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1云霄绝联难皇室人 晶晶喜裙上花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何义扬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扯着喉咙嚷道:“小胖子,晶娘嫁了敬焱哥,也永远都是你的妹妹。{首发}你把门打开。”

    李云霄头摇得像拨浪鼓,更加用力的去关门。

    小小的李坤梳着包子头,穿着红衣红裤,像个年画娃娃,由李云青抱着,握紧小拳头,气的叫道:“不开!”

    何义扬高声道:“坤郎,你还想不想跟湘湘玩了?你快让你爹、你二叔把门打开?”

    李坤怔了一下,显然没有想起湘湘是谁。

    何义扬误以为“小女婿”服软了,美滋滋用力往里面挤,大声道:“好坤郎,回头我常带湘湘来看你。”

    李云霄探手用力把何义扬探进来的脑袋推了出去。

    李云青猛回头朝站在一旁的秦山忆、牛浩星等几位俊美少年叫道:“这时候了你们还瞅什么闹,都给我上!”

    李家儿孙加上几位俊美少年全部使劲,秦家的三个熊孩子及曲家的孩子跟着一哄而上,砰的一声,直接把大门关严实了。

    门外的皇室的八人叫嚷着把吃的劲都使出来推门,都没能推开,急得直跺脚。

    “几位哥哥弟弟,你们就让俺们进去接俺嫂嫂吧。”何敬鑫往门缝里又塞了一回红包,这次是十个,每个里面包着一张面值五十两的银票。

    贺继业、李云飞个子小,体灵活,跳起来把红包都抓过来,各留下一个,给了李云霄一个,给了李坤两个,其余的六个给了秦家三个熊孩子及曲家的孩子。

    梁旭升与牛浩星对视一望,均是默契的点头,叫道:“想娶护国公主可没这么容易。”

    牛浩星大声道:“我们也不刁难你们了,出几个简单的对子,你们来对一对!”

    容貌异常清秀英俊的少年洪志远竟是头一个开口,道:“听好了,我的上联是:花花叶叶,翠翠红红,惟司香尉着意扶持,不教雨雨风风,清清冷冷。”

    门外的八人听了这么长的上联,心说:这还是简单的对子?那难的对子岂不是文昌星下凡才能对上了。

    府里的宾客在各厅里坐着,听到李家下人禀报,得知前面“拦轿门”竟是对起对联,均是哈哈大笑。

    “这下可是考验皇族人文才的时候。要是不及时对上来,可就误了吉时。”

    “听闻太子参加了今年长安的府试,还中了举人。他的文才想必不差。”

    “好难的对子。”曲氏焦虑的望向李炳。她自是舍不得李晶晶出嫁,可是这会子又担忧皇室的人对不上对联进不了大门。

    李炳淡定自若的微微点头,示意曲氏放心。

    果然很快李家的奴仆又来禀报,激动的大声道:“海王爷对上了下联:蝶蝶鹣鹣,生生世世,愿有人都成眷属,长此朝朝暮暮,喜喜欢欢。”

    “对得好。”“对的工整寓意好。”

    众人这才知晓何敬海的文才同样极好,纷纷夸赞道:“海王文武双全,不愧是先生的二弟子。”“没想到海王的文不输于武。”“先生的弟子自是个个都是文韬武略。”

    李炳微笑道:“敬海的文更胜过武。”

    众人听了无不震惊,心里却是替何敬海抱屈。这样好的男儿,却是曾经娶过那样无无义品德低劣的女子。如今何敬海仍是独一人。

    李家的奴仆接着急道:“大少爷、二少爷、四少爷、五少爷、梁世子、牛少爷都出了上联,让迎亲的贵人来对。”

    李炳朝众人笑道:“我就知道这群小郎不会轻易让皇室的人把晶娘迎走。”

    梁郡公听到孙子梁旭升的名字,有些尴尬的道:“升郎这个孩子,真是不懂事。”

    牛副院长心里轻叹一声。他的孙子牛浩星从小就喜欢李晶晶,才五岁的年龄,就给李晶晶手抄过几本药书。若不是李家门第太高,他就替孙子上门来求娶李晶晶。

    月清院的卧房内,李晶晶已经涂了香粉点了胭脂,穿上了大红色绣有凤凰于飞图案的喜裙。

    老宫女屏息凝神,双手小心翼翼捧着镶了钻石宝珠的黄金凤冠,由旁边两名宫女帮着戴在了李晶晶的头顶,再用细小的簪子、夹子将凤冠牢牢的箍在乌发上。

    “公主,您更加美了!”

