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4晶晶及笄贵人齐聚 李炳赠龙凤胎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贺氏道:“晶娘年前要把这些布赏给亲兵、虎奔军的家眷。”

    贺慧淑刚才迟疑是怕李晶晶这样做是为了贴补她家用,得知原因后方道:“我今个去安排,最迟三后货到。行吗?”

    “行。”贺氏点头。

    贺慧淑一想那是几万两银子的货,不能让李晶晶花了银钱还没买到称心如意的货,慎重道:“我的晶娘在吗,我要当面问问她,要什么品质、颜色的绸布?”

    “她在药院制药。”贺氏从袖口里取出一封信,交给贺慧淑,道:“她要的布料清单写在纸上。”

    贺慧淑打开信封,看到最上面的最张面值六万两的银票,把银票放在桌上,仔细看起了信纸上的内容。

    贺氏道:“晶娘说是去哪家的布店买二等的绸布都是这个价钱,不如从你的布店里买,最起码不会以次充好。”

    曲氏跟着道:“量这么大的绸布,还是得从自家人开的店买放心。”

    贺慧淑听到这里,这才把银票拿起放在信封里收下了,笑道:“我要当面谢谢我的晶娘。”

    曲氏嗔怪道:“亲家姐姐,我们一大家子从你的商铺里白拿布料次数还少了。你再说谢就见外了!”

    秦跃一家子用过饭回到家里,贺慧淑等着三个小熊孩子各回各屋了,就与秦跃去了商铺,亲自盯着这桩开店以来最大的买卖。

    入夜秦跃怕贺慧淑累着,让她回府去歇息。

    贺慧淑嘱咐道:“这是我的晶娘要赏给将士的,每匹布都不能出问题。”

    秦跃牛眼目光温柔,连连点头。

    一后三千布匹的货就全齐了。李晶晶的亲兵赶着马车把货取走,留下一小部分,大部分送到虎奔军军营仓库。

    “今年王爷与公主赐给兄弟们的年礼,每人六丈绸布、二两银钱。”

    “江南苏州城出的绸布,整整六丈,够给一家人每人做衣服。”

    “去年只有一两银钱,今年不但有二两,还有六丈绸布。”

    “这一丈绸布就得几百个铜钱。要是我自个可舍不得买。”

    “整个定朝就咱们虎奔军得了这么重的年礼。”

    “多谢王爷与公主。”

    吕道明伸手拍着两个拿着绸布披在上傻乐的士兵,骂道:“混小子赶紧收好了拿回家去,别糟了。”

    众位军官除去双份的绸布、银钱,还有临潼的土特产等年礼,纷纷过来问道:“将军,何时带我们去给王爷谢恩?”

    吕道明笑道:“王爷忙着要跟公主大婚,没功夫见你们这些混人。”

    “王爷终于要大婚了?”

    “公主肯跟王爷大婚了?”

    吕道明掉着脸,喝道:“瞧你们一个个说得什么话。王爷与公主是天生一对,自是要大婚。”

    护国公主与焱王将于四月大婚的事在长安传得沸沸扬扬。

    之前李家的政敌制造谣言,说李晶晶是进斗金的大药师回居士,李家迟迟不让她嫁出去,就是要贪她的银钱。

    现在这些人得知她要大婚,又改口说是她未满十六岁,李家就把她嫁出去,可见根本不重视她。

    李云青原是准备暗中收拾这些人,岂料被李炳拦住了。

    “那些人左右都有得说。”李炳又道:“我们李家是否重视晶娘,四月给晶娘的嫁妆就能证明一切。”

    李云青点头,道:“孙儿受教了。”

    小年过后的一天,难得风和丽,云淡风轻,自巳时起,李府陆续来了许多贵人。

    年前的李府张灯结彩,已有了节的气氛。

    今天是龙凤胎的生,也是李家唯一嫡女李晶晶的及笄礼

    前来恭贺李云霄生的除去何义扬、何敬鑫、秦山忆、牛浩星、梁旭玉、邓十七郎等人,还有长安书院的几位学友。

    “我妹妹要行及笄礼,你们随我到二进院子大厅里说话。”李云霄与众少年年前欢聚一堂。

    牛浩星笑道:“霄郎,你与太子、侯爷开的庄子这几个月赚了那么多银钱,也不张罗着年前请我们几个在长安酒楼用个便饭?”

