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1 敬淼误中绝子嗣毒 敬鑫初见晶晶失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冬的太阳被西北风刮的远离大地,天地间没有一丝的暖气。干冷了数没有下雪的长安,白天的寒风大的都能把人吹倒。

    一个穿着青裙的中年婆子站在风口的长廊拐弯处,冻得瑟瑟发抖,眼睛瞧着从正院后院月亮门走出了一对璧人,连忙撒腿就跑。

    她一口气跑进了庆王府偏僻角落的一个从外表瞧上去跟别的院子没有不同的三进院子。

    “刘嫂、张嫂,小王爷、公主已往这边来了,马上就到。”中年婆子气喘吁吁跟大厅里神忐忑不安的两个老婆子禀报。

    刘嫂五十多岁,容貌普通,生着一张方脸,短眉小眼睛,大鼻子厚嘴唇,头发已经白了。

    张嫂四十多岁,长脸皮肤黑黄,眼皮有些耷拉似无精打采,眼睛却是出精明的光芒。

    两个妇人平时都是利落干净的,今个知道李晶晶要来,除去穿了冬季新制的衣裙,比往多戴了一支梅花银钗。

    刘嫂有些紧张的问道:“咱们把郡王、郡主带到院门去迎接。”

    张嫂点头道:“就按昨个商量的来。”

    两个妇人是院子里侍侯何敬鑫、何敬淼的主事婆子,手底下各管着八个人。

    这个院子就是何敬鑫、何敬淼的居所。他们今早一早就被弄醒了,已用过饭穿好新衣,在偏厅里玩,等着见准大嫂。

    何敬焱与李晶晶并肩走着,因着风太大就没有说话。

    庆王府的路李晶晶比较熟悉,不过今个走的路越走越偏,心里想着孔叶屡次说何敬鑫、何敬淼见不得人,不由得心生好奇。

    何敬焱指着不远处站在院子大门前的一堆人,语气平静,道:“晶娘,你瞧,那就是我弟弟、妹妹。”

    李晶晶望过去,只见十几个男女整齐的站了三排,中间的两位穿着红裙、紫衣个子比旁边人矮两头的男女驼着背异常醒目,想必她们就是何敬鑫、何敬淼。

    她心里轻叹一声,原来何敬焱的弟弟、妹妹是两个驼子。

    刘嫂、张嫂曾经见过李晶晶,自是认得她,跪下就磕头道:“奴婢见过小王爷、公主。”

    院里的众位下人都跪下磕头,紧张的大气不敢出。

    何敬鑫头发黑白相夹,用碧玉簪子束发,生着一张娃娃圆脸,皮肤是病态的白皙,一双双眼皮的眼睛大而圆,眼白蔚蓝,眼瞳无神,眼距竟接近两寸是常人的一倍,生着一个基本上没有鼻梁的鼻子,鼻头像是贴上去的一个陀,非常滑稽丑陋。

    何敬淼头发黄而稀疏,过了年就十六岁,仍是梳着包子头,皮肤同样病态的白皙。

    她生着一张鹅蛋脸,眉毛同样只有几根黄毛,一双眼珠子不那么灵活的杏仁眼,高的鼻子往下流着鼻涕,竟还生着一张缺了一块的兔唇,露出两个微黄往外叉的大门牙。

    李晶晶心里长叹,谁家要有一对这样的儿女,一生都会自卑痛苦。不由得对何庆、孔叶心生怜悯。

    何敬鑫、何敬淼认出了何敬焱,嘻嘻笑着,亲的迎上去,一人一个挽着他的胳膊,吐字不太清晰的叫道:“锅(哥)。”“锅。”

    何敬焱目光里更多的是怜惜,拉着低着头怯懦的要躲到他后的弟弟妹妹到李晶晶跟前,哄道:“来见过你们的准大嫂。这几天爹娘都教过你们,让你们叫她嫂。你们叫来我听听。”

    李晶晶得了两声弱弱的“枣。”“枣。”,心里想着比何敬焱的“锅”还是要好些。

    她和颜悦色拿出帕子给一直往后躲的何敬淼擦了鼻涕,柔声道:“你们可真乖。走,外头很冷,我们都进屋里说话。”

