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 云族人舍财保人 晶晶帮夫解难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云族的老族长死于地震,他的嫡长子长安书院云族长得知消息后,从长安赶到天水城府,急火攻心大病一场,觉得没有精力同时管着书院、族里的事务,就将族长之位传给了嫡长子,也就是云飞跃的生父云真。

    论起辈份来,云真是王烟雨云氏嫡亲的侄子。

    云真的格跟其爷爷老族长的保守截然不同,是一个比较冒进的人,曾经提出许多革新的措施,但是大部分得不到实施。

    如今云真在云族最困难的时候当了族长,人心不稳,分支又惹出这么大的祸事,谈何革新,首要的是保住分支。

    云真带着族人一到金城,先去见了王浩然。

    深更半夜,金城城府王府灯火通明。

    大厅里面,王浩然未待云真等人说明来意,便道:“此次分支的云十八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触碰到王爷、王妃的底线。你们就打消了保他的念头。”

    云十八在玉门设计陷害玉门长史、李云霄、何敬焱及李家的事,已通过玉门长史的奏折在朝堂上传开,文武百官哗然,没想到竟有这样不自量力的蠢人敢明着跟李炳、何敬焱做对。

    何冬听闻最宠的八公主的准驸马差点被杀,盛怒之下,下旨将云十八凌迟处死,而云族分支则由何敬焱全权处置。

    云真蹙眉道:“云十八做出违反朝规的事,死不足惜。只是我们分支的族人受他牵连,何其无辜?”

    “历朝朝规犯了重罪都是连坐!”王浩然摇头道:“焱王初到陇地,便给你们家族打过招呼,开出一个名单,让你们内部清理,你们不理会。焱王只杀了名单里的四人以儆效尤,已是宽宏大量。这次任谁来求,焱王都不会放过分支的人。”

    当时何敬焱见到未逝世的云族老族长,并不是云真。若是云真,岂会不理不睬。

    云真激动的道:“我们本家遭遇天灾,分支的人竭尽所能相助,此时分支有难,我们若是不管,良心上都过意不去。”

    王浩然问道:“将心比心,若是有敌人潜伏在暗处伺机咬你们一口,你们是将敌人斩草除根,还是留下敌人不杀?”

    云真急道:“焱王手握重兵,我们分支的实力远不如焱王,都不够资格当他的敌人。”

    王浩然摇头道:“你莫忘了分支有银钱,有钱能使鬼推磨。”

    云真愕然。他知道分支拥有的财富数目之大,只是一个云十八就能动用几十万两银钱。

    王浩然低声道:“幸亏分支养得那些武林高手都去了天水守护本家的财产不被灾民抢劫。不然云十八下令这些武林高手去杀李世子,就坐实了云族谋杀皇亲国戚、朝廷命官的大罪。不但是分支,便连你们本家都得剐下一层皮去。”

    云族九人个个面色沉重,心里又将云十八痛骂一回。

    云真本想拉着王浩然一起去求,看到这个况知道开口得到的也是拒绝,便没有难他。

    至于李晶晶闺蜜的王烟雨,当年云氏曾想着把她嫁到云族,云族开始同意,后来听说王烟雨子不好拒绝,王烟雨那般的心高气傲,得知后就再也不再云族的人。

    云真是没有脸面求王烟雨帮着分支的人说话。

    云族本家的有从王府离开,就去了分支庄子。

    他们在被封的庄外见到夜间巡逻的虎奔军,根本没有办法进去瞧看里面的况,便去了牢房探监,倒是没有被刁难,直接进去见到了分支的几位长辈。

    云真见他们已经面色惨白,仿佛马上就要断气,心知是被吓坏了,沉吟问道:“几位叔爷爷,事到如今,你们来做决定,保人还是保银钱?”

    “保住银钱也得有命享用才行。”

    “我活了一把年纪,可是儿孙们都没活够。”

    “自是保人。”

    几位长辈直到分支的人全部进了牢房,每天听到有犯人被拖出去在闹市上斩首,这才后悔莫及,当初不该跟何敬焱对着干。

    这世上何时见过有钱的斗过了有权势的。云族分支再有钱,也斗不过手握重兵的何敬焱。

    云真此行的目的就是保人,没有费口舌就得了分支长辈的同意,便出了牢房,去了本家在金城的宅子里休整。

    次早晨,云真便派人给焱王府递上了请帖,而后得到同意,带着族人见到了神色漠然的何敬焱。

    云真等人非常真诚的向何敬焱陪礼之后,便提出将分支所有财产捐献出来抵罪。

    何敬焱冷声道:“云十八的直系亲属流放三千里。你们家族分支的人不得进入本王封地。这次你们本家以声誉保下了他们,下次他们若再犯,本王可就本家、分支一直处置!”

