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1族人迁长安曲氏喜 曲多再议亲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曲族的族长曲顺下了马车,瞧到了门匾上金光闪闪几个大字“一字并肩王府”,再看到站在门口相迎的孪生子及李立,脸上不住堆满了笑容。

    曲顺带着曲族的几十口人跟在孪生子后到了正院大厅,见到了分别近一年贵气人却仍然没有架子的曲氏,一下子泪盈眶,跪下磕头道:“草民曲顺率族人拜见王妃。”

    “你们一路劳顿辛苦了,快都坐下说话。”曲氏很是激动的连忙扶起了曲顺,又让有些怯懦的族人都起来。

    原来何冬给曲族赐了千亩地,这些地无需交税,也不限制种什么。

    李炳给曲族人写信,为了族里的发展,劝他们先迁来一批能吃苦的人家种千亩地,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其余的族人再陆续迁过来。

    曲族来的人名册半个月前曲氏就知道了,曲顺、曲义、曲正家都来了,还有十户老实本分的人家,一共是十三户,跟李炳提的要求完全一样。

    曲顺坐下来这才瞧清大厅里清一色的紫檀木家具,奴婢端着用来盛官窑粉彩瓷茶杯的托盘都是紫檀木,比起潭州的开国侯府更加的富贵。

    曲氏环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有些遗憾的道:“老族长堂叔不来长安了?”

    曲顺答道:“我爹不愿离开曲家村,我就让我的二弟、二弟妹回了村照顾他老人家。”

    他爹曲老族长觉得老了,不想离开故乡死在长安,所以就不来了。

    曲顺的妻子田氏以前跟曲氏关系很好,如今也有两个做官的孙子,可还是白没有诰命,远比不得曲氏当着王妃尊贵。

    田氏小心翼翼的瞧了几眼曲氏,忍不住道:“王妃一直都这么年青,根本不像是当的人。”

    曲氏突然间自豪的笑道:“青伢子的堂客已有了孕,我要当曾了。”

    曲族的人一激动,就忘记了礼仪,大声笑道:“青伢子要当爹了!这可是大喜事。”

    “青伢子今年十九了,也该当爹有崽了。”

    曲正爷爷羡慕道:“珠妹子的命真好,有生之年能抱上曾孙子。我家正伢子今年刚十四,还没说亲事呢。”

    曲顺高声道:“你们莫乱叫了,那是世子。”

    曲氏的笑声就没断过,挥手道:“无妨。他们都是瞧着青伢子长大的。”

    李晶晶在药院里得知小伙伴曲正、曲义一家人都来了,立刻到了正院大厅跟众人叙旧说话。

    李家人与曲族人一起用了午饭,下午李去病、李云霄特意从书院赶回来,把曲族人送到长安远郊的一个大村子。

    那里已有李家给曲族人盖好的房屋,足够住一百户,就算整个曲家村的人迁来都住的下。

    曲族人进了房屋,瞧到家具生活用品及农具都是崭新齐全的,每家都打好了一口水井,厨房的缸里满满的米,整篮的鸡蛋,整筐的土豆白菜葱,对李家人更加的感激。

    李去病直言道:“这个村子里有几姓人,都是开国功臣的族人,比你们早来长安二十几年。我们府里已给他们族里上面的开国功臣打过招呼,他们不会欺负你们。”

    他又给曲顺说了都是哪几姓人。

    曲顺问道:“有没有里正,我今个去见见他?”

    李去病摇头道:“没有里正,都是各族的族长管着族人,遇到事就进城找府里解决。”

    曲顺一听失声道:“那我们岂不是经常要打扰贵府?”

