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6众贵人齐聚洛阳 邓族长年迈将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四岁的黑皮肤娃秦子峰欢快的大声叫着“姨!”跑到了贺氏的跟前,双手抱住了贺氏的大腿撒

    秦立邦、秦立浩到底七岁了,稳重些了,快步走至,跟众位长辈鞠躬行礼。

    秦家的女眷孩子都来了。秦家邓氏今个外出会亲戚不在。

    秦家的秦慧淑、尚岚、张丽笑盈盈的迎长辈曲氏。

    “我们五前就到了,去了洛阳好些地方游玩。”贺慧淑穿着柳叶青色长裙,材婀娜,远远望上去像是少女。

    她拉着贺氏的手,激动的道:“洛阳城十分繁华,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多了。”

    姐妹俩已二十几年没有来过洛阳,这里曾经是义军与开朝军队的一个战场。

    当年开朝军队守护洛阳的将军是个经验丰富子刚烈的大将。

    义军在争夺时火烧了半边城,这位大将誓死不开城门。

    白族、邓族的人来劝说大将,大将为了不让全城百姓死亡,在城头拔剑自杀。

    大将的手下将士亲兵多半跟着自尽。

    义军当时的指挥将领明着是何夏,其实是军师李炳。

    李炳敬重这位大将,下令将他厚葬,没有治他家人的罪。

    洛阳经此大战,生灵涂炭,当时传闻破旧程度堪比常年被战火包围的青城。

    没想到经过二十几年,洛阳城基本恢复了原貌。

    贺氏来之前就曾听李立说过洛阳现今的风貌,并没有惊讶,笑道:“朝廷给洛阳城方圆百里的百姓免了二十年四成的田税。这些银钱都在百姓自个手里。百姓富城府自然就富了。”

    “我大嫂这几天都去见邓族的人。”贺慧淑轻声道:“邓族以前一直在洛阳城外依附着白族,如今陛下把邓族当年家族所在的城府当成封地赐给融王,邓族已经有一部分人去了,余下的人下个月就全部迁过去。”

    贺氏感慨道:“融王的封地期限是十年。邓族十年之内重建家园,也是件很难的事。”心说:邓族已有了复族的机会,我娘的木族却连这个机会都没了。

    李家人以前听李炳几次说起过洛阳的大庄子,今终于住进来了,四处走走,真是够大的,竟是比潭州的开国侯府还要大,需知侯府的前是湖南王的王府。

    大庄子的管家刘伯是个左手缺了两指的胖老头,笑呵呵道:“老老爷早就令人在大花园内种了几十种上两千多株牡丹花。如今牡丹花已经开了一半,正期盼着各位主子来赏。”

    贺慧淑羡慕道:“你们家园子的牡丹花美的很,我们每早晚都要去赏一回。”

    贺氏眼睛明亮,扭头高声道:“娘,咱们都不累,等会擦把脸都去花园瞧看咱们家的牡丹花,如何?”

    曲氏自是同意,兴致勃勃的拉着曲家邓氏快步去歇息的院子擦脸去。

    不一会儿,众人的影就出现在飘漫芬芳花香的四亩地的花园之中。

    美的狄玉蓉特意换了一条浅黄色的长裙,引得蝴蝶在她边翩翩起舞,如同花仙临世。

    容貌十分俊美的李去病穿着月牙白长衫,与狄玉蓉携手游园,远望去像是神仙伴侣。

    李老实效仿李去病摘了一朵红色牡丹花插在贺氏发髻,惹来贺慧淑的打趣。

    孪生子给曲氏、李晶晶摘了花,叫她们俯给戴在发上。

    女眷们人人发上都戴了牡丹花,便连马氏与亡夫所生的两小女儿也各戴上了一朵。

    贺慧淑笑道:“妹妹,洛阳一带的牡丹园,属白马寺与皇室的最大,其次是白族的,你家庄子的园子能排到前十了。”

    贺氏与贺慧淑幼年时曾经来过洛阳参加花会,沾了木皇后的光住的就是皇室牡丹园子的山庄。

    贺氏低声问道:“此次皇室牡丹园里住的都有谁?”