    云真沉着脸离开焱王府,由吕道明拿着何敬焱的令牌带着去牢房领出了分支的三百多人。

    云十八已经凌迟处死。他的生母、亲兄弟全家及妻儿全部留在了牢房,未能出来。

    “王爷有令,不让你们在陇北出现。你们这就跟我回天水。”云真望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内心长叹一声,好在保住了人,不然这个云十八下了十八层地狱都不足矣抵消罪过。

    分支的人经此大劫,才发现所拥有的财富在强大的权势之下,那么的不堪一击。

    所幸本家的人没有放弃他们,把他们全部领回天水,赠给二百万两银钱及商铺、田地,让他们离开陇地去陕西道安家。

    云十八的下场给分支另位几人敲了警钟,在对方强大的势力压制之下,只有将仇恨深深的埋藏在心里。

    何敬焱派人将云族分支的房产、财富做出帐本,跟李晶晶商量之后,将五成赠给李云霄压惊,其余五成用在了建设封地。

    李云霄得到了八百余万两银钱的银票,还有一些房契、商铺、田契、古董等物,震惊云族分支有如此多的财富的同时,摇头道:“妹妹、妹夫,这可使不得,我什么都没做,不能接受如此大笔财富。你们快都收回去。”

    何敬焱、李晶晶跟李云霄让了几回,最后收回了七百万两银票。

    李云霄拿着装有一百多万两银票的信封觉得沉甸甸,道:“这些我都受之有愧。不如我把这些银钱捐给你们建学堂。”

    李晶晶嘱咐道:“你好好拿着。后你与珏娘大婚,是要单独开府过的。”

    “你跟我来的金城,亲眼瞧着我将原都督府修整成王府,那可是足足花了三万两银钱,才整治成现在这样,勉强像个王府。”何敬焱语重心长的道:“你要是在长安城府内置一座这样的府邸,少说也得二十万两银钱!”

    李云霄心里感动妹妹、妹夫这么为他着想,仍是道:“我在长安跟小叔叔、太子合伙做了庄子的生意,每个月收益可不少。”

    “你得积攒多少年才能有这么多银钱?”李晶晶跟几个哥哥、弟弟关系最好的就是李云霄,这次他又这样义无反顾的跟到陇地,自是对他最好。

    何敬焱笑道:“二哥,你拿着这笔银钱回长安科考,顺便把大婚用的宅子置了,后若是皇帝伯伯赐你侯爷府,这座新买的宅子就当成别院。”

    李云霄这才收下来。

    李晶晶取出了三张单子,上面列着给娘家、婆家及亲朋好友准备的礼物,让李云霄捎回长安去。

    她来到封地也就一个多月,捎回去的就是一些金城的特产,礼轻意深,代表着对亲人好友的思念。

    以前这样的事何敬焱得亲自打理,如今有了李晶晶,可以不用这份心思。

    六月中旬,李云霄、牛浩星、洪志远、董七少爷、狄玉敏等结伴同行从金城出发,踏上去长安的官道。

    这时封地的百姓开始收割冬小麦,半个月之后,产量就报上来了,因为今年轻度干旱,比去年中度干旱况好些,小麦产量每亩平均一百六十余斤。

    何敬焱拿着秦二整理的各县报上来的小麦产量总值及人口数量,眉头紧蹙,道:“封地共有九十二万余人口,所有收割的冬小麦收成加上朝廷的救济粮,缺口还差五百七十万斤的粮食。”

    “王爷,这里的地土壤是黄色不肥沃,种出的小麦产量不如水稻高。”秦二苦着脸道:“下官下到村里跟百姓谈天,他们说今年老天爷还算是开恩,没让他们白辛苦种地。”

    何敬焱想到新增的一万多名灾民及拖家带口的虎奔军,这又是五万人口,每天都要张嘴吃饭,这才不到七月就发愁粮食,那等到入了冬可怎么过。

    他想到刚从云族分支收缴的银钱,如今只能提前存粮,等到百姓手里无粮可吃分发下去,可是整个封地七座城府,买粮食吃可不是长久之计。

    他现在体会到何冬说得每天睁开眼睛,就得想着千万百姓张着嘴饿着肚子吃不上饭,这是种什么样的心

    他也能够理解了何冬的难处,为何处处那么的吝啬。

    秦二问道:“王爷,今年,天水大灾、河南道、江南水患,您看要不要现在就到南方进些粮食?”

    何敬焱当下安排官员去洛阳找慕容家族买粮食,不过动用超过一万两银钱就得找李晶晶。

    “娘子,封地的粮食不够吃,我准备这就用三十万两银钱托慕容家族进粮食存着,入冬了分给百姓。”

    李晶晶正在翻看着记载各村人口、田地的帐本,抬头瞧到何敬焱眉宇深锁比往更加的忧愁,柔声道:“夫君,你先坐下吃点菊花茶,我给你说说农事。”