    “公主比往更加的仪态万方尊贵端庄。”

    李晶晶听着众女的赞美,望着铜镜里比平时漂亮几分的自己,露出惊喜的笑容。

    前世她结婚时穿的是旧的军装,浑上下最值钱的就是一块旧的女式手表。

    今生她穿着整个定朝数一数二的崭新的嫁衣,戴着天下最贵重的凤冠,脖颈、手上、发上的首饰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每个女人都想风光的成亲,她也不例外。

    “小姐,皇室迎亲的人对出了大少爷、四少爷、五少爷、梁世子、牛少爷的上联,唯独对不出二少爷出的上联,仍在府门外。吉时将至,这可怎办?”望英再次急匆匆的出现。

    刚才望英是为李晶晶急,现在是为何敬焱迎亲的队伍急。

    李晶晶问道:“我二哥出的什么上联?”

    望英眼珠一转,答道:“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出自山海关姜女庙)

    望英将几个朝字都念成了二声,慕容英跟前的两个大宫女识字,听得莫名其妙。

    “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李晶晶用正确的语音将上联念了一遍,对于李云霄的做法哭笑不得。

    这是她前世的经典对联。

    今生她小时候考李云霄的对联,以此打击他的自信心,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谁知他今天用在阻止迎亲的队伍。

    她由此想到了与孪生哥哥李云霄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

    时光飞逝,她大婚了,李云霄也中了举人秋季就要参加会试。

    两个大宫女喃喃道:“这个上联端得奇特,用了七个朝字。”

    “好难的上联。几位王爷、郡王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怎么能够答出来呢?”

    望英满脸焦虑,俯在李晶晶耳边低声道:“大老爷问您知不知道下联呢?”

    李晶晶收回思绪,勾唇微笑,道:“我爹急了?”

    望英蹙着眉头,点头道:“大老爷、老夫人急了,老老爷也示意让奴婢来问您。”

    李晶晶走到窗前,手指了指天空,而后只说了一个字“长”,就让望英回去复命。

    望英满脸疑惑,瞧着皇后跟前才学好的两位大宫女也是一脸纳闷,问道:“小姐,您能不能说得明白些?”

    李晶晶菀尔,挥手让望英回去复命。

    李欢、李喜瞧着望英的影消失,等了一会儿不见前面有人传话过来都急了。

    李欢悄无声息出了屋子,站在院门前眺望,又过了一会儿,仍是没有动静,实在是沉不住气,就往正院走去。

    突然间不远处正院方向传来无数人的笑叫声,比过年还要闹。

    “太子将二少爷出的上联对出来了!”

    “太子对的下联是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皇室的人冲进来了。快拦着他们,不能让他们撞进月清院去惊了小姐!”

    灿烂的初夏阳光照耀之下,八个穿着明黄色的英俊男子从两侧种有石榴树的青石路上风驰电掣般的跑来。

    明黄色的朝服晃得李欢眼花,转撒腿就跑,朝月清院方向招手大叫道:“迎亲的人偷跑进来了,快把院门关上!”

    李欢前脚进了院门,李云青、李云霄、贺继业、李云飞小路奔跑过来后脚就进去,而后砰的一声把月清院的大门给紧紧关上。

    定朝的风俗,新娘子要蒙着红盖头由哥哥或是弟弟背着上花轿,在花轿之前不能由迎亲的人瞧到脸。

    李家兄弟抢先一步进了月清院,没让皇室的八人得逞,均是得意哈哈大笑起来。

    李云飞年龄小,跑得气喘吁吁的道:“太子哥哥真是狡猾,趁着我们兄弟搜花轿,带着海大哥几人偷跑进来!”

    迎亲的花轿停放须轿门朝外,女家有人燃着红烛、持着镜子,向轿内照一下,谓驱逐匿藏轿内的冤鬼,称“搜轿”。

    何武叫道:“谁叫你们出那么难的对联。”

    何洋高声道:“亏得八叔文才好对上了对联,不然我们现在连门都进不来。”

    何敬鑫知道李晶晶就在院子里面,大声吼道:“嫂嫂,俺来迎你了。俺哥在府里等你等急了,你快出来上花轿!”

    众人哄笑出声,都嚷着要李晶晶快出院子。

    何敬鑫没听到李晶晶的声音,再次叫道:“嫂嫂,俺哥哥等了你好几年了,你快出院子上花轿!”

    李去病抱着李坤从正院赶来了,面带微笑跟皇室的八人道:“时辰未到,我爹派我来请各位去吃正席酒。”

    女方家中午为正席酒,俗称“开面酒”,亦叫“起嫁酒”。

    何敬鑫一本正经的道:“俺要在这里等俺嫂嫂。不去吃了。”

    何敬海望向邪笑的何义扬,挑眉问道:“师父有请,你我先过去吃几杯酒,再换了他们几个去吃?”