    贺慧淑面色微变道:“目前去那里住的是我儿媳、你儿媳、二公主、三公主、四公主、太子胡侧妃、匈奴王后、匈奴太子妃。”

    贺氏听到贺慧淑的两个庶姑子竟是出了长安到了这里,轻轻摇头,道:“牛老王妃、邓王妃没住过去?”

    贺慧淑道:“没有。牛老王妃回族里的宅子住着,邓王妃住在融王的庄子。”

    众人游过花园就去用午饭,这庄子里的大厨子是李炳为了让曲氏高兴,特意请的开朝做河南道饭最好的名厨子,还嘱咐曲氏吃米食、辣椒。

    李家人除了李炳、贺氏,都喜欢吃米食辣味菜,不知道这是沾了曲氏的光。

    庄子的管家小心翼翼的问道:“老老夫人,您看今个的饭菜吃得还满意?”

    曲氏点头道:“蛮好。”

    “老老爷派了跟前的人来送了您吃的菜名。”庄子的管家说了这句话,就瞧到曲氏满脸笑容。

    曲家邓氏羡慕道:“妹夫对你可真是体贴入微。”

    贺氏笑道:“舅娘,我爹以前常年不在家里,他这是补偿我娘呢。”

    曲家邓氏细想起来可不是吗,曲氏以前一个人带着李老实时,每天不黑就早早的关上大门,点头道:“那倒是。妹夫那么多年都没陪着你,一走就是好几年。”

    李晶晶去了给她单独安排的院子歇息,不知睡了多久,听到有人在外面说话。

    “邓王妃、邓夫人带来了邓族的两位长辈,已跟老夫人、大夫人说过了,想要找小姐瞧瞧病。”

    “嘘,小姐正睡着呢。”

    “大夫人说是不好让邓王妃、邓夫人及邓族的两位长辈等太久,让叫醒小姐。欢姐姐,您看?”

    “小姐昨个给慕容族人瞧了一天的病累坏了,让她多睡会,再等等。”

    “融王已去了南地。邓王妃特意到洛阳瞧一下芙郡主的夫家白族,再瞧瞧娘家邓族的人。”

    “你说话声这么大,小姐被你吵醒了。”

    望英朝李欢吐吐舌头。两女一起进去侍候李晶晶穿衣洗漱梳了发鬟。

    望英从进屋起嘴巴就没听过,细细的道:“小姐,两位邓族的长族是邓王妃、邓夫人的堂伯、堂叔,年龄都上了七十岁。”

    “哦。”

    “老堂伯患得是风湿病,我瞧着他双手手骨都变形了。老堂叔以前中风了,嘴是斜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嗯。”

    “因着邓族所有人都要迁到北地去,那边没有好的大医师,邓王妃与邓夫人想请您给他们瞧瞧,最好是能够根治了。”

    李晶晶是头一次见邓族的长辈,自是要穿戴正式得体,一切弄好之后,就去了正院的大厅。

    邓王妃、秦家邓氏正说着邓族当年被匈奴追杀差点灭族的伤心往事,泪流满面,见到李晶晶,连忙拿帕子擦了泪,脸上挂起了慈祥的微笑。

    坐在曲氏下首的两位干瘦如柴的老头望向了李晶晶,浑浊的老眼亮了一下,没料到十二岁的女孩子能有这般沉稳的气质。

    李晶晶鞠躬行礼道:“晶娘见过两位邓爷爷。”

    两位老人自是不会倚老卖老,起恭敬的行礼,道:“邓族学平(学仪)见过护国公主。”

    邓学平是邓学仪的嫡亲哥哥。两兄弟是邓王妃兄妹生父的堂兄弟。

    李晶晶刚才已经听望英详细说过了,到了这里又听秦家邓氏说一回。

    多出的一条信息是不止邓学平兄弟两个求医的患者,还有他们的生父,也就是九十二岁高龄的邓族的族长邓区亮,如今病得很重,都瘫在上快百了。

    邓区亮一直想要死在北地的家乡,就凭着这个念想,非常执着顽强的活着,迟迟不咽气。

    李晶晶想象得出邓区亮对故土是怎样的心,问道:“那是先给两位邓爷爷还是去给邓曾爷爷瞧病?”

