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9贺氏小惩太子侧妃 晶晶强势出席道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明珠答道:“我们公主也是这么问的匈奴王后,王后答复离开长安时并不知晓此事。”

    贺氏冷声道:“陛下给匈奴王、匈奴太子配备了两位太医大医师、两位太医药师。匈奴王后掌管匈奴王后院,崔美人有了孕,两大医师瞒报,王后脱不了干系。”

    明珠斟酌着语句暗示道:“匈奴太子妃也是这么说的。”

    匈奴太子妃是断了一臂的秦兰。

    之前贺慧淑跟贺氏说过,秦兰不服秦月,根本不叫她母后。

    贺慧淑轻声道:“匈奴王如今就只有匈奴太子一个儿子。崔美人有孕在,最紧张的不是王后,而是匈奴太子妃。”

    李晶晶听着觉得乱,问道:“芸公主让你找我何事?”

    明珠恳求道:“崔美人怀着匈奴王的子嗣,芸公主想请您赐药救她的命。”

    何义珏小声道:“我姐姐离开长安时,我母后跟她嘱咐过,去的时候多少人,回来也是多少人。崔美人若是死了,我姐姐会挨我母后骂的。”

    李晶晶问道:“芸公主已给患者用了什么药?”

    明珠来之前怕李晶晶厌恶匈奴人不肯救崔美人,听她口气肯救人,心里暗喜,立刻答道:“用了您制的外用去毒粉、内用去毒丸、定神粉。”

    “崔美人失踪了两天,伤势那么重,怕是不易救活。我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李晶晶交给李欢一粒保命丸,让李欢跟着明珠过去。

    明珠磕头道谢,对李晶晶不派子风观主、妙水两位女大医师前去非常理解。

    一个时辰之后,李欢回来复命。

    “公主,崔美人的命保下来,可是腹中胎儿流掉了。”李欢说完此话,面色愤怒。

    李晶晶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李欢气道:“奴婢到时崔美人腹中的胎儿就已经没了。崔美人是吃了您制的药才保住了命。可是胡太子侧妃、匈奴太子妃竟说您制的药没有保住崔美人腹中的胎儿。”

    李晶晶心里腾的火了,刚才没有派两位女医师去,就是不想过多的牵扯进去,没想到还被泼了脏水。板脸问道:“芸公主可曾听到她们的话?”

    李欢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道:“听到了。芸公主大怒,下令明珠、银珠掌掴胡太子侧妃、匈奴太子妃十下,将她们足直至返回长安。”

    贺氏高声道:“打得好。”

    贺慧淑冷声道:“我就说秦兰怎会有这样的本事,先是指使太医隐瞒秦美人有孕,后是要害死秦美人。原来秦兰与胡雪岚勾结,借用了胡族的势力。”

    贺氏眼中的杀光一闪而过,道:“秦兰要害秦美人,是怕秦美人生下匈奴王的儿子,夺了她夫君太子的封号。那胡雪岚为何要害我的晶娘?”

    贺慧淑低声道:“以你们家的势力,别说是胡太子侧妃,就是扳倒她后胡族也不是件难事。”

    贺氏摇头道:“胡族如今正得圣宠。我们府上小惩胡雪岚便是。”

    且说皇室牡丹庄园来了洛阳官府几十名官差查案。

    洛阳长史派来的当地办案经验非常的官员通过崔美人的描述,将她失踪那牡丹园巡逻的侍卫全部叫来审讯,按照排除法,将打晕她的奴婢、掳了她藏到牡丹园后园杂房的侍卫抓住。

    这个侍卫竟是咬舌自尽。

    人死了线索断了无法查下去,不过侍卫的份改变不了。他是胡族在洛阳一座庄子管事的儿子。

    官员战战兢兢禀报了案结果。

    “你们退下。”何义芸并不想把此事闹大,这就让结了案子。

    她沐浴之后躺在美人榻上瞧着秦敏业的家书。

    银珠进来俯在何义芸耳边道:“公主,崔美人脉像平稳,腹中胎儿已安好无恙。匈奴太子妃虽被您囚着,却是派了宫女来了三趟瞧看崔美人,奴婢瞧着是对您的话起了疑心,不信崔美人落了胎儿。”

    何义芸冷声道:“传我的令,匈奴太子妃的宫女也不许出院子一步。”

    她对外声称崔美人落胎是变向保护,是以未让洛阳官员深查下去。

    银珠低声问道:“您看何时将崔美人送回长安?”

