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8马氏为夫儿指路 众人助焱晶赴陇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丁氏刚才在李府时就想到了这个事,若是两个儿子再小点或是已经考中了秀才,倒是可以考虑曲长久去陇地。

    可是现在曲青城、曲北河刚马上就到了入学上书院的年龄,为了他们不能去长安。

    再者曲长久现在对于现在的官职很满意,干的也很带劲。他这个子真当不了地方主官,去了陇地还真没有合适的官职。

    “爹,您想让儿子去,儿子就去。”曲长久倒是干脆果断的很。

    “你如今在朝堂上担负要职,还曾得到陛下的肯定,你莫去了。”曲快手望了一眼老妻邓氏,道:“我打算与你娘去陇地。”

    邓氏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听着都有些懵了。

    之前她跟着曲快手去北地青城,好歹李炳在那里呆过许多年。这回陇地可真是人生地不熟的,初次去了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

    不过,她回过神来,就表态道:“你爹去哪里,我就跟去。”

    没有曲快手,哪有她今个的荣华富贵。

    曲多如今在长安书院管理图书,不像师长、博士那样要不断的学习进修,没有压力,也没有勾心斗角的事,又很得学子们的尊敬,子过得再惬意不过。

    他望了望马氏,见她竟是点头,想到她每次出的主意都是好的,也纠结了一下便开口道:“爷爷、,您们年事已高,不要去陇地,让孙儿去陇地。”

    马氏跟着道:“爷爷,公主说要在金城建一座书院,我想着多郎过去能帮着管书馆。”在丁氏意外目光的注视下,又道:“我带着五个孩子跟多郎一起过去。”

    曲多一听马氏要带着孩子跟着同去,金城的书院连个坑都没挖,建好至少要一年以后,怕她们去了会吃苦,忙道:“我先过去,等都安置好了,你再过来。”

    邓氏摇头道:“耀伢子、宗伢子要在长安书院读书,不能去陇地。”

    马氏好不容易把曲光耀、曲光宗教得不胆小懦弱了,可不能让他们在成长的关键年龄又变回去,便道:“,金城书院也是书院,他们兄弟可以在金城书院读书。”

    曲长久瞟了一眼马氏,语重心长的提醒道:“多伢子,长安书院拥有几百年的历史,金城书院还未建起。你可要想清楚。”

    曲多应了一声。他跟曲长久想的一样。不知道马氏为何让他离开长安书院去金城书院。

    曲快手原想着与邓氏去陇地。

    他当过刽子手、在北地及刑部任过官,懂朝廷律法,去了那里可以管所有的牢房,也可以管当刑部派驻陇地官员。

    现在听到曲多、马氏的话,很是欣慰。

    “你们的孝心我领了。我再想想,明个给你们回话。”

    曲多想着都已经来了,就在府里用晚饭,可马氏心里惦记着娘家哥哥的事,使眼色让他跟长辈告辞,而后一起回长安书院。

    在路上曲多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为何让我去金城书院?”

    马氏缓缓道:“我听说各大书院首届的博士及官员都会名留当地的青史。公主今个说的话,你也听到了,金城书院的院长都请好了,就是潭州书院的洪博士,书院的博士请了白、邓、洪族及各地的名士。多郎,你是读书人,难道不想跟这些名士一起名留青史吗?”

    曲多激动无比的拍拍脑袋,道:“我真是蠢,怎么没想到这个。”

    马氏低声道:“你的名声好,咱们的三个儿子只要品端正,后科举的名次都会比书院寻常的学子高。”

    她手指着曲光耀、曲光宗,道:“耀郎、宗郎再过两年就要下考场,在人才云集的长安参加乡试,能考上前五十名吗?”

