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5皇女和离知有孕 两公主建女子学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五驸马胡云峰出了事之后没几天,五公主何敬莲忍受不了外面的舆论及贵女们的嘲笑,进宫见了慕容英,哭着提出跟胡云峰和离。

    慕容英肚子高高隆起坐在贵妃椅上,问道:“你与五驸马成亲不到两个月就闹着和离,这是为了哪般?”

    何敬莲哭得梨花带雨,道:“母后,您难道不知道胡云峰犯了事,已被大理事记录在案,除去赔银钱,后还不能参加科考,彻底断了前程。”

    慕容英挑眉道:“他有没有前程都是我们皇室的驸马,每月拿着朝廷的俸禄。”

    何敬莲也不怕被人笑话,直言道:“他的开销很大,那些俸禄哪够用,都要用到我的嫁妆。”

    慕容英缓缓道:“你父皇给你的嫁妆不少,你拿银钱开几个商铺,让云峰帮着好好经营,这不就有银钱用了。”

    何敬莲哭道:“母后,他每天只知道风花雪月,吟诗做画,哪会经营商铺。我现在根本不想见到他。我恨不得他离我远远的,再不要出现。”

    慕容英挥手道:“你就让他去你的封地任个官。等过了几年他的心定了,想到你的好,自然会围着你转。”

    何敬莲见哭诉无效,就退下去找胡贤妃,在那里正好遇到表妹太子侧妃胡雪岚。

    胡云峰是胡雪岚嫡亲的二哥。曾经胡族想要胡云峰尚的是何义芸,而不是何敬莲。

    此次胡云峰发生了这样的丑事,胡族觉得幸好胡云峰没有尚何义芸,不然胡云峰是死路一条,胡族也会跟着倒霉。

    胡雪岚秀眉紧蹙,问道:“二嫂从哪里来,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何敬莲气道:“你那二哥做的事恶心死我了,你可别叫我二嫂。”

    大宫女俯在胡贤妃耳边低语了何敬莲去慕容英那里的前后经过。

    胡贤妃唬得起急问道:“莲娘,这样大的事,你怎地不跟母妃商量就直接到皇后跟前去说了?”

    何敬莲反问道:“我跟你商量能有什么用?你能站在我这边不成?”

    胡雪岚敏感的瞧着庶姑与表姐,冷声问道:“到底是什么大事?”

    何敬莲一字一句的道:“我要与你的好二哥和离!”

    胡雪岚气得大声道:“你休想。”

    何敬莲用更大的声音叫道:“胡族都弃了你二哥,我要他做什么?”

    胡雪岚怒极道:“一夫妻百恩。你就这么对我二哥?”

    何敬莲瞪眼嚷道:“你二哥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他。我跟他和离定了!”

    胡雪岚双手拿起几桌上装着水果的瓷盘砸过去。

    何敬莲往后一躲,高高隆起的脯被砸中,疼得惨叫一声,上前狠狠的扇了胡雪岚两个大耳光,骂道:“你只是个从二品的侧妃,胆敢在本公主面前撒野放肆。本公主今个打醒你!”

    胡贤妃尖叫着让大宫女把发狂的何敬莲拉到一旁去,把胡雪岚送出宫去。

    何敬莲在得知胡雪岚来找胡贤妃目的是求助对付邓芸帮她当上太子妃,猛的拍桌子,冷声道:“母妃,从今个起你不要再见胡族的人,特别是胡雪岚这个人。”

    “我晓得。”胡贤妃虽是由出青楼的生母带大,再没有见识,也知道绝对不能插手东宫的事。

    何敬莲特意提醒道:“母妃,你为胡族已经做了太多的事,可得到的又是什么?”

    胡贤妃幽幽道:“我就是有了家族,你父皇才每个月来我这里坐坐,若是没有家族相助,怕是不会来了。”

    正月初一国宴上她的所作所为引起何冬厌恶,何冬直到现在都没拿正眼瞧过她。

    何敬莲低声道:“你瞧瞧欧阳美人,她是怎样的下场?你可愿成为她那样?”

    胡贤妃打了一个激灵。她是知道胡族干过一些见不得的大事。

    “这次我一定要和离。”何敬莲咬牙切齿的道:“谁都不能拦着我。”

    胡贤妃劝道:“你和离了名声就不好了。”

    何敬莲激动的叫道:“我有个出青楼的姥姥,我从出生起,名声就好不了。你跟我说名声?”

    胡贤妃气得去捂何敬莲的嘴,道:“不许你说你姥姥。”

    何敬莲猛地抓住了胡贤妃的手,“你醒醒吧,说得最多的就是你娘家胡族的人!”

    胡贤妃难过的满脸泪水。

    何敬莲冷静下来,道:“母妃,你如今只能靠着我。我过得好,你才能过得好。我和离了再找一个好的夫君。”

    胡贤妃拿帕子抹着泪,摇头道:“你的亲事以前就难着,这次再和离了,嫁谁去?”

    何敬莲眼睛闪烁异光,道:“我就不信我有这样的容貌,又是公主的份,还有着封地,能嫁得不好?”

