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 晶晶推广马铃薯 云十八设计云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晶晶点头,道:“你给我派的人得力,任务布置下去能够执行到位,省了我不少心思。”

    李云霄问道:“妹妹、妹夫,你们说的是哪件事?”

    李晶晶反问道:“二哥,你还记得前些天我刚到金城,让厨房做的马铃薯吗?”

    马铃薯就是土豆,一年生的草本植物。非常适合在原来粮食产量极低,只能生长莜麦(燕麦)的高寒地区生长。(摘自百度)

    定朝至今没有马铃薯。李晶晶是通过东罗马帝国的商人送的植物里发现了马铃薯。

    她把马铃薯交给了回药府的玉玉,就得到了许多的马铃薯。

    李云霄眼睛一亮,笑道:“记得。那次我都吃撑了,你与妹夫陪着我在花园里散了半个时辰的步才消了食。”

    夫妻二人相视对笑。其实那三人都吃撑了,只是夫妻俩不好意思说出来,说是陪着李云霄散步消食,其实是也为了自已呢。

    李晶晶道:“我从你妹夫那里要了二十人,让他们将马铃薯分派给金城各县村教会百姓种了,三个月后马铃薯成熟,王府统一用银钱回收。”

    她给百姓的马铃薯都是经过逢灵水浸泡过,存活率及产量将会高出几倍。

    何敬焱拉着李云霄到一旁去,低声道:“二哥,明个起那二十人将带着马铃薯前往封地的六座城府,此事想着还是由你领队才能踏实。”

    除去他想跟李晶晶多点单独相处时间的小心思外,主要还是因着此事关乎着封地百姓九月至明年开前的口粮,是今年农事的头等要事。

    李云霄点头道:“妹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去。”

    何敬焱瞧着李晶晶目光担忧,接着道:“我再给二哥配上二百名虎奔军当护卫。”

    李云霄做了个杀头的动作,低声喝道:“回屹、匈奴狗若是敢来暗杀小爷我,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李晶晶就是怕李云霄自大从而让坏人钻了空子,道:“你以为你的武功天下第一,有本事你把你妹夫打赢了。”

    李云霄便道:“妹妹,爷爷都只能跟妹夫打个平手,我怎么打得过妹夫。”

    “不知道爷爷现在在长安做什么呢?”李晶晶自从前不久得知李炳当时想将陇地最富有的天水划给何敬焱当封地,来到金城之后花银钱如流水时对他的抱怨就少了许多。

    “爷爷自是与享用晚饭。”何敬焱笑道:“走。辛苦一了,咱们也不是铁打的,这就去用晚饭。”

    百好院的饭厅飘出来的饭菜香味令三人胃口大开,等着瞧到桌上的饭菜,有两样是用马铃薯做出来的,均是面露微笑。

    金城诸多不如长安、潭州,但是也有好的地方,比如说夏天天气没那么炎。焱王府用不着冰块。

    白塔山脚下云族分支的庄子,一座五进院子的偏厅,几个男女坐着压低声音说话,下人被支得离厅门远远的,还不让任何人打扰。

    “李世子已于今个一早带着人出了金城,听说要往西去,在阎罗王封地六座城府教授百姓种马铃薯。”

    “一直寻不着机会接近阎罗王边的人,这次李世子独自外出,真是个好机会。”

    “听本家的人说,曾在长安李家亲眼看到刻于大石上的家规,去青楼是其中的一条。”

    “少年人血气方刚,见到美女,再好的定力也得破功。”

    “阎罗王杀死我们的亲人,此仇此恨不共戴天。既然暂时动不了他,那就从他边的人下手。”

    “那就这么定了,我这就去西边一趟安排布置,引李世子入。”

    “人、财、物需要用得着的直说一声。”

    几个人鬼鬼崇崇分几次离开,其中一个绰号叫云十八的中年男子出了院子,就去跟长辈请示,道:“侄儿要去西边巡视商铺的生意。”

