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 药府现逢春宝瓶 两公主做兔唇手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一道白影闪至,雪白毛茸茸红眼睛的大药兔玉玉像八百年没跟李晶晶见面一样,亲昵的用长耳朵蹭她的肩膀撒

    李晶晶快要被药府猛烈的震动摇晃的倒下,双手抱着快一人高的玉玉,大声道:“我过十二岁生,一时高兴跟我娘、我姨说了许多话,就来晚了。”

    每次药府震动都会有新的变化,让李晶晶见怪不怪。

    这次比以往的动静合起来都大,李晶晶心里充满期待。

    玉玉激动的道:“今天您是当药府主人的第一千二百年,药府送您一件大礼奖励你勤奋制药!您要是再晚些来,药府就会收回大礼。”

    李晶晶忙道:“玉玉,你快带我去瞧瞧是什么大礼?”

    玉玉驮着李晶晶,待她坐稳了,这才在仍在剧烈晃动的药府天地之间飞翔。

    一人一兔穿过漫漫白色灵雾,现出广阔无边的山地河流,最高处的那座大山上发出闪闪金光的回瓶旁边竟是多了一个同样大小发出绿光的宝瓶。

    玉玉问道:“主人,您看到了绿色宝瓶吗?”

    李晶晶兴奋的道:“它就是药府送给我的大礼?”

    整个药府最珍贵的就是回瓶,一年四季流出的灵水,用来灌溉药田及制药,还是药兔的口粮。

    绿光宝瓶能出现在回瓶的旁边,应是同样珍贵的宝瓶。

    “是。”玉玉驮着李晶晶飞到了离绿光宝瓶近在咫尺的半空中,红眼睛出红光照在宝瓶瓶上的三个尺高的金字,忍不住叫道:“主人,这是逢瓶。可以令枯木发芽的逢宝瓶啊!”

    李晶晶大喜,待玉玉再飞得近些,伸手去摸逢瓶瓶,跟玉玉一起全笼罩在绿光之中,笑道:“枯木逢,这只是仙话传说的故事,想不到我会拥有一个这样功效的逢瓶。”

    玉玉粉红的鼻头动动,稚嫩的声音响起,“什么气味,好香啊!”

    “我怎么没有闻到?”

    李晶晶话音未落,哗哗哗,散发着淡淡异香的绿色水流从天而降,把玉玉与她全部淋的湿透。

    玉玉忙驮着尖叫的李晶晶退后半丈,仰视着倾斜四十五度角的逢瓶瓶口源源不断涌出灵水,喜道:“主人,您快瞧,逢瓶出灵水了。”

    天地不知何时停止了强烈了震动,一切归于平静,多出来的巨大逢瓶引来了整个药府几百只药兔的参观。

    一只只雪白药兔用心念说着话跟李晶晶撒,“主人,小畜好想喝一点点逢灵水啊。”

    “主人,逢灵水好香,能让小畜喝一口吗?”

    不止是药兔,就连李晶晶都非常想饮逢灵水。

    一银一绿两条瀑布从悬崖上落下,在山脚下汇成一个浅绿色飘漫异常的大水潭。

    瀑布声轰隆作响,给天地添了几分灵气。大水潭畔青草油油,五颜六色的灵花绣于青草之间。

    李晶晶手里端着一只白玉碗品尝着逢灵水,清香甘甜,服下之后,四肢百骸都觉得轻了,心里升起丝丝幸福感。

    这是人世间任何水都比不了拥有勃勃生机的逢灵水。不知用它制成药的药效如何。

    在她的旁边就是玉玉与一大群小药兔,都在静静的端着木碗喝着,享受着回药府赐予的逢灵水。

    李晶晶迫不及待的道:“玉玉,我们这就去药室用逢灵水制药。”

    一人一兔激动的进了面积扩大几倍的药室,测试逢灵水的药

    李晶晶大喜道:“哪怕是一根枯枝、一粒坏死的种子,只要我把它带进回药府,浸泡到逢灵水一年,它就能生根发芽生长。”

    玉玉两只前爪如人般做揖,道:“恭喜主人得了逢宝瓶,所制的药药效将更上一层楼。”

