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李炳海船队失踪 云霄北地立军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你有什么话直说!”

    拉则眼帘下垂,用极低的声音道:“娘娘可想后宫独大?”

    “你在说你自己吧。”胡贤妃自从做了何冬的妃子,就有了这样的心愿,直到几年前觉得根本不可能实现。

    她虽说不聪明,然后不是傻子,这么简单的事能够想得到。

    拉则想利用她害慕容英,也不想想如今的慕容英是她一个失去家族庇护又没有诞下皇子的妃子能够害的吗。

    拉则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机会“偶遇”胡贤妃,无论如何都要试探,道:“娘娘,我想与您联手,你在后宫称大,我在东宫称大。”

    “你想死,别拖我下水。”胡贤妃转挥袖离开,给拉则留下一个的背影。

    杀害慕容英的事,胡贤妃早在十几年前就跟三位妃子联手干过。

    慕容英本人是大医师,边又有道教高手保护,最重要的是现在深得帝心,还有两个儿子傍

    胡贤妃手无缚鸡之力,没有高手保护,唯一的女儿不得势臭名远扬缩在观里。

    现在后宫只有胡贤妃一个妃嫔,慕容英要有事,何冬、何义扬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她。

    胡贤妃除非脑子进水了,才会跟拉则联手。

    拉则未能说服胡贤妃,怕胡贤妃泄密,在端午节的宫宴上见到胡贤妃,以何敬莲的命威胁,让胡贤妃不要将此事泄露出去。

    “大胆!你一个吐蕃来的侧妃,竟敢威胁本宫。”胡贤妃不是头一回被人威胁,以前胡族就这样做过,她开始害怕,后来禀报了何冬,这得到了庇护。

    拉则后悔莫及。

    胡贤妃为此事求见何冬与慕容英,把拉则的话只字不差的说了。

    何冬大怒,派宫人去带拉则过来问话。

    宫人去时,拉则竟然吐金亡。

    何冬、慕容英下令搜查拉则住的宫,并彻查她边的宫人。

    从拉则的衣箱里搜出吐蕃国王及太子的来信,以及吐蕃巨蛇毒丸三粒。

    何冬将信交给了李云青,冷声道:“吐蕃国王下令拉则用毒丸毒死朕、皇后、太子,而后挑拔几位王爷争夺帝位,造成本朝大乱。”

    李云青看过信之后,想到派去吐蕃国的细作回报的信息,开之后,匈奴王朝、高丽国、回屹部落、倭国秘密派出使者到吐蕃,心里一沉。

    吐蕃国、匈奴王朝、高丽国、回屹部落、倭国怕被定朝吞并,联合起来要攻打定朝。

    俗话说,猛虎难敌群狼。定朝就是猛虎,吐蕃国等就是群狼。这个局要怎么破?

    六月中旬,李炳亲率龙腾军、狮啸军自津港出发攻打倭国。

    狼杀军自南地奔至长安,驻守在远郊,守护帝后与太子。

    同时,陇北何敬焱率虎奔军出玉门、敦煌,对回屹部落内部用细作瓦解,外部用强兵压制,要兵不解刃收服回屹部落。

    何敬焱派到回屹部落的细作都是前年冬天收留的孤儿,他们给部落的人讲陇北有地种有饭吃有衣穿,回屹人去了子过的比现在强百倍。

    回屹部落的人不是瞎子聋子,这两年陇北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来往商队的人嘴里传出来,并且玉门、敦煌城外的沙漠种出了杂粮。

