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 莽军官怒杀荡妻 邓十九郎被逐家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邓芸的堂哥邓十九郎现在的官职是正七品上,担任朝请郎,帮着洪博士建金城书院。

    今个酒宴何敬焱请了邓十九郎,这厮没来,六个堂兄弟说他昨夜着凉闹肚子下不了

    可就在一个时辰前,邓十九郎跟虎奔军从六品上振威校尉陈壮的夫人丁氏在客栈通,被振威校尉陈壮带着十几个人抓个现行。

    陈壮一怒之下杀死丁氏,把邓十九郎打成重伤。

    如今邓十九郎的命已被何敬焱派出的刘大医师及时赶到救下来,陈壮则被何敬焱下令丢进金城大牢。

    李晶晶想不通,邓十九郎何时跟比他大十几岁的丁氏勾搭在一起。

    李晶晶环视众位女眷,缓缓问道:“虎奔军的陈壮夫人丁氏是长安人氏,她今年可有三十五岁了?”

    坐着次桌的一位夫人高声答道:“公主,我今年三十五岁,丁氏比我还大两岁呢。”

    李晶晶又问道:“丁氏可是有三个儿女?”

    那个夫人再次答道:“公主,丁氏嫁给陈校尉之前跟前任亡夫有过一个儿子,这是她的大儿子,已经成亲了。”

    众位夫人目光炯炯有神,均惊诧的道:“原来丁氏曾经改嫁过。”

    “从来没听丁氏说过还有一个已经成过亲的大儿子。”

    “丁氏会收拾打扮,穿得衣裙艳美,看上去二十多岁,哪里像三十七岁的人。”

    仍是那个夫人高声道:“丁氏给陈校尉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十三岁已定下亲事,二女儿十一岁正准备议亲事,最小的儿子七岁已上了金城学堂读书。”

    李晶晶秀眉紧蹙,招手叫过李欢,用不高不低的声音道:“丁氏做了丑事被陈校尉抓个现行,陈校尉失手杀了她。王爷已把陈校尉送进大牢。陈校尉的三个儿女很是无辜,你去把她们接到府里来。”

    众位家眷的脸色倏地变成苍白色。

    那个夫人笑容都僵了,半晌失声问道:“丁氏竟是被陈校尉给杀死了。天啊,丁氏虽是改嫁,可都给陈校尉生了三个儿女,她到底做了什么丑事,陈校尉这么容不得她?”

    众位女眷瞧出李晶晶的异样,都识趣的放下碗筷,而后辞行去找隔壁的夫君,陆续离开王府。

    王烟雨、马氏、曲雨跟李晶晶关系亲密,便留了下来,一起见到了陈校尉的三个儿女。

    陈大小姐十三岁,个子不高不矮,容貌生得清秀,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

    陈二小姐十一岁,个子不高,体型微胖,容貌普通。

    陈三少爷七岁,材又高又瘦,容貌跟陈二小姐很像。

    姐弟三人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巨变,进了王府,神拘束里透着惊喜。

    李晶晶跟姐弟三人说了会话,无非是问他们的爷爷、、伯伯、叔叔都在那里居住,平时待他们好不好这类的话。

    王烟雨开始以为李晶晶要收留姐弟三人,现在听她的口气才知道误会了。

    马氏收到了李晶晶的眼色,便婉转的将事挑明了。

    陈大小姐当场就晕了过去。她的生母出了这样的丑事。她刚定下的亲事肯定完了。

    陈二小姐与陈三少爷痛声哭泣。已然明白了刚才为何李晶晶要问他们那样的话,这是准备送她们去亲戚家。

    李晶晶长叹一声,派人把三人带到偏厅,等着何敬焱跟邓家兄弟商议做决定。

    将近黄昏,何敬焱、李云霄、李北从外头回来了。

    马氏、王烟雨、曲雨仍没走,曲多、狄玉敏也在着,见三人表愤怒,已猜测谈判的结果不尽人意。

    李云霄气呼呼的道:“妹妹,我与妹夫先去瞧的邓十九郎,这个混帐东西竟然还口口声声说要给丁氏报仇,要陈校尉一命还一命!”

    李晶晶问道:“邓家其余的人什么说?”

