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 定亲传流言庆王怒 小童改皇姓封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本月倒数第3天,看在我在这么忙的况下,还努力保持天天更新的份上,亲们把所有的票投给本文。谢!

    之前有说过,工作非常繁忙累得很,这几天少更点,请亲们体谅。

    ------题外话------

    李云霄做为季长安府试的第一名兼准八驸马,洪志远做为湖南道的第一名,狄玉敏、白凡鹏及邓族的三名子弟做为大家族推荐的小名士,都成为夺魁的门人物。

    这一年考生云集了来自各地甚至几年前刚纳入定朝疆土土地城府的举人,还有几百年家族推荐名声好小些威望的子弟。

    时光飞逝,转眼便到了八月初,定朝三年一届的科考会试未因天水大地震、多地水灾取消,而是如期进行。

    何敬蓉对此非常感恩。她收拾好行李,带着何然浩坐着马车去了陇北。

    何冬虽说没有让何然浩入族谱,但是册封他为正六品下的承议郎,以后每个月都有朝廷的俸禄。

    何敬莲摇头道:“母妃,我这回流了产,下回就不会了。我这么年青,以后能生许多的儿女。我不会后悔。”

    胡贤妃直骂何敬莲傻,以后老了肯定会后悔。

    胡然浩就这样成为了何敬蓉的儿子,改名字成了何然浩。

    次两姐妹就去了宫里,由慕容英、邓芸当了见证人,并且写了契约。

    何敬蓉笑道:“我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

    何敬莲喜出望外,道:“好。那就这样定了。”

    她知道这是何冬的一番好意,让她有了儿子,而且胡然浩姓了何,就意昧着成了何族皇室的人,去了陇北,李晶晶看在何冬的份上,也就会给胡然浩瞧病。

    何敬蓉缓缓道:“五妹,昨个父皇跟我说,要我将浩郎过继而后改姓何,你看此事?”

    “多谢二姐为我做了这么多。”

    不一会儿,何敬莲应邀而来,这次仍是没有带着使者。

    于是她去了皇宫一趟,给何冬、慕容英禀报之后,经过同意准备过两天就带着胡然浩去了陇北。

    她实是担忧丁柔棠嫁到庆王府之后,会向李晶晶给她的侄子胡然浩瞧病。

    她得知了丁柔棠成了准郡王妃,惊愕无比,进而想到刘族跟丁柔棠之间的深仇大恨,而她的母族就是刘族。

    二公主府一座精美凉亭,何敬蓉正在逗弄着小外甥胡然浩。

    谁能想到在青楼事件当中推波助澜的是李府的李云青。

    李云青低声道:“敬焱与妹妹远在陇北,顾不得管敬鑫名声受损的事,我就顺手管了一管。”

    贺氏微笑道:“最近长安议论你妹妹小叔子鑫郎亲事的谣言少了呢。”

    李云青出了月静院,去给贺氏请安。

    李府月静院的书房,李炳听着李云青关于青楼事件后续的禀报,点头道:“不留痕迹。做的不错。”