    菊花茶清火明目养肝。李晶晶所用的菊花茶可不是普通乡野的小野菊花所晒制,而是采了四季庄园的灵菊所制成,药效极好。

    四季庄园种的灵菊花数量有限,李晶晶制成的灵菊花只给自家人吃。

    现在正好是夏季,金城风沙大紫外线强,人特别容易上火,何敬焱心封地的政事,前些天又被云十八暗害李云霄的事气得肝疼,体内火气大。

    李晶晶除去晚饭让厨房熬绿豆汤,白天只要看到何敬焱,就给他沏菊花茶喝。

    何敬焱坐下来品尝着散发淡淡清香口感微微甘甜的菊花茶水,瞧着妻带着浅笑目光温柔的脸,心神渐渐宁静下来。

    这些天他忙得脚不着地,晚上回来太晚,连那事都减少了,根本不是新婚夫妻该过得子。

    他想到这里,目光带着歉意。

    “我在曲家村时,村里的人每年在田里种两季水稻,还要种一季的萝卜,这样除去上缴田税、家里的口粮,还能富裕一些卖银钱。”李晶晶握住了何敬焱的手,道:“咱们封地的村民种地,每年只种一季的冬小麦。”

    “封地的田地贫瘠,老天又下雨水,种不了两季粮食。”何敬焱幼孩时在寺里、道观呆过,知道佃农每年在地里耕种什么粮食、青菜,也知道田地不能频繁的种,需要年年上肥打理。

    “种不了粮食,可以种一季的豆子。”李晶晶大眼晴眨眨,道:“豆子都可以当成主粮裹腹。”

    何敬焱拍了拍妻的手,摇头道:“若是种了豆子,土地失了肥,冬季再种小麦,明年夏收出麦子就少了。”

    “我把豆子种子用药府空间的逢灵水泡了,放到沙土地里都发芽长叶子开花了,何况能种麦子的正经田地。”李晶晶说着站起,拉着何敬焱往外面走,道:“你跟我去后花园瞧瞧,就知晓了。”

    很快,何敬焱在长满五颜六色奇异花草后花园的偏僻角落,看到了一块两平米见方沙土掺半的土壤里生长着豆子。

    绿油油的茎叶茂盛,一些豆子已经开出了白色小花,跟在肥沃田土里生长得一样。

    李晶晶特意道:“我只是让下人种植豆子时,浇了些水,自此再没再管过。”

    何敬焱问道:“水也未再浇过?”

    “没有。”李晶晶仰视着何敬焱,道:“这豆子跟上次的马铃薯一样易活还不贪肥。”

    何敬焱目光精亮,蹲下来仔细瞧看豆子,沉思又道:“上次我们让农民种马铃薯,用的地都不是正经田地,这次要用到的是正经田地,怕是很难说服农民。”

    “下令农民将官府发的豆子当种子种在田地,秋季丰收所出的豆子一半,官府代我回收,每斤豆子我给两个铜板。”李晶晶见何敬焱起听得入神,缓缓道:“我请教了金城郊外的十几位种田好手,他们都说只要官府肯花银钱回收一半的豆子,人人都抢着多种一季豆子。”

    何敬焱面色焦虑,问道:“娘子收了豆子可是再当成粮食送返送给百姓?”

    “我怎么会做赔本的买卖呢?”李晶晶摇头轻笑,容颜妩媚动人,道:“我用豆子榨成豆油放在封地各城府去售卖。”

    何敬焱目光有些不忍,轻声道:“娘子,你可知一石豆子才出九斤豆油。一斤豆油三十文。一石豆子四百铜板,豆油九斤二百七十文。”

    李晶晶摆出洗耳恭听的表

    何敬焱长叹一声,道:“你每用一石豆子榨出豆油,就得亏一百三十文,还不算人工费用,积少成多,也是很大一笔银钱。这比白赠给百姓亏损的更多。为夫岂能让你为了封地的农民填补这么多的银钱?”

    李晶晶笑道:“看来夫君在农事上面下了不少功夫,连豆子出多少油,豆油一斤多少钱都非常清楚。”

    何敬焱见她一脸淡定,便道:“娘子难道有妙计不成?快说来让为夫听听是否可行。”

    李晶晶低声道:“你说的那是寻常豆子的出油量。经过逢灵水泡制过的豆子出油量是普通豆子的三倍。”

    何敬焱大喜,笑道:“那可太好了。”

    李晶晶见何敬焱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心里跟着欢喜起来,道:“还有呢,我已安排人去改造压油机,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新款压油机问世,到时我要在封地七座城府郊外都盖一座很大的油作坊压榨豆油!”

    这是件双赢的事。封地的农民与她都不会吃亏。

    今年她让封地的农民纯种豆子,保证出一部分口粮,农民尝到甜头,对她的信任度就会提高许多,明年她会让他们除去豆子,还要种出油率最高的植物——芝麻与油菜。

    何敬焱揽着李晶晶的香肩,柔声道:“这里头太晒。走,娘子与为夫回房去细说此项大事。”

    万事开头难,何敬焱除去要办好这样一件大事,还想着给李晶晶弄个好名声,这就需要下很大的功夫,把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周全。

    ------题外话------

    亲们,月票榜竞争很厉害,本文名次靠后,很容易就被后面的文超过。

    请亲们把手里所有的票投下来,支持本文。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