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 敬淼得小叔子认可 夫妻离封地忙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张江亮进了庆王府,见比李侯府还要大,低头不吭声,像小尾巴一样紧紧跟着张湘奉。

    孔叶上次在四季庄园见过张湘奉,这回再见觉得怎么瞧着都顺眼,道:“俺家敬焱、闺女腊月底回来,正月参加了鑫郎的大婚,就要返回陇北。”

    张湘奉自是听出了孔叶的弦外之音,巴不得早点娶到何敬淼,道:“叔叔、婶婶,侄儿上面没有长辈,大婚的子就由您们说了算。”

    何庆便道:“那就定在正月,比鑫郎晚几天。”

    孔叶心里又怕张湘奉以为何敬淼嫁不出去,干咳一声,缓缓问道:“奉郎,你看是不是有点急呢?”

    张湘奉一本正经的道:“婶婶,若是按年来算,正月就是明年,亲事过了一年,这可不算急。”

    孔叶笑眯眯,道:“是呢。那就这么定了。”

    张湘奉又说了准备大婚之后带着何敬淼及张江亮去陇北。

    “好。”“俺家敬焱、闺女正缺帮手呢。”何庆、孔叶喜出望外,立刻叫奴婢把这个事说给何敬淼听。

    何敬淼一高兴就让奴婢去跟何敬鑫说,让他把张江亮叫过来说话。

    何敬鑫生着一张无害的脸,又总是笑,张江亮不怕他,就乖乖的跟着去见何敬淼。

    何敬鑫大大咧咧的道:“妹妹,这就是你未来的小叔子亮郎。”

    张江亮飞快的瞧了何敬淼一眼,见是个容貌清秀带着单纯笑容的姐姐,跟想象中的高高在上的郡主形象不一样,心里就一喜,有模有样的鞠躬行礼,道:“亮郎见过郡主嫂嫂。”

    “你几岁了?”何敬淼羞得脸通红,也没不让张江亮叫她嫂嫂。

    张江亮答道:“回郡主嫂嫂的话,我今年六岁。”

    何敬鑫笑道:“你小叔子在长安学堂读书,识得字可不少呢。”

    “读书累吧?”何敬淼见张江亮点头,道:“俺也觉得读书比学算术累。俺们今个不说读书的事,就好好的玩。”

    她令人把前几年珍藏的玩具拿出来给张江亮玩。

    张江亮瞧到整整几箱的玩具,眼睛一下子亮了,拿了这个又拿了那个,都非常的喜欢。

    何敬淼手里举着一个红通通的苹果,问道:“亮郎,俺嫂嫂封地产的苹果可甜了,你吃一个还是半个?”

    张江亮拿着玩具玩得正入迷呢,抬头瞧了一眼,便道:“半个,削皮。”

    何敬淼就把苹果皮削好切了一半递过去。

    张江亮接过来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突然间想起这不是在家里,而是在庆王府,给他削苹果的也不是他娘,而是堂堂的郡主。

    何敬淼又递过去半个苹果,笑道:“半个不够吃吧,再来半个?”

    张江亮扭头便望到何敬淼纯真笑脸,伸手接过了苹果,道:“谢谢郡主嫂嫂。”

    何敬淼伸手摸摸张江亮的头发,问道:“俺嫂嫂就是潭州人,她喜欢吃米食。你也是潭州人,喜欢吃面食还是米食?”

    张江亮答道:“米食。”

    何敬淼吩咐奴婢去给厨房说一声蒸上米饭,问道:“哥,俺就跟亮郎在这里用饭,你去正院用饭还是跟俺们一起?”

    何敬鑫道:“俺去正院陪妹夫去,你有没有让俺帮着问的话?”

    张湘奉到底没有见到何敬淼,心里有些惆怅,不过瞧着张江亮得到了两件贵重的见面礼、一箱玩具、二十斤贡品苹果,小脸上的笑容是许久没有过的,道:“你觉得郡主好吗?”