    “怎么着也得养十。”何义芸收起了信,去了书房,提笔给何冬写了封信,禀报了崔美人有孕差点被秦兰联手胡雪岚害死的事,又给秦敏业回了信,让他来洛阳一趟。

    次清晨,何义芸还未睡醒,就被外面宫人的哭声吵醒,睁眼问道:“又出了何事?”

    明珠上前来禀报道:“公主,外面是太子侧妃的宫人,拼了命也要来见您,还不说是什么事。”

    何义芸目光厌恶,不耐烦的道:“你去悄悄的问她们何事。”

    很快,明珠去而返回,面色凝重,低声道:“公主,两位宫女说昨夜歹人夜入院子,用药将她们都迷晕过去,进入太子侧妃的卧房,把她一头青丝全部剃掉。”

    何义芸目光惊恐,腾得坐了起来,半晌穿好衣裙,召见胡雪岚的宫人,道:“此事传扬出去,你们侧妃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几位宫人都是胡族为胡雪岚精心挑选的亲信,听到此言,哭声立刻止了,磕头求何义芸做主暗中查找凶手。

    何义芸望着铜镜里的自己,昨个一晚没睡好觉,精神不佳,冷声道:“此事本公主自会彻查。”下令给胡雪岚的院子外增加五十名亲兵看守。

    明珠疑惑道:“皇家牡丹园内外戒备森严,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夜闯进来?”

    何义芸反问道:“若真是戒备森严,崔美人怎会被胡族出的侍卫差点害死?”

    银珠低声问道:“公主,依您看此事是何人所为?”

    “胡雪岚得罪的人可不少,我不知此事是谁做的。”何义芸起去用早饭,自语道:“马上就到夏季,她没了头发还凉快呢。”

    明珠、银珠见整整过了一天,何义芸根本没有令人去查此事,而是当成没有发生过,心里隐约猜到了是哪方势力。

    几十丈外一座三进院子的卧房,胡雪岚躺在上,面色惊恐无比,脑袋光秃秃,点上戒疤就能当尼姑。

    两个大宫女去而复返,跪着复述了何义芸的话。

    胡雪岚气得尖叫道:“我是她的弟媳妇,她竟然不管我死活?”

    外面站着几个牡丹园的宫人,心里暗说:太子的媳妇是太子妃,可不是你这个侧妃。

    且说佛道教大比临近,两教各自通过考核从百名大医师、几十名大药师当中挑选代表。

    道教的考核将由白云观观主元云子亲自主持。

    副观主青灵子在上一界大比当中败北,不过她将责任全部推给了制药的广明子,并狠辣的把广明子贬到湖南道。

    本届青灵子仍是想要扬名天下,铁了心要代表道教出席。

    洛阳天河观依嵩山而建,拥有八百年历史的道观,年头仅于白云观,规模比不上白马寺,比潭州的清云观要大。

    观里有一千多名道士、道姑,还有二百余名常年在此居住修心养的居士。

    这一早晨,洛阳天河观举行道教大医师、大药师选拔考核大比,要选出三位大医师、两位大药师。

    道教八成的大医师、大医师从各个城府赶来参加考核,只在长安白云观露过一面的子风观主、妙水赫然在列。

    一直未出席过道教任何活动的李晶晶特意到了现场。

    “公主大驾光临,本教蓬荜生辉。”元云子已经听说了李晶晶带着几位大医师及广明子保住了邓区亮的命,并且奇迹般的只用了一天就治好了邓学仪的斜嘴,这样的消息无疑给道教赢了大比增添士气。

    李晶晶开门见山的道:“观主客气了。我今来是为子风、妙水鼓劲,希望贵教能派她们出席大比。”

    青灵子用低沉的女中音道:“子风、妙水的医术自是高明,不过成为大医师的年头太短了些,经验不足。”