    当云十八便带了随从直奔最西边的玉门城府。

    云族在北地的商铺遍布各个城府,大多卖的是茶叶、绸锻,主要卖给国外来的商人。

    玉门城府是定朝丝绸之路的最后一站,曾经这里的街道非常繁华,后来开朝军队软弱无能,匈奴、吐蕃、回屹军队甚至是马匪都攻打进来,导致迅速衰败。

    定朝初建时,李炳向何冬建议,在玉门城府设重兵,守城的将领用的是经验丰富的老将,这才保住城府没有被攻破。

    只是几年前老将病逝,玉门城府又成了匈奴、吐蕃、回屹眼里的一块肥,认为夺了城就能控制丝绸之路的要塞。

    各国的商人见局势不稳,相继撤了商铺。

    云族的老族长生前认为只要李炳在,终有一天会腾出手来帮着何冬把玉门城府打造成坚固的铁桶一般,让匈奴、吐蕃、回屹永远也攻不进来。

    前几年云族花了极少的银钱买了十几个商铺,其中有三间给了云族分支。

    云十八带着六个随从下马进了喧闹的玉门城府城门,只见街道车水马龙,人头攒动,随处可见穿戴各国服饰的商人,空气里飘漫着烤羊、煎马包子、烤馕、酥油菜的香味,还以为来错地方了。

    他上次来玉门城府就是去年秋季,哪有这样的繁华闹。

    七人去了分支的商铺——绸缎店,铺子里的伙计忙着给客人推荐货物,掌柜满脸红光从楼上跑下来行礼相迎,恭敬而又的道:“十八老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快请上二楼坐。”

    云十八扫了一眼柜台上忙碌的三个伙计,清楚的记得上次只是一个伙计。

    掌柜的自是瞧出了云十八心中所想,道:“从四月起,朝廷将玉门划给焱王当封地,匈奴人一直惧怕虎奔军,吐蕃国刚与本朝联姻,匈奴、吐蕃人都没在玉门出现抢劫商队,玉门就开始闹起来,商铺的生意就渐渐好转。”

    云十八疑惑道:“上个月商铺的生意就这么好了?”

    “没有这么好。”掌柜的摇头,道:“回屹人胆肥得很,明知玉门已归了焱王,还敢抢劫进出的商队。直到上个月,虎奔军在玉门把回屹人打得全部缩回沙漠去。”

    云十八低声问道:“玉门大捷虎奔军斩杀了多少回屹人?”

    他想看看能不能从虎奔军虚报杀敌人数上着手毁了何敬焱的名声。

    “至少六千人。”掌柜神自豪的高声道:“虎奔军将军把回屹人的人头全部割下来摆在城门前祭天,玉门全城出动,人人都拿石头砸回屹人头。”

    匈奴、回屹攻打玉门的次数最多,且打下城之后抢光财富还要把百姓带走,入冬把百姓当成粮吃了。

    吐蕃人只是抢财富物品不吃人。

    玉门百姓最恨的就是匈奴、回屹人,可以说是世仇。

    云十八先是有些失望,而后心不住的激动,叫道:“好!”

    “十八老爷,那我也去了。”掌柜隐瞒的是当看到那么多血淋淋的人头,差点晕厥过去,而后被百姓激动的叫吼声震醒。

    云十八的六名随从均是表激动,真是遗憾那没在现场拿石头砸回屹人头。

    掌柜的笑道:“虎奔军将军把缴获的马匹、武器在玉门售卖了七,价高者得,这就引来了许多的商人,咱们商铺的生意就从那时开始,都像今天一样好。我看人数不够,就雇了两个伙计。”

