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2晶晶师兄妹聚首 李炳斩贪官牵扯白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晶晶哄完了小孩童喝下汤药,这才扭头回答道:“此汤药名叫海花消融汤,没有副作用,付用此汤患者最久半个时辰后见效。”

    一位大药师前辈探手抢走李晶晶手里的瓷碗,瞧到碗底还有一点汤药渣,急忙探进去嗅味,又用手指蘸了一点点放在嘴里品尝。

    两位大药师前辈手慢没抢到碗,急的问道:“你快说说,汤药的成份是什么?”

    大药师前辈双手捧着碗,苦笑道:“至少二十种药材,我能够确定的只有四样。”

    不一会儿,小孩童放了个臭气熏天的,嗅者无不恶心的想要呕吐。

    李晶晶叫老爷爷、老给小孩童把屎。

    “小患者就在此处拉。”三位道教大药师前辈、三位道教大医师竟是站在小孩童跟前,六双眼睛紧紧盯着他的小眼拉出的粪便。

    三位大药师前辈赞道:“小患者的粪便里已没有血丝。公主制的药真是极好!”心里更是渴望药方。

    祁元子持着一根长四尺拇指粗的树枝,拨开粪便细细找着,瞧到了几十个米粒大白色颗状物,召手叫来医徒将颗状物弄出来分辨。

    医徒拿火燃化了一粒,又将一粒颗状物捏碎仔细瞧看,而后满脸笑容,激动无比大声禀报道:“曾师祖,此物是蜡烛。”

    祁元子夸赞道:“子风诊断的好!”

    子风已获得参加医药术大比的资格,红光满面,谦虚的道:“何平大医师是初诊,晚辈只是二诊。”

    何平坦诚道:“此病的二诊比初诊难度大多了。”与何武面面相觑,心里又开始担忧佛教的大医师会在大比中输了。

    老爷爷、老见孙子拉了粪便之后就不用手捂肚子了,喜极而泣,抱着他给何平、子风、李晶晶磕头谢救命大恩。

    李晶晶抱起小孩童,柔声道:“以后你莫乱吃东西受罪,还害你爷爷担心着急。”

    小孩童搂着李晶晶亲嘴,把老爷爷、老唬得连忙出声制止。

    “无妨。我喜欢这个孩子。他是个有福的,以后定会好好的。”李晶晶觉得与小孩童有缘,见他穿戴非常普通,赐了五十两银钱,让他以后上学堂读书。

    天河观观主听从元云子命令,给小孩童赠了吃食及物品,派了马车送他返家。

    老爷爷、老欢天喜地抱着小孩童离开天河观。到了村里到处跟人夸赞李晶晶及道教的人。

    小孩童的爹娘回来,带着全家人来到天河观道谢,又去了李家的庄子磕头谢恩。

    后来小孩童在学堂读了三年书,去天河观当了药童,多年后学成药师还俗跟随李晶晶成为大药师,对她忠心耿耿。这些是后话。

    元云子与众人说着感激的话,谢过李晶晶制药帮着道教救活小孩童的命。

    “观主,各位前辈,我府里还有事,这就告辞离去。七后我们白马寺见。”李晶晶知道元云子还要处理许多事,带着何平、何安等人离开。

    子风跟着李晶晶一起离开。妙水留下来在天河观住一夜,要跟师父落月及师爷祁元子叙旧。

    那边青灵子得知小孩童腹中蜡烛消融成颗粒与粪便一起排泄出来,只能打消借机大闹一场翻盘的念头。

    青灵子怒拍桌子,无比悔恨,沉声道:“只怪我太过轻敌,没有料到护国公主如此强势,药术如何高明。”

    当晚,元云子就向道教的大小道观及分会发出道令,内容是落月取代青云子任副观主,并带领五位大医师、药师,由护国公主李晶晶协助参加医药术大比。

    青灵子一夜未眠,次清晨,都不跟元云子打个招呼,带着二十几个大医师、四位大药师离开天河观返回长安。

    “落月等人大比若输,元云子这个观主就别当了,退位让给贫道。咱们走着瞧!”

    青灵子要在元云子回到长安之前,说服道教的老前辈,拉拢人心,等着落月等人大比输了元云子回到长安,就他让位。

    且说佛教长安寺的三位高僧在开封相国寺开坛讲大乘佛经。

    三位高僧除去讲佛经,还讲了从定朝前去天竺国一路的艰辛,几次险些丢了命,曲折惊险,引人入胜。

    头一天就引来了两万多名信徒香客前去听经,第二天人数就增加至三万。

    “大乘佛经实乃真经。李炳勾结道教打击本教,以为本教讲坛移到开封就无人来听。”

    “三位师叔祖讲四十二章经,最快也要讲一个多月,照此景下去,来听经的香客信徒累计能突破百万人。”

    “一定要借此机会让更多的百姓信仰本教。”