    李晶晶笑道:“没想到药府这么大方,送了我这样一件重礼。后我不会辜负药府,定好好使用逢宝瓶。”

    玉玉特意感激道:“主人,小畜跟小药兔沾了您的光,能饮到逢灵水,对修炼很有益处。多谢您。”

    李晶晶双手抱着玉玉,道:“你们跟我还客气什么。”

    她在定朝人世间带的时间远不如在回药府呆的时间长,特别童年时代不能说话到处走动,对她这个拥有成人灵魂的人来说简直是度如年,幸亏进了回药府有玉玉与药兔陪伴,生活变得多姿多彩。

    在她心里玉玉与药兔不是宠兽而是亲人伙伴。

    “逢宝瓶的灵水能令植物枯木逢,那么动物与人呢?”李晶晶思索着,决定把逢灵水放进几种药丸里看看药效。

    不知不觉人世间度过了黑夜迎来黎明,李晶晶告别玉玉出了回药府,回到了月清院的卧室。

    她手里拿着一个玉瓶,里面装着加有逢灵水的止血粉。这是今个上午给何敬淼做手术要用到的药。

    一个时辰后,五十名侍卫护着一辆华贵的马车来到了李王府大门前,大宫女明珠下了马车跟门奴说了一声。

    稍后李晶晶带着李欢、李喜出了王府上了马车。

    这马车出自何义芸公主府。昨个何义芸得知李晶晶要给何敬淼做兔唇手术,为了观摩学习,特意跟李晶晶说好一起去。

    李晶晶瞧着穿着精干短袄长裤的何义芸,还真像是出诊医师的打扮,故意疑惑道:“你已是成亲的人,开了府单独过,这都年跟前了,府里的事定是多的,竟还有功夫跟我去医患者?”

    何义芸微笑道:“敏业原先在我公婆府里打理过各种事务。我府里有他做阵,我不用心。”

    何义芸成亲不过几,只是秦敏业没有通房天天回公主府的事就被四位公主庶姐无比的羡慕妒忌,更何况还会处理各种人际关系。

    李晶晶打趣道:“你府里的事有我表哥,封地的事也有表哥,可真是好命哦。”

    何义芸恍然大悟的点头,道:“小晶娘,我懂了。一会儿我见到焱哥哥,跟他说说你的要求。”

    李晶晶挥手道:“你跟他干什么。”

    何义芸轻嗅两下,问道:“怎地闻到一股异香?”

    明珠笑道:“公主,刚才奴婢扶着护国公主上马车时,也是嗅到了异香呢。”

    “小香人,来让姐姐来闻闻。”何义芸一把搂过坐在旁边的李晶晶,在她脸、脖颈、发间嗅了几下,眯着眼问道:“你用的什么香,真是好闻。”

    李晶晶用早饭时已被李欢、李喜发现带淡淡异香,就猜到是逢宝瓶灵水的香气。

    她在药府时就被玉玉告知,去了人世间三天之内体会带逢宝瓶的异香。

    “你这动作哪像是高贵的公主,简直跟小狗狗一样。”李晶晶推开了何义芸,却是被何义芸抓住胳膊拉至亲了脸颊一口,笑道:“你还真是小狗狗啊。”

    何义芸见李晶晶不解释异香,没再问下去。

    李晶晶想好了说辞,这才解释道:“前些天制药时弄伤了手,沾了几种药粉,当时涂了些止血粉就没管了,谁知今个早上上竟是带着异香。”

    “你是不是中了毒?”何义芸听得一惊,脸色微变,忙拉起李晶晶的手腕把脉。

    药师制药中毒是很寻常的事。何义芸自是联想到李晶晶中了毒。

    李晶晶轻声道:“若是中了毒,体应会有反应,可是我没有异常。”

    她上突然有了异香,能想到最合理的解释只有这个。

    何义芸嗔怪道:“亏得你还是大药师救了那么人的命,竟是这么不惜自己的命。”

    李晶晶低下头小声道:“我自是怕死的。我出门之前给自己把过十几次脉了。”