    张江亮咯咯笑着,答道:“哥,郡主嫂嫂一点都不像郡主,没有半点架子,待我可好了。”

    总之何敬淼跟他见过的贵女完全不一样,待他是真心实意的好,就像娘一样好。

    哥哥对他很好,可是非常的严厉,没有何敬淼温柔体贴。

    他开始期盼着何敬淼说的下次要带他去开满奇花异草还能泡温泉的四季庄园。

    何敬焱、李晶晶收到了何敬淼的信,她说把慕容清刚忘记了,听李晶晶的话嫁给张湘奉,然后正月跟着张湘奉一起到陇北金城。

    李晶晶欣慰的笑道:“淼娘大婚之后要来金城。”

    何敬焱唇角上扬,道:“张湘奉这小子倒是会来事,知道讨好我这个大舅哥。”

    李晶晶激动的道:“我这就去安排淼娘的宅子,定制一紫檀木的家具,还在院子里住上花草,让她明年一来就能住进去。”

    何敬焱提醒道:“娘子,给淼娘的宅子不要弄得太大。”

    “好。”李晶晶点头。

    她知道何敬焱要考虑张湘奉的脸面,不要让外人觉得张湘奉是吃软饭,宅子就跟其余官员的一样大。

    “有劳娘子了。”何敬焱探手抓住从太师椅上起的李晶晶的手,往怀里一带就把她抱住了,低头深吻到她喘不过气才放手。

    腊月下旬,忙碌得快要忘记子的何敬焱、李晶晶在李云霄的提醒下才想起回长安的事。

    何敬焱连夜召集陇北高层官员,商议离开封地二十天的事务。

    封地最重要的农事交给了前司农林比安。虎奔军及封地驻军交给了吕道明。七座城府有主官长史,若有急事飞鸽传书到长安。

    李晶晶则是去了一趟二公主府见何敬蓉,将管理封地官员夫人的权力暂时交给她。

    何敬蓉为了治好何然浩的病,在金城买了宅子住下,而后每隔几天就带着他去找李晶晶瞧看。

    李晶晶见何敬蓉对何然浩如此上心,就让她教何然浩学会看人唇语,用手来做手语表达思想。

    如今何然浩已经能看懂简单的唇语,还能做常生活中常用到的手语,比来陇北之前强多了,也更得何敬蓉疼

    母子虽然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李晶晶以前因为刘族的关系,对何敬蓉都是有着很强的戒备心理,更别说走动,现在发现何敬蓉善良的一面,对于母族尽到责任,比何敬莲可强多了。

    “我在宫里待了那么多年,什么事都见过,管一些妇人没有问题的。这里交给我,妹妹放心去长安就是。”何敬蓉打了包票,又让李晶晶进了宫代问何冬、慕容英等人好。

    “多谢蓉姐姐。”李晶晶知道何敬蓉不想回长安,除去那里没有真心她的亲人,也是不想让何然浩折腾。

    何敬焱与李晶晶一起去远郊拜访林比安。

    陇北官府给林比安的官邸在金城城府内,面积比给李云霄的还要大。

    可是林比安为了去乡村看地方便,没有住在城里,而是自己从一个破产的商人手里买了个二进的院子。

    陇北官府特意派了四个侍卫保护林比安的安全。

    林比安见院子后面的地空着,竟是带着孙子与四个侍卫把地翻了,种上了马铃薯、大豆及几样菜。

    于是何敬焱、李晶晶在门外就闻到了一股子粪臭味。

    林比安穿着便衫,满脸笑容,双手还有泥土,迎了出来,道:“什么风把王爷、公主给吹来了?”

    李晶晶问道:“你在种什么呢,把好好的家弄得这么臭?”

    “公主,没有屎尿臭哪来的饭菜香。”林比安哈哈大笑几声,非常好脾气恭敬的把李晶晶请了进去,至于何敬焱,就被他老眼昏花的无视了。

    李晶晶嗔怪道:“天这么冷,你又有风湿病还下地?”

    林比安的孙子连忙过来告状,“公主,我拦不住我爷爷,你快好好说说他。”

    李晶晶威胁道:“你再这样,下回就不派你去巡视了。”

    何敬焱见林比安跟前跟后讨好李晶晶,心里暗笑,就算是何冬、李炳在林老爷子跟前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李晶晶从带来的礼物当中特意取出了一个两斤装的酒坛,给林比安的孙子嘱咐道:“这是兽骨酒,专治你爷爷的风湿病,你可得看好了,不能再让你爷爷给偷吃了去!”

    林比安的孙子激动高兴坏了,把酒坛子紧紧抱在怀里,连声道:“多谢公主赐药。”

    何敬焱指着礼物笑道:“林老,这是一些衣物、吃食,都是公主亲自给你挑选的,你好好过个年。”

    林比安望着一盒盒的礼物,不为所动,问道:“有没有能在雪地里成活的粮食种子?”