    科考分为乡试、府试、会试,上了会试的榜才是进士。第一场乡试考不到前五十名,后面府试考中举人都是很难的事。

    马氏的生父在世之前是长安书院的博士,马族是长安一带的正经的书香门第。

    她虽然没有参加过科考,但是对于三试的流程清楚的很。

    “爹,娘说的太对了。”曲光耀感激的瞧着马氏,像个大人似的说道:“我与二弟天赋不高,在长安学堂里的小考名次都是中下游,若是去考乡试,头一回能不能考上还很难说。”

    曲光宗点点头,由衷的感激道:“娘,您可真是有远见。”

    曲光显只有一岁多,还小的很,正在躺在同母异父的大姐怀里睡觉,却是不知这时,马氏已为他十几年科举铺好了路。

    曲多对马氏心服口服,连声夸赞道:“你可真是我的贤内助。我听你的话跟着公主去金城。明个爷爷若是不同意,我就直接去找公主。”

    马氏轻声道:“爷爷多半会同意。若是不同意,你就单独跟爷爷说我们的想法。”

    她觉得曲快手应该最想跟随的人是李炳,前年李炳与曲氏周游定朝,曲快手就想跟着去,被李炳拦住了。

    她也清楚是曲快手已将曲多否了,能够当下一任家主的是曲多的同父异母的二弟曲青城。

    她家这一房的三个儿子想要出人头地,只有科考这条路子。

    她虽说不是曲光耀、曲光宗的生母,可是深知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

    她亲生的儿子如今才一岁多,还有两个女儿。曲光耀、曲光宗考出来当官,也能帮衬着她的三个儿女。

    至于她与曲多的家业后传给业后传给谁,那自然是亲生儿子曲光显。

    曲多的俸禄不多,全部用在养家还不够。家业大都是她的嫁妆,传给曲光显到哪里都说得过去。

    很快,马车就到了长安书院,马氏立刻去书院见生母。

    马氏的生母跟前有马氏的长嫂及大侄儿、二侄儿陪伴。今个不是特别的子,马氏生母、马氏长嫂都在。

    马氏的大哥、二哥开始在陕西道当县令,后来调回长安,在长安府里当着没有实职的官员,一直是默默无闻。

    若论起才华,他们都是开朝科考最后一界的进士,可惜生不逢时,新旧朝交替,生父马博士去世的早,马族被四大家族打压,前程就这么给耽误了。

    马氏的生母听到事关两个儿子的前程,立刻道:“你大哥与你二哥去白云观找道士下棋。我去派人把他们叫回来。”

    黄昏时分,马氏的生母又派人把曲多及五个儿女叫了过去用晚饭。

    马氏的生母跟曲多道:“你大哥、二哥跟着你们一起去陇地,这样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曲多一听大喜,瞧着两个大舅子的目光都亲近了几分。

    马氏的大哥、二哥为官清正,就是有些迂腐,一直不适应长安尔虞我诈的官场,郁郁不欢,今个得了马氏的提议,认为去陇地当官可以施展抱负,异常高兴。

    一般的官员听到去陇地都不高兴,马氏的大哥、二哥偏偏相反。

    次,曲多夫妻又去了曲府,亲耳听到曲快手说同意。马氏这才给曲快手说了娘家两个哥哥想去陇地当官的事。

    曲多道:“爷爷,您见过我的两个大舅哥,他们都比孙子有学问。”

    曲快手喜上眉梢,便道:“我这就去跟你姑说。她肯定高兴。”

    “我们跟您一起去。”马氏觉得娘家哥哥去陇地,还是亲自当面给曲氏或是李晶晶说的好。

    秦家邓氏早一步到的李府,跟贺氏道:“我家林郎文不成武还凑合,这些年一直在长安书院任护军队长。他与他媳妇跟我说,想跟着晶娘夫妻去陇地。”

    她的二儿子秦安林与二儿媳妇张丽知道总有一天要搬出国公府单立门户,不如早点搬出去打拼一下。

    贺氏笑道:“我的晶娘与女婿正为缺官员的事发愁。谢谢。”

    “说谢谢的该是我们。”邓氏坦诚道:“林郎在长安书院官职升不了,如今没有战事,他总不能当一辈子六品的武官,去陇地可是机遇。”

    何敬海能够下地走路,胃口全部恢复了,脸上也有了血色,在庆王府连着住了四天,比之前预计的多住了一天,这才离开回府。

    牛老王妃让何敬海先住到夏王府,由她派专人侍候,然后她天天亲自陪着。

    何敬焱、李晶晶大婚第二天的认亲未去皇宫,这回挨个王府拜访,头一个是牛老王妃,第二个是何融、邓王妃,而后就是轩王妃。

    一天连走三府,李晶晶倒是不觉得累,坐在马车里,缓缓问道:“我觉得还是得去一趟皇宫,不然陛下要是犯起小心眼,给咱们的粮食以次充好怎么办?”