    李云霄更没好气的道:“他们倒是没说给丁氏报仇,不过要陈校尉流放三千里把牢底做穿。”

    马氏冷声道:“这是仗势欺人。”

    王烟雨骂道:“邓家那几个不要脸的东西,邓十九勾引了人家的妻子,他们还要仗着邓家、太子妃的势,害人家把牢底做穿,要是让他们得逞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狄玉敏见妻子满脸怒气,道:“按照本朝律法,陈校尉失手杀犯下通罪的丁氏,轻则杖责五十,重则流放三千里十年。至于邓十九郎为朝廷命官,与人妻者通,免官职永生不得录用,罚银钱五千两,。”

    王烟雨恼道:“这定律法的人肯定不是个好货,要是由我来定,朝廷命官知法犯法,与人通,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就得乱棍打死才是。”

    马氏早就听说王烟雨说话刻薄厉害,今个一见的确如此,可是怎么听着觉得很痛快。

    狄玉敏低声道:“本朝的律法虽然多是沿用开朝,但是也经过了陛下的御批。”

    李晶晶冷声道:“陈校尉乃是军队军官,与寻常人并不一样。此次的案子,要是重判了陈校尉,轻判了邓十九郎,谁还不畏生死的守家卫国投到军队来?本朝律法就得保护军婚!”

    前世她所在的国家的律法就保护军婚。地方的男子与军官妻子通,只要军官得了证据,向军队提出申请,就能将地方男子判刑。

    何敬焱刚才已经为了此事跟邓家七人翻脸,寻思着怎样保住陈壮这个莽夫,现在听到李晶晶的话,心间豁然开朗,道:“娘子说得好。”

    狄玉敏问道:“王爷打算如何处罚陈校尉?”

    何敬焱缓缓道:“军杖五十,免了军官职位,降为军士。”

    狄玉敏轻轻摇头,道:“王爷,您不想流放陈校尉,只怕朝堂上那些人不同意。”

    王烟雨没好气的道:“朝堂上不就是邓家与太子妃吗?”

    李晶晶提醒道:“雨娘,太子妃可是代表着太子呢,这话你在外头可不能说。”

    何敬焱等几人走后,召见了陈壮的三个儿女,沉声道:“你们生母的尸体已送去焚烧,她生前做出那样的事,毁了你们整个家,你们也没必要认她,本王会派人将她的骨灰送回她娘家。”

    陈壮的三个儿女跪着流泪,悲伤无比,却是大气都不敢出。

    何敬焱缓缓道:“你们的爹是个糊涂人,杀了你们生母,差点将邓十九打死,犯了重罪,本该流放三千里十年,本王念他在虎奔军从军二十载,出生入死,为国为民,免了他流放,撤了他的军职,降为军士。”

    陈二小姐、陈三少爷磕头如捣蒜,道:“多谢王爷大恩!”

    陈大小姐磕头磕得脑门一片乌青,道:“王爷大恩大德永生难忘。”

    何敬焱挥手道:“你们这就去探监,将本王的话传给你们爹,让他在牢里受了五十军棍之后好好反思,何时想明白了再出来。”

    他派吕道明带着陈壮的三个儿女去探监,而后去书房给邓镜、何义扬、李炳写信说此事。

    李晶晶正好就在书房,将已经写好提出律法保护军婚的奏折让何敬焱瞧看。

    何敬焱点头,道:“好。为夫签名与你联奏。”