    至于胡云峰则被何冬传出话来,此生不会让他入朝为官,这断了他的仕途。

    胡族的两名嫡子夺下了举人功名,被判流放南地三千里。

    只是胡族的证据不足,没有告倒何敬莲、东罗马帝国使者,还让何冬间接得知了胡云峰害死了未出世的外孙。

    胡族就把何敬莲与东罗马帝国使者告了。这回胡云峰要让何敬莲丢了公主的份。

    夫妻俩一合计,就设下了青楼波斯国美人计,本来针对的是胡云峰,谁知那天这家伙没去,胡族的另外两个嫡子去了,倒霉的跟杀人案扯上了关系。

    何敬莲自是气得发疯,使者异常愤怒。

    谁知前夫胡云峰妒忌的要死,安排族里的下人混进了公主府,害死了何敬莲肚子里的孩子。

    何敬莲怀上了东罗马帝国驻定朝使者的孩子,已经快四个月了,使者好不容易有了子嗣,自是对她百般宠

    何敬莲这么做的原因是报复胡族的人上个月下毒害得她流产。

    原来此事的幕后人是有着胡族血统的何敬莲,也就是胡族长当年纳的妾的外孙女干的,跟庆王府关系都没有。

    谁知这么一查,查出来的真相,把他直接气得中风了。

    他回去就令人去彻查庆王府的所有人,只要有人与青楼的命案有关系,就死死的咬住跟何敬鑫有关系,倒要看看刑部怎么判。

    胡族长气得恨不得把庆王府的门匾给砸了。

    胡族长被请出了庆王府,连着之前要把孙女嫁进去被拒,这已是第三次被庆王拒绝。

    何庆白胖的脸上浮现怒气,起便道:“送客!”而后也不管胡族长一脸的惊愕,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件事跟何敬鑫一点关系都没有,胡族竟敢污蔑何敬鑫,还敢让何庆出头去帮胡族把事摆平,最可气的是还要两万两银钱。

    胡族长见何庆目光惊诧,接着道:“王爷派总管给长安长史递个话,将此案结了,再给本族赔偿两万两银钱,此事就算揭过。”

    何庆眼睛圆瞪。

    胡族长眼睛微眯,低声道:“王爷,本族的两名奴仆的死,贵府的鑫郡王怕是脱不了关系,此事闹大了对庆王府及本族的声誉都不好。”

    何庆吃了茶,想着刘合说的很有道理,有了底气,便去了正院大厅。

    “王爷,让胡族长在大厅里等着,您先到喝口茶压压惊。”刘合知道自家王爷胆子小,怕他去了被胡族长一吓就胡乱的应下不该应下的事,淡定的道:“王爷,此事跟小郡王没有半点关系。您不要理会胡族长。”

    何庆脑袋嗡嗡作响,面色苍白,喃喃道:“那两个管事就这么死了?”

    何庆出了屋门,刘合便低声禀报了青楼的人命案。

    一个时辰不到,胡族的人二次庆王府。刘合见是胡族长,只能去把早就睡下的何庆叫起来。

    胡云峰的爷爷胡族长只有亲自出面去了庆王府。

    胡族就是怕刑部尚书依法判两个嫡子流放三千里。

    如今的刑部尚书是何冬的人,禀公办事,铁面无私。

    他的生父胡凯早在前年就被免了刑部尚书的职务,被派到河南道当都督去了。

    胡云峰脸色铁青离开回了胡族。

    刘合竖眉道:“我家郡王奉公守法,才不会跟青楼、人命案有关。再说人命大案有大理寺、刑部,用不着你出面。来人,送客!”

    胡云峰冷声道:“事关五条人命的大案,与你家鑫郡王有关系,你能做的了主?”

    刘合虽是大管家,可是有从四品上官职在,是朝廷册封的王府长史,比只有举人功名的胡云峰可尊贵多了,肃容道:“你有什么事跟本官说便是。”

    胡云峰不是头回到庆王府,见到了大管家刘合,道:“我有要事必须现在就见到王爷。”

    胡族的人认为两名管事之死跟何敬鑫有关,大晚上的派前任五驸马胡云峰去了庆王府跟何庆谈判。

    长安长史看到了这份口供,气得一拍桌子,骂道:“自作孽,不可活,等审过案子,就都如实报到刑部去!”

    两个嫡出少爷的口供证明了两个管家上午就在胡族,而长安长史上午派衙役去胡族拿人得到的回复是两个管家在外地。

    “他们是族里的管事,每的上午都得在族里处理事务,自是在族里呆着。”

    “今个午时之前,两名死者一直在族里?”

    “也就是午时之前在族里见的。”

    “你们今何时何地见的两名死者?”

    “这是头一次,就是来见识一下,没有要姑娘。”

    “你们是第几次与两名死者进青楼?”

    “大概是今个午时。”

    “你们与两名死者何时到的青楼?”