    许多意志薄弱、不想再过脚踏在刀尖上子的回屹人对陇北非常的向往。

    于是一批批的回屹人悄悄逃离了部落去了玉门、敦煌。

    一个多月,就有四万多回屹人离开了部落,几十个中、小型的回屹部落就这样消失了。

    剩下大的回屹部落,头领怕归顺定朝失去权力,过的子不如现在,下令杀死逃向定朝的回屹人。

    就在何敬焱决定虎奔军对剩下冥顽不灵死不归顺定朝的回屹部落用兵时,李炳的大军登陆倭国,并大胜特胜,俘虏了倭国的国王、王后、太子。

    庆王府传来喜讯,何敬鑫的妻子丁柔棠生下一个大胖千金,取名何巧容。何冬下旨册封何巧容为县主。

    没过几天,东宫双喜临门,邓芸生了小郡王何安,董敏生下小郡主何玲玲。

    七月底,何敬海的王妃胡叶生下小郡主何晴。

    牛老王妃得知后,觉得比得了小孙子还高兴,派人从南地给胡叶送去好多的礼物,并写信嘱咐何敬海对胡叶母女好。

    金城的何敬淼当了娘,生下长子张轩扬,她的夫君张湘奉异常欢喜,小叔子张江亮也是非常高兴。

    李晶晶做为长嫂,除去派了李欢去侍候何敬淼做月子,隔三岔五的去瞧看她,给足了她面子。

    王烟雨给狄玉敏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因儿子在金城出生,取名狄金。

    那些妒忌的王烟雨的妇人得知后,都气得说老天不开眼,让这样一个狠毒刻薄的女人一举得男。

    李晶晶见亲朋好友陆续有了儿女当了爹娘,想着这次何敬焱回到金城,就准备要孩子。

    谁知,八月上旬,李炳的大海船船队在从倭国返回定朝的途中,突然间失踪,跟津港失去了联系。

    仲秋节前夕,从津港传出噩耗,派去寻找大海船的渔船船队在海面上发现了大海船的残骸,证实李炳大海船船队在海上遭遇风暴,船队全部沉没,船上的人无一幸免。

    这个消息一路从津港传至河北道、河南道、陕西道,直至长安皇宫。

    早朝时,何冬吐了一大口鲜血晕厥,文武百官乱成一团,何义扬泪流满面叫着太医,把何冬抱出宣政

    一代国士卧虎先生丧命大海,随他同去的龙腾军、狮啸军及融王的一万军队当了陪葬。

    长安茶馆、酒楼的说书人刚编了李炳的大海船船队在倭国大胜特胜的段子,没说几天,就得都停下了,改成说李炳遭了天谴,被大海收了命,可怜几万名定朝将士为了他把命搭上了。

    定朝两支精锐部队龙腾军、狮啸军就这么消失了,前所未有的大海难令整个定朝从高峰一下子陷入低谷。

    太医院传出来风声,说何冬天天梦到李炳,已经病得神智不清,奄奄一息。

    紧接着,匈奴王朝大军压制边境,对北地形成攻击之势。吐蕃国大军发兵至敦煌,要跟虎奔军决出胜负。

    一份份的八百里加急军报从北地、陇北报到了长安皇宫,使得何冬病更加严重,奄奄一息,连话都说不出来。

    何义扬监国,众位官员见不到何冬,大小国事写成奏折报到东宫。

    开朝余孽在长安、陕西道、河南道、河北道等地九座城府骟动龙腾军、狮啸军的家眷到官府闹事,要求朝廷支付昂贵的抚恤金,如果不给就发生暴动。

    定朝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急时期,更胜过几年前北地大战李炳诈死那次。

    只不过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皇室,而不是李家人。

    这天早晨,天降细雨,秋风瑟瑟,长安寺的主持穿镶有珍贵宝石的袈裟,带着几十位高僧来到皇宫宫门前,要进宫为何冬祈福。

    这些高僧个个都怀绝世武功,何义扬岂能让他们进宫。

    “我母后乃是大医师,太医院又有几十位大医师,能够治好我父皇的病。无需尔等祈福。”何义扬面色沉,下令御林军用上了箭的军用弩对着众位高僧,迫他们散去。

    几天之内,长安大街小巷传出能够置慕容英于死地的流言。

    “慕容英乃开朝妖后木皇后转世,惑国泱民。”

    “诛妖后,废太子,立庆王!”

