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5祖孙联手再立功 青郡王亲事终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时光仿佛停止不前,不知过了多久,白栋面色复杂道:“我爹的瘤要割,族里的瘤也割了。”

    李炳心里大喜,再不提白族的事,而是非常慎重的道:“白老哥,割瘤关乎白叔的命,你好好考虑一下。”

    白栋沉声道:“如今已是三月下旬,我爹熬不过四月,不如试试,何况我爹天天这样非常痛苦。”

    李晶晶余光看到李炳恳求的表,便道:“您既然信我,那就一切都听我说的去做,从此时此刻起就停了曾爷爷的药物。”

    “好。”白栋自是知道信人不疑疑人不信的道理。

    “我这就给曾爷爷吃药止痛,让他从今个开始把作息时间恢复过来。”李晶晶最喜欢听话配合的患者家属,这样患者病都能早康复。

    她在逢药水里放了止痛粉、宁神粉,让白栋给白老头喂下。

    白老头的病很重,但没有邓区亮重。

    邓区亮是凭着一口精神气死死撑着不咽气。

    白老头胃口还行,能吃得进饭菜。

    很快,白老头不痛苦的呻吟了,闭上眼睛在几人的注视下睡着,竟还打起雷鸣般的大鼾声。

    白栋难以置信的趴在白老头脑袋旁边听了一会儿,激动之余怕吵到了白老头,小声的喜道:“好些年没听我爹打鼾了。”

    李炳自豪的道:“我说过我的晶娘专治疑难杂症。”

    李晶晶见白栋老眼布满血比,问道:“您的睡眠肯定也不好。”

    白栋不以为然道:“我与两个弟弟、两个儿子轮流给我爹值夜,我五天值一回,睡眠还凑合。”

    他这些天最心烦的是白族旁支的事,整整半个月每天睡不到两个时辰。

    刚才他已经决定像割瘤一样把旁支弃了,那就彻底把此事放开,以后睡眠就会好的。

    李晶晶打开了半扇窗户,让室内空气流通,道:“让下人在此守着,我们到大厅里说说治疗过程。”

    白栋特意把两个弟弟、两个儿子叫起来,都到大厅里听李晶晶说话。

    白栋共有三个弟弟。这两个弟弟年龄都比李炳大几岁,已当了曾爷爷。

    白栋的嫡长子是白族的族长。他是白依凡的爷爷。如今在洛阳城郊外的白族主持族里所有事务,非常繁忙,只在逢年过节时才会到此看望白老头。

    白栋的二子、三子就是白凡鹏的叔爷爷,都是年过五旬的人,以前练过武,没有不良习好,生活规律,体康健,不过长年熬夜,这些天跟着白栋商议白族旁支的事,愁得劳心费神,面色憔悴。

    白栋的大弟到底对李炳有些意见,客气的道:“听闻护国公主这三天在白马寺给广明子当助手,今个还特意来给我爹瞧病,我们都感激不尽。”

    “我爷爷与白爷爷是挚友。曾爷爷就是我的长辈。我给曾爷爷瞧病,是理所当然的事。”李晶晶菀尔。

    李炳道:“晶娘,说说给你曾爷爷割瘤的事。”

    李晶晶道:“曾爷爷长年服药,胃、肝受到损伤,年龄又大,胆、脾的功能退化,体虚弱之极,以他现在的状况不能做手术割瘤,需要先养十。”

    白家人都蹙起了眉头。

    白栋问道:“我爹的寿命没几了,再等十瘤是否来得及?”

    白栋的二弟急道:“早割瘤不就早好吗?”

    李晶晶不是为了参加佛教医药术大会而决定十给白老头做手术割瘤,确实是白老头自的原因。

    她答道:“白曾爷爷瘦骨嶙峋,做手术会出大量的血,体实在承受不了。”

    李炳岔话道:“晶娘,你给你曾爷爷用药,十之后他能恢复到程度?”

    李晶晶自信的道:“只要听我的,十之后能够下地行走,精气神远比现在强,体重也会增加。”

    白栋的大弟深思之后,问道:“我爹这十当中不会去了吧?”

    李晶晶摇头,道:“你们按我说的做,他的况会一天比一天好转十后我会带着我府里的几位大医师、大药师过来给他割瘤,之后他护理保养的好,能活到百岁。”

    “我爹能活到百岁?!”