    “你写信,我给你研墨。”李晶晶知道何敬焱心烦,便留下来陪着他。

    此事在金城传得沸沸扬扬,连卖锅盔饼子的老婆子都知晓了。

    虎奔军在整个定朝的威望比邓家军高太多了。

    匈奴人、回屹人都是虎奔军给灭的,这些年来定朝打得大胜仗,回回都有虎奔军。

    老百姓只知道虎奔军,可没听说邓家军打过什么胜仗。

    虎奔军军官陈壮的老婆被邓十九郎睡了。邓十九郎给虎奔军军官戴了个大绿帽子。

    老百姓为陈壮打抱不平。

    邓十九郎勾引良家妇女丁氏,虽说这妇女年龄快四十,能够当他的娘,可也是正经的良家妇女,不是出青楼的人,也不是什么破鞋。

    邓十九郎的名声比臭鸡蛋还臭。

    一些崇拜虎奔军的百姓甚至特意打听到他住的府邸,晚上悄悄的往墙内丢狗屎、石头、臭菜叶等等污秽。

    邓十九郎的六个堂兄在事发当还嘴硬威胁何敬焱,若是不重罚陈壮,就告到朝堂上去,如今见民意齐刷刷的顺着陈壮,听说陈壮已经出狱回家,也没有去找何敬焱闹事。

    邓镜被邓十九郎的事气得生生吐了一口血,直接把他逐出门外,而后派长子邓老大去陇北教训其余的六个孙子。

    邓老大从河北道的津港骑千里马,冒着风寒,一路往西北,几后抵达金城,先是狠狠的训斥六个侄子,而后宣布邓家从今起没有邓十九郎这个人。

    邓十九郎子已经快痊愈了,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就痛哭流涕。

    邓十九郎是邓家老七嫡亲的儿子。

    邓家老七几年前在立王之乱时惨死。自此七房就一下子势弱了,邓十九郎的生母非常的要强,期盼着两个儿子争气。

    邓十九郎嫡亲的大哥贪杯,前年在军中喝醉酒误过正事,被降了军职,气恼不过就买通几个武道士,把告状的上司给打了,结果事发,直接被兵部开除军籍。

    如今邓十九郎愚蠢的与军官夫人通被邓家逐出去。

    邓老大见七弟这一房彻底完了,难过的仰天长叹一声,目光冷冷的瞧着六个侄儿,道:“你们连功名都没有,刚到陇北,焱王就给你们向朝廷要了官职,最低的也是从七品上。焱王待你们不薄!”

    邓家六个少年低头沉思。

    邓老大接着道:“今年科考过后,有五百多名进士、举人要来陇北,你们自认为比他们强?”

    邓家六个少年均是摇头,倒是有自知自明。

    邓老大喝道:“你们若想在陇北呆下去,混出个名堂,荣归长安,明个就跟我去跟焱王请罪,再去陈家赔礼。”

    次,邓老大带着六个侄子及重礼去了焱王府。

    邓老大诚恳的道:“王爷,我爹让我给您带句话,这六个混帐东西后若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您就替他拿鞭子狠狠的抽,再不行就直接开回长安。”

    何敬焱得了这样的话,多大的气也得消了,便道:“邓大哥,你回去给邓伯说,恭敬不如从命,后我就这么管着六个侄子。”

    邓家六个少年纷纷向何敬焱磕头陪礼。

    邓老大拱手道:“王爷,我爹特意嘱咐我,要代他登门向陈家赔礼。我们这就去陈家。”

    李晶晶在百好院听到李欢传过的话,派人去让李云霄把邓老大请来用晚饭。

    邓老大与邓家六少年去了陈家,送上白银万两,除去道歉还说了邓十九郎被逐出家门的事,保证今后绝对不找陈家的麻烦。

    此事在金城传开之后,邓家的面子才找回来些。

    邓家六个少年在金城也能继续待下去。

    邓老大处理好这些事之后,就令人把邓十九郎赶出了府去。

    当初邓十郎在街上偶遇丁氏,被丁氏回头三笑勾了魂,而后疯了似的找到了丁氏,仗着皇亲国戚的份,管她是谁的夫人,到手了再说。

    谁知到手了竟是被丁氏迷的连北都找不到了,每隔几天就得见面行那事,不然就寝食难安。

    原本想着虎奔军冬季去匈奴打仗,两个月都不回来,谁知虎奔军不去了。

    陈壮天天回家,丁氏得不出空去跟邓十九郎约会。

    邓十九郎觉得总是见不着丁氏太痛苦,竟是生出了私奔的念头。

    丁氏是个嫌贫富的货,认为跟了太子妃的堂兄邓十九郎,就算是私奔也会有荣华富贵。

    她是个贪财的,想着就是私奔也得把陈家的银钱带上,竟是连大女儿的嫁妆都不放过。

    她偷偷的当掉大女儿的首饰换成银票,又把现在居住的房子给卖了,被陈壮发现了,而后就悄悄的跟踪,最后就变成那样的结局。

    邓十九郎没了邓家人的份,又失去了心的人,心灰意冷之下,竟是连家里的寡母也不管了,去了华山出家当了和尚。

    整件事陆续的传到了邓芸耳朵里,刚怀了两个月的孕,气得病了一场,最后得知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哥邓十九郎出家,还把七婶气的病逝,做了几天恶梦魂不守舍流产了。

    这一,长安天降小雪。

    李侯府的一间房内传来少妇的惨叫声,房外的俊美少年急得如同锅上的蚂蚁,在院子里来回快速踱步。

    ------题外话------

    亲们,有票就请全部投给本文。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