    云十八知道若是在以前,虎奔军缴获的战利品是要交给朝廷,如今玉门是何敬焱的封地,战利品就归了他,卖马、武器带动玉门商铺的生意,这个肯定是何敬焱下的命令。

    掌柜的见云十八脸色晴不定,以为是被六千回屹人头吓着了,赶紧的请着他去最好的酒楼用饭压惊洗尘。

    酒楼的生意自是极好,连包间都没有了,只能在大堂里吃。云十八吃着酒菜,耳边听到酒客说得话,十句有四句是夸赞何敬焱,这个饭吃得肝疼。

    且说李云霄带着随从及二十个种植好手,从金城出发,一路向西行,每个县呆一天,召集各村的里正及种田的好手,给他们示范讲会种植马铃薯。

    事听上去简单,却是不能有半点的疏忽。二十个种植好手每天都讲的口干舌燥,李云霄连听了几回都懂了。

    这一黄昏,李云霄等人抵达定朝最西的城府——玉门,由玉门长史在城府里最大的酒楼设宴盛款待。

    李云霄上次来是跟随何敬焱,上任玉门长史就死在给何敬焱接风酒宴上,可想而知当时的场面是多么血腥紧张。

    这次李云霄是来种马铃薯,不是来杀人,目的截然不同,加上玉门大捷带来了商业的繁荣,地方权贵都兴致勃勃,酒宴的气氛非常闹。

    李云霄喝了三杯玉门的烈酒,脸上肌肤通红,笑着回答玉门长史的话,道:“我将在玉门呆两,做完公事就返回。”

    众位官员纷纷道:“世子在玉门多呆几,也好让吾等尽到地主之谊。”

    “世子这一路都在办公事,玉门是最后一站,公事办完了还不好好歇息两,在附近走走,瞧瞧大漠风景?”

    李云霄便道:“实不相瞒,我完成这趟差事之后,就要返回长安参加秋季的科考,待我再来玉门时,一定多住几。”

    玉门长史是何敬焱的人,自是不让李云霄多饮,便跟众位官员及名士使眼色,让他们不要再劝酒。

    李云霄曾经跟随李炳游走了半个定朝,去过的城府几十座,参加过的酒宴也有几十回,经验十足。

    今个他来赴酒宴之前就在街上小馆子吃了五个烤羊包子垫底,肚子吃个半饱,而后入座后先吃了几口菜,才饮了三杯烈酒。这样不伤体,也不易醉。

    随从李振、李奋先后在李云霄耳边提醒了一次。

    李云霄觉得差不多了,就跟玉门长史等人告辞离开。

    主角都走了,其余人坐着也没劲,酒宴就散了。酒楼后院的一间屋子里坐着的几人却是心郁闷了。

    一共是四男两女。两个青年男子、一个中年男子、一个老头及两个二八少女。

    中年男子就是云十八,也是六人当中唯一有资格坐着的人。

    两个青年男子是云十八的随从。

    老头是这间酒楼的掌柜,也是云十八夫人的陪嫁家奴。

    两个二八少女是一对穿着红裙容貌绝色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姐妹

    老头将刚才通过小二打听到的消息如实的禀报给云十八。

    云十八原本要借着酒宴,让老头推荐孪生姐妹上楼去跳一曲舞亮个相,看看李云霄的反应。

    谁知此事被玉门长史派随从拦下了。

    “玉门长史是阎罗王的人,他行事极为谨慎,应是不想让李世子在玉门出任何事。”云十八目光郁恶毒,散发出谋的面容在烛光下显得狰狞可怕。

    次一大早,李云霄就带着人去了玉门城府下属的玉门东县。

    六个村的里正及十八名村民昨个就到了玉门东县,今个一早就在县衙门大院等候李云霄大驾光临。

    穿着打满补丁的村民大概因为昨晚吃饱了饼子跟,又在铺着干草的县衙门大堂睡了一晚,今早吃了搁了羊油的面条,过了一天想也不敢想的子,个个脸上都带着憨傻满足的笑。

    一个满脸横的衙役走了过来,叫走一个大个子村民去外头帮把手抬些东西。

    “想不想家里的婆娘、孩子也吃上?”