    “晶娘,你这就说说我们兄弟应该怎么做,我们绝对听你的。”

    白家人一听白老头不但能活到九十岁,还有望活到一百岁,极为激动兴奋,立刻央求李晶晶开药方。

    “药都带了,是我亲自制的,外头的药铺没有售卖。此次我给十的药量。下次做完手术,再根据曾爷爷的况开药。”李晶晶由白栋兄弟领着去了书房。

    她写好了六个药名,拿出四个不同颜色的瓷瓶及两个小坛子,分别嘱咐白栋兄弟。

    她又坐下在纸上写了十的食谱及份量,交给了白栋兄弟,道:“你们瞧一下,食谱里的食材可有?”

    白栋兄弟心里暗赞李晶晶的书法写的好,细细的看完之后,红枣、生花生、山药、莲子、鸡肝、小米、豆腐等,对于食谱当中没有人参、血燕等补品很是意外。

    白栋道:“这里头都是家常有的吃食,别说族里,就连普通人家里头都有。”

    李晶晶解释道:“家常吃食能把曾爷爷的肠胃调理好,还没有任何副作用。”

    子时初,小村子笼罩在月光下,到处静寂无声。

    白栋执意要送李炳祖孙,带着两个儿子送他们过了破石桥。

    白栋等着李炳的马车消失在黑夜里,自语道:“昨天族里往村子里送了几大车吃食,马车载物太重把石桥压塌。亏得李老弟一心想让晶娘给我爹瞧病,不然瞧着这破石桥就得返回去。”

    白栋的二儿子道:“爹,护国公主真是厉害,只是一碗药水就让我爷爷睡得那么香。”

    白栋大步朝前走着,问道:“你们出村时没觉得怪异吗?”

    “全村的狗都不叫,安静得可怕。”

    “李叔叔真是奇人,不知用的什么法子让村里的狗都息了声。”

    白栋沉声道:“李老弟这是警告我,朝廷若要灭白族,易如反掌!”

    两个儿子不寒而栗。

    “旁支的事,我们不能再插手,他们能不能躲过此劫,就看他们的造化。”白栋的话在空旷的夜空里飘

    两个儿子心里为旁支的人默哀。

    二儿子忍不住开口问道:“四叔家的琪娘及她的儿女?”

    琪娘就是河北道刘都督的长儿媳白氏白琪,如今已贬为官奴,在押往北地的路上。

    白琪是白栋最小弟弟的嫡亲孙女。

    白琪幼年生母早逝,生父续弦,对她不好,克扣她的月银,未成亲之前在白族因为讨要生母嫁妆的事大闹的一场,后来得了生母嫁妆,一下子拥有许多银钱,过得非常奢华,名声不太好听。

    当年白栋就不赞成小弟弟把白琪下嫁到人口复杂的刘族,想把她嫁给清贵人家,这样不会因为攀比而乱花银钱。

    白栋道:“凡依就在青城当长史。琪娘与她的儿女去了北地,凡依自会照料她们。等过几年琪娘吃过苦头本份了,凡依离开青城时,顺便把她们接回族里。”

    白凡依就是何敬芙的夫君—融王的小女婿。

    何融是王爷,有权力从牢狱提出死囚犯,何况白琪及她的儿女只是官奴,那就是一句话的事。

    这就是跟皇族联姻的好处。

    二儿子、三儿子均吁了一口气。

    “说起来,凡依与芙郡主的亲事还是李叔叔牵得线。李叔叔肯定是瞧着爹的面子。”

    “今个李叔叔带着护国公主来给爷爷瞧病,不也是瞧着爹的面子。”

    白栋点头,沉重的心略好些,眼瞧着快走到村子了,道:“我这就写封信,你们把信亲自送到你们大哥手里。”

    白族在河北道的旁支将被李炳、何敬焱带兵全歼灭,白族并没有借着牡丹大会扣押皇室及权贵人士反了朝廷,也没有痛恨李炳、何敬焱。

    定朝的一场危机就在这样一个夜晚被李炳巧用李晶晶给白老头看病的事化解了。

    马车里面回想起还有些后怕的李晶晶,目光崇拜由衷的夸赞道:“爷爷,你真是厉害!”

    李炳倒是谦虚的道:“我的晶娘,我可没有你厉害。你说几句话比我给你白叔写几十页信都管用。”

    李晶晶笑道:“那你怎么酬谢我?”

