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封邀请函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2 一封邀请函)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何子健那疯狂而痛快的呻吟,让盛雪感到男人那雄的疯狂似乎就是占有和发泄。但何子健现在没资格占有什么,所以他现在就是想发泄,而只能是发泄。

    看一个男人的能力,并不是在学校的时候有着怎样的辉煌,而是毕业后拥有什么样的岗位,接下来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但她何尝不知,现在的何子健就已经输了半拍,一个在学校红得发紫的人,居然面临这样尴尬的局面。

    取消了分配制度,基本上是靠人脉来获得属于自己的岗位,而没有岗位,或者没有一个好岗位的年轻人,那将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哪怕你真的才高八斗。

    对于何子健这个年轻的男人,她是从心里喜欢的,但形势是严峻的,现实是残酷的,她的心理除了着急,除了奉献自己,让何子健得到片刻的缓解,她也无能为力。

    “怎么样?”

    看到何子健把狂烈的绪用在了自己上,盛雪觉得自己做的是成功的,也有些自得地问他。

    何子健依然狂地说:“我就要你,要你。”

    “现在不是在要我吗?”

    “我现在就剩下你了。”

    “别这样说,一切还才都开始。”

    “我想真的进。”

    “明天你买回,我一定让你进。”

    盛雪在安慰,但何子健的思绪和精力都转移在下那个特殊部位,疯狂找到了着眼点,就是一场有目的的战斗了,但这是一次特殊战斗。

    就在何子健把自己的精华都喷到盛雪两腿之间的桃花丛中,盛雪既嗔怪又害羞地擦着自己的体时,她突然发现那张由老马头塞进来的信函。

    她突然大叫:“完了,糟了,刚才……”

    何子健并没感到多糟,他突然跳下,捡起老马头塞进来的那封信函。

    他看到是饶河市文联寄来的,这让他的心里浮出淡淡的欣喜。这是什么东西呢?

    他撕开后看了起来。

    这是一封邀请他参加饶河文联在玄武湖旅游区举办的笔会的信函,落款是郑晓丽的署名,言辞诚恳,真意切,希望能在笔会上见到他这个本市的文学新星。

    郑晓丽是《饶河文学》的编辑,也许该是个三十以上的女人,是她让何子健随便写的一篇东西成为了铅字,几天前,还寄给他一千元稿费。这是第一次拥有自己收入,而且绝对是一笔大钱,这笔钱的邮寄单还没有换成钞票呢。

    如果在平时,何子健就会非常高兴地接受这个邀请,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他工作的事大。

    盛雪拿过那个东西看了看说:“怎么,你不想去吗?”

    “我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参加什么笔会?”

    盛雪说:“我看你可以去看看,不就是两天时间吗?在这个时候给你发来这样的东西,也许还真的能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好消息。惊喜往往在绝望之后,才突然而至的呢。”

    正是盛雪这番话,才让何子健登上这辆开往旅游区玄武湖的大巴车。

    车开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远远看到那碧波漾的湖水。体喷发后的平静,似乎让何子健换了一个人,不再烦躁,也不再悲伤,但内心有着深深的失落。大学时代是他二十几年的岁月中,最辉煌也最充实的阶段,没想到还没毕业,就遇到了人生的风刀风剑,前途的坎坷迷茫。

    的确,这是个比爹的时代,他所有的好成绩和增长的才干,都不如一个好爹来的实用,省政府,市政府,以及各大局的机关,都给那些学习一般却有个好爹的同学准备了不错的岗位,而他却有可能落个哪来哪去的结果,回到大青山林场,当一个发不出工资,去破败得连暖气都烧不起的办公室当秘书。

    宾馆门口站着个保安,何子健大步走进大门,那个保安说:“会议室在三楼。”

    何子健大步跑到三楼。

    门半掩着,偌大的会议室里,座无虚席,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在讲着什么。何子键的眼前是一片黑压压的脑袋。门口一张桌子的旁边,坐着一个文静的女孩,她走了过来,拦住了他。

    “你是来开会的吗?”

    他心说,废话,不是开会的,急急忙忙到这里干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来登个记。”

    年轻女人的卡上有于静波的字样,何子键只知道郑晓丽这个编辑,不认识文联的其他人。

    “我叫何子键。”

    于静波微微一笑说:“哦,你就是何子键?饶河大学中文系的大学生,今年即将毕业?”

    何子键摆摆手,示意别说话,现在正在讲课。

    “找个座位快进去吧。”

    何子键找到一个空下来的座位,向主席台看去。在主席台上就座的人,何子键一个也不认识,他们面前都有写着人名的标志。

    突然,何子键眼睛一亮,那个坐在讲课的老作家边的女人,就是郑晓丽吗?

    真是没想到啊,郑晓丽居然这样年轻漂亮!

    置在大礼堂里,尤其是见到给他发表文章的编辑,居然是个这样漂亮而年轻的女人,何子健一扫这两天来的悲伤绪,凝神地注视着那张有着明星气韵的面庞,他知道,郑晓丽对他的作品非常欣赏,在寄给他的邀请信里,措辞也非常诚恳:我期待着和你相见。

    如果不是此刻亲眼见到郑晓丽,他就认为郑晓丽是个三十五岁以上的半老女文人,除了给他当编辑,就引不起他任何兴趣。

    (如想长期阅读此书,请收藏一下,举手之劳,读起来就方便得多。)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