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亲人分别团聚欢喜 姑嫂私房话交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何庆一家都在李王府等着,就为了李晶晶、何敬焱能够同时能把两边的亲人见着。

    李晶晶到了李王府正门,见到门前两只熟悉的大石狮,曲氏、李老实、贺氏、李去病、狄玉蓉、李云青、秦婉静、李坤、何庆、孔叶、何敬淼全部出来迎接,顿时激动的泪盈眶,失声道:“这大冷的天,你们怎么都出来了?”

    “我的晶妹子!”

    “我的晶娘,你一路可受大累了。”

    曲氏、贺氏脸上落着泪冲了过来,把子冻得快要僵硬的李晶晶扶下了马。

    这下子众人都涌了过来,叫“嫂嫂”“姑姑”“闺女”“妹妹”的都有。

    李晶晶望着在陇北只能在梦里梦到过的亲人,听着他们发自肺腑带着关心的呼叫声,激动高兴的眼泪止不住的流。

    李云青跟李云霄紧紧的抱在一起,两兄弟其实也就分别三个月。

    曲氏高声叫道:“快让霄伢子、晶妹子去姜汤暖暖子。”

    李晶晶被一大群亲人簇拥着进了正院,去喝过姜汤,就被曲氏、贺氏带着去沐浴,用皮肤接触感觉到烫的水洗子驱散寒气。

    待到傍晚,李晶晶终于见到了从宫里回来的李炳及未满百的小堂妹李曼曼。

    李炳眉开眼笑,连声对李晶晶说了三个“好”字。

    李晶晶怎么觉得李炳又要算计她的东西,便道:“爷爷去宫里是不是向陛下帮陇北要银钱跟粮食?”

    李炳摇头道:“你与敬焱的陇北去年粮食产量算上马铃薯、大豆比往年番了两倍,百姓人均收入番了四倍,我可不好意思再向陛下开口要东西。”

    李晶晶立刻道:“哟,瞧你说的,再什么再,好像以前曾经帮陇口向朝廷要过东西似的。”

    李炳上前摸摸了李晶晶的头发,嗔怪道:“你都嫁人了,还跟爷爷没大没小。”

    李晶晶朝李炳扬扬眉毛,就不理他了,去逗弄李曼曼。

    李去病抱着皮肤粉白眉眼秀美的女儿问道:“你看你妹妹长得像我还是像你婶婶?”

    李晶晶笑道:“叔叔,我看妹妹像你多些。”又道:“妹妹太小,你与婶婶等妹妹一岁了再去陇北。可好?”

    李去病摇头道:“不行。我本该今年五月就去陇北,哪能再拖到后年去。”

    李晶晶望了一眼狄玉蓉,道:“婶婶,陇北那边冬天又冷又漫长。妹妹太小了。你与叔叔再等一年过去。”

    狄玉蓉同样摇头,道:“你说陇北冬天冷,我还觉得那里夏天比长安凉快呢。”

    “说起陇北的夏天,还真是凉快到没有炎的感觉就过去了,快得好像没有来过。”李晶晶环视众人,笑道:“长安夏天炎,明年你们都到陇北避暑。”

    贺氏把话题绕了回来,道:“你叔叔执意要去金城,你婶婶舍不得他一个人去。”

    李晶晶打趣道:“婶婶,金城的女子豪放的居多,我叔叔生得太俊,你亲自过去看着他也好。”

    狄玉蓉瞟了极为英俊的夫君一眼,心里确实对他有些不放心。好在李家家规甚严,夫君是聪明人,胆子也不大,不会冒着被逐出家门的风险有别的女人。

    众人用了晚饭,说了半个时辰的话,何敬焱才从宫里用了晚饭回来,何义扬、何义珏、木思国也跟着来了。

    何义珏打扮得非常漂亮,见着李云霄就开始哭,却是把脸上的淡妆给哭花了。

    李云霄忙柔声哄着何义珏。

    李晶晶心说:女为悦已者容,珏娘还不十岁就为了霄伢子化妆,也太早点了。笑着挥手让他们去偏厅里说话。

    木思国特意等着何敬焱不注意的时候,扑上来要抱住李晶晶撒,被在一旁暗中防备的李坤蹿过来挡住,他来不及刹住,差点把李坤撞倒在地。

    贺氏笑道:“你小表舅荣封郡王,如今他在宫里跟着九皇子、慎郡王一起读书。”

