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初次见到大书记[7-7-读-书]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3 初次见到大书记[7-7-读-书])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3初次见到大书记

    何子键喝醉了。

    何子键清醒了。

    他清醒过来,是第二天的上午。

    他住的小屋的窗子,被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击打出清脆的音乐,何子键也睁开了眼睛。

    他和陈娟约定,他每天上午可以不必到单位去的。而陈娟在上午这段时间,就在单位整理自己的诗稿,为自己出版第一本诗集做最后的润色。下午则是他在单位守摊的时间,他一天在单位混个几小时,一天就这样打发了。

    何子键被雨点击打窗户的音乐弄醒后,忽然精神十分饱满。他立刻打开窗户,从窗外涌进来的清新的气息,沁润着他的心肺,他不自地“啊啊”地大喊两声,远处居然传来一阵若隐若现的回音。宁古县是座森林城市,那抹深绿和浅绿组合的世界,让他感到大自然的生命那无穷的律动。

    他那被猪油蒙了几天的脑子,似乎豁然开朗。

    他在文联上班这个现实,他已经没法改变了,盛雪的去意已决,他也不能再把她从那个郑思宇的边拉回来了。女人就是这样的烂货,发誓就自己,可没几天就去了别人,这也跟那个做组织部长的妈妈在别着他们有关。其实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和郑晓丽的几次.,虽然让他快乐的发泄,也让他知道了女人是什么,这些什么的,都是附属的东西,能做到的,就是通过这样的东西,达到什么结果。

    要想找女人,他绝不犯愁,问题是找个什么样的女人。他想到了那个叫杨立波的什么女孩,看自己裆下红痣时说过的话,他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而成为这样了不起的人物,就要靠裆下这根东西,他要找的就是这样有根基又漂亮的文化女人。这样的女人你越是干,她们就越是喜欢,就越是帮你。

    这样说来,他干郑晓丽就是干对了。郑晓丽不就是这样?她真的帮了他啊。她也对她说过类似的话,女人都是的,要用好女人的,用好她们,你就成功,因为你这个的草根,那就把她们当做基础吧。

    这样一想,他忽然醒悟到,他不能死在文联,更不能像熊彪那样的混机关,他要在文联这样的地方干出一番大名堂。至于怎么办,他还不是十分清楚,但他的目标明确了,混了半个月,被盛雪的事懊糟了半个月,他终于醒悟过来了。

    他立刻奔出了家门,跑到人力市场,一些等着活干的人向他扑了过来。

    “你有什么活,我们都能干,给个合理的价钱就行。”

    一个打头模样的男人冲着何子键讨好地说。

    “我让你们收拾一个小楼,是单位的小楼,是我自己花钱,你们也别要多了。”

    那人说:“你要几个人吧?”

    “有个三个就够了。”

    “那我们三个人,给你干一天,你就给一百块钱吧。”

    何子键立刻就答应:“好,你们跟我来。”

    那几个人听说是到县委大院,都高兴的什么世道,一看到这个破败的小楼,就呕了,说:“这楼,不我们家还不如。”

    “我让你们给我弄个崭新的模样,钱我们给你们涨一倍。”

    “你就瞧好吧。”

    何子键又花了不到五百元买了粉刷的涂料和油漆,带着那三个人来到文联那幢被遗弃似的小楼,对那打头的说:“上午,你们的活是把这些草铲除,把外墙恢复干净,粉刷完毕,还是过去的颜色,只是翻新一遍,下午进小楼里面干活。”

    “好唻。”

    这几个人真是干活的好手,中午时分,小楼的外观就跟野外的别墅似的。

    陈娟从里面走出来时,正好何子键让他们收拾东西,带着他们去吃饭。

    “啊,这还是我们文联的小楼吗?”

    “你不是才从这里出来吗?”

    “啊,这太神奇了,简直是……”

    “等你明天来的时候,里面再收拾完,那就更称之神奇了。”

    陈娟看着踌躇满志的何子键,似乎感到他换了个人似的。

    “没谁让你这样做吧?”

    “没有啊。怎么,你不喜欢?”