    李欢、李喜就坐在旁边,面不改色听着李晶晶撒谎。

    何义芸怕医术不精,又叫明珠、银珠给李晶晶把脉,得了答复之后,疑惑道:“我们三人给你把脉,你的脉像心跳都正常。”

    “我家小姐制药医人命,善有善报,中了药粉的毒没有事反而带异香。”李欢双手合十,虔诚的谢过各路神仙。

    何义芸关切的道:“小晶娘,你跟我先去皇宫,让我娘与我姥姥给你瞧瞧有没有中毒。”

    李晶晶摇头道:“不用了。我心里有数没有事。”

    何义芸要下令让车夫改路线去皇宫,李晶晶坚持不肯,只有道:“那我们去了我叔家之后去皇宫。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叫我娘跟姥姥去你府里。”

    李晶晶只有点头。心里感激何义芸的关心。

    两位公主到了庆王府,早在大厅里等候的何庆、孔叶、何敬焱也不多话,请了她们去经过刘大医师检查过早就准备好的医室。

    从正院到医室也就几十步脚程。

    何义芸走到何敬焱跟前,低声道:“焱哥哥,你可闻到小晶娘上有异香?我怀疑她制药中了毒,可是给她把脉一切正常。稍后我要带她进宫让我母后、我姥姥把脉。”

    何敬焱吓得体一僵,停下脚步,让何义芸与何庆、孔叶先行一步,等三人走远,拉着李晶晶就走到一旁去,急问道:“你上的异香是怎么回事?”

    李晶晶眨眨眼,小声道:“一言难尽。我好好的,没事。三天之后异香就会消失。”

    何敬焱早有几年前就知道李晶晶上有很大的秘密,见她说得很轻松,仍是担忧的道:“真的不是中毒?”

    李晶晶轻声道:“我的解毒丸能解百毒,我岂会中毒。芸公主问得紧,我只能那么回答她。”

    何敬焱定定的瞧着李晶晶,道:“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李晶晶跟着何敬焱进了医室,何敬淼因不认得何义芸正害怕的躲在孔叶后,听到何敬焱的声音,探出脑袋咧着兔唇朝他笑着叫道:“锅。”

    何敬焱问道:“你叫嫂了吗?”

    李晶晶天天都来,每次来都给何敬淼带小礼物,后者自是认识她了,叫道:“枣。”

    何义芸听了锅枣两个字差点笑出声来,耳边听到何庆、孔叶无奈的长叹,忙低下头来。

    刘大医师上前来禀报道:“小姐,郡主体内的毒已经全部清除,脉像平稳,一切正常。”

    何敬淼几年前中的绝子嗣的毒,体内还余有一些。

    李晶晶给何敬淼开的治疗方案第一步清除她体内的余毒,第二步治好兔唇。

    兔唇医学名叫唇裂。

    唇裂是口腔颌面部常见的先天畸形,发生率约为1:1000。唇裂按裂隙部位可分为单侧唇裂、双侧唇裂,按裂隙程度分为四级。(摘自百度)

    何敬淼的兔唇是单侧唇裂,程度二级。

    “上次我来已给你们说好了,今个我要给淼娘做个小手术把兔唇修复缝合。”李晶晶指着何义芸道:“公主与刘大医师一起当我的助手。”

    何庆、孔叶今个一早就得了宫里慕容英的口信,以为何义芸是来看望何敬鑫、何敬淼,原来是当李晶晶的助手给何敬淼做手术。

    夫妻俩只要是李晶晶说的话都听,点头道:“好。”就与何敬焱出了医室在隔壁等待。

    “狼。”“爹。”“锅。”何敬淼见三个亲人都走了,急得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她说的最好的字就是爹,一直把孔叶叫成狼,比锅、枣好不到哪里去。

    李晶晶笑着安慰道:“淼娘,今个我们给你动了小手术,过几天新年拆了线,你就变漂亮了。”