    “真是服了你,句句不离农事。”李晶晶解下腰间荷包,从里面取出一块包着东西的碎布,道:“里面有几粒玉米种子。你先试着种。”

    林比安惊喜的问道:“可是你前些天说的从异国来的玉米?”

    “是。”李晶晶点头,而后把种植玉米的方法简明扼要说了。

    林比安哈哈大笑几声,接过碎布打开看到黄澄澄的五颗玉米粒,当下就不管李晶晶与何敬焱了,跑到后院去种植。

    对于他来说,什么礼物都没有能给百姓填饱肚子的粮食种子珍贵。

    何敬焱跟随从道:“你去酒楼要几个菜,弄壶好酒,今个我陪林老喝几杯。”

    腊月二十,陇北官府给金城灾民区、回屹区发出工银钱。

    家家户户得了银钱就去采购年货,灾后能在异乡过一个好年,这是灾民做梦也想不到的美事。

    腊月二十一,陇北官府按照七座城府的考评给官员、地方守军下发奖励银钱及年货。

    官员年终奖励在整个定朝及千年以来都是破了例。

    有官员粗略的算了一下,年终奖励的银钱约计二十万两。

    年货是陇北特等豆油、临潼一等苹果及骡河小花生。

    豆油、苹果都是李晶晶出的。

    骡河小花生是李晶晶从何敬蓉的封地骡河府购买的,算是解决了骡河百姓把小花生卖不出去的难题。

    这三样合起也得两万银钱,是何敬焱、李晶晶对官员的一点心意。

    腊月二十二,焱王府正院大厅、偏厅,来自陇北各城府的官员代表汇聚一堂,人满为患。

    何敬焱声音洪亮,两厅的官员都能听到。

    “今年陇北的粮食大丰收,然与本王期盼的数量相差甚远。明年一年四季都会在沙土地种马铃薯,还会多种一季大豆,确保农民不再缺粮食,人人能吃饱。”

    “本王与公主商议,自明年正月起封地商税减三成,游商小贩的税全免。”

    “明年年初金城书院招收第一批学子,界时将举行考试,凡是封地官员的子弟考中入书院减免所有学费。”

    “明年开,陇北将要修路,各村到县城的路全部要修,费用官府出,老百姓修路官府按出工付银钱。”

    “明年陇北准备在金城修建医药学院,后年开始收医徒、药徒。封地官员的子弟免费入学。”

    何敬焱宣布了十几件关于农、商、教育、卫生、军队的大事,每件都让现场的官员精神振奋,内心对陇北的未来充满了憧憬。

    腊月二十四,何敬焱及李晶晶兄妹骑马由五百名亲兵保护赶往长安。

    老天相助,一路上都没有下雪,虽然官道上有冰路滑,但比大雪封路强多了。

    腊月二十七的黄昏,三人到达长安城北门,见到了在此等候快一个时辰的何敬鑫、贺继业、李云飞。

    何敬焱高声道:“晶娘冻得子快要结冰了,你们快带着她回府。我去皇宫给皇帝大伯、皇后伯娘请安。”

    按照朝规,藩王从封地回长安,要报折子经过皇帝批准,到了长安要立刻进宫面见皇帝,离开时也要进宫向皇帝辞别。

    李晶晶穿着厚实的狐狸皮毛制的斗蓬,戴着白色面纱,只露出一双大杏仁眼睛,连冻带累,困乏得说话声音都低了。

    她前世曾跟随野战军队拉练,首长照顾她是女,给她与两个女军医开了特例,让她们坐在吉普小车里,没有觉得多累。

    这次她为了早点到达长安,放弃坐马车,坚持骑马长途奔驰,一路上颠簸把骨头都要弄散了,刺骨寒风快要把她冻成冰块。

    不过能够早一天见到了亲人,吃这些苦也值了。

    ------题外话------

    亲们,北京这几天机关、事业单位及大中小学校都放假。

    我的况亲们都知道的,工作很忙,是兼职作者,业余时间都写文了,根本没功夫陪孩子和家人。

    这次好不容易放假,我得弥补孩子和家人,就从今天至11带她们去外地旅游。

    不过请亲们放心,本文不会断更,天天都有更新,我已在系统存好文了。只是不能及时回复亲们的留言。

    亲们有票记得一定要全部投给本文。现在本文的月票名次太靠后了,希望我回来时名次好一点。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