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0 家人久别重逢喜 李炳宣布晶晶大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曲氏喜极而泣,上下打量李晶晶,笑道:“我的晶妹子长高了。”

    李云霄个子比离开长安时高了一个头,又高又瘦,皮肤晒成古铜色,五观长开了,浓眉大眼,直鼻红唇,英俊带着些许青涩,已成了美少年。

    他凑了过来,用鸭公嗓子高声道:“妹妹。”

    李晶晶抬头仰视,惊呼道:“二哥,你长这么高了。”

    李云霄欢喜的点头,夸赞道:“妹妹变得更漂亮了。”

    何义珏飞奔而至,羞的道:“霄哥哥。”

    李云青、何义扬左右搀着李炳的胳膊,嘘寒问暖往大门里走,贺氏与李晶晶同样搀扶着曲氏。

    贺氏道:“娘,刚才我已派人去叫了去病、蓉娘,他们很快就过来。”

    曲氏点头说好。

    李炳回头道:“那就等着去病两口子来了,全家一起用饭。”又跟李云青笑道:“你们、霄郎走一路买一路,整整弄了四大马车的礼物回来。”

    何义扬献宝似的把何慎、何湘湘抱到了李炳、曲氏跟前,笑道:“师父、师母,瞧瞧我的儿子、女儿。”

    李炳、曲氏一人抱了一个逗弄。

    李云霄夸道:“太子真是厉害,有儿有女了。”

    “快叫曾爷爷、曾。”李云青把白胖的李坤带到李炳跟前。

    “我们走时,他还在静娘肚子里,现在都长这么大了。”李炳见李坤不认生很乖的坐在他右腿上,笑着问道:“珠娘,你看他长得像谁?”

    曲氏不错眼珠的瞅着李坤,柔声道:“像他娘,也像青伢子。”

    贺氏笑道:“我看着他的乖巧劲像他姑姑小时候。”

    李炳亲了李坤小脸蛋一口,和颜悦色的道:“张开嘴让曾爷爷瞧瞧长了几颗牙?”

    李坤就张开玫瑰红色的嘴唇,露出了两排小牙。

    李炳点头道:“上次晶娘给我写信说坤郎生了十五颗牙,半个月来又长出一颗牙。”又问坐在曲氏大腿上的何湘湘,道:“湘湘生了几颗牙?”

    何义扬摸摸脑袋,笑道:“师父,我没数过。”

    “你女儿长多少,你都不知道?”李炳摇头,又跟坐在左腿上的何慎道:“你让爷爷瞧瞧生了几颗牙。”

    何慎不会说话,却是能听得懂,就张开嘴巴,只让李炳瞧了两眼,就飞快用双手捂住嘴,咯咯天真的笑。

    李炳就跟何义扬道:“慎郎的子活泼,比你的子好。”

    何义扬被批了仍是满脸笑容。他小时候才不会按照大人说的做,更是极少像何慎这样笑过。

    李去病、狄玉蓉骑马赶来了。

    “爹、娘、霄郎,你们可算回来了。”李去病喜得说话声音都变了。

    他考中状元之后在长安书院进修了两年,从年后起就会在书院里当师长,教得好几年后就能像狄玉杰一样升为博士。

    曲氏见二儿子下巴蓄起了胡须,异常英俊当中又添了男人味,又见狄玉蓉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眉宇里藏着忧郁,知道她是为了没有怀上子嗣着急,想着寻个机会单独安慰她。

    李家人除去秦婉静都到齐了,这就去用了午饭,之后李炳、曲氏去歇息。

    李云霄精神头十足,就跟家人说起一路上发生的大小事

    去年李炳带着他们一行人从长安出发,经陕西道、蜀地、贵州道抵达云南道。

    在云南道与各位部落边境城府里的海王府住了三个月,而后从云南道出发,途经广西道、闽地(福建)抵达浙江道,在融王府住了一个半月,坐船到鲁地,去庆王老家待了一个月,最后去了河北道的津港,一直待到今年腊月初。

    “爷爷在云南道的三个月,给几个部落设下离间计,海王爷趁着几个部落内乱带兵端了他们的老窝。

    如今几个部落只剩下妇孺,没有战斗力,都躲到深山里去了。边境百姓至少能过上十年安稳的子。”

    “我们去了浙江道时,融王正在扩建的沪港,爷爷按照陛下的口谕,要融王把沪港建得跟津港一样大。”

    “津港除了邓爷爷的邓家军还有龙腾军、狮啸军。”

    “我们离开天津港时,我朝的大海船正在建着。爷爷说五月就能建好,六月就能下海试航。”

    孪生子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的提出问题。

    “津港就是河北道的津镇吗?”

