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7曲快手拒封侯明智 敬焱盼迎晶晶过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炳坐在椅子上,体前倾,慎重的问道:“哥哥,你这是决定了?”

    “决定了。家里现在这个况,我不能当开国侯。”曲快手说出这句话,浮躁的心却是渐渐踏实下来。

    原来何冬找李炳商议正月初一国宴之前宣布册封几件大事,其中一件事是册封曲快手为开国侯,在长安远郊给曲族赐了千亩土地。

    李炳为定朝立下赫赫功劳,按照朝规家族应得封赏。

    李炳认识何冬时孤一人,没有任何亲戚。

    何冬就想把这个封赏转赐给李炳结发原配妻子曲氏的家族。

    正好曲快手在北地立了一些战功,不足矣封侯,却是货真价实。

    昨个李炳就将此事说给曲快手,让他回去好好考虑一下。

    今个曲快手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李炳夸赞道:“哥哥如今舍下了荣华富贵,也是有大智慧之人。”

    曲快手感慨万端的道:“妹夫,你昨个话里有玄机,我当时喝了酒琢磨不透,等着回家处置了小邓氏,把你嫂子训了一通,沉下心来想了一夜想明白了。”

    李炳问道:“哦。你想明白了什么?”

    曲快手缓缓道:“我的唯一的儿子就是长久,长久的元配死了,长孙多伢子读书、能力都差,为人处事也不行。我就算不当开国侯,也不指望多伢子撑进整个家。”

    李炳点点头。

    小邓氏利用曲多官职巧立名目收受礼钱的事,就是李炳昨个告诉曲快手的。

    这件事对李炳来说连小事都算不上,以前一直没有跟曲快手说。

    为何李炳昨个等着邓氏向李晶晶询问临潼县令一事之后才说,是因何冬将册封曲快手为开国侯,而小邓氏做为曲多的元配妻子,将来总有一天要当开国侯夫人,这样的女子当了一家主母,贪婪愚蠢会毁掉整个家族,还会连累姻亲。

    李炳绝对不想在有生之年看到曲家没了,在小邓氏的事上给曲快手的忠告就是:大丈夫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曲快手接着道:“如今长久继室丁氏的两个儿子都比多伢子读书有天赋。我想培养丁氏的大儿子青城当继承人。青城过了年才四岁,我等他大了凭着自己能力考上举人,就把这件事定下来。”

    一个大家庭的家长特别的重要,一个好的决定能左右全家人的命运。

    曲快手原本对曲多还抱着一些希望,在得知小邓氏做出的丑事之后,对他彻底失望,决定培养曲青城。

    李炳对曲快手家里的了如指掌,赞成的点头道:“哥哥把家里弄好了,等过些年青城考中举人,我再向陛下重提此事。”

    曲快手无精打采出了李炳的书房,到了大厅见邓氏、曲多还在跟曲氏哭诉,不由得火了,喝道:“小邓氏做出那样的丑事,都够下大狱的,我只是休了她,你们还有什么可哭的。”

    他以为小邓氏是邓氏的娘家亲戚,邓氏觉得面上非常无光。

    邓氏拿着帕子抹泪,泣道:“我没有哭小邓氏,我是哭耀伢子、宗伢子。”

    曲快手反问道:“耀伢子过了年就八岁,宗伢子过了年七岁,在长安书院住着好宅子,有学堂上,每天有吃,有什么可怜的?”

    他去了北地之后彻底明白了,以前把曲长久、曲多养得太,弄得他们没有一技之长连家都养不了,人事故也是一窍不通,简直就是个废物。

    亏得有李炳帮忙,给曲长久、曲多谋了那样好的差事。

    曲快手实在不想让两个曾孙步曲多的后尘。

    “爷爷。”曲多忙起站到了邓氏的后,让曲快手坐在他的位置。

    曲氏瞧着曲快手眼睛里有血丝,心疼自家哥哥这么大把年纪还为孙子的事忧心,道:“哥哥,我瞧着你精神不佳,让刘大医师给你把脉瞧瞧。”

