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3 洞房夜夫妻交心 玉佩姻缘天注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晶晶羞得低下头道:“你这么瞧着我干什么?”

    何敬焱剑眉上挑,很是激动道:“娘子,天色已晚,咱们这就歇息?”

    “肚子饿得咕咕叫,你能睡得着,我可睡不着。”李晶晶抬头看到何敬焱目光里的异样,扭过脸去瞧着满桌的酒菜,柔声道:“焱哥哥,咱们用了饭说会话再歇息。”

    何敬焱飞快的环视了四周,再次确认外面没有人听墙根,一把将李晶晶拉到怀里来,俯便是雨点般的亲吻。

    李晶晶已饿得前贴后背,心里骂道:精虫冲脑,真是个莽汉啊!

    何敬焱吻足了瘾,瞧到李晶晶露在喜裙外雪白脖颈,伸手就去抚摸。

    这可是他等了几年的媳妇,好不容易成亲了,还不让他亲个够摸个够。

    他虽是狂野,可是动作不粗鲁,也不会弄痛李晶晶,不一会就让李晶晶忘记了饥饿被他带着投入进去。

    大概过了两刻钟,李晶晶真正的成为何敬焱的女人。

    好在李晶晶是大药师,制有止痛的药膏,何敬焱赶紧给她湛出鲜血的部分涂抹好,就把她拥入怀里哄着,正要说些话,却是听到两个人的肚子都咕咕大叫。

    李晶晶媚眼如丝,慵懒的伸手打了何敬焱脸颊一下,道:“你多会才让我吃上饭?”

    “娘子等着,为夫瞧瞧饭菜可还着。”何敬焱目光有些歉意,却是很享受被李晶晶这样依赖着,赶紧的下去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回头笑道:“娘子,菜还温着。你吃哪个菜,为夫端过去。”

    “我起来吃。”李晶晶坐了起来,见何敬焱目光再次有了异样,忙拿喜被捂了体,声道:“焱哥哥,久饿行这事最伤。咱们都年青,来方长呢。”

    小夫妻穿上衣服,仍是坐到刚才的位置用起饭菜。

    何敬焱用脑袋轻碰李晶晶的脑袋,道:“娘子,叫声夫君来听听。”

    李晶晶这才发现何敬焱今个已经人前人后的叫了她好多声的娘子。

    她伸手去摸何敬焱的额头,微笑道:“夫君。”

    她记得九年前在潭州太清观初次见何敬焱时,认为他是个内向主观不求人的冷酷少年。

    现在他在她面前可真的不内向,不是话唠,但话绝对不少。

    两人用过饭菜,叫进奴婢收拾。

    李欢、李喜瞧到了凌乱的,便知道刚才李晶晶已经成了小妇人。

    李晶晶收到李欢不安的眼神,这才想起来,刚才做那事时忘记把白绫放在下。

    定朝的风俗,女子大婚之夜,要把白绫放在上,次将染着处子之子的白绫交给婆家人,以示婚前忠贞。这染血的白绫叫做元帕。

    李欢试探的问道:“小王爷、小王妃,您们看奴婢明把整个单子交给王妃可好?”

    何敬焱大手一挥,淡然道:“府里没那么多事。这单子撤下洗了。”

    李喜瞟了一眼房里的另外两个容貌普通的奴婢,她们是孔叶跟前的奴婢,被临时派过来帮忙,便道:“劳烦两位姐姐把单子撤了。”心说:你们可都亲眼瞧到我家小姐清白之嫁给你家王爷。

    李晶晶去了净房沐浴之后回到洞房,见何敬焱长发披散赤着上躺在上,柔声道:“你也累了,快歇息了。”

    “为夫不累。”何敬焱等着李晶晶刚坐在边,就伸臂把她抱到了怀里,嗅着她的体香,喃喃道:“夜还长着,迟些再睡。”

    “我给你说件要事。”李晶晶伸手捂住了何敬焱马上就要贴到脸上的嘴唇,定定瞧着他,低声道:“以后每晚你若是醒过来,发现我不在旁边,千万莫急莫担心。”

    何敬焱目光清明起来,紧紧拥抱着李晶晶,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问道:“娘子说得透彻些。”

    李晶晶小声道:“你可曾怀疑过我上有秘密?”