    胡族的两个嫡出的少爷跟两个管家是一伙的,就是他们下令杀人,并且还参与了,被官差带到衙门记录口供。

    谁知当晚,胡族的两个管家就在青楼为了争夺波斯美女与人斗殴,打死了对方三个人,不过最后被对方的人从楼上丢下来坠楼摔死。

    “不过是谣言,过些天就没人说了。此事就这么过去。”何庆、孔叶忍得多了,这次仍然就这么算了。

    “好了。茶客已经被打了。”

    何敬鑫消了火气,回到庆王府给何庆、孔叶说了此事,道:“胡族的两个管家能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他们的主子同意过的。”

    几个茶客被打得哭爹喊娘,差点没被打死,嘴里还叫着冤枉。

    衙役只能回衙门复命,长安长史巴不得这样的结果,当场判了几个茶客杖责五十。

    衙役去了胡族说了此事,胡族的人竟是谎称两个管家被派到外地去至今未归,根本不在长安。

    长安长史一听此事牵扯到了胡族,觉得头有些痛,无奈何敬鑫就在堂下坐着,只能按律法,派衙役去把胡族的两个管事提来。

    当时青楼许多人都听到了。

    长安最大的青楼来了一批波斯美女,胡族的几个少爷带着几个管事去捧场,其中的两个管事借着酒劲跟人说这些话。

    这几个人说是前天在青楼里面听吃花酒的胡族的两个管事说的。

    何敬鑫去与何敬淼合伙开的茶馆听书,无意中听到有几个人在茶客当中散播这些恶毒的谣言,派随从将他们都抓了送到衙门,而后亲自听审。

    这对准夫妻得到了许多小人的挖苦讥讽,甚至诅咒他们大婚之后生的孩子也是呆傻凶残。

    昔的母大虫与见得不光的残疾孩定了亲事。

    那些曾经要将府里小姐嫁进庆王府的家族,自是说不出好话。

    庆王府、丁家都沉浸在喜事当中。这门亲事传出去,竟是起了风波。

    丁柔棠将每句话都听到了心里。她想着大婚后的子主要的就是孝顺公婆,这样简单平静也不错。

    慕容英的声音平静透着让人不可抗拒的威严,“你与晶娘做妯娌,她是你的长嫂,又对鑫郎有大恩,你要敬她。你大哥被朝廷派去陇北,晶娘跟随同去。你公婆跟前就由鑫郎与你孝顺。”

    丁柔棠被皇宫皇后慕容英召见,除去得到了珍贵的礼物,还得到了几句教导。

    丁家出了一位郡王妃,上下都很高兴。张氏给下人们每人打赏五两银钱。

    何庆、孔叶带着何敬鑫入宫,当圣旨到了丁家,册封丁柔棠为郡王妃,婚期择

    两家这就给两个孩子定下了亲事,并说好了明年正月大婚。

    何庆、孔叶大喜,这就请了刘喜娘去提亲。

    过了一个时辰,丁家反馈回消息同意两家结亲。

    曲氏瞧着贺氏三言两语就敲定了此事,心里佩服的很,想着晚上把这件事说给李炳听。

    孔叶答道:“好,就由俺们来写。”

    贺氏笑道:“亲家的王位,自是由亲家写信给敬焱、晶娘说。我们跟着高兴就是。”

    李老实哈哈大笑,道:“怡娘,这件好事得给女儿、女婿信里面写上。”

    何敬鑫马上就要订亲,贺氏就把王位继承的事摆开来说,想让何庆夫妻给何敬鑫与丁柔棠交个底,后不被小人挑拨生出妄想,坏了兄弟谊。

    至于何敬鑫到现在为止,除去俸禄之外,未曾为庆王家做出一丝的贡献,已有了郡王份,不能再贪心夺了未来小侄子的王位。

    李晶晶与何敬焱不为未来的儿子争。贺氏却是要为未来的外孙子争的。

    贺氏认为何庆的王府传给何敬焱的嫡长子,何敬焱的王位传给他的嫡二子,这才是公平公正,也让世人挑不出理来。

    如今何敬焱与李晶晶去陇北封地累死累活的给朝廷卖命,这一干就是十年,何敬鑫什么力气都不用出就在长安享福。

    何敬焱除去是嫡长子,还为庆王家做了无数的事,如果没有他这么多年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战功累累,怎么可能被何冬单立出来册封为王。

    贺氏见孔叶没有犹豫就说出这样的话,看来是早就跟何庆决定好的事,笑道:“那我将来就有两个外孙子当王爷世子。”

    何庆跟着点头道:“对。”

    孔叶便道:“俺与表哥早就决定了,表哥的王位后传给闺女给俺们生的孙子。”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