    曲快手轻叹一声,道:“妹妹,我的子骨好着没有病,只是被多伢子这个离不开小邓氏没出息的东西给气着了。”

    今个小邓氏拿着休书去了曲多在长安书院府邸的事,曲快手已经知道了。

    小邓氏被休仍跟曲多住着,这会给曲多再寻一门好亲事增加许多的麻烦。

    曲快手想着小邓氏已被休再不能打着曲家的旗号行事,翻不出浪来。

    曲快手已不想把精力放在曲多上,曲多要这么干就随他去。

    曲多还不知道已被曲快手取消了当家主的资格,耷拉着脑袋,眼泪一滴滴落在地毯,为自己哭也为小邓氏哭。

    贺氏不得不为曲快手说句公道话,道:“曲多,你读圣贤书还中了举人,应是懂本朝法规。你在北地里纵容小邓氏收礼钱,就是不对。小邓氏有今天这样的下场,她与你都有责任,你不能怪你爷爷狠心。”

    曲多点头长叹道:“是。我有责任。”

    贺氏冷声道:“小邓氏被休总比后你因她下了大狱强。事已至此,你哭也无用。”

    这要是李云青、李云霄犯了同样的错,早就被贺氏用家法惩罚闭门思过,哪能让他们跑到姻亲家里去哭诉。

    曲氏刚才的心思是觉得曲快手处置小邓氏重了,现在听贺氏这么一说觉得曲快手做的是对的。

    曲快手疲惫的挥挥手道:“妹妹,快过年了,我家里的这些破事让你烦心了。我昨夜骂了你嫂子,你嫂子心里对我有气。我这就带她离开。”

    “我没有对你有气。”邓氏刚才说到伤心处,就忍不住对着曲氏大哭了起来。

    “没气你在我妹妹跟前哭个?”曲快手脏话都冒出来了,“你摸摸良心,我亏待你了,还是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邓氏不敢顶撞,与曲多一起乖乖的跟着黑着脸的曲快手离开了李家。

    曲氏心神不宁,就去书房见了李炳,得知何冬要册封曲快手为开国侯,而曲快手却因长子、长孙不适合做世子拒绝,震惊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李炳问道:“如今哥哥在家里没有可说话的人。你怎么让哥哥走了,我还想着陪他喝几杯酒,听他发发牢。”

    曲家如今除去曲快手,唯一的明白人就是丁氏,可是丁氏不是曲长久的元配,生的大儿子不是嫡长子。

    曲快手怕跟丁氏说了此事,丁氏为了让大儿子继承侯位,不择手段。

    曲快手只有将要当开国侯的事埋在心里,而后拒绝,心可想而知。

    李炳体恤大舅哥,想借着吃酒谈天让他彻底放下来。

    曲氏幽幽道:“这样的大事,哥哥在家里竟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他心里头真是难啊。”

    她通过近对邓氏的观察,发现邓氏的心思变了,不像在曲家村时事事都听曲快手的,邓氏的心也高了,这可不是好现象。

    小邓氏被休的事要是能让邓氏醒悟过来仍是原来那样,后曲家有大事,曲快手就能跟邓氏商量。

    李炳搂着妻,柔声道:“做个长久富贵的人家也不是件易事。”又把曲快手要培养丁氏大儿子曲青城做家主的事说了。

    曲氏蹙眉头问道:“炳哥,你认为哥哥的决定对吗?”

    李炳点点头道:“自是对的。”

    曲氏便道:“炳哥,我信你的眼光。我支持哥哥这么做。”

    药院里面李晶晶仍是用定神粉与逢灵水配制成药水,装了三个一斤量的瓷药罐。

    “焱哥哥,这两罐你带进皇宫,一罐给我师母,一罐给皇后。这一罐你拿回府应急用。”李晶晶将三罐都给了何敬焱。

    何敬焱将瓷药罐放在一旁,问道:“这些药水可是滴了你的血?”

