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7邓族长为活命截小腿 晶晶夜思敬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晶晶实话实说道:“体各个器官已经非常衰老,生命会随时消失。”

    这样的话邓族人已经听了许多回了,不由得再次悲从心起,均是呜呜哭起来。

    “先保住邓曾爷爷的命,让各个器官缓缓恢复生机。”李晶晶话毕,就转去屋内的八仙桌上取了一个精致官窑印吉祥图案的瓷杯,往里面放了一粒续命回气参丸,用逢灵水泡化。

    秦家邓氏跟过来,问道:“公主可说得是我伯爷爷的病有的救?”

    李晶晶点头,解释道:“邓曾爷爷现在子太虚弱,喝下这杯药水保住病,先养几天才能治别的病。你们看行吗?”

    邓族人自是立刻同意。

    “公主,我爹已经吃不了东西,每的面汤糊糊都是我喂他的。我来给我爹喂。”邓学平小心翼翼的接过了瓷杯。

    他在邓区亮耳边大声叫道:“爹,你能活下来,你的病也有的救,儿子给你喂药,你一定要都咽下去。”

    邓区亮缓缓眨眨眼睛,嗓子发出古怪的声音,嘴巴张的更大些。

    邓学平含了一口药水就哺给邓区亮喝。

    邓学仪定定瞧着邓区亮的喉结动了一下,激动的道:“大哥,爹咽下去了。”

    邓学平就又含一口药水哺去。

    邓王妃与秦家邓氏踮起脚来瞧看,生怕邓区亮把药水吞了出来。

    李晶晶问道:“这些天邓曾爷爷就是靠着学平爷爷哺食活下来?”

    邓王妃点头,轻声道:“我伯爷爷只能吃面汤、面糊糊,一回只能咽三至四口,一天就得吃十几回。之前是我二伯跟大伯一起喂我伯爷爷,前些天我二伯中风加重嘴斜的厉害根本喂不了。”

    李晶晶扭头跟四位大医师道:“你们都来给患者把脉,拿出医治方案,争取一天之内让患者能够说话、咀嚼食物,三之内能够坐起。”

    子风观主、妙水没有亲眼目睹过蓬灵水的药效,听到对李晶晶的话很是惊诧,这就上前去轮流给邓区亮把脉。

    刘大医师把脉时一脸平静,目光落在邓区亮盖着的棉被,盯了一会儿,低声问道:“夫人,请问邓老族长可是左腿有残疾?”

    秦家邓氏点头道:“我伯爷爷的右小腿被匈奴的马踏过,腿骨骨折。之后皮萎缩坏死还生了疮,导致整条腿不能动弹。”

    李世云在李晶晶点头同意下,揭开了棉被,露出邓区亮缺了整个小腿及脚的右腿。

    广明子诧异道:“只是腿骨断了,就算生了疮,也不至于截掉小腿。”

    邓学平已将半碗药水哺给邓区亮,再也哺不进去,就端着碗瞧着

    邓区亮的脸,突然间悲痛的哭了起来。

    脾气暴露的广明子听着都觉得心酸,怜悯道:“你莫哭,到底是怎么回事?”

    邓学平哽咽道:“前些年白马寺的僧人大医师说再不截掉我爹的右小腿会影响寿命,若是截掉能多活几年。我爹又找了十几位大医师瞧了,说法都是一样,就把右小腿给截掉,当时流了好多血,连着几天都是一痛就晕死过去。”

    “白马寺的僧人大医师没有误诊。”刘大医师说了句公道话,紧接着又道:“我若是没有小姐制的药,也会那样诊断。”

    几人问了邓学平兄弟几十个问题,心里都有了数。

    李晶晶环视几人,肃容道:“患者年龄过了九十岁,喝下的药水在体内至少一个时辰才起药效。我们去隔壁商议医治方案。”

    几人跟着李晶晶去了隔壁,轮流说了刚才给邓区亮把脉检查体瞧出的病状。

    李晶晶将几人的说法归纳起来,缓缓道:“患者年岁已高,患得病有七种,最厉害的是肝,已经有一块硬化坏死,其次是胃与心脏。”

    刘大医师跟子风观主、妙水道:“小姐有治胃病与心脏病的药,就是这肝已硬化坏死一处要如何治?”