    “她们两位参与了救治邓老族长。”李晶晶打量走到元云子旁的道姑。

    青灵子虽已百岁,然保养的像是五十几岁的人,满头乌发,皮肤白皙紧致,脸上没有多少皱纹,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直的鼻子,能够想象出年青时是多么的风华绝代,不然怎会当了前任白云观主的道侣。

    元云子是个谪仙般的人物,青灵子站在他旁一点不逊色。

    李晶晶事前知道两人年龄差了二十几岁,又差了辈份,不然猛的看去,还以为是对道侣。

    青灵子缓缓道:“本观主听说邓老族长的病是公主麾下的两位男医师医好。”

    李晶晶平静的问道:“那天你可在现场?”

    “没。”青灵子闹得没脸,宽大道袍里的双手握紧拳头。心里又把李晶晶骂了一遍。

    若论辈论,青灵子与赤灵子是同辈,李晶晶应叫她一声师姑。

    可是李晶晶根本看不上青灵子,才不会跟她客气。

    元云子对青灵子的尴尬视而不见,微笑问道:“公主可有兴趣跟小道一起评判稍后的医药术考核?”

    李晶晶心里暗赞元云子大气,菀尔道:“恭敬不如从命。”

    “公主这边坐。”元云子请了李晶晶坐在了考官台的左侧,位置比坐在右侧青灵子要高。

    本次考核的形式与考取医师、药师文书一样,只是内容要难的多。

    这些大医师、大药师个个是在杏林界的成名的人物,最次的都是小有名气。

    他们为了能够参加二十年一界的佛道教比,又一次经历了严格的考核。

    首先是医学、药学常识笔试考核,考题是元云子在长安时找的丁素然、赤灵子所出。

    笔试考核时间一个时辰,考完紧接着就进行现场医诊、制药考核。

    医诊考核是事先准备的六百多位患者分成一百组,每组五位排着队由一百多位大医师把脉诊断。

    制药考核是众位大药师在三个时辰内制出指定的三种药。

    整个考核进行完之后,成绩最好的前十名角逐五个参加佛道教医药大比的名额。

    在进行医诊、制药考核时,青灵子与六位道教德高望众的大医师、大药师批改试卷。

    李晶晶问道:“副观主未参加考核,那就不出席医术大比?”

    青灵子心里骂着死丫头多管闲事。反问道:“公主,广明子未参加考核不也出席药术大比?”

    李晶晶道:“那不一样。广明子是由观主亲自邀请。”

    青灵子言之凿凿道:“本观主管本教所有大医师、大药师二十多年,自是有资格直接参加医术大比。”

    “上界医药术大比,你未参加考核,道教由你带队输了,你不好好反省,竟是将广明子贬出长安。这界你仍是不参加考核,道教若输了,你想推卸责任贬谁出长安?”李晶晶针锋相对。

    青灵子气得双手颤抖,道:“公主,这是本教的事,不是朝堂的事。”

    李晶晶冷声道:“道教是朝廷册封的国教,医药术大比的事关乎到国教的声誉与朝廷的颜面。我自是管得。”

    元云子慎重的道:“此次我们必须全力以赴,选派最高明的大医师、大药师前去。”

    李晶晶面向元云子及六位大医师、大药师,蹙眉道:“我之前应了你们道教之邀参加医药术大比,以为领队是最贵教最出色的大医师或是大药师。”

    “我医药术最高明的自是丁医神、赤灵子夫妻。可是他们多年前就宣布不过问两教大比的事。”在场的六位大医师、大药师说起丁医神夫妻,都是面露敬佩目光。

    青灵子的医术自然不是道教最高的,这话根本反驳不了,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元云子问道:“公主想让谁当领队?”

    李晶晶答道:“既然我师父、师母去不了,那就让仅次于他们医药术的人去。青灵子的医术未达到这个程度,她不能当领队也不能去。”

    元云子不等眼睛怒瞪的青灵子说话,微笑道:“公主说的有道理。青灵子,你是本教副观主,医术自是比一般的大医师要高明的多。你快想个办法证明自己的医术,让公主心服口服。”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订阅、送钻票花打赏支持。每人抱抱。

    今天是教师节,亲们当中有当教师的,祝你们节愉快,永远年青漂亮!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