    “没有。”李晶晶摇头,道:“我不会用命去救人。我要好好活着。”

    何敬焱拿起李晶晶的手放在眼前仔细瞧看,没有一点伤痕,仍是不放心的道:“这天下间的患者数不胜数,一百个你的血也不够救他们。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

    李晶晶哭笑不得,道:“你好啰嗦。你以前不是这样。”

    “我以前怎样?”何敬焱俯吻了李晶晶的嘴唇。今个一直没寻到机会亲她。这下子终于在药室单独相处,还不逮着机会好好亲亲。

    李晶晶小声骂道:“以前没看出你是个登徒子。”

    何敬焱目光精亮,道:“你是为夫未过门的妻子,为夫这样做是人之常。”

    李晶晶呸了一口,板着小脸道:“我还未嫁给你呢。不许你以为夫自称。”

    何敬焱长叹一声,道:“我只在你我二人单独相处时这样自称。你要是不,我心里会极难受。”

    “我瞧着你好受的很。”李晶晶上下打量何敬焱,皮肤古铜色,剑眉星目,材是穿衣显瘦脱而有那种,英俊不凡,气质已由几年前的冷酷转变成李炳一样的温雅。

    何敬焱看到李晶晶眼里的一丝惊艳,心里非常高兴,双手搂着她的香肩带到怀里,嗅着异香,柔声道:“你好受我才好受。”

    李晶晶抬头仰视着何敬焱,脸颊再次被两瓣滚烫柔软的亲吻,不自的闭上眼睛。

    小时候何敬焱亲过她的脸颊,自是与现在的不同。

    她的心怦怦跳着,耳边响起何敬焱温柔的声音,“你累了一上午,快去吃午饭歇息,不要等为夫。”

    “我有事交给你办。”李晶晶踮起脚在何敬焱耳边道:“你帮我找一些死囚犯,我要试逢药水的药。”

    “你看我去牢里找些死囚犯提到远郊我的宅子里如何?”

    “好。”

    “你还需要什么,直管跟为夫说。”

    “我还想让你不要自称为夫。”

    “这个为夫办不到。”何敬焱跟李晶晶温存片刻,不舍的提着被布包裹严实的瓷药罐走了。

    他带着何义珏离开李府,把两罐药水送达皇宫便回府去把第三罐药水交给了何庆、孔叶好生收藏。

    孔叶问道:“闺女明天还来吗?”

    何庆也是一脸期盼。

    何敬焱微笑道:“娘,明个我去接她,看她有没有事,若是无事就带着她来。”

    孔叶等着何敬焱用过午饭,嘱咐道:“你下午无事就过去陪闺女。”

    何庆一本正经的道:“你好不容易回长安一回,下次不知何时出征,有空闲就去陪着闺女。我与你娘就盼着你早把闺女娶进门。”

    这个家太需要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主母。孔叶显然不是。

    何敬焱点头应下,都顾不得午休,就把吕道明叫来,肃容道:“你拿着本王的令牌去长安死牢提五十个死囚犯。”

    吕道明得令退下。

    何敬焱骑马去了郊外亲自盯着奴仆把宅子收拾干净,等着吕道明带着虎奔军把死囚犯押来安置好,这才离开去了李府月清院见李晶晶。

    李晶晶刚被消息灵通的李炳敲了四瓷罐逢药水,正气着呢,听到好消息,气也消了些,看在李炳给她寻了个不错的夫君份上,这次不跟他计较了,道:“焱哥哥,谢谢你。”

    何敬焱柔声道:“今个天色已近黄昏,我们要是这时出了长安城,怕是宵前赶不回来,需宿在外头,这就有损你的名声。不如明天一早我们一起过去。”

    李晶晶不止一回让何敬焱办事,都是又快又稳妥,笑道:“好。这次我听你的。”

    何敬焱趁着偏厅里头没人,哄道:“叫声夫君来听听。”

    李晶晶直接低头装没听见,冷不丁耳朵被两瓣嘴唇亲了一下,抬头见何敬焱不知何时近偷袭,伸手去打。

    何敬焱握住了李晶晶的拳头,问道:“晶娘,我爹娘比我还急着娶你入门。你说这事怎么办?”