    何敬焱定定瞧着李晶晶,没有从她眼里看到一丝的蔑视与嘲讽,心里再次感动,道:“走,我们进屋去。”

    刘嫂、张嫂没有听到想象中的讥笑声,都如释重负,对李晶晶越发的恭敬起来。

    何敬焱挥手叫退下人,让何敬鑫、何敬淼坐下来吃茶点果子,缓缓道:“晶娘,我家就是这个况。”

    李晶晶嗯的应了一声。之前她就曾听秦婉静及王烟雨说过何敬焱弟弟、妹妹是畸形病人的事。

    何敬焱接着道:“我弟弟、妹妹年龄相差三岁。我弟弟出生时便是这幅样子,我娘很伤心,决定不再怀了,谁知三年后又怀上了我妹妹,生下来又是个有病的,我爹就在我娘做月子时喝了绝育汤。”

    定朝男尊女卑。普通老百姓都没有男子喝绝育汤,何况是堂堂王爷。

    李晶晶内心深深震惊,眼前浮现那个白胖像弥勒佛脸上总挂着憨笑无害的男子,道:“庆伯是个好夫君。”

    何敬焱眉毛微挑,想趁机表个态,只是气氛有些低沉,怕说了惹了李晶晶生气觉得他轻浮。

    李晶晶下巴微抬,望向了门外,问道:“你弟弟、妹妹平时在这个院子里住着,哪里也不去,跟他们相处最多的是外头的这些下人吧?”

    何敬焱摇摇头,轻声道:“不是。我爹娘只要没事就在这个院子里头陪着他们。”

    李晶晶恍然大悟道:“难怪上次我们家住在你家时,常瞧不到庆伯、孔伯娘,原来跟你弟弟妹妹在一起。”

    何敬焱仍是摇摇头,道:“你们上次来时,我爹娘特意把鑫郎、淼妹送出府去了。”

    李晶晶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连忙道:“我们在你家住了整整一个月,你弟弟、妹妹在外头呆了一个月,庆伯、孔伯娘定是极担忧。”望向两个心智如同两岁婴孩的人,嗔怪道:“焱哥哥,你该早些告诉我这件事。”

    何敬焱蹙眉道:“几年前我在潭州时,曾让吕道明问过你,婴孩一出生就是畸形有没有药能医,你说没有。”

    李晶晶闭目细细回想,实是想不起有这件事,睁开眼睛道:“几年前我才五、六岁,现在我快十二岁了,我的药术自是要精进。”

    何敬焱目精光,子往前倾,握住了李晶晶的小手,问道:“你如今有药能医好弟弟、妹妹的病?”

    李晶晶俏脸一板,挑眉道:“你先说错了,不该瞒着我到现在。”

    何敬焱忍不住伸手刮了李晶晶鼻梁一下,目光宠溺,柔声道:“我错了,不该拿你当外人瞒着你。”

    李晶晶没有躲开,被何敬焱占了便宜,余光看到何敬鑫、何敬淼没有哪这边瞧,仍是羞得脸颊红了,气呼呼小声道:“以前没瞧出你是个登徒子。”

    何敬焱不错眼珠的瞧着李晶晶的每一个表,打趣道:“我这不是把你当媳妇,没把你当外人吗。”

    李晶晶原想着借此机会,调教何敬焱以后大事小事都不隐瞒,谁知被他给调戏了。

    “锅。”何敬淼双手捧着一个红通通的大苹果走来,高高举起放在何敬焱眼前,见何敬焱收下了,喜得咧开嘴笑,兔唇的两颗大门牙更加醒目丑陋。

    “我的弟弟妹妹记不好。以前我回家回得少,他们都不记得我。这次我在家里的时间久了,几乎每天过来瞧他们一次,他们才认得我。”何敬焱拿出帕子将苹果擦净,送给李晶晶。

    桌上的盘子里摆的果子都是用水洗干净的,只是何敬淼用涂了口水的手去拿。

    何敬淼非常不满的瞪眼盯着收下苹果的李晶晶。

    何敬焱摸摸何敬淼的包子头,道:“你嫂嫂很喜欢你。苹果给你嫂嫂吃。”

    李晶晶让何敬焱将苹果掰成两半,一半自己吃了,一半递给何敬淼,道:“咱们分享这个苹果。好不好?”