    何敬焱的手不老实的在李晶晶上游走,难得在马车里享受亲密时光,冷不丁的听到皇宫二字,声音有些慵懒,道:“走之前再去也不迟。”

    “这可是你说得哦。”李晶晶是不想看到何冬的嫔妃。

    何敬焱俯在李晶晶耳边低喘,道:“今个咱们要是进宫,就得一早去,现在都黄昏了,又是去过三府之后再去,有些不合适。”

    “那倒是。”李晶晶倒在了何敬焱的怀里,笑道:“你一个战场上舞刀弄枪的男子汉,倒是比我想得细呢。”

    “娘子,为夫该细得地方细,该粗的地方粗。”何敬焱给了李晶晶一个你懂的眼神。

    李晶晶伸手锤何敬焱的膛。

    何敬焱瞧着李晶晶绝美灵动的脸,俯吻了下去。

    不一会儿马车就停了,车夫恭敬的道:“王爷、公主,王府到了。”

    李晶晶目光惊诧,问道:“今个这么快就到了?”

    何敬焱单臂扶着李晶晶坐起,而后掀起车帘,下巴微抬,笑道:“你瞧瞧门匾上的字。”

    金色的夕阳照在朱门前的两只威武绑着红绸喜庆的大石狮,悬挂于高处的门匾焱王府三个字闪放金光。

    李晶晶笑道:“我都差点忘了,今个咱们回自个的府里住。”大婚之前就商量好的,竟然给忘了。

    何敬焱目光宠溺,柔声道:“此事都怪为夫早起没给娘子说。”下了马车之后扶了李晶晶下来。

    府里的下人从早起就盼着这一刻,一个个伸长脖子瞧看着两位主子进府,正式住了进来。

    李晶晶的嫁妆已在今个白天她与何敬焱走亲戚时送了过来,全部搬进了库房。

    李晶晶特意道:“我们要在金城住十年。黄梨木的家具就拉到那里去。”

    何敬焱无法想象老旧的屋子里摆着昂贵极为精致的黄梨木家具会是怎样的画面,仍是点头笑道:“好。”

    小夫妻都过来了。那两个厨子自是得从庆王府过来。晚上的饭菜已准备好了,六菜一汤,都是小夫妻吃的。

    到了晚上,何敬焱都已经沐浴过了,兴致勃勃脱了衣裤拉着李晶晶去做那事,突然间宫里来了太监宣旨,连忙去穿衣。

    李晶晶瞧着何敬焱俊脸潮红求不满的窘样,捅捅他的后腰,问道:“你说陛下是不是故意这时候来宣旨扫你的兴?”

    这次来得是何冬的贴太监,展开圣旨,高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护国公主李晶晶温柔贤淑,天昭祺吉,鹣鲽深,则实嘉之。特此封焱王王妃,品级正一品。”

    李晶晶磕头道谢,接过了圣旨交给何敬焱,又接过王妃的印章及朝裙。

    太监满脸堆着笑容,问道:“陛下、娘娘让老奴问一下王爷、王妃,明个可有空到宫里一趟?”