    “我们文联可是没钱的,这你可要明白。”

    “这些人都是不要钱的,哦,我一个朋友是建筑单位的工头,我让他出点力,这不算什么。”

    陈娟这次才露出笑容:“好,我还以为你就是来这里混子的,现在我看出来了。我明天再看。好,走了。对了,吃顿饭的钱,咱们还是有的。你开发票,我给你报。”

    “主席,我说了,咱们是不必出一分钱的。也不是我花钱。是我朋友帮忙。”

    “了不起,有这样的朋友。”

    最后由木匠把桌椅翻了新,一切都像娶媳妇似的,喜气洋洋的感觉。

    第三天的黄昏,何子键凝视着这幢小楼,像是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如果抛开石成金不算,这里就他和陈娟两个人,即使自己享受了一半,那也是值得。

    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上班,才会给他带来一种愉悦的心。这几天他的绪不好,很有可能也跟这个破败的小楼有关,现在好了,他的心立刻敞亮多了,就是陈娟坐在这里,他也感到有几分的赏心悦目了。

    去掉了小楼的破败,把盛雪给他的伤害压在心底,至少在表面上,何子键又是那个生龙活虎的年轻人了。

    整个小楼修饰一新,花了不到五百元,刚好是郑晓丽给他那笔钱的十分之一,但文联小楼在整个县委大院里,就造出了声势,都说文联来了一个年轻人,年轻人有个朋友帮了个小忙,就把这个灰突突被遗忘了的小楼,整个的焕然一新,在整个县委大院里这个乱蓬蓬头发似的地方,如同点缀一棵珠子似的。

    过后的几天,陈娟和何子键不再上半天班,整天都在办公室感受着破旧小楼焕然一新的快乐,也闻着新粉刷后飘出的好闻的气味,还有,现在每天都有不同部门的领导和科员到这里来,似乎这里过去有个不被人知的女孩,突然发现她是那样的漂亮,纷纷来提亲似的。

    收工那天,陈娟用单位很少的那点公款,请何子键喝了顿酒,算是对他的犒劳,并且许诺,单位有了钱,就把他的钱报了,何子键坚决不,说,他可是没想花单位的钱,要是想报销,他就不做这事儿。这让陈娟很敬佩何子键的大气,就用喝得醉意霏霏的目光看着何子键,何子键没看到一样,听着陈娟谈起宁古这些文化人的趣事儿。

    这天下午,有两个人在大院里散步,在草丛中沿着这条新开辟出来的小道,一直往大院的深处走来,见到文联这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小楼,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其中一个说:“过去有这个小楼吗?”

    “齐书记吗,这小楼是文联那幢小楼啊。”

    “哦,过去不是这个样子吧?”

    “齐书记,您没发现吗,这里新近整修了一番,这里的杂草也铲除掉了,不然我们是不能到这里散步的。”

    “啊,我们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这里,原来这里新开了一条小路啊。”

    “是啊。”

    “嗯,总务科的人还干点事。”

    “哪里是他们干的,是一个叫何子键的年轻人干的。”

    “这个何子键是干什么的?”

    “是文联新来的,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他在吗?”

    “应该在的。”

    “走,我们去看看,文联这个小楼我还真的没来过。这里还真是不错啊。我们也关心一下这些个文学艺术家。”

    “齐书记,之所以你才发现这个小楼,是过去太陈旧了。”

    外面的这番对话,让开着窗户,坐在小楼里的陈娟和何子键听得真真切切,陈娟立刻对何子键说:“赶紧下楼迎接,齐书记来了。”

    何子键知道县委书记叫齐官亮,但他还没见过这个人长的什么样,现在居然来到小楼的下面,就要看看自己这个年轻人。他立刻跟陈娟一起冲下楼去。

    陈娟脆生生地叫了一声:“齐书记,苗部长,欢迎你们到我们文联检查指导。”

    齐官亮自然是认识陈娟的,笑着说:“哦,是我们的女诗人啊,你们的小楼焕然一新了,干的不错啊,有个新气象。”

    女人往领导面前凑乎,男人就不能跟着一起往前凑,何子键站在后面,看着这个四十多岁年纪,一脸富态相的领导,何子键想,这倒是个领导的相貌,看来也是很和气的。自己一个刚刚工作的大学生,和县委书记的差别

    陈娟滴滴地说:“我们就是要让我们文联有个新气象嘛。”

    苗振铎问:“老石的体怎么样?”