    何义扬故意朝院门高声道:“小胖子,刚才你堵了半天的门饿了没,用不用我给你带些酱牦牛吃?”话毕拉着何敬海去了正院。

    皇室其余六人都留下来守着院门。

    李坤想进院子瞧看姑姑,可又怕皇室的人跟着冲进去,等着回到正院,叫来贴奴婢,让她们搬梯子去月清院的后院,而后让奴仆抱着他通过梯子进了院子。

    李云青与三个弟弟正坐在院门前跟皇室的六人斗嘴,瞧到李坤,惊讶道:“我的儿,你是怎么进来的?”

    李坤咯咯的笑,扑倒李云青怀里,小声道:“爹,我让人支起梯子爬进来。”

    李云青抱着李坤去瞧看李晶晶。

    李坤荣幸的坐在香喷喷的李晶晶大腿上,小脑袋探到红帕头下面,看到了她画了妆的新娘容貌,激动的拍手叫道:“姑姑好美。”

    李云青是成过亲的人,柔声道:“妹妹快吃些点心,一会子去了那边就得等到晚上才能吃到。”

    李晶晶隔着红帕头问道:“大哥,你们怎地不去前面用饭?”

    李云青轻声道:“我们早上吃得多都不饿。”

    李坤从李晶晶腿上跳下来,跑出卧房去,找到奴仆,令他去弄些吃食过来。

    一会儿李云青兄弟四人就吃上醇香的酒及香喷喷的

    风起将酒香味吹出院门外,皇室的六人嗅到,鼻子猛吸几下,察觉到不对劲,这才知道院门内的人已经吃喝上了。

    他们原本的打算是轮流去吃酒宴,守着院门不让李云青兄弟出来,让李云青兄弟饿一顿。

    岂料这里是李云青兄弟的地盘,到处都是李府的下人,不可能被饿着肚子。

    何义扬与何敬海匆匆吃了酒饭返回,让六人赶紧去吃。何敬鑫却是决定不去。

    过了一刻钟,当初庆王府请来保媒的刘喜娘穿着铁绣红色的长裙出现在月清院的院门前,着潭州口音高声问道:“屋里的新娘子可否梳妆好了?”

    里面的李家兄弟异口同声的答道:“没好。”

    刘喜娘等了一小会儿,再次问了一遍,得到的回复同上,这般一共问了三次,俗称“催妆”,表示新娘子不愿出嫁留恋娘家。

    “嫂嫂,你快梳妆好出院子来,俺哥哥实在是等不急了。”何敬鑫急得快要哭出来。

    何敬海见何敬鑫真流露,把他拉到一旁去解释这是风俗。

    何敬鑫虽是知道这是本朝的风俗,可就是无比担忧李晶晶不愿意嫁给他大哥做他的嫂子。

    贺氏、贺慧淑、秦家三个熊孩子由几个奴婢簇拥着过来了,皇室的人终于跟着她们进了月清院。

    李云霄张开双臂拦住了何义扬、何敬海,喝道:“不许你们瞧我妹妹!”

    贺继业、李云飞则上前,一个抱住了何敬鑫的腰,一个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往卧房里冲。

    贺氏跟何义扬微点头,示意让他带着皇室人与刘喜娘去院里的大厅等着。

    “我的晶娘,娘与你姨来了。”贺氏与贺慧淑进了屋就把门关上了。

    李晶晶飞快的揭起了红帕头,不自的哽咽道:“娘,姨。”此时心里千言万语,也是一言难尽。

    “娘来给你喂饭。”贺氏瞧着绝色倾城的女儿,眼睛便红了,怕引着女儿哭花了妆,忙扭头去打开奴婢放于桌上的食盒,从里面端出饭菜,而后坐下来,招手道:“来,你坐到娘腿上。”

    定朝的风俗,出嫁女儿坐娘腿上,娘为出嫁女喂上轿饭,寓意不要忘记哺育之恩。

    李晶晶走过来,坐在了贺氏的大腿上,双手搂住了她的脖颈,想到一生出就吃了她的水,受到她无微不至的关,如今要离开她,泪水夺眶而出。

    贺慧淑坐在一旁抹着泪,仍是笑道:“今个是好子。我的晶娘嫁的可是闻名天下的军神大英英雄焱王,妹妹要笑才是。”

    贺氏左手端着盛着饭菜的碗,右手拿着筷子,一口一口给女儿喂着。她的泪水都落在了饭菜里。

    李晶晶刚吃了几口,外面就传来何敬鑫、何武、何海等人的催促声,不由得心一紧。

    贺氏强忍着不哭声来,把碗放在桌上,哽咽道:“快给我的晶娘把泪擦干,把脂粉补上。”

    老宫女及皇后跟前的两个大宫女忙走前来,把李晶晶扶下地,而后给她的脸上再次上粉。

    “妹妹!”“姐姐!”