    “沪港是沪镇吗?”

    “津镇、沪镇去年四月起就被陛下改名为津港、沪港。津港扩建了十几倍。沪港正在扩建之中。”李云霄的子向来不急,又是好脾气,出去长游了一次添了几分老成,耐心的给两个弟弟解答。

    李晶晶心里明白,津港、沪港就是前世天津港与上海港,能停泊十几万吨的巨大轮船。

    何义扬问道:“我老家境况怎么样?”

    李云霄道:“你老家在鲁地的一个镇子,二十几年前那里被开朝的官兵屠镇焚烧,整个镇子都没人了,后来我朝建立,镇子周边的村民迁去居住。我们去的是庆伯、孔姨与你、曾当年在大山里避难时最近的村子,村子里的人跟你没有血缘关系。”

    何义扬喃喃道:“难怪我父皇从不提老家的人与事。”

    李云霄愤然道:“开朝的军队特别缺德,烧镇子时把你家祖先的坟都毁了。庆伯、孔姨就山里重新修得衣冠冢,立了墓牌。”

    何义扬倒没生气。他老子同样把开朝历代皇帝的坟给挖了。

    李云霄继续道:“我们这次去给你、曾上坟。你家的祖坟也就庆伯、孔姨年年都去祭拜。”

    李晶晶提醒道:“什么你家你家的?那是皇家。”

    何义扬忙挥手道:“关上门说话无妨。”

    李云霄道:“妹妹,太子不是外人。”

    何义扬瞧了一眼何义珏,笑道:“小胖子可是我的妹夫。”

    何义珏嘟着嘴抗议道:“我的霄哥哥瘦了,不是小胖子。”

    何义扬原本是只在李家用了中饭就走,见到李云霄哪里还挪得动步子,就不走了,准备在李府住一宿,打发林海去东宫把儿女的娘带过来。

    贺氏让奴仆把四大马车礼物都卸下来,按照礼物单子上的人名分好了,给亲朋好友送去。

    李炳只睡了半个时辰,就按照朝规穿着朝服去了皇宫见何冬。

    君臣相见自是异常欢喜。这一年半虽是经常通信,可见面了仍有说不完的话。

    何冬摇头道:“通力带着三个大和尚在北地传播佛教不太顺。”

    他与李炳联手利用三僧抢了天竺国大乘佛经一事,迫使通力主持退位,又以开封暴动之事狠狠敲了佛教一千五百万两的保障赔偿金,许佛教每年支付一成。

    之后,李炳出面保下了一月、一松、一镜不被佛教逐出门外,三僧对他感恩戴德。

    李炳让通力和尚与三僧带着两千僧人去了从匈奴王朝手里得到的城府传播佛经。

    北地苦寒,定朝新得的城府冬天比青城还要漫长,就连富贵人家都得受寒冷之苦。

    通力和尚与三僧在那里的子自是远不如长安寺。

    李炳诡秘的笑道:“匈奴人信奉的是草原狼神,宗旨是弱强食。匈奴人能信佛教才怪。”

    何冬挑眉问道:“那先生为何极力让通力、三僧带着人过去传教?”