    子风、妙水均是摇头。

    子风问道:“按照传统的医治方法,无法治好患者的肝病,不知你们有没有新的方法?”

    李世云望向李晶晶,问道:“小姐,我猜您是想给患者动手术将肝的硬化坏死处切除?”

    子风观主心一怵,问道:“开膛破肚把患者的肝切了?”

    广明子叫道:“人没了肝活不了。你听清楚是只切硬化坏死处。”

    子风辩驳道:“那也是切了肝的!”

    广明子握着拳头比划着,嚷道:“肝这么大,只切一点点。”

    子风急道:“你刚才也说了的,人无肝则死。肝不能切!”

    “患者的体非常虚弱,好好调养恢复一阵子再说做肝切除部分坏死的手术。”李晶晶一句话制止了两人争吵。

    这个时候要是跟邓族人提出给邓区亮做肝坏死部分切除手术,铁定会被拒绝,还会置疑目的。

    李晶晶索邓区亮的体有了起色,赢得邓族人的信任再提。

    刘大医师问道:“小姐,那我们就先给患者治胃病、心脏病,而后治风湿、耳背病?”

    李晶晶点头,等着几人商议治疗用什么药物之后,道:“我准备想办法给患者的右腿装个假肢,尽量让患者能够站起来行走。”

    广明子疑惑道:“假肢是什么?”

    隔壁卧房又来了几个邓族人,是邓区明的六个孙子、曾孙。

    邓区明的这一房除去邓学平的长子、长曾孙夫妻带着部分族人去了北地,其余的都在洛阳没走,就是为了给邓区明送终。

    邓学平的二儿子问道:“护国公主诊断后怎么说?”

    邓学平面色焦虑,答道:“公主已给你爷爷付了能保住命的药水,如今正带着四个大医师、一个大药师在商议如何给你爷爷治好病。”

    邓区明付下药水都快半个时辰了,未见一点起色。

    邓学平一边守着老父,希望他赶紧能好些,一边又觉得太心急,那么多大医师用尽方法都保不了老父的命,老父刚喝了李晶晶调的药水,没有起色也是正常。

    邓学仪的长孙关切的问道:“爷爷,护国公主怎么说您的病?”

    邓学仪斜着嘴答道:“你曾爷爷快不行了,我让护国公主先给他瞧病。”

    邓学仪的长孙急道:“爷爷,你的病也很重,快让护国公主给瞧瞧。”

    邓学平的二孙子跟着催促道:“爷爷,你与叔爷爷的病都不轻,怎么不让公主给医治?”

    邓学平肃容道:“护国公主心里有数。她答应了先救你们曾爷爷,再治我与你叔爷爷的病。”

    李老实、贺氏、贺慧淑在偏厅里坐着吃茶,因着邓族人个个心沉重,便不高声说笑。

    贺慧淑讥讽道:“丁郡公的继室大刘氏真个张扬,来瞧一个花会,只是她一人就带了十二个奴婢,打油伞的、捧手壶的、拿零食盒的、拿靠椅的……”

    贺氏惊诧道:“这才三月,头根本就不毒,她就用奴婢打油伞?原以为她是个低调的,现在看来在长安都是装出来的。”

    贺慧淑接着道:“大刘氏赏牡丹碰到了尚尚书府的杜夫人,含沙影的嘲笑尚老爷子被从郡公降到县公。杜夫人涵养再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不忍她,讥讽大刘氏非元配。”

    贺氏冷声道:“看着吧,大刘氏笑不了多久。”

    贺慧淑定定瞧着贺氏,问道:“你是说那件事?”

