己怎样的回答。李由像是琢磨了一下,摆出认真的架势对何子键说:“这样吧,对你提出的邀请,我表示感谢,但我现在还真的不能答应,知道吧,秋天这个季节,是各地都在搞活动的时候,我就怕……”

    李婷婷面孔冷峻下来,说:“你怕什么?无非就是被什么比子键哥有名,地位比他高的人请去了呗?爸,我可告诉你,你不要眼拙,我看子键哥可绝不像你们这样文人那样天真的脑袋。你现在可要想好了?”

    见到女儿这样严肃的跟自己说话,李由的脸就有些挂不住,就对何子键笑着说:“你看我这个女儿。”

    “爸爸,我知道你就是忙也是忙这样的事,就不能放下你的那些老朋友,帮助一下子键哥这个新朋友?”

    何子键心里为婷婷的话叫好,她说的太有力度了。

    李由的脸色难看了下来,他对婷婷说:“婷婷,你跟我来一下。”

    “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

    但李婷婷还是跟着李由到甲板的另一面去了。李由说:“婷婷,当着外人的面,你不能这样跟爸爸说话啊?你知道你爸爸可是个名人的。”

    李婷婷这个做女儿的似乎并不把他这个当老爸的名人当回事,咄咄人地说:“你这个名人也要看看是谁来捧你。何子键虽然年轻,虽然是个县里的小人物,但今天我跟他谈了一次话,我觉得他比你们那些所有的大人物,那些文人的脑子都好使。你们无非就是浪个虚名,而何子键我看人家的脑子才是干大事的。”

    “婷婷,我还没看到你对谁有这样高的评价,这何子键你不也是第一次见面吗?”

    “第一次就给我一个很了不得的印象。我看人是不会错的。”

    “婷婷,你不是喜欢上他了吧?”

    “我就是喜欢人家,还怕人家不喜欢我呢。但我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所以,你必须答应他,一定要参加他的笔会。”李婷婷对自己的爸爸已经在下命令。

    李由对自己的宝贝女儿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说:“行,那我就答应他,还不收他的费用,这可以了吧?不过,我觉得这个何子键还真是不一般的年轻人。一个小县城,就敢举办这样高规格的笔会,而且还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这次笔会给他增了脸,他可就在省里的文化界一鸣惊人了。”

    “所以你要帮他啊。我们有个这样的朋友,不是个好事吗?”

    李由这次真正被女儿说服了:“好,现在就跟他订下来。”

    “这才是我的好爸爸。”

    李婷婷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下,回到酒桌上,何子键和红红在聊天。何子键也知道李由这是探问自己的况,但他感觉李婷婷会据理力争,自己大可不必心李由会不给面子的事。

    果然,李由说:“子键,想不到你给我的婷婷这样好的印象,那好,我就答应你。你定好了时间,就通知我。我一定参加。”

    “到时我会寄来一份请柬,还有你的女儿和红红,你们的费用我全部买单。”

    “啊,还有我啊。”红红激动起来。

    李婷婷说:“如果我能够,我要带上我第一个旅游团到你们那个大山去看山。”

    何子健说:“好啊,我们森林游开幕的时候每月需要大批的游客。你可以组织一些游客做外贸的第一批的游客,届时我们还会有特殊的奖励的。”

    李由叫来服务员刚要付帐,何子键立刻冲了过去说:“这帐不让我付,比杀了我还难受,我这脸就不知道往哪搁了。服务员,你要是收我老师的钱,我可跟你没完。”

    那服务员不知道收谁的好,何子键说:“我这当学生和晚辈的,自然要小小的报答一下。你就听我的没错。”

    服务员笑吟吟地说:“好,那就听你的。”

    收了何子键的钱走了,李由说:“还是年轻英俊呢,说话就是好使。好,你们在这里多玩一会呢,还是跟我回去?”

    李婷婷看了一眼何子健,马上对李由和红红说:“我想在这里多玩一会,我想坐游艇在江上兜风。”

    红红说:“我可不给你当灯泡,我还要找资料写论文呢,感你有个大作家的爸爸,现在又有个给你出主意的子键哥了。”

    “红红,这没怎么着就嫉妒我了?你和爸爸可以走,我要子键哥给我留下,陪我在江上划船。”

    何子键看了看李婷婷,又看了看李由,他拒绝不是,答应也不是。但他没想到李由到底是大城市的名家,并不在意自己的女儿跟一个男人在江上划船,说:“子键老弟,我答应你届时去你们宁古,你就陪着我的女儿好好的玩玩,她这几天天天闹心,难得今天这样的高兴。你们自己安排好,我晚上还有个应酬,还要赶任务,我该回去了。”

    李由和红红离开了江上渔家,李婷婷立刻蹦到何子键的跟前,滴滴地说:“怎么样,我给你办了个大事吧?你该怎样谢我哦?”

    “你不是要在江上划船吗?我给你划船怎么样哦?”

    “这叫你谢我啊?这是我给你个接近我的机会。你不明白吗?”