    李晶晶听着外面四个亲兄弟一声声的叫唤,心里便是知道后有的是机会回娘家,可泪水就是止不住。

    老宫女央求道:“公主,您莫哭了,再哭妆都花了。”

    贺慧淑在李晶晶耳边低语道:“嫁了人要更加的惜自己,天天把自己打扮美,夫君瞧着欢喜。”

    贺氏猛地握住了李晶晶的手,紧紧的攥着,道:“我的晶娘,你嫁过去好好的,娘在府里等你三天后回门。”

    老宫女把红帕头原自给李晶晶盖在头上,而后示意皇后跟前的两名大宫女去把门打开。

    李云青、李云霄并排从门里挤着进来,急着要背李晶晶上花轿。

    “你与你弟弟轮流背。”贺氏知道这次若不如了李云霄的意,他会当场哭死。

    就这样李晶晶蒙着红帕头穿着喜裙由李云霄背着出了卧房、月清院。

    曲氏、邓氏已到了月清院门口。

    “晶妹子!”曲氏难过的刚才的酒宴只吃了几筷子,见到了二孙子背着一红的孙女,眼泪哗的就落下来了。

    李晶晶听声音就知道是曲氏,叫道:“。”

    曲氏伸手握住了李晶晶的右臂,哭道:“晶妹子,在这里。”

    李炳、李老实、李去病、狄玉蓉、曲快手、秦敏业等人在正院旁边的路上等着,见到穿着醒目喜裙的李晶晶,均是快步迎上去。

    刘喜娘怕耽误了时辰,急忙高声道:“吉时已到,新娘速上花轿。”

    李炳脸上肌紧绷如同要上战场,见大儿子李老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二孙子哭得鼻涕都落了下来,高声道:“儿孙们都跟着我送晶娘去庆王府!”

    李家人哭哭泣泣的把李晶晶送上了花轿,妇人全部留下来,男子全部上了马。李坤被李云青放在了前。

    秦家三个熊孩子叫嚷道:“我要去送姐姐。”“爷爷,我要跟去庆王府。”

    秦雄晃、秦跃速叫人把马牵过来,带上了三个熊孩子。

    曲家的几个孩子跟着大声叫着要去。李炳便道:“那就都跟去。”

    何义扬挥手下令,宫廷乐师将手里的锣鼓敲起来锁呐吹响了,迎亲队浩浩前往庆王府。

    满酒气的梁旭升站在台阶上一动不动,直到花轿消失不见,突然间听到后有人哦的一声,扭头看去,见是从潭州来的洪志远做呕吐状,忙快步把他扶着进了正院的厕室,让他吐个痛快。

    “洪小弟可好些?”

    洪志远轻叹一声,“好些了。”抬起头来,一双澄清眸子望着梁旭升,低声道:“谢谢。”

    梁旭升有种被看透的感觉,想到曾经拒绝娶的洪族嫡女就是眼前这位的堂姐,道:“我们去药院要点醒酒药吃了再离开。”

    洪志远问道:“你平素也好饮酒?”

    梁旭升淡然道:“我跟你一样都是自律的人,今个也是高兴,就多喝了几杯。”

    洪志远目光一黯,心道:晶妹子大婚嫁的又是焱王这样好的男子,我的确应当高兴才是。

    梁旭升夸赞道:“今个你出的上联真是好。”

    洪志远轻声道:“你是上界科考的三甲。你出的上联比我的更好。可惜我们出的上联都被他们对上了。”与梁旭升相扶着并肩去了药院。

    庆王府大门前何敬焱从早晨一至站到了下午,足足站了三个时辰。

    何庆、孔叶、何敬淼轮流的过来瞧看,仍是不见迎亲队的踪影,均是急得要命。

    府里派去李府的第九个奴仆骑马狂奔回来,朝着何敬焱高声叫道:“小王爷,公主的喜轿出了李王府,这会子应该已过了两条街,用不了一刻钟就要到了。”

    何敬焱快要石化俊脸终于再次露出灿烂带点傻气的笑容,激动兴奋哈哈哈的笑声掩盖住了肚子咕咕的叫声。

    ------题外话------

    明天我还得值一天班。

    亲们有票一定要都投下来。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