    贺氏摇头用极低的声音道:“她害死元配两个嫡子的事只是捕风捉影,没有证据。”

    贺慧淑轻声道:“我还以为朝廷查出了她害嫡子的事。”

    贺氏恢复正常声音道:“丁郡公年事已高,多年不上朝堂。大刘氏过继的儿子不成器,至今未被陛下册封为世子。大刘氏这么高调到处惹事非,自是笑不了多久。”

    隔壁传来邓族人激动的欢笑声,李老实起喜道:“邓老族长病好转了。你们在此坐着,我过去瞧瞧。”

    “邓曾爷爷刚有些起色,不能太耗神,你们莫跟他说话了,只留两人在此,其余人都出去,让他好好休养,以后有的是说话的机会。”李晶晶正往外赶人,看到李老实,直接把他也赶出去了。

    李老实瞧着邓族人个个喜极而泣,问道:“晶妹子,邓老族长如何了?”

    李晶晶用通俗易懂的话道:“他脉膊平稳、心跳有力,刚才说了两句话,一会儿要吃面片汤。”

    “这可太好了。”李老实露出笑容,被邓族人感恩戴德的簇拥了出去。

    邓学仪的长孙瞧着李晶晶的目光都不一样,跪下来磕头道:“求公主给我爷爷与伯爷爷瞧瞧病。”

    李晶晶让广明子去扶了这位俊美少年起来,和颜悦色的道:“你刚才都跪谢过了。你起来。我会一个个的治。”

    邓王妃、邓氏去了隔壁偏厅,直跟贺氏道谢。

    稍后邓学平、邓学仪擦干了泪水走进来,向李老实、贺氏鞠躬行礼道谢,就按照李晶晶的嘱咐去躺着歇息缓缓神。

    他们已经熬了这么多天,年青人都受不了,何况已是七十多岁的病人。

    邓学平的二儿子与邓学仪的长子陪护着邓区亮,一会儿把奴婢端来的温的汤面片给他喂了一小碗。

    邓区亮从每天靠着两个儿子十几次的哺食面汤、糊糊到一下子能吃一小碗面片,从说不出话发不出声来到能断断续续说话,从面色死灰到苍白,无不说明生命机能恢复远离死亡。

    邓族上下都为此事欢喜雀跃。

    贺氏为了让曲氏放心,派了跟前的李愉回了一趟李家庄子报口信。

    何平、何安听到这个消息,心痒的要去邓族,亲眼瞧瞧李晶晶几人是如何救活邓区亮。

    两个侍妾一反平素的弱,齐声喝道:“没有小姐的命令,你们不能离开庄子。”

    两女都是习过武杀过人的,何平、何安要是敢违令,等着他们的就是一顿毒打。

    贺氏与李老实、贺慧慧陪着李晶晶一直在邓族呆到了傍晚,等着邓区亮解了正常的大便就离开了。

    邓学仪的长孙跟邓学平的二孙子闻讯赶来,急得都要哭了,道:“公主走了,没给我爷爷瞧病。她不管我爷爷。”“之前公主应下给我们爷爷瞧病。”

    广明子从窗户里探出脑袋,板着脸瞪眼喝道:“两个小子听好了,我师妹指定刘大医师、子风大医师给你们爷爷医治。”

    两位少年认为两位大医师不如李晶晶医术高明,却是不好直说,便连声叹气。

    广明子便直言道:“你们爷爷的病只是小病,用不着我师妹亲自上手动手术,我师妹提供药就足矣。”

    “您说我爷爷得的是小病?”

    “我爷爷嘴斜的话都不利落,中风中的腿都走不稳,这是小病?”

    广明子见两位少年还不走,不耐烦解释,大手啪啪拍窗户木台,道:“去去去,别在这里碍眼。”

    两位少年就去哭着求邓王妃、秦家邓氏,无论如何要让李晶晶亲自给爷爷瞧病。

    邓王妃缓缓道:“晶娘是大药师,主钻的也是药术。”

    “姑,您腹内虫子钻胆,是公主给您动的手术,可见她的医术比药术还要高明,只是轻易不出手医人。”

    “晚辈这几天问了来十几位湖南道的人,探听的非常清楚。”

    秦家邓氏瞧着邓学仪的长孙,问道:“你打听到什么?”