    “想。”

    “等会子你趁着人不注意,把这个给李世子的茶碗里放了。”衙役给了村民一个小瓶子,又给了他半两的碎银,威胁道:“你要是不敢做,老子把你婆娘、孩子都抓了丢给回屹人当口粮吃。”

    大个子村民缩着脖子,颤声问道:“瓶子里是不是毒药?”

    衙役冷声道:“狗的毒药。这是比金子还贵的好药。吃了能做梦的药。”

    大个子虽是大字不识,却是知道谋杀官员要被处死,借着解手到无人的地方打开瓶子嗅了嗅,又把里面的白色药粉倒了一些在地上,捏了几只蚂蚁丢进药粉。

    他蹲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蚂蚁死去,又想了许久,就回到衙门大堂,见李云霄正跟县令在角落里说着话,目光落到了桌子上的几个茶杯。

    茶杯的位置已跟刚才不一样了,他不知道哪只茶杯是李云霄用过的。

    县令走过来,亲自揣起了其中的一个茶杯,往里面添些水,笑道:“世子,多谢您给下官解惑,快请用茶水润润嗓子。”

    大个子眼睛盯着李云霄手里的茶杯,就这么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寻到机会,靠近了桌子拿到了茶杯,借着往里面添水的功夫,往藏在指甲盖里的白药粉散了进去,望着白药粉在水里完全融化,双手颤抖的非常厉害。

    县令走至板着脸问道:“你拿世子的茶杯做甚?”

    李云霄声音温和道:“他是渴了想要喝水。”

    大个子慌得低着头,一只手把茶杯递过去,低声道:“你吃茶。”

    “谢谢你。”李云霄随意的接过茶杯,喝了几口,目光扫过大个子,问道:“老乡,你学会种马铃薯没有?”

    大个子惊魂未定,摇头道:“我笨,还没学会。”

    李云霄鼓励道:“还有一下午,你接着好好学就是。”

    这一天,李云霄拒绝了县令的好意,仍是宿在了驿站。

    玉门东县的驿站比客栈还要小,二进的院子,大点的地方,怎个驿站就是九品的驿官、厨子、杂工三个人。

    到了晚上,李云霄觉得体有些躁,小腹似有一团火在燃烧,觉得很不对劲,便让来自道教医师兼武道士的随从把脉。

    “世子,您中了慢药。”

    李云霄不是头一回中药,顾不得生气,赶紧取出李晶晶给的内用去毒丸付下解毒。

    李振、李奋气道:“到底是什么人混入县衙之内给世子下了药?”

    “我们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被恶人钻了空子,让世子中了毒。”

    “不怪你们,只怪我疏忽大意了。”李云霄手捂着肚子去了茅厕,泄出腥臭的污秽,知道已经解了毒。

    李振叫来杂工,让他烧水,想让李云霄沐浴洁

    杂工摸摸脑袋,道:“只有四缸水,是留着明早做饭用,怕是给二百多人做饭都不够。”

    跟着李云霄前来的虎奔军有二百人,加上随从等人,共计二百三十余人。

    李奋问道:“你们驿站不是有井吗?”

    杂工道:“井里的水今个都打光了,得到明个才能出水。”又道:“县里有客栈,那里的上房可比驿站住着舒适多了。”

    李振轻哼一声,李云霄为了图安静不想收人礼物,连县令府里都不住,还住什么客栈。

    李振带着两个虎奔军提了四个木桶去了驿站旁边的人家,花了二十个铜板买了四桶水。

    夜深人静,李云霄沐浴之后准备看会书就入睡。

    一会儿,外面传来驿官高声叫嚷,“李世子屋子的灯明明亮着,我有极重要的事求见他,你们就不能通融一下?”

    ------题外话------

    月票榜竞争的很激烈,请亲们把所有的票票投给本文!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