    何敬焱与李晶晶相视对望,均是点头。看来想最后一天去宫里还不行。

    太监得了回复又得了赏银,说了贺喜吉利的话就走了。

    何敬焱打横抱起李晶晶,三步并两步的往卧室里去。圣旨、印章、朝裙就放在了桌上。

    四月中旬,虎奔军出长安前往陇地。何冬下旨陇道的都督府十年之内由金城改设到天水府。

    陇地的都督急匆匆搬出金城给何敬焱腾地。

    李云霄终于磨得李炳点头了。

    这一他在李府设宴把几个交好的少年都请了来道别。

    牛浩星、洪志远、董七少爷、秦山忆、梁旭升听了李云霄描述陇地今后十年的建设,回府之后,就向家里长辈提出去陇地。

    秦山忆、梁旭升都是家里的独子,又未成亲没有子嗣,都被家里长辈否了。

    牛浩星、洪志远、董七少爷得了家人同意,立刻告诉了李云霄。

    牛浩星笑道:“我们三个与你一起先去陇地,待秋季再返回长安参加科考。”

    李云霄大喜,赶紧把人名报给了李晶晶,又专门去了东宫跟何义扬说了此事。

    何义扬特意召见虎背熊腰的董七少爷,又把董敏、何湘湘叫过来一起用饭。

    董敏对于董七少爷去陇地有些担忧,让他一定要保重体,注意防范马匪及恶民。

    邓芸得知此事之后,急忙给在河北道的邓镜写信。

    邓家几十个儿孙,文武双全的只有邓十七郎,其余的武功还凑合,文才方面连个秀才都考不中,这次去陇地只要不怕吃苦,服从何敬焱命令,熬个十年也能得个差不多的官职。

    邓镜就派了七个孙子带着他写得一封信回长安找何敬焱。

    田郡公田进带着两个孙子—田素素嫡亲的两个哥哥田锦、田纪,来到焱王府,把他们交给何敬焱,道:“王爷,锦郎、纪郎有些武功,今年乡试考中了举人,你就看着给他们安排。”

    何敬焱瞧着脸上稚气未脱的两个少年,笑道:“好说。”

    王族的正院偏厅内,白氏正跟嫁出去的女儿王烟雨说着话,“你与敏郎去陇地,你二哥不放心。他已跟你舅爷爷说了,离开长安书院跟着你们同去陇地。”

    “这怎么行呢?”王烟雨心里非常感动,摇头道:“二哥在长安书院马上就能晋升为博士,提升官职,这去了陇地,就得重新开始。”

    白氏微笑道:“你二哥听书院的曲馆长说到了金城书院,以他这样的资质,直接担任博士,且又是书院建立的首任博士,能够名留当地青史。”

    王烟雨心知这是在安慰她。

    白氏柔声道:“你们兄妹同去陇地,这样我与你爹才能对你放心。”

    王烟雨声道:“娘,我都大婚了,不是小孩子。”

    白氏笑道:“我娘家的几个兄弟、侄子会直接从洛阳去陇地。你们兄妹到了陇地记得要常跟他们走动,这样彼此有个照应。”

    四月下旬,狄玉蓉查出怀了一个月的孕。她与李去病本来要去陇地,如此一来就得延期。

    五月初,何敬焱、李云霄、曲多、洪博士、洪志远、王浩然、狄玉敏、董七少爷、牛浩星、曲定山、曲定林、秦二、邓家兄弟、马家兄弟、田家兄弟等人带着焱王府五百名亲兵去了陇地。

    五月中旬,长安天气将迎来最炎的时期,李晶晶、王烟雨、马氏及各位官员的家眷,还有虎奔军军官的家眷,由李晶晶的五百亲兵队及一千名虎奔军护送,浩浩出了长安城府。

    这一,车队到了陇地的天水地界,陇道的都督带着当地的官员倾巢出动在天水城府门外相迎。

    云族老族长已于前些天见过了何敬焱,这次便派了几个嫡系的儿孙过去。

    李晶晶等人在天水住下来休整。

    李晶晶已从何敬焱的来信里得知,他与云族老族长商谈失败。

    她为了能够说服云族,特意给云族老族长的夫人送去帖子,却是被告知回了娘家不在天水。

    次,李晶晶等人便离开了天水城府,谁知刚离开不到三个时辰,马儿恐慌停止不动抬蹄嘶鸣,仿佛马上要发生极为可怕的事。

    ------题外话------

    本卷结束。

    明天开始第四卷:高原陇地。

    今天进入本月下旬,月票榜竞争很激烈,请亲们把所有的票投给本文。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