    李晶晶被何敬焱炽的目光盯着低下头,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何敬焱道:“我们要是成亲了,今个宿在外头不怕被人说闲话。你天天到我家给鑫郎、淼娘瞧病也不怕被人议论。利大于弊。”

    李晶晶摇头道:“我二哥都未大婚,我早着呢。”

    何敬焱握住了李晶晶的小手,道:“你年龄小,我心里只有你一个,等你等多少年都行,只是我爹娘心急得不行。”

    李晶晶轻声道:“我家人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我家人。”

    何敬焱自是不会李晶晶,只是想让她知道他家的迫切娶她进门的态度。

    转眼到了年三十,这是李家在长安过的第一个年,虽没有潭州时过得闹,但是今年李炳封王,李晶晶封公主,李去病、李云青娶了妻子,李家添了人口,四喜临门。

    皇宫的皇帝、皇后在早晨又给李家赐下了一批各地送进宫的年礼,彰显对李家的厚

    李晶晶昨个下午已给何敬淼瞧过动了手术的嘴唇,今个不用过去了。

    何敬焱今个不会来李府,要在自个府里陪着爹娘弟妹吃团圆饭守岁过年。

    中午一过,李府周边的府邸开始不停的放着鞭炮,冷冷的天地都有了年的味道。

    贺氏已知道宫里的帝后都因着丁素然起死回生而高兴,便了孪生子去放鞭炮。

    李炳难得轻闲一天,竟是陪着曲氏坐马车去了白云观一趟。

    夫妻俩直到傍晚才回来,众位晚辈见曲氏面色红润心很好,再看李炳神清气爽,猜测是去白云观抽了一支好签。

    贺氏高声笑道:“一家人团团圆圆,吃年夜饭了。”

    李炳、曲氏笑眯眯坐了主桌,两个儿子儿媳妇分坐两侧,而后是长孙夫妻、龙凤胎、孪生子。

    一大家十二口人为了闹特意坐了一大桌。

    龙凤胎端起酒杯跟狄玉蓉异口同声的道:“小婶婶明年给我生个大胖弟弟。”

    狄玉蓉羞红脸小饮一口。

    李去病笑道:“我瞧着敬焱一天往咱们府里跑几趟,是急着要把晶妹子娶过门去。”

    李云霄立刻高声道:“妹妹是我的。我大婚之后她才能大婚。”

    李晶晶忙道:“这几天焱哥哥有事找我这才来得勤些。”

    李老实对准女婿非常满意,道:“敬焱是你爷爷的弟子,多来咱们府里几趟请教问题无妨。”

    “敬焱这个臭小子,明显的过河拆桥。我把晶娘许配给他,他立刻就把我这个师父抛在一边。”李炳瞟了一眼李云青,道:“他竟是联手晶娘骗了我与陛下五千虎奔军的新式装备。”

    李云青心虚的忙给李炳敬酒。

    李晶晶挑眉道:“虎奔军共一万五千人,现在只得了五千装备,三人共一,您还好意思说呢?”

    “今个不说军事国事,只说家事。”贺氏望向李云青、秦婉静,笑道:“青郎、静娘,我与你爹盼着你们明年给我们生个大胖孙子。”

    李云青郎声道:“娘,儿子一定不会让您失望,您放心就是。”

    李炳特意提醒道:“明个是正月初一,三品以上官员及诰命夫人都要参加国宴。今个莫喝多了。”

    曲氏自从知道国宴起心里就有些忐忑不安。

    李晶晶笑道:“,您可不要被爷爷的话给吓着了。明个我会一直陪着你。”

    ------题外话------

    ? 亲们,我免疫力下降重感冒了,大夏天不停的流鼻涕,头晕脑

    今后几天更新的字数会少一点,请见谅。抱抱。

    感谢亲们订阅、送钻月票花打赏留言支持本文!

    月票榜的名次就靠亲们了。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