    牛家白氏给牛浩星定了亲事,女方是陕西道都督府长史的嫡长女,门第不高算是高嫁了,开后就大婚。

    明年秋季牛浩星是要跟李云霄一起参加府试、会试。

    他是典型的先成家后立业。

    “年前年后我都有的时间,就看太子、二叔和你们有没有空。”李云霄目前做生意最成功的就是远郊外的这座庄子。

    梁旭玉打趣道:“我们又不用陪珏公主骑马、逛商铺,自是有的是空闲。”

    去年李炳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对方是几百年大家族洪族的小姐,结果他心里放不下李晶晶,一根筋的想着李晶晶没有与何敬焱大婚,他仍有机会,就婉转的回绝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定亲。

    他家里就他一个独苗,不敢让他去外地当官,就让他跟李去病一样在长安书院进修两年,开就在书院当师长。

    两年来,他除去读书,还学着几个好友做起生意。

    他家是国公府,有权有势,他是极聪慧的人,经商方面也有些天赋,把南地的茶叶卖到北地去,赚了些银钱,正琢磨着做更大的生意还是在长安购买商铺。

    李云霄羞得脸微红,高声道:“太子,你这就定个时间,我再去问二叔,他若有空,我来做东请你们。”

    参加李晶晶及笄礼的贵人份最高的就是皇后慕容英,其次是牛老王妃、孔叶、邓芸、胡静、何义珏、何敬淼、王森的生母王族族长夫人云氏、长安书院院长夫人、梁国公夫人董氏、邓国公夫人凤氏、忠烈夫人秦家邓氏,而后是李家的亲朋好友。

    担任及笄礼有司的是田素素,赞者是李晶晶最好的朋友王烟雨。

    出席及笄礼的宾客越有德才份越高贵,越显得及笄礼隆重。

    这样规格的及笄礼在定朝也就只有何义芸曾经办过,李晶晶是第二人。

    李晶晶沐浴之后,穿上了一个月前就做好的华服,布料是每年只出九匹的特级苏州九祥云锦,玫瑰红色泛着光泽的长裙,金色闪亮的腰带,无一处不精致,令她艳胜花,绝色美丽。

    随着偏厅的定朝宫乐奏起,李老实走到大厅中间,高声道:“今个,小女李晶晶行成人笄礼,感谢各位宾朋佳客的光临!下面,小女成人笄礼正式开始!”

    盛装的贺氏牵着美艳不可方物的李晶晶出现在大厅众位正宾面前。

    王烟雨在雕兽铜盆里净手,小心翼翼的为李晶晶梳着披散开的的乌发,梳好之后将梳子放在盘子的南边。

    田素素奉上罗帕与发笄。

    慕容英走到李晶晶面前,高声道:“令月吉,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摘自百度)

    慕容英接过罗帕与发笄,给李晶晶梳头加笄,反复两次取下,第三次重梳时,将田素素双手奉上的镶有钻石的金钗及金冠戴在了李晶晶的发上。

    在场的人无不发出惊艳的赞叹声,李晶晶已从铜镜里瞧到及笄后的模样,虽没有王烟雨那样的倾国倾城,却也是异常美丽动人。

    她心激动,向李去病、贺氏跪下行大礼,在所有的赞美声中站起,又向宾客行礼表示感谢。

    在正院二进院子的众位少年听到李家下人激动自豪的禀报,“小姐及笄礼成,貌美如仙,皇后娘娘说她是本朝最美的公主。”

    “我去前院瞧瞧我妹妹。”李云霄说走就走,见众位少年都跟来,又不乐意的挥手,道:“不许你们瞧我妹妹。”

    秦山忆笑道:“晶娘跟你一样是小寿星,我们去祝她生辰快乐。”

    何义扬混在众少年当中风风火火的去了正院,正好李晶晶从大厅里盈盈走出来。

    他满眼惊艳,竟是跟未成婚的牛浩星、梁旭玉、秦山忆一样瞧傻了眼,呆若木鸡站着连话都忘记说了。

    “二哥是来找珏娘的吗,她在里面呢。”李晶晶跟李云霄说了几句话,余光瞧到四位少年的花痴状,装作没看见。

    邓十七郎头一个晃过神来,作揖笑道:“我与素素祝公主生辰快乐,事事顺心。”

