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 继业背书一鸣惊人 晶晶一胎生三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云飞高声道:“倒背如流,自然是能够顺着背,也能倒着背!”

    神童少年将四书五经都背会了,自信百倍,听了李云飞这句话,疑惑道:“业郎能够倒着背?”

    李云飞自豪的道:“能!四书五经的内容,你们随便点。”

    贺继业端坐在一旁,炯炯有神的眸子不知望着一脸怀疑的神童少年,红润的嘴唇微张,道:“开始吧!”

    神童少年用笔在宣纸上默出诗经里最长的一首诗,而后拿着让贺继业倒背。

    贺继业声音清亮,非常流畅的整首诗一字不错的倒背下来,见众位少年均是露出震惊之色,道:“你再点!”

    神童少年面色微变,旁边的美少年怕他跟贺继业是一伙的,便道:“这次我来点一个。”

    美少年的家就在附近,派奴仆回家取了四书五经的书过来,找了三位少年一起考贺继业。

    四位少年整整考了贺继业一个时辰,四书五经每本都抽了十几段让他倒背,最后跟在场的众位少年对他心服口服,抱以最烈的掌声。

    神童少年问道:“业郎,你为何要倒着背?”

    贺继业板着小脸道:“家母有训,读书要虔诚踏实勤奋。我怀着这个心思,就把所读过的书先顺着背,而后倒着背会。”

    众位少年闻言都若有所思。

    贺继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名声传遍长安,传到了各城府的学堂、书院,人人都道他是个在读书上面非常踏实能吃大苦的小郎。

    他读书的这种精神,让许多人敬佩。

    贺氏关于读书的见解也传开去。

    远在金城的李晶晶、李云霄听到了这件事,均为贺继业开心。

    李晶晶笑道:“业郎从小背书就慢,开始我以为他天赋不如飞郎,他五岁那年,我无意中得知他背书是正反都要背会,就给他说,不要倒着背,他不听,坚持要做到倒背如流。我还说他是书呆子。”

    李云霄道:“娘一直没有拦着业郎倒着背书,想必早就料到业郎会被人考学问,要让业郎以倒背书,一举成名,为他后中状元造声势。”

    李晶晶脑海里浮现出四弟小时候抱着书本背书呆萌的模样,缓缓道:“三年后,业郎十三岁,若是能考中状元,比你当年高中状元时还要小一岁。”

    李云霄激动的道:“他能一定能考中状元。”

    李晶晶道:“我自从怀孕之后,你与敬焱什么事都不让我管了,整天闲得很,我想帮四弟出几个主意,让他从文上办几件大事。”

    李云霄摇头道:“妹妹,你需要休息,莫要耗神,还是等着你做完月子再说。”

    李晶晶笑道:“等我生了小宝宝,就没有功夫做这些事。”

    她要办的一件大事是推广标点符号及分段。

    定朝的书跟她前世的古代一样,一篇文章没有标点符号也没有段落。在阅读中要停顿,个人就得凭着理解去断句。

    如果给文章分段、添上标点符号,初看者也能理解大概内容。

    转眼间便到了三月底,何冬、慕容英、何义珏、何义荣、何慎、何湘湘、木思国、李炳夫妻、李老实夫妻、贺继业、李云飞、李坤、何庆夫妻、何敬鑫一家子、曲快手夫妻,由两千名御林军保护,浩浩出了长安。

    陇地刚进入温暖的暮,陇南的桃花比长安晚开了半个月,此时正开的艳丽。

    陇北比陇南还要晚些,不过一进入金城辖区,就仿佛来到了江南,除去无法生出植物的石头山,所有的地方都种着农作物、果树,大片大片的绿色,非常养眼。

    官道两侧植满了桃、梨、苹果、枣树,红、白、粉的花,漫天香飘。

    沙田地里种着马铃薯、白兰瓜,绿油油叶子生机勃勃。

    一块块整齐的方格田地里种着麦子,已经开始出穗了,丰收指可待。

    挨着官道的村庄,有三成的房屋是新盖的砖瓦屋,最差的都是新建的能抵挡风雨的土坯屋。那种破烂不堪随时要倒下的茅草屋已经消失不见了。

    别说是几十年未到陇北的慕容英、贺氏,就连离开陇北才几年的木思国都被眼前的景色震憾住。

    贺氏惊诧道:“陇北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

    慕容英夸赞道:“敬焱、晶娘这两口子治理陇北实是下了狠力,竟是弄得这么好。”

    田思国激动的道:“真是应该让朝堂上抨击过焱王、晶公主的大臣过来亲眼瞧瞧!”