    何子键一愣,突然笑了出来,这就是女孩的歪理邪说:“好好,这是你给我的接近你的机会。那这样,我帮你整理一下你论文的思路,保证你的论文能得最高的分数。”

    “你真是聪明,这才是我留你的原因。走,我们去划船。”

    李婷婷通过浮桥,向江上的码头走去。

    码头上一溜排开几十艘游船,形成一个蔚为壮观的景象,在这大天。在江上划船,的确是件十分惬意的事。何子键想,自己今天办成了一件大事,又跟李婷婷在江上划划船,真是个很好的享受。

    码头上挂着个大大的牌子,在江上五公里的距离游一个来回100元钱。这钱现在对自己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再说等弄到了钱,这些的花销都是可以报账的。一个木板房上写着售船票的字样,李婷婷刚要走过去拿钱交款,何子键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钱塞进了付款的小孔,他面前的一个女孩被他的猛劲儿撞了一个趔趄。

    那女孩本来就描得很大的眼睛瞪的更大,张开红艳艳的嘴唇尖声喝道:“你干什么呀你,你没看到前面有人啊。”

    何子键知道走进刚才那一下做的过火,马上赔不是:“真是对不起,我是抢着付款,就碰到你了。”

    那女孩回头看了看李婷婷,不屑地说:“原来是抢着替女朋友付钱啊,这讨好女孩也没有这样讨好的呀?”

    李婷婷在一边不客气地说:“你说什么呢,这讨不讨好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女孩眉毛一挑说:“喝,这撞了人还有理了,我看这是不是找茬打架啊?”

    何子键不想把事闹大,赶紧说:“是我不对,我……”

    李婷婷拉了一下何子键,对那女孩毫不让步:“都给你赔不是了,还跟我们厉害什么?”

    那女孩冷冷一笑说:“好,好,我不跟你厉害,你可以跟我厉害得了吧?行,你买票吧?”

    “您先买。”何子键陪着笑对那女孩说。

    那女孩横楞何子键和李婷婷一眼,买了四张船票,甩搭甩搭走了。李婷婷对何子键说:“你也是,干嘛那么猛啊?”

    何子键也知道自己刚才的确是做的猛了些,就说:“我不是不想让你买船票吗。”

    那女孩眨眼间就不见了,李婷婷拉过何子键的手,她不想让这个毫不相识的女孩破坏了她这老天赐予的幽会,就温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好了,我们上船吧。”

    船主给两个人穿上了救生衣,又教了教划船的要领,两人蹦到了船上。何子键是个旱鸭子,从来没划过船,上去时差点把船弄翻,还是船主拉了他一下,才没有落进水里。

    李婷婷看着何子键:“看来你真是生在大山里啊。”

    何子键无耐地说:“我可不会游泳啊。”

    那船主说:“你们就在这附近划吧,这里是安全地带。”

    李婷婷笑着说:“你就放心吧,我曾经是学校游泳队的,你掉进水里,我一把就能把你捞出来。”

    江风拂面,游船如织,李婷婷划船的技术比何子键强上许多。何子键摆了半天,那船也没动地方,李婷婷就说:“还是给我吧。等我到你那里,就跟你去打猎好了。”

    何子键说:“打猎是打不了了,上山采榛子什么的,一定带你去,那也是很好玩的。”

    李婷婷忽然看到刚才和他们吵吵的那个女孩的船只,从他们边划了过来,船上是两男两女。李婷婷看出那个女孩对他们说了句什么,那两个男生向他们这里望了一眼。并且悄悄跟在他们后面。

    李婷婷暗自说了声不好。她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在这江面上,各自都在划着自己的船,倒也没有打架的可能。她想提醒何子键,又怕坏了他们游玩的兴致,就没有说出来。

    何子键根据自己写论文的经验,对李婷婷进行临阵磨枪般的短暂培训。李婷婷写东西不怕,就是没有一个新鲜的内容。现在她有了,就是打造自然生态旅游的路子,开辟本旅游的新通道。

    前面是个一个小小的岛子,岛上树林遮天,有不少人把船栓在江边,上了岛上。岛上却是一片安静的天地,更是年轻的男女寻找一时的快乐,躲避大家目光的幸福的港湾。对于李婷婷来说,今天是她勃发的子,她的心里洋溢着对何子键那难以压抑的渴望。

    她忽然媚地说:“子键哥,我们到那个岛子上看看啊?也许这里还有什么好看的地方呢。”

    “这船怎么办?”

    “就栓在这里啊?这不有好多的船都在这里拴着吗?”

    何子键看了看那些拴在岸边树干上的船只,也许这里就是让这些船只停泊,大家到上面看看的地方,说:“那好,就听你的,我们上那岛子上看看。”

    何子键一站起来,船就大幅度地摇晃,李婷婷说:“你站稳了,我先下船,我拉着你的手。”

    李婷婷一下子跳下船,船又摇晃了一下,就在何子键刚要跳到岸上时,忽然,似乎船被什么东西在下面别了一下,那船突然翻了,何子键啊地一声掉进水里,那船结结实实地扣在何子键的上。

    “子键哥,你……”

    .77dushu.

    .77dushu.

    .77dushu.

    .77dushu.更新最快的网站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