    李晶晶笑靥如花,道:“谢了。我祝你与素素早生贵子。”

    何义扬正要说话,冷不丁的面前出现一个高大的影挡住了视线。

    此人正是从李炳书房里过来的何敬焱,将众位少年的表尽收眼底,强忍着心里的醋意,面带微笑牵起李晶晶的手,笑道:“晶娘,你今真美。我带你去见师父。”

    “妹妹,我跟你一起去见爷爷。”李云霄扭头瞧了一眼众位少年,挥手道:“你们去偏厅里等我。”

    三人到了书房,见李炳正在双手持笔写字,就站在一旁。

    李炳放下墨笔,手指着两幅字,和颜悦色的道:“晶娘,这是我送你的及笄礼物。”

    李晶晶刚才已经看到了两幅字上的内容,合起来就是温良娴舒、雍容华贵。

    这是李炳对她今后人生的期望,让她大婚之后做一个高贵的好王妃好妻子。

    “谢谢爷爷。”李晶晶将八个字铭记于心,望着李炳的目光带着感激与感动。

    她现在拥有的荣华富贵是靠李炳用命换来了。

    如果没有李炳为李家人撑起了一片天空,她在定朝只是个没有根基的大药师,任何一方势力都能欺压她,就像是曾经的广明子,便有再有才华也被青灵子压制蹩屈的呆在潭州。

    她的及笄礼不会有定朝最尊贵的妇人参加。

    “晶娘,我把师父的字裱了,挂到咱们大婚后居住的王府去。”何敬焱等着墨干了就把字收了起来。

    “晶娘长大了,都要嫁人了。”李炳回想到几年前在太清观的后山,李晶晶还是个小孩子用软糯声音训斥他在北地以命冒险。心里有些惆怅。目光又落在李云霄上,道:“霄郎,我也送你两幅字。”

    李云霄受宠若惊的走上前,站到书桌的旁边,见李炳双手持墨笔在两张宣纸上写下八个字苍劲有力的字:清新俊逸、堂堂正正。

    李云霄为人正直,心地纯善,玩不了谋,跟李炳的格截然不同。他不是嫡长子,又尚了公主。

    李晶晶瞧着已长成俊美少年的李云霄,柔声道:“二哥,爷爷期望你做一个光明磊落不俗落的人。”

    李云霄跪下道:“多谢爷爷赐字。”

    李炳伸手拍拍何敬焱的肩膀,已经把全家唯一的掌上明珠嫁给他,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晶晶及笄礼酒宴的菜当中的牦牛大放异彩,比熊掌血燕还受欢迎。

    李家人为了答谢宾客,每家赠了些五斤牛、十根牦牛骨。

    秦雄晃听秦婉静还有牦牛杂,要了二十斤回去,要过年每天早晨喝一碗牦牛杂汤。

    次李炳从宫里喝得微醉回来,亲自去了月清院,问道:“晶娘,你那庄子还有多少头牦牛?”

    李晶晶没好气问道:“您又许了谁?”

    李炳笑道:“陛下特别吃牛。他开口了,我不好拒绝。”

    李晶晶道:“您是知道的,吐蕃药商送我的牦牛数量并不多。我把牦牛放到庄子养还不到两年,生的小牛也不多。我总不能把种牦牛杀了给你吧?”

    李炳伸出右手五根指头,“五十斤有没有?陛下想着过年皇室家宴时吃。”

    李晶晶还能说什么,点头道:“好吧。一个时辰后我让人拿到厨房去。”

    李炳拿到的牦牛是八十斤,喜得连声夸赞李晶晶。他把多余的三十斤让人送到了东宫。

    邓芸正为刚刚去宣政慕容英那里得知的一件事无比气愤,听到是吐蕃的牦牛,气道:“吐蕃的东西就这么好?”

    ------题外话------

    感谢亲们上个月投票帮本文上了月票榜!

    这个月能不能上榜,还得靠亲们支持投票了。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