    “庆王仁德,称帝之后必会民如子。”

    “庆王慈悲心肠,当了皇帝必不会再起战争,令将士死伤流血。”

    庆王府竟是被卷入了这场巨大的谋当中,如果慕容英与何义扬对何庆起了疑心杀死他,就会把远在陇北的何敬焱得谋反自称为帝。

    何庆、孔叶急得要死,要想去皇宫表忠心,可是已经连着两回去皇宫看望何冬病被拒,这回去了若是再被拒绝怎么办。

    这时,贺氏跟前的贴奴婢小晴来到了庆王府,给何庆、孔叶送了一个小坛子及两句口信。

    次,除去刚出月子的丁柔棠及小婴孩何睛外,何庆、孔叶、何敬鑫及所有的奴婢、亲兵得了传染病天花,脸上肌肤生出大片的红疮,把三个从皇宫里出来的太医瞧得指尖颤抖,都不敢给他们把脉。

    “庆王、孔王妃、鑫郡王患了必死的天花。”

    “听说太医对庆王与丁郡王妃说了准备后事的话,丁郡王妃当时就晕倒过去。”

    “庆王府如今就是个死人坑,里面的人都得死掉。”

    “庆王府的三个管家出去办事都戴着面巾,可是谁敢跟他们说话?”

    “李王府的刘大医师去了庆王府,说是无药可救。”

    “听说庆王夫妻已经长媳写信求救。”

    “估计没等护国公主赶到长安,庆王夫妻就死于天花了。”

    短短的两天,庆王府就有两个老奴婢死于天花,脸上红肿的亲兵把她们的尸体搬到马车上。

    尸体古怪的臭味四处飘散,把那些去盯梢的人吓得半死,生害染上天花,再也不敢出现在庆王府一里之内。

    庆王府发生了这样的事,长安关于立庆王为皇帝的流言自然就消失了。

    在这个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陇北官府、陇北金城书院、湖南道官府、潭州书院等几千人联名书到了长安,纷纷为慕容英正名,承认她是开国皇后,并只认何义扬这个太子。

    黄昏,宣政的一间富丽堂皇的卧房之内,面色苍白的何冬躺在宽大的金丝楠木的大上,边坐着慕容英正捧着联名书,低声念着书上的签名。

    何冬虽是闭着眼,手指却是轻轻敲着,似在深思着什么。

    一会儿,何义珏、何义荣、木思国经过宫人禀报,得到慕容英的许之后,进来后就开始放声嚎哭一场,而后才开始说话。

    慕容英嘱咐道:“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都不许出皇宫。”特意瞧了木思国一眼,道:“此次你险些被佛教的人利用,放那些凶僧入宫,万万不可再被他们利用出了宫,被坏人掳去当人质。”

    “是。”木思国羞愧的低下脑袋,一声不吭的点头。

    他刚进皇宫时,跟前任五泉寺主持无意中透露慕容英收集相关木族的一切物品,还在冷宫设有能够祭拜木族族人的灵牌。

    前任五泉寺主持将此事禀报给长安寺主持,佛教暗中查了慕容英整整两年,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这就有前些天编造出慕容英是木族皇后转世的流言。

    亏得慕容英有道教及李家支持,派出许多信徒及细作到处去说她会精妙的医术,木族皇后并不会,帮她正名,这才没有让文武百官联名废掉她。

    木思国被前任五泉寺主持出卖,将边的护卫僧人全部赶出皇宫。他经过这次打击,更加难对人生出信任的心思。

    何义荣目光担忧,小声问道:“母后,五叔府里的人真得患了天花吗?”