    胡贤妃以前就管不住何敬莲,现在更是如此,劝了好久也没有效果,只能期盼着何敬莲以后的人生顺一下。

    何敬莲走之后,内的大宫女见胡贤妃又哭了起来,便过来安慰。

    胡贤妃想了想,去见慕容英,想求她帮着劝劝何敬莲。

    立政的大宫女话里有话的道:“贤妃娘娘,太子侧妃在皇后娘娘跟前哭了好久,请皇后娘娘责罚五公主。皇后娘娘劝了一会儿,耗神过多歇下了。”

    “岚娘先动手打的莲娘。莲娘都没说什么,怎么岚娘还恶人先告状了?”胡贤妃自是帮着女儿说话,何况的确是胡雪岚先动的手。

    大宫女微微点头,请了胡贤妃明个再来。

    胡贤妃就去找王淑妃帮忙。

    如今两妃在后宫都是挟着尾巴做人,大小事都需要看慕容英的脸色,过得都很憋气,如同难姐难妹。

    王淑妃应下了,派了跟前的大宫女去给何敬莲带几句话,“你就算要和离,也得过了这个风头,不能让人说你落井下石无无义。”

    何敬莲怕和离晚了,何冬不同意,非得趁着舆论满天飞的时候提出来。

    早朝之上,何敬莲着朝服求见。

    何冬已从慕容英那里知道何敬莲的目的,不想把这事闹得那么大,没有传召何敬莲入,而是只让太监将她的奏折呈上来,让她去后等着下朝之后再说。

    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何敬莲要跟母族嫡子胡云峰和离的事,被朝堂上的老狐狸们猜到了,含沙影的说破了此事。

    从古到今各大朝代,皇室公主和离的极少,特别是驸马还是母族嫡子的,更是从未有过。

    胡云峰虽是德不佳,然犯的是男子的通病好色,没有犯大的过错。

    众位官员就此事各自发表意见,竟是都不主张何敬莲和离。

    何敬莲在后听到太监传来前官员的话,气得差点咬碎满口银牙。

    “五公主,陛下问您可是还要跟五驸马和离?”

    “要。”何敬莲回答的斩钉截铁。

    一会儿太监传来话告诉她,何冬准了她的奏折,下旨废了胡云峰驸马之位。

    何敬莲一激动竟是晕了过去,太监连忙叫来太医给缓缓苏醒过来的她瞧病。

    太医这一给何敬莲诊脉,发现竟是喜脉,而她刚刚跟和离,都不知道该不该恭喜。

    何敬莲呆若木鸡,后悔没有听王淑妃的话等一等。

    何冬在刚刚踢了五女婿的况下得知了五女儿怀孕的事,自是没有半点要当姥爷的喜悦。

    不过他对儿女都是宽容的,特别是在亲事上面对何敬莲有着一些愧疚,见到了表复杂的何敬莲,道:“你安心养胎,把孩子生下来就是。”

    他以为这样的一句话给何敬莲吃了一颗定心丸,哪里知道何敬莲刚才想的是拿掉这个胎儿。

    何敬莲与胡云峰和离之后发现怀孕的事,成了长安老百姓茶前饭后的一个笑料,都猜测以后这个孩子姓胡还是姓何。

    几位公主先后去瞧了第一个怀孕的何敬莲。

    何义芸、何义珏、李晶晶一起去的五公主府,见到神色怏怏瘦了一圈的的何敬莲,送了些礼物说了些话就出来了。

    何义芸、李晶晶都有些感慨。老天爷给何敬莲开的这个玩笑真是太大了。

    二公主何敬蓉见到何敬莲,笑道:“五妹,我过来瞧瞧你把我的小外甥养的怎么样了?”

    何敬莲拿着帕子擦泪,道:“这个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

    何敬蓉问道:“胡云峰过来瞧过你没?”

    何敬莲摇头道:“我看见他就恶心。他当我是仇人。他怎么会来看我?”

    何敬蓉安慰道:“事已至此,你就好好的把我的小外甥生下来,独自养大。”

    “好。”何敬莲想到何冬的话,若是违背了,后果会非常严重。她只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至于以后,才不会独自过活。

    何敬蓉笑道:“下个月我们几个都要去洛阳观花会,你就好好在长安呆着保胎。”

    何敬莲恼道:“你来是气我的吧?”

    何敬蓉真流露,感慨道:“我哪敢气你。我如今跟你况差不多,和离与不和离都一样。你好歹怀上我的外甥。我想怀都怀不了。”

    何敬莲飞了个媚眼,轻声道:“你想怀还不容易。你是不愿走出那一步而已。”

    史上公主和离的少,不过给驸马戴绿帽子的大有人在。

    何敬蓉低下头道:“我怕只迈开一步就掉进悬崖。”