    曲族初到此处,又值耕时期,族里有几个孩子还要上学堂,要做的大小事太多了。

    从村里到李王府坐马车需要近一个时辰,骑马也得半个时辰。

    李去病笑道:“顺伯,我娘就想着你们常去府里。”招手叫过李炳跟前的随从李康、李跃,道:“从今起,你就陪着老老夫人的族人在此住一个月,顺伯有什么事就找你们。”

    李康、李跃都是细作出,这些年在潭州开国侯府、长安县公府、王府给李炳办了不少事,对官府及长安市井都很了解,由他们帮着曲族人熟悉这里的环境适应生活最合适不过。

    李云霄特意去找了曲义、曲正,笑道:“长安书院离这里骑马一刻钟,秋天你们考进来,就能跟我一起读书。”

    李家叔侄走后,曲顺就给十三户人家分了房屋,而后都不休息,按着李康、李跃给的地契去看何冬赐的田。

    当村里几姓的族长先后来瞧看曲族人,送来面粉、刚杀好的猪、塘里养的鱼、酿的柿子酒、看门用的狗及一些长安特色的吃食。

    “我们府里的老老爷曾是贵府老老爷的部下,如今我们两族人住在一个村,你们有什么事,直管开口。”

    “我们族里的田都下过种了。你们有千亩地,要在几天之内下种,人数肯定不够,我们族里给你们族三十个人。”

    “村子每隔三有集市,再往北走十里路就是长安书院,那里天天都有集市。你们族里的人不认得路,我们族里的人带你们去一趟。”

    曲顺高兴的收了礼物,把吃食给族人分了,而后留了几位族长用晚饭,叫田氏与两个族人妻子一起弄个十几个菜盛款待。

    曲义的姑姑曲雨与姑夫李北带着两个儿子坐着马车来了。

    李北如今已是李晶晶的下属,暂时是正六品上的昭武校尉,用不了几个月就会正式被朝廷封为从五品上的护国公主府副典军,到时曲雨就能妻凭夫贵封了诰命夫人。

    曲雨比族人早一年来到长安,一直住在城里,已经适应了繁华的都城生活,如今当着官夫人,又跟着两个儿子一起学了些字,已没了怯懦,多了自信与一些贵气。

    曲顺把李北叫来跟几个族长一起用吃酒,相谈甚谈。

    众人正吃着,曲快手、曲长久、丁氏、曲光耀、曲光宗坐着马车来了。

    田氏没瞧到邓氏与小邓氏,就问了几句。

    丁氏当着几位外族族长的面打了个马虎眼,趁着田氏去解手的空,跟了出去说了小邓氏被休、邓氏被足的事。

    田氏站在头顶满天星星的院子里,惊得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失声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丁氏请了田氏进了无人的屋子悄悄说话,缓缓道:“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不过我们都是一个族的人,告诉你也无妨。”这就简明扼要的把小邓氏贪得无厌的事说了。

    田氏自是不会相信小邓氏会变成那样,一个劲的摇头感慨,话都说不出来。

    丁氏知道再多的解释也无用,也是好心提醒,就把长安城前些天尚郡公因为错娶恶继室导致被降为县公的事说了,又说了去年开国侯贺山家因为两个儿媳妇收印子钱倒了的事。

    田氏打了个寒颤,等着客人都走了,给曲顺吃了醒酒茶,等他清醒了,说了曲快手家的事及丁氏的那些话。

    哪知曲顺一点不惊诧,道:“小邓氏在北地做的事,山伢子写信给我说了。那时我就觉得小邓氏再这样下去不会有好下场。”

    他的长子曲定山、二子曲定林都在北地当官。

    曲定山官职已是从六品下。曲定林官职还要高些,已当了从六品上的官员。

    两个儿子时常给家里写信,说北里的况及家族的发展,心里都很非常关心家族。

    他非常欣慰也很高兴,在得知小邓氏的事时,庆幸给两个儿子娶的两个好儿媳。

    田氏之前怀疑是丁氏从中做了手脚,现在听了曲顺的话,才知误会了,却是更加感慨道:“这人一旦得了富贵怎么子就能变化这么大?”

    曲顺道:“有些人天生就不是富贵的命,富贵刚到手没多久就没了。”

    次早晨,曲族的男人们用过早饭,正准备跟着曲顺去田地种地,各族派得几十个壮力来了。

    各族又出了两个妇人带着孩子叫上曲族的妇人、孩子去逛集市。

    中午曲族的男人回来用饭,庆王、邓王、海王、秦国公府都派来管家送来庆祝曲族迁居的贺礼。

    曲族族人好不风光,更是坚定了在长安定居生活下去的决心。

    曲顺选了一房屋做了族里的宗祠,在原有的族规上面再加了几条,花了银钱叫人雕刻在大石,立在宗祠门口,给族人开会,要人人都背了遵守。

    曲多从曲长久的口信里得知曲族人来了,带着两个儿子去了曲族。

    曲顺恨铁不成钢的气道:“你与小邓氏和离了,怎地还那么糊涂让她住在你府里?你不想再娶,也不想两个儿子以后有出息?”