    李炳低声道:“陛下,臣是为了……”

    何冬听得龙颜大悦,哈哈大笑。

    李炳心里惦记家人,道:“陛下,明个臣再进宫向您禀报国事。”

    “先生去瞧瞧我的小九再走。”何冬拉着李炳到了立政

    何义荣的病已好了,只是精神有点蔫,胃口不好,双手推开慕容英喂到嘴边的果块,倔强的扭过小脸。

    李炳抱起了轻飘飘的何义荣,道:“九皇子比臣的曾孙坤郎大四个月,体重有些轻了。”

    “可不是吗。”慕容英很是发愁的摇头道:“什么都不吃,还生病,能胖才怪了。”

    何冬目光宠溺,伸手摸摸小儿子的头发,道:“我的小九,何时能有坤郎一半的胃口就好了。”

    李炳眼珠子一转,便道:“陛下、皇后可试着把九皇子跟太子所出的慎郎、湘湘一起养上一年半年的。”

    慕容英飞快的瞧了一眼何冬,道:“我是想过这样,可是又怕邓芸与敏娘舍不得。”

    李炳低声道:“太子妃、董太子侧妃若是再有孕了,就没有功夫照顾小慎郎、湘湘。”

    慕容英与何冬均是眉开眼笑。

    李炳正准备离开皇宫,秦雄晃进宫面圣。

    何冬仰视着站起来跟黑熊一样的秦雄晃,见他竟是比以前显得年青了几岁,指着他的鼻子道:“你个老不正经。我听先生说你这一路没少沾花惹草,你坦白说弄了几个黄花大姑娘?”

    秦雄晃像个大姑娘一样扭捏的小幅度摇脑袋摆着蒲扇似的大手,道:“陛下,臣哪敢弄好人家的女儿,弄得都是中年寡妇、尼姑,事后给些银钱就得了。”

    何冬笑得腹疼,道:“你给朕好好活着,到时朕派你去倭国风流。”

    李炳辞别何冬、秦雄晃就回了府,见得了信的曲快手一大家子来了非常高兴。

    几年前曲快手在北地时就学着认字写官文。这一年多他给李炳写过几封信,信里的内容除去对曲氏的思念,还说了曲家的状况。

    曲家除去马氏给曲多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曲光显,再无大事。

    曲快手把不到一岁的曲光显抱过来,给李炳瞧看,笑道:“我信上给你说过的,这细伢子哭起来声音大的像要把房顶掀了。”

    李炳抱了抱曲光显,瞧了一眼曲多与马氏,笑道:“显郎容貌挑了你们俩的优点长。”

    曲多、马氏欢喜得点头。

    李晶晶在给李炳的信里说了,马氏生下曲光显之后,仍是没有为给娘家哥哥仕途的事向李家开口,非常的本份,对曲光耀、曲光宗也一如既往的好。

    李炳心里一直记着马氏娘家的两个哥哥,也让李云青去查过,得到的答复为官清正就是有些迂腐,这样的人自是可以用,只是目前还不能出手提携他们。

    虽离正月还有几天,可是今天李家、曲家的人都到齐了,还有何义扬、何义珏在,晚饭非常丰盛,弄得跟过年一样闹。

    长安的文武百官得知李炳回府,纷纷送来帖子请求一见,被门奴“王爷年前不见客”一句话拒绝了。

    众人吃过酒饭就到大厅里说话。人多喧闹,却不觉得乱。

    李炳宣布道:“三天后,晶娘与霄郎过生。我请了皇后在那天给晶娘行及笄礼。”

    定朝女子虚岁十五岁及笄,之后就可以出嫁给夫君生儿育女。

    贺氏瞧着面带微笑的宝贝女儿,有些感慨的道:“子过得真快,我的晶娘都要及笄了。”

    李炳接着高声道:“长生、怡娘。我与你们娘在途中跟庆王夫妻商量好了,过了年准备敬焱与晶娘的亲事,大婚的正子定在了四月初八。”

    李云飞急道:“姐姐要出嫁了?我舍不得姐姐。”

    他的话道出了李云青、李云霄、贺继业的心声。

    李炳板着脸,道:“你焱哥哥等了你三姐好几年。你焱哥哥的弟弟、妹妹也是要成亲的。你三姐与你焱哥哥的亲事不能再拖。”

    ------题外话------

    祝亲们及家人国庆节愉快!

    感谢亲们订阅、送钻票花打赏留言支持我!

    ==

    推荐我的完结文嫡女玲珑、军医重生贵女宝瞳。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