    何敬莲听得心一惊,待何敬蓉走后,这些天浮躁的心渐渐沉下来。眼下还是好好的把肚子里胎儿生下来。

    秦敏业去了礼泉县当了县令。狄玉敏到临潼县上任县令。

    何义芸在公主府闲来无事,除了去皇宫看望丁素然夫妻、帝后,就是去李府找李晶晶学习医术。

    王烟雨跟狄玉敏的大婚定在秋季,趁着没有成为妇人,享受着当小娘的时光。

    这一,两女又在李府的月清院遇见,一起进了大厅等李晶晶。

    李晶晶从药院制药回来,笑道:“公主,我今个有事与你商量。”

    王烟雨问道:“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不用了。我说的这事里面还需要你帮忙,你正好一起听听。”李晶晶的话引起了两女的好奇。

    原来临潼县的百姓迫切希望李晶晶能像在浏阳县那样办一所女子学堂。

    李晶晶想到何义芸的礼泉县离长安也不远,打算跟她一起合办女子学堂,专门招收两县的女子。

    “公主,地我已经买下了,就在长安远郊,一百二十亩。你要是愿意余下投入的银钱出五成,三个月后学堂建成。你当学堂堂长,我当副堂长。”

    何义芸一脸兴奋,握住李晶晶的小手,道:“你出的银钱比我多,岂能当副堂长。你来当堂长,我当副堂长。”

    李晶晶笑道:“那你我都是堂长,平起平坐。如何?”

    “好。”何义芸亲了李晶晶一下,感激道:“这样的好事多谢你想着我。”

    “这对百姓是好事,对咱们而言很费精力物力。”李晶晶直言道:“我是借你这个嫡公主的势,也是觉得你有一幅民的好心肠。”

    何义芸得了李晶晶的赞扬,笑几声,豪爽的道:“我在长安认识的人不少,办学堂有什么事,你直管吩咐。”

    李晶晶就知道跟何义芸合作会很愉快,道:“吩咐不敢,商量倒是真的。”

    “晶娘,我能帮你什么呢?”王烟雨已经知道李晶晶非常富有,不需要银钱。实在想不出能帮到李晶晶什么。

    “学堂最缺的就是师长。”李晶晶手搭在了王烟雨的香肩上,微笑道:“你大婚之后要是在府里没有太多的事务,我想请你到学堂当师长教学生识字,也不是太忙,十天教两、三天课。”

    王烟雨嫁的狄玉敏不是家里的嫡长子,不用去蜀地定居。

    狄玉敏就在临潼当县令,王烟雨大婚后仍是住在长安。

    李晶晶怕王烟雨呆着寂寞,就给她找了一个教书的事做,生活充实了,名声也好,能得到狄玉敏的敬重。

    王烟雨眉开眼笑,丽容美得让人窒息,道:“我最向往我二哥在长安书院当师长的生活。你让我到女子学堂当师长,真是太了好了。”

    何义芸道:“雨娘,你还不谢过小晶娘。”

    王烟雨抱着李晶晶亲了脸颊几下,激动的道:“学堂赶快建好。我等不及了。”

    何义芸亢奋的脸颊绯红,道:“小晶娘,你带我去瞧瞧那块地。”

    两女都是骑马过来的,催促着李晶晶一起骑马去看地。

    李晶晶痛快的应下,这就让李欢去给贺氏禀报一声,而后让李喜牵出千里马来。

    三女带着大奴婢风风火火的奔出长安城去了远郊。

    眼下已过了二月二龙抬头,近二月中旬,长安通往各城府的宽阔的官道上车马络绎不绝。

    李晶晶高声道:“从没见过你们这么高兴的,早知道我去年年底就开始着手此事了。”

    何义芸嗔怪道:“你确实应该早就着手此事,害我们闲了这么久。”

    李晶晶反问道:“我与雨娘是真闲着,你跟我表哥大婚很闲吗?”

    何义芸笑容害羞之中带着甜蜜。

    她原以为这门亲事是五位公主当中最差的,谁知完全相反。

    秦敏业非常体贴,又只有她一个,正眼都不瞧她陪嫁的大宫女。

    秦跃、贺慧淑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就连三个可的小叔子都把她当亲姐姐一样。

    秦敏业去任县令,半月回来一次,还细心的说到时避开她的月事。

    他这才走了几天,她就有些想念了。

    王烟雨指着官道左侧远处一群崭新风格奇异很是吸引眼球的高大建筑,高声问道:“小晶娘,你的庄子建好了吗?”

    李晶晶笑道:“就要建好了,建好之后就会彻上高墙,从这里望去只能看到屋檐,瞧不到全貌。今个咱们先去看地,再去我庄子坐坐用饭。可好?”

    王烟雨高兴的道:“我求之不得呢。”

    何义芸扭头瞧去,只见树林深处依河而起了庞大非常漂亮的一群异国风建筑,大声道:“我弟弟跟你叔叔、二哥他们几个建的庄子跟你这个很相似。”

    李晶晶并不说图纸由她提供,道:“他们的庄子离着这里十里路,以后是要对外开放收银钱。我的庄子不对外开放。”

    庆王府偏僻角落的一座院子里传来少年呜呜的哭声。

    ------题外话------

    亲们,感谢订阅、送票钻花打赏留言支持我。

    本月再有几天就结束了,亲们快把所有的月票都投给本文,帮本文上月票榜前列。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