    众人纷纷下了马车,改为骑马,这样可以一路欣赏官道两边的景色。

    何冬上次来时是正月,看得是陇北的冬景,当时陇北的大地都被白雪覆盖住了,他心里惦记着百姓用的种子,来回都是急匆匆,没有细瞧。

    这回陇北的风貌全部显现在何冬的面前,他又带着家人,算是游玩,心放松,能够骑马缓行边走边瞧。

    何冬心道:曾经陇南比陇北富裕,如今颠倒过来。

    何敬鑫率陇北官府于金城城门十里外迎接圣驾,将众人接进了焱王府。

    曲快手夫妻自是去了曲多府。

    李家都住到了一直空着的李云霄府邸。何敬鑫一家子住到了何敬淼的府里。

    只有何冬一大家子及何庆夫妻住在焱王府。

    帝后亲临,又是事先打过招呼,焱王府必须要比上次重视的多。何敬焱、李云霄怕累着李晶晶,仍是不让她心府里的事。

    好在何冬一大家子在金城只呆半个月就去北地何敬海及何融的封地。

    当晚,慕容英当着贺氏、孔叶的面把李晶晶叫到偏厅,“晶娘,我来给你把把脉。”

    药院的大医师子风是慕容英的师妹,医术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平,今天刚给李晶晶把过脉。

    李晶晶天天进回药府让玉玉给瞧看过,心里对腹里的胎儿很有数。

    慕容英把过脉之后,在贺氏、孔叶急切的目光注视下,笑道:“恭喜,有儿有女,比龙凤胎还要好!”

    贺氏问道:“难道是三个孩子?”

    孔叶见慕容英点头,惊喜的快要晕过去,忍不住泪盈眶,喜道:“俺的敬焱一下子就能有三个儿女。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话毕,竟是轻提起长裙,跑出去给何庆报喜去了。

    贺氏自是喜不自,伸手拉过李晶晶,嘱咐道:“你这肚子里面可是揣着我的三个宝贝外孙,可不能累着、饿着、吓着、冷着、着,有半点闪失,更不能出府去,让恶人有机可趁!”

    李晶晶听贺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个不能,心里也是非常重视腹里的三个小宝宝,点头道:“好。我听娘的。”

    慕容英有些感慨道:“扬郎比敬焱早成亲,如今也才四个儿女呢。”

    何义扬不但早成亲,还是一妃三侧妃,虽然现在只剩下一妃一侧妃,那也比何敬焱多一个女人。

    陇北的政事可不少,何敬焱还打败了吐蕃国,打怕了匈奴王朝,而且李晶晶是参政的,为陇北了无数的心,比邓芸、董敏可累心的多。

    当初帝后给何义扬一下子弄了一妃两侧妃,不就是希望多些子嗣,这要是娶了李晶晶,一胎就生三,两胎就是六个,还纳什么侧妃,她一个就足够了。

    最重要的是慕容英知道何义扬的心思。

    这可真是差阳错,造化弄人。

    贺氏望着慕容英,笑道:“贺族双胞胎、龙凤胎多,我就是这样,晶娘有我的血脉,是以一下子怀了三胞胎。”

    慕容英知道已经灭亡的那个贺族,确实是有生双胞胎的血统。便道:“这可真是晚开的花香。皇室子弟当中敬焱成婚的最晚,娶得王妃最好,又一下子有三个儿女,谁也没有他这般有福的。”

    当晚贺氏回去就跟李老实商量,而后次早上就跟李炳夫妻道:“爹、娘,晶娘怀着三个孩子,她才十七岁,又是头一胎,我心里担心的很,这就搬到她那里去住。”

    “你跟你娘想到一块去了。”李炳昨天知道这个喜讯,不好自夸是孙女厉害,就夸何敬焱厉害,把何庆夫妻给美的找不到北了。笑道:“你娘昨个就跟我说了,怕晶娘婆婆管不了晶娘,要亲自去守着晶娘,不让晶娘出府去。”

    曲氏道:“我就怕晶妹子出府给人瞧病什么的。”

    李炳见李老实言又止的样子,便道:“得了。咱们父子都不会带孩子,干脆都跟着过去。”

    李老实连忙鸡啄米似得点头。

    李炳一大家子就住进了焱王府,何冬巴不得李炳住过来,慕容英也是想跟贺氏多相处,孔叶一直都喜欢跟曲氏聊天,何慎兄妹跟李坤玩得很好。

    这下子皆大欢喜。

    木思国问道:“曼娘怎么没有住过来?”