    邓学平心里盼得就是这句话,道:“公主若是能移驾过去,我们全族上下都感激您。”

    “公主,我爹想着哪怕有一口气能回到家乡瞧一眼都行,请您成全。”邓学仪的嘴向右边斜了两寸,一说话就滴口水,一直拿着帕子擦着。

    贺氏低声道:“娘,我与长生跟着晶娘去邓族,你就在庄子里好好歇着。”

    曲氏点头。贺慧淑把三个儿子交给了曲氏,跟着贺氏一起去了。

    几十年前邓族从北地一路逃到洛阳投奔姻亲白族时,人数不过二十几人,如今族人人数已达到了近一百五十人。

    邓区亮族长就是当年下令绝不向匈奴投降的人。至今他不后悔此举。事实上证明他做的对了。

    当年北地投靠匈奴的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家族如今不是灭亡,就是名声狼籍被定朝弃用衰落。

    李晶晶下了马车,眼前是一个古朴上了年代的老庄子,瞧着门跟慕容豪商家的差不多久远,这墙倒是坚固,可也太旧了些,有年头没有粉刷过了。

    秦家邓氏幽幽道:“这个庄子是白族的,我们家族初来洛阳时就住在这里。”

    李晶晶面露疑惑。

    邓王妃低声道:“我当了王妃,在不远处买了地盖了一大片宅子,我叔爷爷族长没有带族人搬过去,就在这里住着,说是怕去坐新宅子,族人安逸了就忘记回北地。”

    李家人环视庄子,面积不大,住个百人还行,若是近二百人再加上奴仆,那就很挤了。

    邓区亮的话不无道理。这些年邓族人卧薪尝胆,攒足了劲就等着回家乡重建家族。

    秦家邓氏道:“我叔爷爷下令,我们外嫁女可以用嫁妆贴补邓族,但绝对不能挪用婆家的银钱给邓族。”

    邓王妃眼中隐隐含泪,缓缓道:“我们的嫁妆哪有什么,叔爷爷这是为了我们在婆家能起腰杆,不想让我们为难。”

    贺氏赞道:“老族长这样做很有骨气,也会让姻亲更加的尊敬,从而尽心尽力帮扶邓族。”

    邓学平、邓学仪脚步停顿一下,不约而同回头瞧了贺氏一眼,心里都道:李炳的长儿媳真是不简单。

    李晶晶再次对高瞻远瞩的邓区亮肃然起敬。

    庄子本来就不大,走了几十步就到了二进正院的后院,两个老婆子穿着干净整洁的衣裙发上戴着银钗将众人恭迎至偏厅。

    李家人刚才一路看过来,邓族奴仆、奴婢穿戴都是中等,看来这些年来邓族的生意做的好,族里又有了财富,也说明没有亏待忠心耿耿的奴仆、奴婢。

    李晶晶能体会邓族人求医给邓区亮治病的心,道:“邓爷爷,这就去带我瞧看邓曾爷爷。”

    邓学平从善如流点头,道:“公主、五位大医师大药师,这边请。”

    这回跟李晶晶来的是刘大医师、李世去、妙水、子风、广明子,都是亲信。

    她安排何平、何安留在庄子值守,不让他们接触邓族的人。

    座北朝南的卧房内,古朴大方简洁而又透着雅气的楠木家具,体现出白族借给邓族住的这座庄子内在设施原比外表瞧着富贵。

    窗户大开,空气对流,房内除去浓浓的汤药味,没有异味。

    楠木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双目无神微睁的枯瘦老人,堆满皱纹的脸上呈现出灰败的气色,方圆半丈内有一股沉的死气。

    难怪刚才在李家的庄子,邓家人执意不让秦家三个小熊孩跟来,这是怕他们沾到了邓区亮的死气。

    邓学平双手扶着边,凑到邓区亮耳边大声道:“爹,李王爷的孙女护国公主亲自带了五位大医师大药师给您瞧病。”

    邓区亮的眼珠子微微转了一下,嘴唇张开,说不出话来。

    “我爹耳朵有些背,全动弹不得,心里却是明白的。”邓学仪边费尽的说话边擦着落下来的口水。

    邓王妃、秦家邓氏取出帕子抹泪,站在一旁等着看李晶晶诊断说结果。

    ------题外话------

    抱抱亲们,有票请投下来,我想上月票榜,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