    “刘大医师原来只是潭州县里道观一个极寻常的道士医师,还俗离了道教追随公主之后,医技进千里。李世云大医师是刘大医师的弟子,如今也成了大医师。他们其实都是公主的弟子。”

    秦家邓氏挥挥手,道:“我信公主安排刘大医师、李世云给你们爷爷瞧病自有道理。你们不要多想。”

    邓王妃跟着道:“不错。我信晶娘不是不重视你们爷爷的病,而是认为两位大医师更适合治你们爷爷的病。”

    秦家邓氏特意嘱咐道:“你们莫要冲动的去李王府的庄园求公主。”

    两个少年一听不得不打消去求李晶晶的念头,行礼退下去瞧看各自的爷爷。

    两位少年没想到的是,刘大医师竟与邓学仪品起茶下起了棋,李世云则让邓学平泡在放了酒水的非常烫的水里。

    “我爷爷中风数年,不能多耗神,怎么让他下棋!”

    “水散发这么重的酒味,怎能用来泡子?”

    广明子亲自出马发彪把两个气呼呼的少年骂走了。

    与此同时,回药府里面,李晶晶带着玉玉研制假肢遇到了重重困难。

    假肢也称义肢,是供截肢者使用以代偿缺损肢体部分功能的人造肢体,有上肢假肢和下肢假肢。

    假肢按功能来分类,有功能假肢、美容假肢两大类。其中功能假肢分为:无机关功能假肢、有机关功能假肢。(摘自百度)

    李晶晶要给邓区亮做的是下肢小腿美容假肢。

    邓区亮是一族之长,更是北地百姓的精神领袖,有了下肢小腿美容假肢,能让他建立更加多的自尊自信。

    “用什么材料好呢?”李晶晶面对玉玉摆在桌子上一大堆的灵兽骨、灵植杆发愁。

    玉玉乖巧的如人般站立在一旁,静静瞧着李晶晶拿在一件又一件材质挑选。

    李晶晶选好了五种灵兽骨、灵植杆,又发愁了,自语道:“若是焱哥哥在就好了,帮我在洛阳提几个死囚犯做医学实验。”

    定朝朝规太子、皇子、王爷、护国公主拥有提出牢里死囚犯的特权,不过不能让这些犯人重见天害人。

    李晶晶在潭州时让何义扬帮着提死囚犯,后来到了长安跟何义扬刻意的疏远,就交给何敬焱做此事。

    李炳知道后特意嘱咐,为了李晶晶的名声,就算她是护国公主,拥有这样的权力,不到万不得以时不要使用。

    玉玉最近常听李晶晶自语提到何敬焱的名字,试探的问道:“主人,男主人不在您边,那他在哪里呢?”

    “焱哥哥带兵五千跟我爷爷说是巡视河南道,我看他们是在骗人,根本不在河南道。”李晶晶抬头瞧着玉玉红宝石一般的眼睛,笑眯眯道:“玉玉,我没有跟焱哥哥大婚,他还不是你的男主人。”

    一人一兔折腾了数,做了十四个下肢小腿美容假肢,苦于没有死囚犯,只能暂且到此。

    李晶晶心道:府里的下人大都带残疾,这次成功之后,等我从河南道回去,就给他们都安上假肢。

    邓族平静过了一夜。

    清晨,陪的两个邓族晚辈侍侯邓区亮解了大便、洗漱。

    刘大医师过来把脉,大声道:“老族长,您子比昨天又好些了。”

    邓区亮内心着实感激,激动之下竟是双手从棉被里伸出来做了个拱手谢谢的动作。

    这下把站在一旁的两个邓族晚辈惊喜坏了,高声叫道:“爷爷的手都能动了!”“爷爷的双手能做揖了。”

    刘大医师笑道:“您老子孙满堂,又个个都非常孝顺,可真是有福。”

    邓区亮露出笑容,发出呵呵的笑声,老眼含泪,道:“我要跟他们一起回老家。”

    “您老的愿望定能实现。”刘大医师将邓区亮的手放进被子里,嘱咐他的两个孙子,今个给他吃的汤面片份量加三成。

    人能吃就是一个体好转的表现。

    “好。”“太好了。”邓区亮的两个孙子连忙点头应下。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几个邓族人的惊呼声,不知发生何事。

    ------题外话------

    祝亲们及家人中秋节愉快!

    嘻嘻,亲们就用月票祝我节快乐吧。哈哈。月票都投给我吧。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