    “他就是个病秧子,在家休息呢。”

    “他快退了吧?”

    齐官亮看着苗振铎说。

    “他今年年底就到子了。”

    齐官亮说:“老石是我们县的宝贝呀,写立刻不少书啊。”

    何子键心说,那些书没一本像样的,都是自己掏钱吗,或者化缘弄来的钱出的。

    何子键认识苗振铎,但是还没和齐官亮,也就是宁古县最高首长见过面。他正琢磨该怎样让齐官亮认识自己,苗振铎招了下手说:“小何,来一下,让齐书记认识一下。”

    何子键大步走到齐官亮的面前:“齐书记您好。我叫何子键,是新分来的大学生。”

    齐官亮说:“这小楼,就是你收拾出来的?”

    何子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苗振铎说:“小何是唐叶亮介绍来的。”

    齐官亮说:“唐叶亮走了吗?”

    “走了,前天走的。”

    “调到中组部,那是有大前提了。”

    何子键的心咯噔一下,他这才想到,唐叶亮早就有这样的动作,而且还调到了中组部。

    那天在唐叶亮家,郑晓丽和他打着哑谜般的对话,说的就是这事儿啊。唐叶亮不跟他说明白,郑晓丽也没告诉他,他也就没细细的打听。原来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竟然上调到中组部,真是前途无量啊,难怪郑晓丽总是让自己多靠近唐叶亮。

    但唐叶亮给自己弄的这个差事,让他的心里凉得慌。凭着唐叶亮这样大的能量,给他安排到哪个区或者哪个县的组织部,该是没什么问题。但看来唐叶亮也没真正用力地帮他。

    如果唐叶亮不出面帮他,他会什么样子呢?错就错在自己写了那篇小说,给了人家这样的印象,按理说人家做的也没错,对于一个写东西的人来说,到文联来工作,不就是圣一个样了吗?

    但他更想到组织部县委办,至少也是宣传部纪检委这样的部门。现在看来,唐叶亮完全有这个实力,这个哥哥就是不如姐姐啊。如果是郑晓丽有这样的能力,那他就腰杆硬实,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那几个地方他早就去上了。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就在文联好好的干吧。

    齐官亮现在才想起来跟何子键握手:“唐叶亮介绍的干部,一定是错不了的。”

    苗振铎在一边介绍着:“齐书记,你还不知道,何子键是饶河大世界那场火灾的英雄啊,据唐叶亮说,他的命也是何子键给救的。”

    何子键知道,这是唐叶亮给他加了个筹码。

    齐官亮的眼睛一亮:“呵,我知道了,报纸还专门介绍了你的况,这里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别的事?”

    何子键说:“是我打死了两个捣乱分子,不然死的人就会更多,我也好悬成了杀人嫌疑犯。”

    “哈哈,这才看出你敢作敢为,所以唐叶亮才举荐你啊。嗯,你把这里弄的不错,这和你救人逃生的事联系起来看,看出你是个很有特点的年轻人啊。”他转对苗振铎说:“我看是个好苗子,唐叶亮介绍的人,差不了。”

    “是啊,唐叶亮这样一说,我就决定我们就要这个年轻人了,何子键小说写的好,这里也是适合他发展的地方。”

    “我们发展经济不假,可也需要搞文化的人嘛。子键,老家是哪里的人呢?”

    “我家是大青山的。”

    何子键注意到,齐官亮已经叫自己子键了。

    “大青山那是个好地方啊,林场的生活怎么样?”

    齐官亮说:“山上的林木锐减,现在采伐量少,林场的子有些艰难。”

    “林业工人不容易啊。好了,在这里看到你们,我们就不上去了。”

    苗振铎解释说:“我们回去开会去了。何子键,在文联好好干。”

    两位领导都跟何子键这个小年轻的打招呼后走了,这让陈娟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她自然是不认识唐叶亮的,就问:“这个唐叶亮是谁?”