    佛教的几十位主寺从各地聚集在此,看到人山人海的香客信徒,均是得意洋洋。

    开封城人满为患,大小街道包括城外随处能够见到着外地口音的信徒香客。

    开封城官府怕乱,派出所有的衙役及守城的军队维护治安,又向河南道都督请求加派三千军队守在城外防备民暴。

    佛教的名声远播,短短两天就增加了三千多名信徒。

    开封城距离洛阳城四百里路。

    洛阳城观牡丹花会的富贵人家闻讯,特意赶去听大乘佛经,原本要捐给道教的香火钱,就转而捐给了佛教。

    道教倍感压力,天河观的众位道士、道姑前所未有的心齐,都盼着能够在医药术大比上赢了佛教争回颜面。

    元云子、落月、元复子、广雷子及道教的三位大药师老前辈带着重礼,去李家庄园拜访李晶晶。

    元云子非常诚恳的道:“公主药术天下第一,此次能出面帮本教,本教上下感激不尽。”

    “参加大比的六人已到了五人,我大师哥黄昏前便到。”李晶晶缓缓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这里有几位前辈出的五百个医药术难题,你们五人这去与何平、何安一起解题。”

    五百个医药术难题是出自回药府的药书及李晶晶前世阅读过的现代医书。

    落月与广雷子相视对望大喜,看来今天这趟来得太对了。

    三位大药师老前辈齐刷刷望向元云子。

    元云子问道:“公主,本教的三位老前辈能否同去解题?”

    三位大药师老前辈前强忍着没有开口要海花消融汤药方,令李晶晶对他们高看一眼,道:“能。”

    黄昏前,慕容英派的五十名御林军护送元洪子从长安赶到。

    元洪子风尘仆仆,满脸疲惫,目光慈祥,和颜悦色的道:“小师妹,你这一出手,整个道教都是大震动。”

    元洪子在途中碰到了青灵子等人。

    元洪子的徒弟跟青灵子的弟子发生争吵,若不是有御林军在一旁守着,差点打起来。

    李晶晶笑道:“大师哥,我只是不想让青灵子参与佛道教大比,没有不让她当事副观主,真正出手的是你们的大观主。”

    元洪子低声道:“元云子想扳倒青灵子已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苦于没有机会,正好你创造了这个机会。可是如此一来,青灵子把你也恨上。”

    李晶晶点头。

    元洪子正色道:“青灵子必竟是前任白云观观主的道侣,又任了这么多年的副教主,人脉势力不容轻视。你要小心她。”

    李晶晶眨眨眼睛,道:“大师哥,我瞧着你与二师哥的人脉势力也不弱。”

    二师哥就是广雷子,之前在长安李晶晶只见过他一面,这次才接触到。

    几年前元洪子不问道教事物之后,首席大药师的名号落到了广雷子头上,一部分势力交给了广雷子。

    广雷子的格没有广明子那么暴躁,不过容易意气用事冲动,以前每个月当众跟为前辈又是副观主青灵子大吵一架,被人骂成不敬长辈冒犯上级的混帐。

    元洪子道:“相比之下,我们拥有的人脉势力不如青灵子,为防她卷土重来报复,此次要联手观主不让她翻。”

    赤灵子的几个徒弟当中,元洪子天赋最高做事谨慎又懂人事故,当年曾是白云观观主的人选。

    只因元洪子一心要成为最好的大药师,连副观主都不肯当。

    他带得五位弟子个个成为了大药师,便连曾经在跟前打杂的药徒、药童都成为了药师。

    他在道教的声望仅次于赤灵子,二师弟广雷子、三师弟广明子远不能相比。

    李晶晶夸道:“大师哥,你可真是英明。”怕把元洪子累坏了,只让他跟道教众人照个面,就请他去歇息。

    道教为了赢大比内部大震动,落月取代青灵子、元洪子复出的事传到了开封相国寺。

    “护国公主并非道教的人,道教请她助比就是违规。”

    “我们也请了人助比,若比输了,就以护国公主非道教之人的事不承认道教胜了。”

    佛教领军人物长安寺主持听到众位主持的提议,点头同意,道:“佛道教医药术大比,二十年一界,为期三天,老衲将前往洛阳,这里的佛经讲坛交给本寺的几位长老及护法。”

    几位长老及护法恭敬的道:“主持安心去便是。”

    这时,自何冬登基之后一直平静的河北道突然间发生一件大事。

    李炳、何敬焱率五千军队到达河北道北平府,一夜之间杀了河北道都督、北平长史等九位官员,没收全部财产,家眷一律为奴流放北地三千里。

    河北道刘都督是刘族嫡系,他的长儿媳正是白族长的堂孙女白氏。

    白氏育有两儿两女,最大的十一岁,最小的才两岁。

    李炳一直与白族关系交好。白氏未成亲时在族里认识李炳,跪求虎奔军给李炳带话,求他网开一面,放过她的儿女。

    李炳派人给白氏回话,“你公公、你夫君罪不可恕。你做为你夫君的正妻,一直知,没有劝说就罢了,反而利用娘家白族的势力助他一臂之力。你没有资格替你儿女求。”