    曲多长叹一声,道:“她没个地方可去。”

    曲顺心里已有了主意,道:“族里有空房子,我给你开个特例,你把小邓氏送过来,让她住在族里。”

    曲多回去之后,给小邓氏说了。小邓氏哭天抢地不肯去曲族。

    正月过了之后,长安书院的人不知怎地都知道曲多和离的事。

    有几个官员想通过曲多搭上后面的李王府,要把侄女、外甥女嫁给他。

    小邓氏无意中听到,哭得要死要活,邻居都听到了以为曲多要把她打死了,怕出大事就报了书院护军。

    护军拍开门,发现小邓氏毫发无伤就走了。

    邻居有人劝曲多赶紧把小邓氏这个哭丧的妇人弄走,不然家里的好运都哭没了。

    曲多恼道:“你与我已经和离,我能让你住到族里已是尽到了最大的分,你还要如何,是要拖死我,还是要把两个孩子教的跟你一样?”

    他到底是把小邓氏送到了曲族。

    田氏劈头盖脸把小邓氏臭骂一顿,并以曲多的生母林氏为例示警,道:“你今后就在族里老实呆着,你有两个儿子,为了他们不能再做出违法出格的事来。”

    曲顺跟曲多道:“你的亲事不能自个做主。你去求王妃,请她帮你把关找个好的堂客。”

    曲长久跟曲顺的区别就是不会给他指路。

    曲快手得知曲顺帮了曲多解决了小邓氏这个大包袱,十分感激,特意来了一趟道谢。

    曲顺道:“福哥,你该主动跟我说这事。我们族到了长安这样的地方,必须得抱成团。”

    当晚曲快手就在曲顺家里住下了,跟他说了许多话,也把拒绝封侯的事说了。

    曲顺前几跟几个族长吃酒时就听到了一点风声,没想到是真的,竟是感慨的哭了,道:“我们族里一直是籍处处被人瞧不起,改朝换代之后,祖宗显灵,竟是出了位王妃,你还差点封侯,族里如今来往的都是贵人。”

    曲快手承诺道:“以后若有机会立军功,我拼了老命也要去,一定要封侯。”

    曲顺却是劝道:“福哥,你今年已五十九岁了,可得悠着点,王妃就你这么一个亲哥哥。”

    这长安书院休课,曲多带着礼物去瞧看曲氏,跪下请她帮着寻门亲事。

    “好。这事我应了你。”曲氏不擅长做媒,就把此事交给了李老实与贺氏。

    贺氏直言道:“娘,我瞧着舅舅的意思,以后是要二孙子青城继承家业。我与长生寻思曲多再娶,不能找个太精明能干的,只能找一个本份老实善待光耀、光宗的。”

    曲氏想想道:“我问问你舅舅的意思。”这就派人去请了曲快手过府,得知他的想法与李老实夫妻一样。

    贺氏道:“舅舅,娘,这事拖久了,小邓氏会以为曲多还想着她,还是尽快办了。”

    曲快手自是同意,连声道谢。

    贺氏道:“舅舅,等我寻好了人选,您还是跟长久哥与丁嫂子说一声的好。”

    这样的大事,若丁氏是曲多生母该有多好,可惜只是继母。

    贺氏办事的效率向来又快又好,不到两就找到了两个人选。

    一个是长安书院已故马博士的嫡女马氏,丧夫之后有两个女儿。

    另一个是虎奔军已故军官的嫡长女江娘,下面有四个弟妹,前两年生母再嫁,她独自抚养四个弟妹,子过得非常清苦。

    ------题外话------

    感谢亲们订阅,送钻票花打赏留言支持本文。

    我发现本月刚开始月票榜就竞争的很厉害。亲们有票就投给本文哈。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