    李晶晶道:“我叔叔的府里离这不远,曼娘想要来瞧我,非常方便。”

    焱王府从未有现在住这么多的人,这般的闹过。

    李晶晶已经快五个月,开始显怀,一天一个变化,何冬一家人在的半个月,亲眼瞧着她的肚子大起来了。

    “晶娘,你的肚子现在就这么大,到了后期肚子会非常大,行动极不方便,就得吃苦了。”慕容英是本朝第一个给孕妇做过剖腹产的大医师,对于孕妇怀孕及给孕妇接生的经验非常丰富。

    “我不怕吃苦。”李晶晶点头,又道:“我现在的胃口很好,吃到肚子里东西全被宝宝吸收了,好在是三个宝宝,这样每个宝宝都不会太大,不会导致难产。”

    慕容英见李晶晶除了肚子大了,脸蛋花容月貌,材一点没有走形,低声隐晦的嘱咐道:“那方便的事得止了。”

    “我自从有了孕,那事就停了。”李晶晶脸颊微红。

    说起来真是奇怪,她怀胎三个月后,对于那事就渴望起来,偏偏何敬焱是个奇萌,竟是怕伤了她及腹里胎儿不肯。

    等她怀胎四个月时,何敬焱知道她怀了三个宝宝,还让她不要胡思乱想。

    这跟她在前世怀孕时的况截然相反。

    慕容英微笑道:“你对敬焱好,他也没有负你,只有你一位王妃。你们能把子过得这么好,是你们彼此之间珍惜。”

    她想到了李家人给何敬焱立下的几十条规矩,换成她儿子何义扬,应该也能做到,只是做不了这么好。

    “是。”李晶晶心里知道何敬焱这样重权在握的对妻子忠贞的男子,别说在今生这样三妻四妾的朝代,就是前世那样的一夫一妻制度下的地方也是少有。

    慕容英缓缓道:“我本来想跟着陛下一直北地,陛下在长安时也同意了,不知怎地这两天他改变主意,不让我与孩子们跟着,让我留在你府里。”

    李晶晶听出话外之音,药院有几位忠心耿耿的大医师,还有她的师哥,何冬仍是觉得不可靠,所以让慕容英留下来。

    她万万没有想到何冬能为她做到这一步,感激道:“多谢大伯、大伯娘。”

    于是几天之后,何冬、李炳带着前任司农林比安,由一千五百名御林军及三千五百名虎奔军护送,前往北地巡视。

    慕容英在何冬走后的第三天,去王族看望王淑妃及云氏,以何冬的名义赐了些珠宝。

    等到了五月,慕容英两次邀请王淑妃、云氏到焱王府赏花吃酒。

    王淑妃对何冬早就全部放下了。云氏从一开始就不愿把王淑妃送进宫里。

    现在慕容英退一步,也是为了给何义扬争取到王族的支持,跟王淑妃一笑泯恩仇,放下了在皇宫时的恩怨。

    王淑妃是为了女儿何敬梅及母族,跟慕容英从敌人转变成朋友。

    一后一妃这种相处的模式,倒是让许多人出乎意料。

    李晶晶被曲氏、贺氏看住,活动范围圈在了焱王府,哪里也不能去,便是去李去病、何敬淼、王烟雨家都不能。

    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就跟贺氏、贺继业说了标点符号的事。

    贺氏心思慎密,立刻知道这件事对于定朝的意义很大,但是想要实施,也是很难。

    李晶晶问道:“娘,你觉我的这法如何?”

    贺氏先是给予肯定与支持的态度,而后肃容道:“此事非常重要,想要成功,必须要获得长安、潭州、金城书院的支持,这样才能慢慢让本朝的众位大儒接受。”

    李晶晶道:“这个好说,我们可以给三位书院院长说此事。”

    贺氏道:“此事光说不行,要拿出实际的东西,还得有了明显的成效,才能说服三位院长。”

    贺继业一直在深思,突然间抬起头来,道:“娘、姐姐,我想把四书五经分段,注上标点符号,而后让初上学堂的小孩子读我改过的四书五经,看看成效如何?”

    贺氏点头,道:“这是个好主意,就是实施起来,至少两年。”

    贺继业握紧拳头,一本正经的道:“两年后,我才十二岁,离科考还有一年。”

    贺氏从贺继业的眼里看到了坚定,柔声道:“你若是能做成此事,就不要急着会试,再等下一场。”

    李晶晶点头,道:“娘说的对。四弟,你下一场只参加府试考举人,等再过三年参加会试,那时名声有了,学问也学得更扎实了,考上状元是水到渠成的事。”

    贺继业道:“是。”

    贺氏笑道:“你还不谢谢你姐姐为你想了这么好的主意。”

    贺继业便向李晶晶深鞠躬行大礼道谢。

    李晶晶受下了。

    贺氏待李晶晶离开,又特意跟贺继业,道:“你姐姐已有了孩子,这样能够留芳千古的好主意,却是没有留给孩子,而是给了你。”