    慕容英伸手摸摸小儿子的头发,低声道:“天花也不是治不好的病。”

    千里之外的金城焱王府,李晶晶正坐在书房里闭目思索着这些天发生的一件件大事。

    自从李炳的大海船船队毁于海难之后,李云青给李晶晶的信达到了一天一封。

    李晶晶一开始就不信大海船遇到海难的事,但是消息是从津港传出,并且说得有板有眼,慌得差点失了分寸赶去津港。

    她收到李云青的信之后,才知道李炳的大海船船队在回国时遇到了高丽国的海船攻击。

    李炳一怒之下灭掉高丽国的海船,而后登陆攻打高丽国。

    李云青掌握的信息截止到李炳登陆高丽国,后面的事,不知李炳那边又出了什么状况,没有了消息。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津港出了问题。

    现在何义扬已下令何融的军队去津港换下邓家军。邓镜认为邓家军有内,正在彻查此事。

    李晶晶不敢想象邓家若是谋反,在高丽国与河北道交界设下陷阱,要置李炳等人于死地。

    她手里有三千虎奔军,真想带着他们去迎救李炳。可是李炳现在不知道是在高丽国,还是已经在回到津港的途中。

    李喜进来禀报道:“公主,匈奴王朝王后亲信持世子爷的信物求见。”

    李云霄此时不在陇北与吐蕃的交界处,而是去了北地的草原。

    原来匈奴王朝派出三万匈奴铁骑至两国交界的北地草原。

    何敬焱派李云霄去退兵。

    李云霄领三千虎奔军疾奔去了北地,跟定朝派去匈奴的王后秦月联系上之后,让她将匈奴铁骑军大将军的家人抓进大牢,而后派高手于途中把前去营救家人的大将军杀死。

    匈奴铁骑不知道大将军已死,秦月派人持大将军的军符把三万铁骑军队带到李云霄指定的地方,被李云霄率虎奔军歼灭。

    秦月的亲信就是定朝皇宫的一个太监,自是忠于定朝皇帝何冬。

    他手持李晶晶送给李云霄的一个古白玉扳指,跪下用尖细的声音道:“世子同意了王后的请求,将陇北的十万斤粮食送给匈奴王朝。”

    李晶晶接过古白玉扳指收好,又接过太监呈上李云霄的亲笔信,一目十行看完,道:“十万斤粮食将会于十一月之前,分成三批送往北地与匈奴王朝的交界,让秦月派军队去接收。”

    秦月与李云霄联手,一下子干掉了匈奴王朝这几年秘密培养出来的三万铁骑军队。

    陇北的十万斤粮食不是白给的,这是李云霄下令秦月用此做为饵,让匈奴王朝的几支军队去抢,自相残杀。

    当年何冬与李炳在匈奴王朝设下秦月这枚棋子,直到关键时刻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太监大喜磕头谢过。

    李晶晶立即下令吩咐官员去办此事,而后给何义扬、李云青写下密信禀报此事。

    李云霄在北地立下大功,余下扫尾事务交给了何敬海,而后带虎奔军返回敦煌。

    九月底,敦煌传来大捷,何敬焱率虎奔军大败吐蕃**队,斩敌首十万,并要一鼓作气打到吐蕃国国都。

    吐蕃国派出使者带着吐蕃太子侧妃胡冰月前来谈判,使者把吐蕃国派军队攻打定朝的责任都推到了胡冰月上,说是她向吐蕃太子与国王进言,联合匈奴王朝、高丽国、倭国、回屹部落瓜分定朝,还让吐蕃太子给拉则写信,让拉则寻找机会毒死何冬。

    胡冰月浑血迹斑斑,已被吐蕃太子用皮鞭打得只剩下一口气,连话都说不说来,见到何敬焱及凶神恶煞般的虎奔军,惊恐无比咽气死了。

    不过,吐蕃使者带来了胡族族长给吐蕃国王写的亲笔信。

    何敬焱看完十二封信件,大怒道:“胡族叛国,当诛九族!”停顿一下,凤眸出凶狠目光,盯着使者,道:“吐蕃国敢与我堂堂定朝帝国为敌,当灭!”

    ------题外话------

    亲们,已经到下旬了,请把所有的票投下来,助本文上月票榜。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