    李晶晶瞧着木思国跟李坤去一旁玩了,将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问道:“娘,你们是怎么确认小表舅的份?”

    贺氏低声道:“皇后与几位年岁大的名士亲口说,国郎跟我十九舅小时候生得一模一样。”

    李晶晶这才打消了所有的疑惑,又道:“十九舅外公小时候也跟他一样?”

    贺氏摇头,有些担忧的道:“哪有他这样鬼精鬼精的。”

    李晶晶劝慰道:“精没什么,只要不长歪了就行。”

    “那倒是。”贺氏轻声道:“皇后虽是宠他,然管教的很严,不会让他长歪了。”

    李晶晶喃喃道:“皇后可真是善良,竟是在皇宫里面收养他。”

    贺氏轻叹一声,道:“宫里规矩多,不能有外男,等过了年,他满了七岁,就会有大臣上折子让皇后把他清出宫去,到时皇后肯定不同意,这就会引发事端。”

    李晶晶道:“这要看陛下是不是站在皇后这边,若是陛下坚持,大臣们说多了有什么用?”

    贺氏缓缓道:“那倒是。陛下是明君,不会因着这点小事跟皇后伤了和气。”

    李晶晶这才听出来把木思国收养在皇宫是慕容英的意思,何冬只是屋及乌。

    曲氏催着李晶晶去歇息,众人还有许多话要跟她说,只能等到明了。

    何敬焱与李炳、何义扬、李云青进了书房,关上门就不出来了。

    曲氏心疼外孙女婿,叫李老实端着点心进去提醒李炳。

    “事太多,再说几个时辰也说不完,明个再议。”李炳拍拍得意门生兼外孙女婿何敬焱宽厚的肩膀,问道:“你们明晚回你爹娘那边还是回自已的小家?”

    何敬焱笑道:“我听晶娘的。”

    李炳满意的点头。

    李晶晶回到了未出嫁前居住的月清院,这里的摆设一点都没有变,经常有下人打扫,一直干净整洁。

    去年的今她还是个少女,今年就成了少妇。

    她打量着每一件家具、古董,真是好像在这里一直住到离开长安,可是要为何敬焱着想,庆王府那边是必须要去住几天的,还要为封地着想,焱王府也得住几天见一些官员安排事务。

    这样算下来,在娘家就最多能住三、四天。

    何敬焱进屋时,瞧到妻坐在梳妆台前发呆,问道:“娘子,想什么呢?”

    李晶晶收起了惆怅的心思,道:“明个下午咱们回爹娘那边,瞧瞧鑫郎、淼娘大婚的事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何敬焱心里窃喜,颠的走过来揽着李晶晶的香肩,俯亲了一下嘴唇,笑道:“好。府里的三个管家准备的差不多了,再有你把关,万无一失。”

    两人相拥而眠,一夜无话,睡得香甜。

    次早晨李晶晶用过饭,就去瞧看两个孪生侄儿。

    李云青早就外出去办公事,秦婉静在安排府里的事务。

    卧房里面,李坤这个当大哥的守着两个弟弟,见到大姑姑,亲昵的上来抱着她的大腿撒

    李晶晶在秋天曾给李坤送过来一匹异常漂亮的汉血宝马小马驹。

    李坤喜欢的不得了,可是年岁太小不让骑,只能每天瞧着它奔跑的英姿。

    李晶晶把最喜欢的大侄子抱了起来,笑道:“坤郎,你可没少长,我都快要抱不动你了。”

    李坤腼腆的笑了,乌黑的眼睛充满灵气,看着非常聪慧。

    李文、李武躺在两个摇篮里面,刚吃过,正吐着小泡泡玩。李晶晶逗弄了两个小婴孩一阵子。

    李坤问道:“姑姑,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小弟弟、小妹妹呢?”