    半晌,何敬淼飞快的探手把半个苹果拿了,原自送给何敬焱,看着他吃了,这才又咧开兔唇嘴笑了。

    何敬焱道:“我妹妹的子倔强。”再次问道:“他们的病能否治好?”

    李晶晶低头吃着香甜可口的苹果,道:“我如今只有三成把握治好他们,这还需要你们府里上下都配合。”

    何敬焱不吃苹果了,很是激动的高声道:“你有一成把握我们都要试试,何况有三成。你快说说我们要如何配合?”

    李晶晶把苹果核放在了桌上,抬头道:“鑫郎的病,驼背、智慧低下、血少年灰发、眼距过宽、鼻梁过平。淼娘的病,驼背、智慧低下、兔唇、发稀而黄。这只是我从外观上看,还没有给他们把脉。”

    她是有备而来,早就在回药府里面查过了药书,又结合了前世从医经验。

    何敬焱聚精会神听着,不敢错听一个字去。

    李晶晶肃容道:“我要把他们把脉,你让他们乖乖的坐下不要动。”

    她前世曾经在边防深山去过一个十分封闭愚昧的村子,里面大部分夫妻都是近亲结婚,生下的孩子十个有九个是畸形,不但体先天残疾还患有先天脑瘫,更有严重的是侏儒,出生下只活了几年就死了。

    当时她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件事,那个村子里有对夫妻觉得这是受到老天的诅咒,在雷电交加的清晨抱着三个畸形儿女跳下了悬崖自杀。

    她回到军队还特意搜索了治疗夫妻近亲结婚产儿病的资料及治疗办法。

    何敬焱拉过在原地转圈玩的何敬淼,把她按着坐下,板着脸嘱咐道:“淼娘,你坐好别动,把手给姐姐。”

    何敬淼目光畏惧,任由何敬焱把她的手交给李晶晶。

    李晶晶仔细的把脉,半晌方道:“你去把淼娘的贴奴婢叫进来。我有话要问。”

    张嫂、刘嫂及一个体型微胖的婆子进来就跪下答话。

    李晶晶问道:“郡主何时来的葵水?”

    微胖的婆子低头答道:“奴婢回公主的话,郡主是五年前的秋季九月底来的葵水。”

    李晶晶见张嫂体抖了一下,肃容问道:“五年前的秋季,郡主才十岁。郡主体明明发育不好,这么早来葵水可是吃了什么药?”

    微胖的婆子答不上来,又急又慌,重重磕头道:“公主,奴婢是五年前的夏季进的府,实是不知道之前郡主吃了什么药。”

    “你妹妹所吃药的药方应是都有存着。”李晶晶望向了何敬焱。

    张嫂听到这里,只有硬着头皮往前爬了半米,颤声道:“公主,此事说来话长,容奴婢慢慢给您禀报。”

    李晶晶打量着张嫂,道:“你说。”

    张嫂斟酌着事关皇室丑闻,李晶晶到底没有正式嫁过来,不能全部都说了,只能含糊的道:“当年王爷、王妃初进长安,这府里的旧奴多半是开朝留下的,出了些不好的事后就都被打发出府了,这些旧奴走后没多久,郡主就来了初葵。”

    何敬焱俊目微眯,道:“公主不是外人。你说具体事!”

    张嫂体一僵,唯有低声道:“当年王妃过寿,本不想办喜宴,几位王妃却是都带着郡主来了,还把咱们府里的郡主也叫了出来。”

    李晶晶面色微变。心说:难怪张嫂不肯直说,原本这里面牵扯到几位皇室成员。

    张嫂声音更低,道:“不知怎地,芳郡主、云郡主就打了起来。芳郡主说是云郡主在果酒里下了毒要害她。云郡主说毒不是她下的,是烟郡主下的毒。”

