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平生第一次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13 平生第一次)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何子键借助黯淡的月光看着锦姬的体,那还是没有成熟的女孩的体,但对同样还是个大男孩的何子键来说,同样具有惑力。

    “你在看什么?”锦姬突然问道。

    何子键的脸突然红了。

    “我没看什么啊?”

    “没看什么还在盯着我下面看个没完?”

    他是看个没完吗?他不过就多看了两眼。

    那里竟然是那样的清秀。他感到比他们男孩子的好好看的多。

    “没有啊。”他还是在狡辩。

    “行了,别看了。一个撒尿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何子键一怔。

    说的真是轻巧,这可是他们男孩……

    磨磨蹭蹭地系好由衣服和裙子拧成的绳索,自己先爬了上去,把锦姬从菜窖里拉了上来,锦姬就蹲在那里,何子键急了,这里可不是菜窖,要是有人看到锦姬居然什么也没穿,他还陪着她,那可是闹大发了,他赶紧说:“快穿上啊。”

    锦姬呜咽着说:“我一站起来,你就又看到我了,我看你是有意的。”

    “咳,那我可走了。”

    说着就大步走了起来,他的脚步刚想慢下来,后面的传来哭声:“你别走啊。我让你看着穿好了。”

    何子键走了过去,他并不想看锦姬穿裙子,但他还是偷偷地看了一眼。

    “你再也别带我下菜窖里了。”

    “不,绝对不能了。我保证。”

    锦姬看着他:“那我还和你在一起玩。”

    在那个时代,对于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来说,看了一个女孩子的下,无疑是件大事,会让他激动不已,也会让他难以忘记。当何子键第一次抚摸了盛雪的子时,他竟然把这两个毫不相关的事件放在了一起。这里也寄托着自己心中美好的印记,还有恶作剧的心态。

    那次以后,何子键总觉得自己对锦姬的做法,是有些恶意所为。他自己爬上去后,完全是可以找个梯子,或者绳子什么的,他也知道自己的衣裤加起来,也不足以把锦姬从菜窖里拉出去,他的目的就是要锦姬把自己的裙子脱下来,锦姬当然是无能为力的,只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上去以后,锦姬羞怯地蹲下,但在朦胧的夜色里,何子键还是看到的锦姬的*。那样的镜头他总也没忘记,当他第一次真正地接触到盛雪的体时,竟然和这个完全不着边的一幕叠印在一起,所以就有了一个胡编的故事《邻家小妹成了我的同学》。

    何子键想到这里,拿出自己写的那篇小说。

    锦姬一看那标题,睁大了好看的眼睛:“哪个是你的邻家女孩?是我……”

    她之所以这样说,是他们那一片住着的,就没有几个女孩子,而和何子键是真正算得上是邻家的,也就是她。

    “那你说呢?”

    “呵,我看你把我写成什么样?”

    “我可没往你脸上抹黑,但也不能说这就是你,这是经过艺术加工了的。”

    “我知道。”

    锦姬低下头看了起来。何子键有些不那么自在。看着看着,锦姬噗嗤一笑说:“你真敢编,还行,没把你的……”突然塞给何子键,“我不看了,咱们还是说说话吧。你的工作安排了吗?你下步有什么打算?”

    何子键说:“我刚参加完饶河市党政干部招聘考试,在等消息。”

    “子键哥,要说你写东西我不那么相信,要是当官吗,我看你绝对是那块材料。你从小就是孩子头,你喊一声,大家都听你的。”

    何子键笑着说:“那怎么会一样?我只不过是力气大些,谁的力气大,他们就听谁的。”

    “那也看出了你的领导能力啊。”

    何子键想说这跟自己的能力的关系可是不大,但他马上转移了话题问:“你就是学跳舞吗?你从小就喜欢跳舞。你跳的你们的鲜族舞,真是太漂亮了。”

    “那可是最简单的舞蹈了,我现在学的东方歌舞,不仅要学我们鲜族的民族舞,还要学印度,巴基斯坦这样一些国家的歌舞。”

    “那你以后就要当个舞蹈家了。”

    锦姬看着何子键,突然说:“我还真要请你帮个忙呢,正好你会写东西,我这次回来,就要写一个我们家乡一带有关民族舞蹈的论文,我还要做一下采风,如果你有时间,能陪我一下吗?你还可以指导一下我写的论文。”

    “那可不能拖时间太长。我在家呆不了几天。”

    这个地区有满族鲜族赫哲族等少数民族,他们这样能歌善舞的民族,许多民族的东西正在失传,有人已经提倡进行文化抢救工作,没想到锦姬的毕业论文就选了这样的内容。何子键感到锦姬不仅舞跳得好,还很有思想。自己在正式工作之前,在家乡做些这样的事,也是个很有意义,对文化的传承很有价值的工作

    “那你就等我消息。”

    车子到了林场,已经是下午。这是终点站,坐车到这里的人已经不多。锦姬向车外的人招着手。何子键看到是锦姬的爸爸来接她。俩人挥挥手,锦姬就下车。何子键下了车,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些半大孩子在玩“骑驴”(男孩子玩的娱乐活动),何子键喊道:“大刚,过来。帮我拎东西。”

    大刚是哥哥家的孩子,长得虎头虎脑,听到有人喊他,一看竟是叔叔,不但没过来,飞似的向家里去跑。何子键笑骂道:“小崽子,这是回家去报信儿了。”

    果然,不到两分钟,爸爸妈妈以及哥哥都从板杖子中间那条小道连跑带颠地向他迎来,也许是大刚告诉他们,他拿回来许多东西。

    “妈,爸,我这可是毕业回来了。”

    “毕业好,毕业好,这回你能多呆几天。”

    妈妈胡雅娴年轻的时候在林场的家属工厂干过临时工,那厂子早都黄了,她也就成了家庭妇女。

    爸爸何成国走了过来,看了看何子键拎回来的几只大兜子里装的都是吃的东西,略带笑容地说:“你小子还给我邮回来500块钱,这还带回来这么多的东西,怎么也得好几百,你哪来的钱?”

    “你个老头子,儿子一回来就问这些,还不赶紧回家?”

    哥哥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但他也明显看出弟弟像是发了财似的。就是林场有几个在外面发了财的,回到家也没有这样买东西的。

    “子键,嘿,你毕业了,真好……嘿。”

    “咱们回家。”

    何子键寻找着锦姬,但她俏丽的子,早就闪进了被高高的木板围成的大院里。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