    何敬焱心里有些雀跃,又有些恐惧,点头道:“几年前在潭州的太清观后山,那天是在夜里,你在药室里制药,我从外面路过,听不到半点动静。”

    其实不止这件事,还有李晶晶制出的药数量过于庞大,不止是他,李炳、何冬等人都怀疑过,只是不想问,让她害怕担忧。

    李晶晶早就想好的说辞,道:“我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制药,那个地方你们谁都无法看到也无法进去,只有我能。”

    何敬焱心里一紧,问道:“娘子,那个地方有没有危险?”

    “没有。那个地方非常安全,只有我一个人。”李晶晶想到了可的玉玉及一大群的药兔,摊开右手掌,平空多出两粒果味补骨片,左手指着片上面的兔子图象,道:“这是我在那个地方的伙伴灵兔玉玉。”

    何敬焱张开嘴,李晶晶给他喂了一粒片,另一片自己吃了。

    李晶晶柔声道:“夫君闭上眼睛,心里默数到三睁开,如果看不到我,不要叫嚷,再闭上眼睛默数到十,我就会重新出现。”

    何敬焱眼睛圆睁,怕闭上就看不到李晶晶。

    “我坦诚相告,你得信我才是。”李晶晶收起笑容。

    何敬焱这才依言行事,如此便知道了李晶晶此生最大的秘密。

    李晶晶轻声道:“这世上只有你知晓我的这个秘密,便是我爷爷爹娘哥哥弟弟都不知道。”

    前年在洛阳郊外去白族村子的途中,李晶晶曾经暗示过李炳。

    当时李炳没有追问下去,李晶晶便没有告知。

    如今李晶晶与何敬焱结为夫妻,后天天同共枕,何敬焱怀绝世武功,长久下去,定是瞒不了他,不如一早就实言相告,坦诚相待。

    何敬焱没有半点置疑,将李晶晶搂得更紧,声音饱含柔,道:“娘子,谢谢你对为夫的信任。”心道:为夫能娶到你,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因是洞房花烛夜,花烛要燃整整一夜不能吹灭,两人躺下后相拥而眠。

    何敬焱斟酌一番,用极低的声音道:“娘子,为夫有个事要告诉你。”

    李晶晶快要睡着了,听到这话打起精神来,问道:“你说,我听着呢。”

    何敬焱竟是起穿鞋下地,从衣物里面翻出了一个粉色绣有鸟图案的绸缎香囊。

    李晶晶见香囊上面四不像的鸟儿正是自己所绣,问道:“你把它随带着?”

    何敬焱点头,打开里面的香囊。

    李晶晶便道:“不许你给别人看,就算别人瞧到,也不许你说是我绣的。”

    “好。”何敬焱微笑着从香囊里取出一块小儿巴掌大的古白玉,放在了李晶晶眼前晃了晃,道:“二十年前为夫在鲁地佛教一个寺院的后山山洞里捡到了两块玉,这是其中的一块。”

    李晶晶看到这块玉觉得眼熟,伸手握住了古白玉,低头仔细端详。

    何敬焱凑到李晶晶耳边,低声道:“这块玉的里面有一把金光闪闪的小剑,为夫拿了它之后,小剑就没了。为夫脑海里多了许多的武学秘笈。”

    李晶晶目光惊诧,问道:“你的武功是出自玉里的小剑?”

    何敬焱点点头,若非如此,他怎么可能少年时武功就排名天下前三,双手抱紧了李晶晶,道:“另一块玉里面有一个闪烁金光的长颈瓶,为夫送给了爷爷。”

    李晶晶惊道:“夫君,爷爷把玉送给了我。我戴上玉,玉里的观音瓶就消失不见,而后我就去了那个地方制药。原来我的玉是你捡的。”

    何敬焱笑容灿烂,道:“娘子,你与为夫的姻缘是天注定。”

    “是呢。没想到会是如此巧合。”李晶晶亲昵的将头埋在何敬焱怀里撒。心说:难怪刚才他听到我说的那番话,没有特别的震惊,原来他也有同样的古玉,只是得到的是玉里灵剑的秘笈。

    何敬焱双手环抱着小妻,再次道:“一切都是天注定。”