    芳郡主是何融与邓王妃已经出嫁的二女儿何敬芳。

    云郡主是已故何立与欧阳王妃的女儿何敬云。烟郡主是何敬云的庶妹。

    欧阳王妃一直跟邓王妃是仇敌。

    事的真相是果酒的毒是何敬云下的,要害何敬芳,却是诬陷庶妹何敬烟下的毒。何敬云用的是一箭双雕之计。

    李晶晶听着秀眉紧蹙。

    张嫂有些哽咽道:“那果酒由牛王妃封了送到了宫里,皇后娘娘亲自看着太医院鉴定,果酒里下的毒是绝子嗣。芳郡主机敏没有喝,可怜咱们郡主却是喝了些。”

    何敬焱握紧了拳头。

    这件事他自是知道,从那以后他爹娘打死都不让弟弟、妹妹再见人。

    李晶晶长叹一声,道:“这绝子嗣的药最是毁体。”

    “咱们郡主喝了那毒果酒,落了许多头发,没过两个月就来了初葵,每次一来就是九天,腹痛难忍,葵水的量比已生育过的妇人还要多,都是大团的黑血块,吃了半年的汤药,这才好些了。”张嫂说到后面与刘嫂一起忍不住哭了起来。

    张嫂与刘嫂都没有子嗣,是看着何敬鑫、何敬淼长大的,可以说兄妹俩当自已的孩子一样。

    何敬淼都已经是这个样子,又中了绝子嗣的毒。张嫂与刘嫂非常心痛。

    李晶晶让三个婆子都起站着回话,跟何敬焱一本正经的道:“淼娘的病很复杂。你让鑫郎过来,我给他把脉。稍后两人的病况一起说。”

    何敬鑫坐到了李晶晶的对面,两只距离超远的眼睛眼珠子始终瞅着地面。

    李晶晶把过脉之后,跟后进来的服侍何敬鑫的黑脸婆子道:“我瞧着郡王走路有些不稳,可是脚有什么毛病?”

    黑脸婆子跪着答道:“公主,我们郡王的左脚是七趾,右脚是三趾。”

    李晶晶轻叹一声,跟何敬鑫柔声道:“你脱了鞋让我瞧瞧,好不好?”

    突然间,何敬鑫浑颤抖,双腿夹拢,瞅着黑脸婆子张开双臂讨抱,哇哇大声嚎哭,两只距离极远的眼睛流出豆大的眼泪,委屈的不得了。

    李晶晶吓了一跳,很快她就闻到一股子令人呕吐的臭气。

    何敬焱见何敬鑫遇到事第一个想到的是黑脸婆子,心里不由得自责对弟弟的关心还是少了。

    黑脸婆子自是知道怎么回事,满脸惊慌,连忙站起来走到何敬鑫跟前,失声道:“公主,怪奴婢事先没说清楚,我们郡王胆子小,一害怕就会溺屎尿。”

    刘嫂、张嫂早就得了孔叶的嘱咐,一定不能让何敬鑫、何敬淼第一次见李晶晶就出丑。

    她们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过服侍两人的婆子,没想到何敬鑫竟是在李晶晶的面前失排便。

    刘嫂比黑脸婆子还要惊慌忙,冲了过来跟黑脸婆子气道:“你怎地在公主说这样不敬的字,污了公主的耳朵。”

    张嫂摇头道:“今早你没服侍郡王大解?”

    “郡王今早大解过了。”黑脸婆子急的眼泪都落下来了,想要把何敬鑫带出去换裤子,又不知李晶晶让不让,左右为难死了。

    李晶晶高声道:“郡王的心智跟婴孩一样,失也是正常。你们带他去换了干净衣服再过来。”

    黑脸婆子目光感激,连声道谢,跟着刘嫂一起搀扶着哭声震天的何敬鑫逃荒似的跑出去了。

    张嫂火速把何敬鑫坐过的尿湿的圆凳撤下,亲自拿了抹布把地毯上的尿渍擦干净,又拿了檀香点上去臭味。

    李晶晶环视四周,才一会儿功夫,何敬淼竟是失踪不见了。

    ------题外话------

    感谢亲们订阅、送钻票花打赏留言支持本文!

    炎炎夏,希望本文能给亲们带来阅读的愉悦,减少意。

    喜欢本文的亲们,一定要把所有的票投给本文。本月月票榜竞争的很厉害,请帮一下我。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