    白氏千求万求,让人给白族捎信,无论如何把四个儿女救走。

    河北道官场大地震的事传到李家,贺氏恍然大悟,为何之前李炳不让李家人去白族拜访白族长夫人。

    贺氏召来李家所有人,等李云霄把李云青亲笔信念过之后,道:“河北道都督、北平长史犯了十五条大罪,我看最重的就是勾结商走私海盐。”

    李去病摇头道:“朝规官不与商勾结夺取民之利,私卖食海盐斩首。这两位官员贪污受贿不说,还沾上这两条大罪。死不足矣。”

    李老实怒道:“河北道的税收年年都不足,朝廷体恤百姓,每年灾年都下拨粮食赈灾。河北道的官府不作为已是天下人皆知的事。原来河北道都督就是条吸食百姓血汗银钱的大蛀虫!”

    他做了几年的官,从每月过手的几万两银钱到现在十几万两银钱,脑子里从未有过贪的念头,更何况走私食盐这样的大错事,更是连梦里没有过。

    狄玉蓉沉声道:“刘都督是刘族人。白族与刘族有姻亲有关系。白族在洛阳势力庞大。我们如今就在洛阳。出了这么大的事,白族肯定想要通过我们家救出刘都督长儿媳白氏及她的儿女。”

    贺氏环视众人,道:“自今起至,没有我的许可,不得出府也不得见任何人。”

    曲氏点头道:“咱们庄子里有牡丹园子,在庄子里赏花也蛮好。”

    贺氏特意望向李晶晶,道:“你去参加医药术大比,出入庄园都带上亲兵队,早去早归。”

    “是。”李晶晶应下,出了大厅就下令边的人没有她的许不得外出。

    何平、何安原想着要去白马寺会佛教的友人,这下可好,哪也去不了,只能等着大比那天见面。

    朝堂上弹劾刘族奏折如同雪片,还有官员弹劾助纣为虐的白族及田进。

    定朝建立之后,驻守河北道方圆千里及海边港口的军队一直是田家军。

    刘都督能够大批量的走私海盐,就要用到海边港口,瞒不过田家军。

    田进高高在上不知能说得过去,可是田家军竟无一人向朝廷揭露此事,这就是明显的包庇。

    那刘都督临死前认罪时供出了曾每年给田进三个名不正言不顺当着军官的私生子送了珠宝银票,供词已由虎奔军送至何冬的手里。

    何冬将田进由国公降为郡公,罚了白银二十万两。

    田进一夜头发全白。

    洪老夫人在洛阳花会都没瞧完,就急匆匆赶回长安,府门的大匾已经换成了郡公府。

    田进已经气得病倒榻,一直留在府里没有去看花会的两个妾在一旁侍候。

    洪老夫人见到田进,本是想好好劝慰一番,可见到两个妾,想到在洛阳观花时被几位贵夫人含沙影的取笑,顿时气火攻心,道:“我们家原是从一品的国公府,如今因为三个庶子违了朝规降为正二品。一切都怪你这个老东西好色纳妾!”

    田进自知错了,也不吭声,任洪老夫人大骂。

    田进的长子田华、二子田同把大发雷霆的洪老夫人扶到了偏厅,叫退所有下人。

    洪老夫人抹着泪哭道:“李炳一点都不念旧,竟是把刘都督的供词都呈给了陛下。”

    她是何冬的义姐,持有令牌进出皇宫自如。宫里有她的眼线。

    田华用极低的声音道:“娘,此次亏得李伯伯暗中帮忙,不然爹至少也是官职不保。”

    洪老夫人十分诧异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田华沉声道:“没有爹的许,三个庶弟岂能收刘都督的贿赂?”

    田同抹泪道:“爹犯得罪抄家都不为过,只因李伯伯暗中相助又上了奏折替爹求。陛下只是降了爹的官职,罚了咱们府二十万两银钱。”

    洪老夫人吓得脸色惨白,浑颤抖,一个劲的道:“我错怪了先生。我真的大错特错了。”

    田进见洪老夫人有些魔障了,忙劝道:“娘,咱们府里已是这样,你可别再病倒。”

    洪老夫人躺了一天,听进了两个儿媳妇的劝,为了子孙后代,突然间精神恢复了。

    她终于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整治后院,直接把田进带回来的妾、通房全部杖死,把三个庶子绑了交给大理寺处置,暗示一定要判死刑,又把两个庶女送到北地极为偏僻的观里去。

    田进见到洪老夫人如此狠辣,内心对她失望之极,又觉得失去何冬的宠信,心灰意冷,就向朝廷告假,独自带着奴仆去了开封相国寺听经。

    田进原想着听了经就遁入佛门,谁知佛教发生了一间特大的事,让他想通透了笑看人生,仍是回到长安跟洪老夫人合好,自此白头偕老。这些都是后话。

    且说时光飞逝,佛道教医药术大比转眼已至。

    ------题外话------

    周末愉快。

    亲们有票投给我,本文本月上月票榜很悬了。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