    普通病人做兔唇修复手术平躺在手术台就行了。何敬淼是个驼子无法平躺,只能坐着或是侧躺。

    李晶晶考虑到何敬淼胆小会在做手术期间哭闹,就放弃坐着,给她吃了麻醉粉,让明珠把她抱上手术台侧躺。

    患者侧躺给李晶晶做手术带来了不便,好在修复兔唇是个小手术。

    “人体最坚韧的皮肤在脸部,嘴唇又是脸部最坚韧的地方。”李晶晶拿起了穿好灵蛛丝的针,在何敬淼已经处理过的兔唇上飞针走线。

    尖锐细长的针穿过何敬淼的嘴唇,流出殷红的鲜血,立刻染红了两颗露在外的门牙。

    一滴滴鲜血落在了手术台铺着的白布,醒目吓人。

    何义芸已是第二回参与做手术,仍是紧张的大气不敢出,聚精会神盯着李晶晶手里的针,见她手指平稳仿佛平时缝补衣服一样轻松自然,不由得心生崇拜。

    在人的嘴唇上缝针,这样的手术哪怕是个大医师初次实施也会心生惊恐,偏偏李晶晶没有。

    刘大医师此时的心跟何义芸一样。

    李晶晶缝好了何敬淼的兔唇,两颗门牙终于被上唇包裹住了,只是上唇有灵蛛丝的缝合的痕迹,又染着鲜血,看着没以前丑陋,可是非常恐怖。

    何义芸问道:“三天后她的嘴唇会变得跟我们正常人一样吗?”

    “只要是外科手术都会在人体上留下痕迹,她的嘴唇也一样。”李晶晶轻叹一声,道:“一个月后她的嘴唇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动过手术,但是里面会有缝隙,她自己用舌头能够到。”

    在李晶晶的前世,缝合兔唇是个很小的手术,在今生医学落后定朝就成了大手术,没有医师有这样的胆量做这个手术,更别提能够做好。

    刘大医师激动道:“外表看不出来手术痕迹,这已是奇迹。”

    何义芸盯着何敬焱的嘴唇,同样激动兴奋的道:“没想到这个手术能彻底改变我堂妹的容貌。”

    李晶晶细心处理好何敬淼的伤口,用升级版的止血粉涂抹之后,肃声道:“麻醉粉的药效很快就消失,患者醒过来发现体异常,肯定会有失控动作。做好安抚患者的准备。”

    她话音刚落,何敬淼就睁开眼睛,眼珠子转了两圈,像是恶梦初醒,脸上满是怒气,体的麻醉粉药效没有全部消失,还不能坐起来,刚动过手术的嘴唇上下张开,怒叫道:“坏!”

    何义芸忙俯柔声道:“淼娘,你嫂嫂小晶娘给你动了小手术,把你的分成两瓣的上嘴唇缝了起来,只要过三天,你就能变美。”

    何敬淼哭道:“骗!”

    “我不会骗你。”李晶晶已经净了双手,走过来抱着何敬淼的后颈扶她坐起来。

    何敬淼双手用尽全力推向李晶晶肩膀,骂道:“滚!”

    李晶晶早有防备,敏捷的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抓住何敬淼的双手,柔声道:“淼娘最乖了,一会儿我拿铜镜让你照镜子瞧瞧,你自己看看变美没有。”

    麻醉粉的药效全部消失,何敬淼感觉到嘴唇清凉,伸手要去摸,自是被两位公主拦住不让她碰伤口。

    刘大医师请了何庆、孔叶、何敬焱进来,何敬淼正好瞧到手术台白布上的鲜血,惊恐的尖叫,双手把白布扯了下来,丢到脚下狠狠的踩。

    “我的儿,这不是你来葵水流的血,这是你嘴唇做手术流的。”孔叶瞧着小女儿绪失控发脾气,愁眉苦脸的快走上前,一把抱住小女儿。

    何义芸蹙眉道:“她应是做了个恶梦,醒来就不对劲,还差点把小晶娘推倒在地。”

    何庆问道:“闺女,你有没有受伤?”

    何敬焱目光从妹妹上转到了李晶晶上,见李晶晶摇头道:“没有。”

    突然间孔叶无比惊喜的叫道:“表哥,你快来瞧瞧敬淼的嘴唇。”

    ------题外话------

    周愉快!

    亲们本月已过16天,看在我这么努力保持不断更的份上,请把手里的票票投给我。谢!

    推荐我的完结文嫡女玲珑,跟本文一样是种田温馨的文。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