    贺继业虽是个书呆子,然心里非常通透明白,道:“姐姐待我的好,我终不忘。”

    贺氏摸摸四儿子的头发,道:“我的儿,你姐姐不惜余力的帮你,你可要将此事办圆满了。”

    从那起,贺继业就把自己关在了书房,埋进书堆里,一篇一篇的分段,加标点符号,再一页一页的抄写,字迹工整,不能错一个字,错一个标点符号。

    贺氏就负责审稿,每页纸都是连审三遍,而后放下三,再审一遍。

    李晶晶与母子二人将此事瞒得紧紧的,谁也不知道。

    府里的人以为贺继业不上金城书院读书,在家里跟贺氏学,都没往别处想。

    转眼便到了八月,仲秋节前夕何冬、李炳终于从北地巡视回来了。

    这一趟君臣二人杀了三十几位官员,彻底把北地查了个遍,在北地边界秘密召见了匈奴王朝王后秦月,亲眼看到了北地的马铃薯、乌龟草丰收,百姓有了过冬的粮食。

    仲秋节的第二天中午,李晶晶见红开始发作。

    焱王府早就安排布置好,就等着李晶晶生产了,可是到了这个关键时刻,何庆夫妻、李老实夫妻、李炳夫妻、何敬焱等人都是异常紧张,就连何冬都担忧的掉着脸,于是主子们慌张担忧就乱下命令乱指挥,奴仆们一会儿被指到东,一会儿被指到西,府里弄得鸡飞狗跳。

    慕容英进了产房,跟子风、妙水一起为李晶晶接生。

    广明子是个男子,不能进产房,只能在产房旁边的药室呆着,竖着耳朵听动静。

    黄昏将至,产房里传来婴孩洪亮的啼哭,何敬焱与李晶晶的第一个孩子来到了这个世界。

    慕容英高声道:“是个小郎!”

    子风惦了一下婴孩,道:“四斤三两。”

    李晶晶已经痛得出了几的汗,听到后心里很是高兴。她前世第一个流产的孩子就是男婴。这世真好,第一个孩子就是儿子。

    妙水心疼的问道:“公主,我给你吃些麻醉粉?”

    李晶晶摇头,弱声道:“产妇不要用太多的麻醉粉。”在见红阵痛时已经用过一次,再用对她与胎儿都不好。

    外头站了一群的人,听到李晶晶生了个儿子,都欢呼出声。

    广明子砰地推开木窗,朝着众人叫道:“别吵。我师妹肚子里面还有两个!”

    众人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里,焦急的等待着。

    何敬焱就一直站在门外,一动不动,像个木桩,竖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他听到李晶晶拒绝用麻醉粉,心疼得恨不得替她去生。

    “敬焱,你别急。”李炳见何敬焱杵了快两个时辰,推了他一下,道:“你活动一下子。”

    何敬焱就在原地活动了一下四肢。这个位置能清楚的听到里面的动静。他怕一让开,这个位置就被别人抢走了。

    明明是很短的时间,可是何敬焱觉得过了好久,听到里面传出慕容英的笑声,“恭喜,又是个小郎!”

    “四斤一两!”

    何敬焱紧紧握着拳头,心里呐喊道:我有两个儿子了!

    李云霄喜得又是一个一蹦三尺高,高声道:“我有两个小外甥了。”

    贺氏又喜又担忧,瞧了李炳一眼,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晶娘肚子里还有一个,若是小郎,就是三个儿子。”特意在“儿子”两字上面用了重音。

    李炳像是决定了什么,走到何冬跟前,道:“陛下,我的晶娘已经给你们何家生了两个男丁,这第三个可能也是男丁。”

    同是一胞出生,早出生的就能立为王爷世子,晚出生就是郡王。

    李炳为了三个外孙子都能当上王爷世子,拉下老脸也得求一下何冬。

    何冬微笑道:“先生,敬焱与晶娘的第三个孩子若还是小郎,我就封他为王,若是小娘,就封她为公主。”

    李炳朗笑几笑,道:“多谢陛下。”

    何冬笑道:“你我之间,还说什么谢字。”又道:“你刚才都说了,晶娘是给我们何家添丁。封王、封公主是我们何家的人。你怎么还谢我?”

    李炳道:“陛下说得也是。”

    何敬焱已经无心思关心别的,一直听着产房里的动静。

    慕容英激动的高声道:“第三个出来了,是个小娘!晶娘,你有儿有女了。”

    何敬焱听到这句,喜极而泣,李云霄等人的欢叫声震得他耳膜嗡嗡响,连女儿多重都没听见。

    ------题外话------

    庆祝晶晶生三宝,亲们将所有的票投下来,助本文上月票榜。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