    “是饶河市委组织部的处长,他们说,他调到中组部去了。”

    “那可是了不得啊。”

    “一般吧。”

    “你救了他的命?”陈娟表夸张的说。

    “不是个事儿的。”何子键故意平淡地说。

    “这可是大事啊。子键,我看这两个大领导对你不错啊。”

    陈娟略有嫉妒地瞟视着何子键。何子键不再理她,走进办公室,现在的感觉好多了,他为今天的成绩感到欣喜。

    本来做了一件跟自己的工作毫无关系的事,却意外见到了县委书记,还得到了表扬,这让压抑了好多天的何子键,心十分兴奋,要知道县委书记,对在一个大院里混了十几年的一般干部,也不会多看上一眼的。

    看来就是要干事啊,也要会干事儿,有了这个基础,他就想还要干一件让大家认识他何子键的大事。

    但一个毫无权力的文艺家联合会这样的民间组织,要做出一番大事,让大家认识自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想了几天也没想出名堂。

    “何子键,你小子分到宁古这么多天,也不来找我。”

    何子键一愣,宋丹来居然找到文联来了,他赶紧跑了出去。

    “丹来,嘿呀。我老想你了。”

    “想我个,来了半个月,居然藏起来了。”宋丹来推了何子键一把,气哼哼地坐在那只修复一新的沙发上。

    “丹来,今天晚上咱俩好好喝点,我跟你说了,你就会原谅我了。”

    “发生了什么?”

    何子键看了看时间,虽然还没到下班时间,可根本就没什么事儿,就问:“你出来办事来了?”

    “我去县委宣传部送个资料,送完,没事儿了,你说。”

    “你听谁说的我到宁古来了?”

    就目前来说,他没和什么人来往,知道他到宁古文联工作的人并不多。

    “我看到盛雪了,是她说的。”

    “她说的?她没说别的?”何子键惊讶地说。看来宋丹来不知道他和盛雪分手的事儿。

    “她没说什么啊?怎么了?”宋丹来忙问。

    “哦,没怎么。你现在的什么况我还什么也不知道,这段时间我简直是晕头涨脑的。走,我们喝酒。”

    毕业快一个月了,何子键由于和盛雪闹成了这样,也就没和任何一个同学联系,还是那天在饶河意外地遇到了焦玉,但宋丹来居然遇到了盛雪。

    走出小楼,宋丹来回头看了看这文联的小楼,说:“这里还典雅的嘛。”

    何子键和宋丹来来到那家林海人家的酒馆,何子键关心盛雪的况,问宋丹来:“你是怎么遇到盛雪的?她在饶河,你在宁古,离得远不说,她在文化局,你在经委,你们也没有相遇的可能啊?”

    “上个星期市里召开一个文化宣传领域的大会,我在经委的宣传科,领导就让我去参加会议,在会上就碰到了盛雪。”

    何子键想起来了,有一次陈娟说市里召开一个什么会,他听都没听,更没想去,自然是陈娟去了饶河开的这个会,拿回一摞子文件,他看都没看。好像内容是弘扬主旋律什么的。

    上了酒菜,宋丹来说:“虽然盛雪没说什么,可我觉得盛雪没了过去那股劲了,像是没什么绪似的。过去盛雪总是那么精精神神的。我问你,你们没发生什么吧?”

    何子键说:“我去了她家,她妈妈不同意我们的事,我分到了宁古县的文联,她妈就更是对我的工作不满,分到这样的地方,我也闹心,她们在这样……所以我就没跟你联系。”

    “先稳定下来,以后再慢慢的来。”

    “说的轻巧,我现在也不想那么了,我现在跟盛雪闹的这样别扭,也许就没有以后的什么事儿,也就不想再去什么饶河,就在宁古呆着了,离我家还近。我现在想想,文联也是个养人的地方,一天没什么事儿,安定下来,我也好好的写东西。”

    “这样也不错,别看我分到经委,可是在宣传科这样的地方,整天和宣传稿件打交道,也没什么意思。我的理想就是到其他的科室,不弄这些玩意。”

    喝了几杯酒,何子键说:“丹来,你帮我出个主意,我要在文联这个地方弄出点动静,让大家知道我们文联的存在,也知道我何子键这个人的存在,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宋丹来想了想,挠了挠头皮说:“那就办个刊物,多多为当官的吹嘘,大家就知道你们了。”

    何子键摇摇头说:“我们文联的经费,除了三个人的工资,一年下来还不到五千块,申请办刊物要钱,那是不可能的。”

    “那……”

    两个人正喝着,酒馆里又进来几个人,何子键没看是谁,却有人跟他打起了招呼:“子键,是来了同学喝酒吧?”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