    李炳道:“除去你早些嫁到你庆叔家去,别的事你直管开口。”

    李晶晶板着脸道:“你又提我与焱哥哥的事。不理你了。”

    “莫不理爷爷。”李炳讨好的笑着,而后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道:“你看看这个。”

    他是知道李晶晶视力听力都超于常人,夜晚如同白昼,在黑呼呼的马车里面也能看得见信上的字。

    李晶晶以为是何敬焱的信,一把抢了过来,欢喜的打开瞧看,纸上墨字是出自男人之手,可是另有其人,而内容更是涉及到一件人神共愤的案件。

    李炳缓缓道:“晶娘,信你瞧过了,就还给我。你回去好好歇息,莫要多想。此人已在来洛阳的途中,最迟后,你就能见到他。他能不能得以昭雪恢复份,报仇雪恨,就全看你的。”

    李晶晶冷哼一声,道:“此事不用你说,我都要管一管。”

    祖孙二人回到李家庄园已近子时末,各自去歇息。李府知道他们夜里外出的人不超过一个巴掌。

    早晨,李晶晶按时起梳洗,而后去正院与家人同用早饭。

    “爹让娘带了话来,说是从今个起足令解除,可以随意出入洛阳城府。”贺氏宣布了李炳的决定。

    李家人异常高兴,这就决定都去白马寺瞧着医药术大比,顺便赏牡丹花。

    阳光明媚,光艳丽,千上古刹白马寺大门前的官道车水马龙。

    今是佛道教医药术大比的第二,大医师与大药师将联手救治急疹患者,将比第一更激烈精彩。

    一些贵人特意通过捐香火银钱从白马寺得到了邀请帖子,出席观看。

    李晶晶在马车上就换好了道袍,打扮成小道姑从后门进入。

    李家人则从大门进入寺院。

    李云霄一下马车就看到长安书院的几位学友,欢喜得笑着合不拢嘴。

    李去病是去年的状元,认识他的人不少,纷纷过来与他说话。

    昨李老实当走到中央为广明子做证,许多人都认识他了。从大门到大一路都有人跟他打招呼。

    狄玉蓉跟贺氏道:“嫂子,此次我娘家的三位大医师、一位大药师都从蜀地赶来学习经验。稍后我应该能看到他们。”

    曲氏的份是王妃,直接被何义芸请到了上座,李家其余的人就跟着李老实都坐到了中间靠前的位置。

    一会儿,牛老王妃竟是来了,面上洋溢着喜气,坐在了曲氏与何义芸的中间。

    何义芸低声问道:“二婶喜上眉梢,可是给青哥哥定好亲事了?”

    “什么都瞒不过你。”牛老王妃有些自豪的道:“女方是邓族的嫡女。邓老族长嫡亲的重孙女。”

    她这一趟洛阳没白来,把二儿子何敬青的亲事定下了。

    何义芸问道:“可是我三婶保得大媒?”

    牛老王妃点头道:“不错。前两天刚定的亲事。我这边给你父皇上书旨赐婚,那边让青郎从北地赶回来,两个月后就把亲事办了。”

    何义芸由衷的笑道:“恭敬二婶得了这么好的儿媳妇。”

    牛老王妃握住了笑呵呵道喜的曲氏的手,道:“说起来我得谢谢先生家的小晶娘。小晶娘救了邓老族长的命,这样邓族才有心思办喜事。”

    曲氏脸上笑意更浓。

    在众人的说笑声中,两教的大医师、大药师及助手共是二十四人,全部进入大亮相。

    小道姑打扮的李晶晶年龄最小,被许多来自长安的贵人认出来了。

    王烟雨等贵女都激动的向她朝手打招呼。

    医药界的人认出了佛教戴着帽子的四位大医师、大药师来自民间,指着他们议论纷纷。

    今的比试将在外的广场进行,两教的代表出了大,由佛教、道教送来百名急症患者站成一排等待诊治,第二医药术大比正式开始。

    百名患者都来自洛阳周边,三之内突发不会立刻死亡的轻、中型病症。

    比试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突然间从寺院大门方向传来数名男子洪亮威严的呐喊声,“刑部、大理寺奉陛下口谕救人办案,闲杂人等火速让路!”

    ------题外话------

    有票请亲们投一下。

    感谢亲们订阅、送钻票花打赏及留言支持我。

    秋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