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车上的大胆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1 车上的大胆)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就在郑晓丽又被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拉去跳舞的时候,何子健感到自己的边站着一个约摸二十五六岁的女孩,或者说是个成熟的女人,她带有几分奇怪却富有神采的神色看着何子健,像是在欣赏,也像是想要对他心存某种贪婪的.。

    何子健退后了一步,那女孩笑着说:“我看你盯盯地看着郑姐,是不是上了她啊?”

    何子健连忙说:“没有的事,我只是在欣赏她跳的舞。”

    她站在他的边,和他一起注视在郑晓丽:“上她也完全正常的,郑姐可是个不得了的女人。”

    何子健马上问:“她有什么不得了的?”

    “那我可不能对你说,慢慢的品味好了。”

    他现在并不想品味什么女人,而是在寻找一个可以帮助他的。他希望这个让他叫她姐姐的女人真是个了不得的女人。但他也相信郑晓丽是不一般的女人。

    那女孩转过看着何子健:“怎么,不想邀请我跳舞吗?”

    何子健对别的女孩不可能有兴趣,就说:“对不起,我有些累了。”

    那女孩似乎就想跟他在一起,马上提议道:“那我们去喝咖啡?”

    这也是个不错的建议何子健就问:“这里有喝咖啡的地方?”

    “我们可以去找着啊。”

    何子健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孩,她和郑晓丽是无法相比的,虽然这也是个文雅而美丽的女孩,他不能过分的让一个女孩失去颜面,就说:“那好啊。”

    出了舞厅,并没有找到喝咖啡的地方,那女孩就笑着说:“我是骗你的,这里真的没有喝咖啡的地方,我只是想跟你一个人呆会,怎么样,不想赏个脸吗?”

    “你叫什么?”

    “我叫沈慧。我是省报副刊的编辑。”

    “哦,高兴认识你。”

    “我更是高兴的,但我没发现你是怎么高兴。”

    那沈慧猛地靠近何子健,做出亲吻他的动作。

    湖畔的夜色迷人,女人思浓郁,而何子健似乎成了这些想要搞点什么风花雪月调的猎物。

    其实出来就是玩的,而搞点感游戏,和美丽的异共浴河,是哪一个出门在外,尤其是在这疯狂之夜的男人想要进行的内容,但何子健没有这样的绪,玩,对他来说还是个奢侈品。

    “我?真的对不起,我还有其他的事。”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事儿?真是胡说。”那沈慧一把拉过何子健,进一步地对他实施强制占有,在她剧烈的喘息下,手已经搂在何子健的腰际。

    何子健对这个叫沈慧的女孩的主动并无感觉,他的心都在郑晓丽上。他没兴趣泡这个女人,而是要在这个姐姐的上,得到一种他所需要得到的东西。他需要的绝不是摸摸抠抠,乃至于在一起做点什么的,他需要的是真正帮他的人,既然这个女孩说这个姐姐是不得了的,那他就更加的高兴了。

    虽然郑晓丽还在被人搂着跳舞,但今天晚上最重要的一场舞是给他的,而且在这个时候,他们是互相摸的的,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接下来就是更深入的接触了。

    何子健推开沈慧,沈慧在后面跺了一下脚说:“你个混蛋。”

    回到舞厅里,舞会结束,何子健看到郑晓丽被一些人拥着,又去喝酒,何子键自然是受到冷落的人,没有人邀请他,他只能忍受着干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旅游区的夜晚是凉爽的,但他心里却是火的,这火是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女人点起来的,他心潮澎湃,灵感从膛里汹涌而出,他立刻赶回房间,当同房的人意兴阑珊地回来时,他已经奋笔疾书写了近五千字了。

    第二天下午,吃过了午饭,就是大家分手的时候,许多建立了特殊关系的男人和女人,已经在说些来见面的疯话,看的出来,他们有许多的人,走的比他和郑晓丽还远,也就是说,绝对不止是摸摸和亲亲的关系了,而一定是进入到真正的战斗中来。

    举办这样的笔会,似乎是给这些好色的男女文人提供了一次疯狂的机会,他们那挡不住的.,在离开家后,真的肆虐的无法阻挡了。何子键想,如果没有这届笔会,自己会一下子就跟郑晓丽拉的这样近吗?

    还只是第一次见面,她就抓住他的“长枪”,而他居然摸着了郑晓丽口那两只手感极好的“面包”。

    何子键和郑晓丽同在一个城市,就上了一辆车。

    车上都是些男人,看到大家分手在即,有不少人喝多了酒,满车的酒气。郑晓丽的头始终看着窗外,话也不多。何子键装在睡觉的样子,但他时刻感到郑晓丽的存在。

    车子开出去一个多小时,有几个人大喊:“停车,憋不住了,我们要方便。”

    司机就说:“这里可没有厕所。

    一个东北大汉就喊:“这荒郊野地的,到处都是厕所,停车,男人在车左面,女人在车的右面,谁也看不到谁。”

    大巴在一条乡间的公路旁停住了,那些男人打着酒嗝纷纷下车,接着就是一阵哗哗的声音,何子键发现郑晓丽的子扭动了起来。他刚想问,郑晓丽立刻说:“走,跟我下车。”

    “我……”

    郑晓丽小声说:“我也……你在旁边给我看着点。”

    郑晓丽下了车。车的右面是片苞米地,郑晓丽说:“你在这里站在,别让别人进来。”

    郑晓丽所说的人,当然是这些已经犯潮的男人,

    一阵雨打芭蕉般的声音,让何子键又一次浮想联翩。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