    “要再等几年。”李晶晶心里想着再过三年,何敬焱二十七岁,像他这样权贵人士,这个的年龄在定朝没有儿女,已是极少数。

    她最晚就在那个时辰给何敬焱生宝宝,希望能生下龙凤胎,一下子有儿有女,不然生了孪生子,就会像秦婉静一样羡慕狄玉蓉生了女儿。

    “姑姑,你等着,我送你一件东西。”李坤从上跳到地上,出了屋子,很快拿来一个小包袱,捏在李晶晶的手里,气的道:“姑姑,你把它们垫在枕头下面就能一举得男了。”

    定朝的风俗,把康健聪明的小男童穿过的衣物放在妇人的枕下,妇人就易怀上男婴。

    李晶晶打开小包袱,见里面是虎头帽、很小的童鞋、袜子,竟然还有两块洁净的尿布,忍俊不,问道:“这些都是你的?”

    李坤微笑,露出两排整齐糯米似的雪白小牙,道:“是啊。我娘给了我两个舅娘一些,给你留了这些。”

    “谢谢你娘,也谢谢你。”李晶晶收下了大嫂、大侄子的特殊礼物。

    秦婉静将府里的大事都安排好,小事就交给了李立处置,比平时早结束半个时辰,特意过来跟李晶晶说会话。

    她一上来就嗔怪道:“你是大药师,也懂医术,怎么这般不体?下回可不能这么辛苦的骑马赶路。”

    李晶晶心里微暖,道:“好。”

    秦婉静怕李晶晶不往心里去,接着道:“我听你大哥说,你在陇北忙着封地上的公事,比当地的官员还要费神思,经常绞尽脑汁为百姓谋福。你过了年也才十五岁,连子嗣都没有,可不能这样劳下去!”

    李晶晶面色微变。

    秦婉静见李坤在跟前,便俯在李晶晶耳边道:“我娘不到三十岁就没了葵水,还不是耗神太多累得。”

    李晶晶曾给秦家邓氏为诊治过子,知道秦婉静所言不假。

    秦婉静握着李晶晶的手,一本正经的嘱咐道:“你现在最大的事就是把子养好,过两年顺利的生下子嗣。”

    李晶晶感激道:“谢谢你提醒我。”

    “这些话我不说,娘也会说的。”秦婉静可是瞧出来了,昨天贺氏就想骂何敬焱、李云霄纵着李晶晶骑马赶回来,只是人太多就没发作,等着瞧吧,最迟晚不过今天。

    李晶晶自是了解自家娘的格,想到又让贺氏心疼了一回,下回还是早点从金城出发坐马车。

    秦婉静忽然间轻叹一声,低声道:“前阵子太子妃小产,我与素素一起进东宫瞧看她。我们都说起了你,若是你在长安,那个可怜的孩子说不定就保住了。”

    李晶晶惊诧道:“芸娘小产了?”

    “还不是邓十九那个牲畜害得。”秦婉静气得骂了邓十九几句,目光又落在三个儿子上,道:“慈母多败儿。邓家七婶婶太纵着邓十九兄弟,这下他们全都毁了,她也被气得的丢了命。”

    李坤低下小脑袋,原来这些天秦婉静一改往的慈,变得严厉起来,是因为邓十九的事。

    李晶晶这才知道邓十九郎的生母已经去世了,轻叹一声,道:“我去了金城,跟芸娘有书信来往。她在信里压根没提小产的事。我这次回长安,程安排的很满。我还是想去瞧瞧她。”

    秦婉静体贴的问道:“你看用不用我陪着你去东宫?”