    李晶晶手举着古白玉,抬头问道:“两块玉出现在佛教寺院的后山,是不是佛教的宝物?”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何敬焱亲吻了李晶晶的额头,道:“娘子,为夫的这个秘密也只是你知晓。”

    “夫妻本是一体,后你我之间不要有秘密,任何事都说开来,不要产生误会。”李晶晶是二世为人,前世的婚姻非常的失败,今世要好好经营婚姻,是以说出这番话来。

    何敬焱恋李晶晶的一点是她子成熟有大智慧,动容的道:“娘子说得的这些话,娘与爹前几天也跟为夫说过。”

    李晶晶想到何庆、孔叶的婚姻,除去生下天生残疾的何敬鑫、何敬淼之外再无不好,道:“我与你今后的子,能过成娘与爹这样就行了。”

    “会的。”何敬焱见李晶晶对古玉不释手,就把古玉当成新婚之夜的礼物送给她。

    李晶晶得了古玉,与之前李炳送的凑齐了一对,很是高兴,跟何敬焱再次恩一回便睡下,大婚的第一夜就不进回药府。

    次清晨,何敬焱为了陪着李晶晶,也不去练功,等她睡到自然醒过来,才一起洗漱。

    庆王府的两个奴婢进来侍候时,特意道:“王爷、王妃昨晚曾嘱咐过,府里没有什么事,也不需要小王爷、公主过来请安,一切随意便好。”

    李晶晶早就知道何庆、孔叶非常宽厚,却没想到连第一天的晨问都免了。

    何敬焱望着正在由李喜梳着妇人发型的李晶晶,道:“我爹娘向来早起,以前府里有菜地就种地,后来地没了,就下厨弄饭吃。前年我回府长住,就不让他们弄早饭。我从鲁地找来两个厨子,变得花样给他们弄着吃。”

    李晶晶问道:“你说的菜地是现在的马厩吧,那么大块地,以前爹娘两个人种得过来吗?”

    何敬焱道:“这不还有下人,一起帮着弄弄。”

    李晶晶瞧着镜子里的人儿梳着随云髻,乌发戴着镶有红宝石凤头钗,穿着明黄色华美的公主朝袍,光彩照人,美丽高贵,满意的点头。

    “马厩是为了给你的虎奔军亲兵来了放马用的。以后我们有王府,你的亲兵住在我们的王府。这里的马厩那么大都得空着了。”

    “嗯。”

    李晶晶问道:“过几天我们搬到那边去住,就给爹娘提议,他们若是还想种菜,就把马厩改成菜地?”

    人上了岁数就喜欢过恬静稳定的生活,种菜能活动子骨,何庆、孔叶也算是有了事可做。

    至于何敬鑫未来的妻子,若是嫌弃何庆、孔叶种菜地,那就是不孝顺,娶回府里干什么?

    何敬焱笑着点头,心喜李晶晶考虑的周到。

    李欢进来禀报道:“小王爷、公主,早饭已经布好。”

    何敬焱牵着李晶晶的小手去了饭厅。

    他住的这个院子共有五进,地属全府中心,去那个院子都近,位置很好。以前李晶晶来时,为了避嫌,很少来此处,多是在正院。

    饭厅在第一进偏厅旁边。厨子是何敬焱从鲁地、潭州买来的,能做他与李晶晶吃的菜。

    四样爽口小菜、葱花玉米煎饼、金银卷、小笼虾蒸饺、瑶柱瘦米粥、三鲜米粉,还备有辣椒油等调料。

    李晶晶最喜欢吃的是米粉。虽说用长安的水做出来的米粉怎么都没有潭州的精细好吃,也比各种面食吃起来香。

    她曾经以为何敬焱常年在外打仗在吃食上头不讲究,在长安的这几年通过接触才了解,他跟李炳一样讲究,只是在心里不说出来而已。

    李晶晶小口的吃着三鲜米粉的模样,何敬焱怎么都瞧不够。

    小夫妻携手走出院门,抬头望天,今个跟昨个一样晴空万里好天气,刚走出几步,就见不远处的长廊里几个人急匆匆往这边赶来。

    ------题外话------

    亲们有票都投给本文。谢!

    推荐我的一对一完结文嫡女玲珑、军医重生贵女宝瞳。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