    李晶晶摇头道:“嫂嫂,你带着我的三个侄子,过年府里还有许多事务要处理,就别抽出功夫陪我去了。”

    入东宫首先要进皇宫,可不比串门子那么简单,衣裙发饰都有规定,不能逾越了也不能穿寒酸了。

    别说李晶晶、秦婉静不愿进宫,就是被何冬视为知己、先生的李炳都是能不进就不进。

    秦婉静便道:“那我陪你去逛逛商铺,买些衣裙、首饰。长安的衣裙、首饰款式肯定比金城好看。”怕李晶晶拒绝,特意道:“女为悦已者容。你瞧我都给你大哥生了三个儿子,还变得发式、衣裙打扮给他瞧呢。”

    “我下午要回婆家,只有上午有功夫。你呢?”李晶晶在大婚那天,就得了贺慧淑类似的话,知道女人成亲后一定要更美的道理。

    这次回长安她是肯定要进商铺购物,除去给自己,还要给在金城留守的王烟雨、马氏、何敬蓉等人买礼物。

    秦婉静跟大儿子嘱咐道:“坤郎,你帮娘看着两个弟弟。娘跟姑姑去东、西市。”

    李坤听话的点头。

    李晶晶疼的捏捏大侄子婴儿肥的脸颊,笑道:“姑姑给你买礼物,你想要什么?”

    李坤想想便道:“宝剑。”

    李晶晶便跟秦婉静笑道:“我们坤郎喜欢宝剑,要当个真正的冠军大将军呢。”

    秦婉静摸摸大儿子的头发,亲了他一下,就与李晶晶去月轩院给贺氏打了声招呼,坐着马车风风火火的去了长安的东、西市。

    李晶晶数月没来东、西市,猛的一瞧真是觉得比金城繁华闹许多倍,何时金城才能有这样繁华商铺区。

    秦婉静提议道:“先去姨的成衣店瞧瞧,再去别的成衣店。”

    买衣裙可比买首饰费时间,先解决费时间的。

    以前李晶晶就常跟秦婉静一起出来购物,眼光都好,选得每件衣裙首饰都很漂亮适合个人的气质。

    李晶晶见秦婉静跟前的大奴婢小晴去付帐,忙道:“大嫂,你只能付我的衣裙银钱,我用来送人的衣裙别管。”

    谁家宠嫁出去的女儿也不是这么宠的,不但买了女儿穿的,还要给女儿朋友买。

    秦婉静见李晶晶坚持,便叫小晴按她说的做。

    李欢去把李晶晶给众位女眷买的二十几条衣裙结了帐,共计三千二百两银钱,心里暗赞小姐大方实在。

    姑嫂用最快的速度,也是一下子逛到了下午,连午饭的点都错过了,回到李王府时,贺慧淑一大家子、曲快手一大家子都足足等了一上午了。

    曲快手、曲长久除去看望李晶晶,还很想知道曲多的况。

    曲多听了马氏的话,一家人没有回长安,而是在金城留守。

    曲多虽然不聪明,但是踏实严谨,一是一,二是二,帮着洪大博士建金城书院,除去监督整个书馆施工,还管着书院的帐,非常的较真,近百万两的银钱出入,竟是不差分毫。

    如果不是去金城修建金城书院,曲多管帐的能力得到了施展。

    曲快手、邓氏、曲长久听着李晶晶夸奖曲多,喜得嘴都合不拢,“多伢子这么能干。”

    “多伢子以前在家里根本不管银钱。”

    “多伢子做事认真严谨,随了长久。”

    李晶晶不想让他们想得太多对曲多期盼过高,直言道:“多哥哥不懂得变动,若是进了户部做官,怕是容易得罪同僚。敬焱觉得多哥哥更适合在书院担任馆长。”

    ------题外话------

    虽然我在外地旅游,但是仍然按时更新章节,请亲们看在我这么认真努力的份上,把票票投给本文。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